第二十八章 赛前

    对于资格的问题,楼成并没有什么埋怨和不满,他早就知道这次的青年赛确定了十二位种子选手,连宣传片都看了不少,这才对张祝同的身影感觉熟悉。

    ——种子选手的标准是七品八品加省内赫赫有名的那几位身怀强力异能的职九,先不说组委会工作人员会不会搜索每一位报名职九的比赛视频来进行筛选,光是楼成最近一次战斗展现出来的实力,也不足以被挑中。

    换句话说,种子选手的底线是八品战力,而楼成在暑假前显然还没达到这个程度。

    当然,今时已不同往日,他现在并不觉得自己比部分种子选手差什么!

    听见他的回答,陈筱晓才霍然发觉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哪壶不开提了哪壶,慌忙补救道:“楼成哥哥,你将来肯定会有资格的!”

    我现在应该就有资格了……楼成腹诽了一句,对小女生无心的问题并不介意,微微一笑回答:“希望吧……我们回正门那边绕一绕吧,这里出不去。”

    因为不了解儿子(表哥)的实力定位,齐芳马汐等人转头便忘记了晚宴资格的事情,兴致勃勃讨论起刚才那种阵势,跟着楼成转回了正门,前往附近的一家南云菜馆。

    路上,楼成抓紧时间请教了一下小明同学:“嘴王嘴王,在不在?”

    “有话就说,有那啥你丫就放,别问在不在!”蔡宗明没个正经地回答。

    “我请几个高中同学吃饭,还有我爸我妈我表妹,这样的组合感觉气氛会比较尴尬,没什么话题,该怎么做?”楼成描述着困难。

    蔡宗明“嘿嘿一笑”:

    “自黑吧,这是唯一的出路!”

    “你是双方的连接点,你爸你妈他们肯定对你在学校里的糗事感兴趣,你的同学也能插得上嘴,反过来也一样。”

    楼成先是感觉很有道理,接着悚然一惊:“以我妈的性格,这样聊下去,我什么糗事不被说出去?以后还有什么脸在同学面前出现?你这是什么馊主意!”

    有的糗事,自己都还没好意思给珂珂讲呢!

    蔡宗明“仰天大笑”:

    “我只有这一招了,你丫自求多福吧!”

    咬牙切齿了一阵,楼成又请教了严教练,综合了双方的意见,逐渐对怎么引导聊天话题有了腹稿。

    他已经预先订好了包厢,与蒋飞裘海琳一行人在餐馆外面会合后,径直走入,各自就座,以自黑开启了话题,聊起了高中的事情,让气氛一点一点变得自在,少了拘束。

    快上热菜时,楼成起身走出包厢,前往了卫生间,等到解决了个人问题,在外面洗手时,看见曹乐乐同学正寻觅着过来。

    “这里!”他招了招手。

    曹乐乐一边靠近,一边嘟囔着道:“这里设计得有问题,在那边怎么都看不到标志!”

    她和楼成同桌了好久,关系颇好,说话也比较随意,见周围无人,好奇问道:“楼成,听说你在古山武馆兼职当教练?”

    听蒋胖说,他有职业九品了诶,那在秀山算很厉害了吧?

    “对啊,怎么突然问这个?”楼成疑惑笑道。

    曹乐乐嘟嘴自嘲道:“在外地读大学没人管,这一年胖了快十斤,都成球了,我寻思着得健个身减个肥了。”

    楼成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位娇小玲珑的同桌确实圆润了脸庞。

    他忍着笑,没调侃对方的体重,认真做了回答:“健身的事情我不太懂,但古山武馆有专门的健身教练。”

    曹乐乐早就做好了被打趣嘲笑一番的心理准备,谁知楼成竟然半点不提。

    她诧异看了对方一眼,忽生感慨道:“楼成,这才一年,你的变化好大啊,我都快回忆不起你高中时候的样子了,和你相比,其他同学,包括我,好像都还在原地踏步,也就多见了见世面。”

    如今的楼成身体挺拔,气质温润,言谈举止自信从容又有风度,一点也不像刚读完大一的学生。

    “我该说声谢谢你的表扬吗?”楼成微笑回答。

    “这不是表扬,这是实话。”曹乐乐矜持地笑了笑,难掩好奇地追问了一句,“我听蒋胖说你有女朋友了?她肯定很优秀吧?”

    这样才会显得般配!

