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念动力

    没过几秒,严喆珂的回复如期而至,她“掩面流泪”反问:

    “柳寻真?”

    “对啊,怎么这个表情?”楼成拿着手机,离开了大屏幕,向着第二擂台走去。

    到了双败淘汰赛的第三轮,比赛场地内只剩下四个擂台了。

    严喆珂“一脸慈祥”地回答:“我知道这人,他的异能特别,特别,嗯,特别麻烦,让丹境强者都比较头疼。”

    特别麻烦?让丹境强者头疼?楼成脑海内霍然闪过了宣传片里的一幅幅画面,吸了口气,按动键盘道:“怎么麻烦了?”

    他这几天的空闲时间都在静静体悟“收”的味道,以及进行水磨功夫,想尽早踏入丹境,因此并没有提前研究种子选手相关的比赛视频,等到抽签结果出来,有了具体的对手,才会认真地去分析敌人。

    “他的念动力强度其实不算太夸张,也就能凭空拿起比较轻的东西。”严喆珂“双手十指交叉,托住了下巴”,“如果用来硬碰硬,对职九的武者都不会有太好的效果,但人体太多精密而脆弱的地方了……”

    “比如眼睛?”楼成皱了皱眉。

    “嗯嗯,虽然他的念动力还没办法直接将对手的眼睛挖出来或者戳瞎,但也足够产生影响,让人做一段时间的睁眼瞎了,哎,擂台比赛里,这种战斗很容易造成伤残。”严喆珂再次“掩面流泪”,感慨了一句。

    异能的强大与否,不仅仅在于它的种类,还得看它的强度和开发度,楼成的冰火异能听起来是很不错,但强度太低,也就可以点根烟,做做随身携带的空调,根本算不上厉害,而柳寻真的念动力,从微弱一步步提高到当前程度,已经能明显影响到战局的发展和战斗的结果了。

    ——有奇怪异能的比赛,裁判往往都会是老牌异能者,这样才能及时阻止某些情况的恶化,可由于瞬发等事情的存在,除非裁判有预言系的能力,否则真没办法做到滴水不漏,当然,恶意伤害对手是会受到法律惩处的。

    楼成能够想象念动力远程袭击眼睛的可怕之处了,“目瞪狗呆”道:“这打法有点欺负人啊……”

    “这还不算……”严喆珂“茫然呆坐”,“我看过他远程捏对手那里,嗯,下身的……”

    “我艹!”楼成胯下一凉,忍不住爆了粗口。

    以柳寻真的念动力强度,虽然不可能产生捏爆的效果,可蛋疼也不是说笑的,这是真的蛋疼!

    这样怎么打?

    刹那间,为了珂珂,为了后半生的幸福,他有弃掉这场比赛的冲动了……

    见楼成的反应这么激烈,严喆珂“捂嘴”笑道:“还好还好,他还是比较绅士的,与女孩子交手都不会袭胸什么的,对男性也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这么做。”

    还好是擂台赛,如果在生死战里遭遇这种对手,那才叫人蛋疼,真的蛋疼!楼成回了个抹冷汗的表情。

    吓唬完男友,严喆珂“窃笑”道:

    “不要怕,少年勇敢地冲吧!”

    “我给他的异能总结了几点,第一,没有穿透性,更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可以进行格挡,第二,范围有限,超过十五米就几乎没有效果了,距离越近,念动力的强度越高,第三,他使用念动力就像你的‘打火机’异能,需要一个触发的动作,有进行预判的可能,其实,没这个动作,丹境强者的‘有激必应’也能察觉到,只不过念动力是瞬发的,传播速度据说也接近光速,没触发动作的话,感应得到也躲不过……”

    楼成看得一愣一愣,好半天才道:

    “珂珂,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哼哼,我这段时间都把十二个种子选手的比赛视频全部研究完了!”严喆珂脑袋一扬,“傲慢”回答。

    她又不用参赛,还费这么多心血……楼成心里一暖,“脸红微笑”道:“珂珂,你真好!”

    突然被这么说了一句,严喆珂一下就晕红了脸蛋,泛出了笑意,连忙“呵斥”道:

    “叫严教练!”