    “是啊。”一想到严教练,楼成从心里绽放出了笑意,眸光都柔和了几分。

    看着这样的楼成,曹乐乐一阵艳羡,竟有了想谈恋爱的冲动,也想有一位提到自己时会露出这种神情这种目光的男生。

    楼成没和她多聊,挥了挥手,转身返回了包厢。

    以两人同桌很久的经历,这样的态度其实略显生疏,但楼成是故意这么做的,一是各自在外地上大学后,本身联络就不多,偶尔才会在班级群里交流几句,或者曹乐乐私下请教电脑方面的问题,二是他自觉有了女朋友,和其他女生的关系维持在这种程度便足够了。

    这家的南云菜确实相当不错,也很符合兴盛人的口味,晚餐算是宾主尽欢,而楼成的糗事也被挖掘了好多,成为了裘海琳曹乐乐齐云菲她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还好,还算在控制范围内……楼成庆幸地想着,将老爸老妈和三个表妹送进酒店后,坐陶晓飞的车返回了天水酒店。

    此时,青年赛的晚宴厅依旧灯火通明。

    …………

    翌日上午,结束完锤炼的楼成领着一帮没现场看过擂台赛的加油团穿行于高汾市武道场馆内,给他们介绍着各方面的情况。

    青年赛的布置与小武圣擂台赛差不多,同样分中央擂台和周围划分出九个小擂台,各有大屏幕呈现着它们之上的战斗。

    就在楼志胜齐芳等人逐渐适应武道比赛的氛围时,楼成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人高声喊道:

    “楼Sir!”

    扭头望去,他看见吴婷正蹦跳着对自己挥手,两条马尾摇来晃去,很是兴奋。

    “这么巧?”他回以笑容,接着便发现梳大背头的理事长卫仁杰和几位自己不认识的男子站在吴婷的旁边,其中一位气血旺盛到了当前极限,眼神锐利至可怕。

    这就是楚馆主推荐的那位强九孙易星?楼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别看这位职业九品其貌不扬,当年也很有一番名声,在定品赛上,战胜了周边几个市的好手,为秀山争取到了一个九品的名额,而那时他才二十岁。

    吴婷笑容灿烂地回答:“不巧,一点都不巧!我可是一直在找楼Sir你!”

    这个时候,因着吴婷的动静,卫仁杰、吴庆贵和孙易星等人都望了过来,看见了领着一帮老老少少,像导游胜过武者的楼成。

    “小楼,你也参加啊?”有过几次见面,卫仁杰不再生疏地喊全名。

    “是啊。”楼成坦然回答,含笑道,“但先得领着我爸我妈他们到处逛一逛,看一看。”

    寒暄了几句,各自分开,卫仁杰的秘书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份资料:“理事长,这是秀山武者今天参赛的场次。”

    卫仁杰晃了一眼就递给了孙易星,微笑道:“麻烦小孙你了。”

    自己可分辨不出具体的好坏。

    孙易星呵呵笑道:“应该的。”

    说着,他感慨了一句:“要不是为了这个,哪有职业武者会来现场看前三轮比赛的……”

    …………

    一间昏暗的睡房内,一位美艳的女子慵懒醒来,发现身边空空荡荡,温度已凉。

    她披上睡衣,走到窗边,望向了外面,看见张祝同正在花园里锤炼着武道,他赤裸着上身,一块块肌肉时隐时现,流淌着滴滴汗水。

    “都不能停一天吗……”美艳女子抱怨了一句。

    …………

    一处公园内,邢晶晶立在阴暗的角落,闭着眼睛,舒展着一招一式。

    …………

    一家武馆内,一位脸上有着浅浅刀疤的青年沉静而立,身体空空荡荡,仿佛并不存在。

    …………

    满是开败荷花的池塘旁边,一位有着几撮少年白的男子凭空一抓,便让淤泥里的一只只小龙虾飞了起来。

    …………

    三天后,清晨阳光正好,将房间照得一片灿烂。

    楼成洗过澡,荡去了晨练的痕迹,将白底黑边武道服穿上,立到窗边,俯视着甲壳虫形状的武道场馆,缓慢弄着手腕的纽扣。

    今天将开始第四轮的比赛了。

    他回过身,拿起手机,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一条语音消息,来自远在江南的严喆珂。

    楼成将手机凑到耳边,拇指轻动,听见柔细清澈的嗓音就像第一次那样响了起来:

    “楼成楼成!楼成加油!”

    而与炎陵相比,如今的加油多了几分柔情与甜蜜。

    楼成嘴角翘起,噙着笑容,反复听了几遍,霍然将手机收好,抓起了桌上的号牌,打开了大门,沐浴着阳光,大步走了出去。

    那块号牌在他手中摇摇晃晃,上面有着别致的花纹与一个简单的数字:

    “十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