    “是是是,严教练真棒!”楼成嘿嘿笑道,向老爸老妈和蒋胖他们挥了挥手,找了个位置坐下,专心地看起女孩筛选过的视频,与她紧张而忙碌地进行着交流。

    …………

    种子选手专用的休息室里,柳寻真盘膝坐在空无一物的小房间内,四周黑暗无光,没有半点声音。

    这种死寂的环境里,外在的感觉逐渐消退,他愈发清晰地把握到了自身的念动力,“看”到了身体对应的种种变化,唯一模糊不清的地方在大脑位置。

    由于念动力太强,影响了精神,他迄今为止都还没办法抱元守一,入静得定,只能靠这种极端的环境进行修炼。

    这也就是他为什么无法踏入丹境的原因。

    更多时候,别人将他视作异能者,而不是武者。

    突然,他隐约感应到了什么,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走到入口,拉开了隔出空间的两扇大门。

    门外,一位苗条清瘦的女子正在靠近,一看见柳寻真便露出笑容道:“柳先生,真巧!您的对手出来了,18号楼成!”

    “18号,楼成……”柳寻真默念着这个名字,只觉异常陌生,但他表面不动分毫,礼貌笑道:“谢谢,我得查下他的资料了。”

    “不用麻烦,我帮您搜集好了,包括他这几天的比赛集锦。”清瘦的女子尽职尽责地说道。

    很多武者为了准备青年赛,都有一两个月没在众目睽睽下出过手了,以往的所有视频只能作为参考,无法靠它们准确判断对方的具体实力,毕竟人是会成长的,只有结合了这几天的战斗,才能对目标有完整的认知。

    “谢谢。”柳寻真客气了一声,坐到了电脑前,接过了女子递来的U盘,从头开始观看。

    看着看着,他的表情逐渐认真,等到目睹了楼成最近几场平淡无奇的战斗,又多了难以掩饰的凝重。

    “碾压……”他喃喃自语,做出了评价。

    虽然还不能依靠这种烈度的战斗摸清楚对方的底细,但已经能够明显看出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又有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提升!

    这样的成长速度,与彭乐云任莉这种最顶尖的天才相比,也不会有任何的逊色了吧?

    还好,要是青年赛再迟一年,头号种子恐怕得换人了!

    柳寻真靠着异能声名远播,却未因此有任何自大,因为吃过亏的他非常清楚,异能者强的方面确实很强,弱的方面也相当弱,不比丹境高手均衡,是最容易阴沟里翻船的类型,当然,如果自身的异能再上一个台阶,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

    看台之上,楼成老妈齐芳不解地问道:

    “这个九号种子是什么意思啊?”

    陶晓飞有些担忧,没心情回答,只有蒋胖依旧乐呵呵地道:“阿姨,种子选手就是这届比赛最有希望夺冠的那部分武者,数字越小,实力越强,希望越大。”

    他以尽量方便中老年人理解的语言描述着。

    “就是说这个柳寻真是青年赛第九厉害的武者?”齐芳诧异反问,想到了隋唐十八条好汉的排名。

    全省范围内,所有二十六岁以下的武者里,能排进前十,这该多厉害啊!

    蒋飞想了想道:“这么说也没错……”

    “那成子赢得希望大吗?”齐芳抱着朴素的对比观,担忧问道,问出了曹乐乐齐云菲等人的心声。

    这场比赛是不是很危险?

    会输吗?

    感受到自己成为目光的聚集点,蒋飞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咳嗽两声道:“输了也没什么的,这是双败淘汰制,就是说得输两场才会被淘汰,橙子还有很大希望进前三十二的。”

    总不能下一场又抽中一位种子选手吧?

    “这样啊……”齐芳拉了拉楼志胜的衣袖,小声说,“你不是会上网了吗?看看那个柳寻真到底怎么样。”

    “嗯。”楼志胜早有这个想法,在齐云菲的指导下,一步一步地进行着搜索,而裘海琳曹乐乐她们也开始做类似的事情。

    可是,柳寻真的战斗视频让他们越看越沉默,越看越心惊,甚至有毛骨悚然的感受。

    …………

    “啊哈哈哈哈哈,这次终于有转播了!”闫小玲刷新了列表,兴奋地发了个帖子,“对九号种子哦,嚯嚯嚯,对九号种子!”

    “盖世龙王”慧眼如炬:“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种子选手?”

    “瞧你说的,哈哈,我怎么会知道?”“长夜将至”闫小玲毫不掩饰。

    “盖世龙王”言简意赅地将种子选手的含义做了科普,末了道:“如果是八号或者十号种子,我更看好楼成,经过两个多月,以他的提升速度,应该触摸到丹境门槛了,加上震拳和冰部劲力的进一步熟悉掌握,又有较为丰富的经验,打正常的八品丹境不是没有机会,但这个柳寻真的异能很难对付,第一次遇上很麻烦……”

    “呃……”闫小玲沉默片刻后回复,“反正我感觉我家楼成能赢!女人的第六感!”

    “我也信,我也有!”“幻梵”冒头蹦跶。

    “盖世龙王”“捂脸”道:“两个小屁孩叫什么女人……”

    “我成年了……”闫小玲跟着“捂脸”。

    “但小长夜你的照片你的声音都出卖了你,你只是一个小学生!”“幻梵”迅速地将话题带歪,不到比赛开始看来是回不去了。

    …………

    看完视频,楼成对柳寻真的战斗风格有了初步的掌握,目光油然望向了第二擂台。

    第一场比赛胜负之势分明,很快将结束,转播的设备已经开始往这边布置,迎接第二场。

    “要开始了……”楼成给严喆珂发了消息,然后站了起来,活动着手脚。

    异能者的战斗方式果然和正常的武者不太相同,不能靠老经验去把握。

    严喆珂很快回了条语音:

    “橙子橙子,加油加油!”

    楼成听得微微一笑,舒展了下脖子,飞快打字道:“这么厉害的对手,怎么能用这么普通的加油方式?”

    “那,唱歌?”严喆珂磨了磨牙,迟疑问道。

    “我们都交往这么久了,是不是该换个称呼加油了?”楼成逗弄着女孩,舒缓着心情,“比如亲爱的……”

    “不要!流氓!厚脸皮!”严喆珂十指飞快,俏脸大红,又羞又嗔。

    多不好意思啊!羞死人了!橙子这个大混蛋!

    …………

    此时此刻,他上面几排的位置,张祝同双手插兜,悠闲立在那里,身边跟着长相美艳的女伴。

    “你要看等下的比赛?”他的女伴无聊问道。

    张祝同低笑一声:“是啊,柳寻真快三个月没参加任何比赛了,之前遇到的对手也不强,让人没办法看出他的异能究竟有多大进步,他这一场的对手还不弱,应该能让他暴露一点东西,你看,韩知非,邱霖他们不也来了?”

    他悠闲从容地对不远处的韩知非等人挥了挥手,就像是这里的主人!

    韩知非无视了他的姿态,摸了摸脸上的刀疤,问着身边的韩莹和熊遇:

    “就是这个楼成?”

    “嗯!”韩莹重重点头。

    …………

    “好吧好吧,唱首歌来加油吧。”逗弄了严喆珂一阵,虽然还是没能让她喊一声亲爱的,但楼成的心情依旧变得很好。

    为了等下不懊恼不痛苦,依旧有这样的快乐,我不能有任何的轻视。

    那就实力全开吧!

    他迈开了步伐,走到了第二擂台附近,没过两分钟便听见裁判开口:

    “第二场,柳寻真对楼成!”

    楼成掏出手机,正要交给比赛监督,忽然看见一条消息进入。

    珂珂的歌声加油?他含笑解锁,将手机凑到了耳畔,点开了语音。

    “亲,亲……加油!”严喆珂又羞又紧张的嗓音颤颤巍巍喊道。

    她刚发出消息,便将脸埋进了靠枕里。

    橙子这个大坏蛋!

    亲……你淘宝客服啊?楼成噗嗤笑了一声,心中充满了力量。

    这就是我想要守护的!

    …………

    “呀呀呀,楼Sir上场了!”吴婷看着第二擂台,欢呼了一声。

    卫仁杰本来没听清楚她在喊什么,但如今只剩下四个擂台了,下意识望过去后,轻松便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屹立在那里。

    楼成?

    这都第几轮了?

    他还没被淘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