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不是人

    卫仁杰虽然是武道门外汉,但能混到如今的地位,绝不会是傻子,而且这半年多来,他也确实了解到不少东西,一看见楼成在双败淘汰赛第二天依旧屹立于擂台,本能便做出了判断。

    这小子不简单!

    至少是职九,而且不是一般的职九!

    不提前面五轮比赛,光是看双败淘汰第一天的结果就能得出这个结论——昨天上午,进行了三十九场比赛,有三十九位失败者,而下午同样是三十九场战斗,这三十九位失败者里则有三十二位积累到第二场失败被淘汰,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点真本事的已经被完全挤出去了!

    卫仁杰嘴巴半张,脑海念头纷呈,终于收起了略显失态的表情,沉声吩咐:“小黄,给我找楼成的资料,快,尽快!”

    不等秘书小黄有什么动作,旁边的吴庆贵已是拿出手机,翻到收藏的东西,递了过来。

    从女儿口中发现他们新教练出乎想象得厉害后,作为一名合格的父亲,他早就将楼成的情况查得七七八八了,只是一直摸不准卫仁杰的态度,不敢主动提出,此时此刻,搜集的资料终于派上用武之地了。

    卫仁杰接了过来,快速浏览,越看越是心惊,等读到“练武不足一年”这六个字时,他忍不住拉了拉领带打结处,感觉脖子被勒得很难受,呼吸都仿佛变得困难了。

    旁边的吴婷才没有注意大人的反应,与张秋帆等小伙伴会合,并排坐到了第二擂台最近的席位处,旁边就是邢晶晶和顾霜。

    …………

    兴省卫视的转播间里,主持人询问着解说嘉宾:

    “于老师,我之前看了楼成的资料,发现小伙子不一般啊,刚入大学才练武,这不到一年的工夫,就有顶尖职九的水准了,前途不可限量啊,不可限量,算是我们省一颗冉冉升起的武道新星了,您觉得他有多大希望战胜柳寻真?”

    于鸿是兴盛警官学校的资深副校长,非人层次的丹境,闻言笑道:“不好说啊不好说,我暂时还看不出来这小伙子和两个多月前比有多大的进步……柳寻真的异能很有意思,不到丹境,练不出有激必应,遇到他基本就没戏,而即使八品丹境,稍微犯一点错,也会很危险……”

    刚才放了楼成前几场的集锦,他比柳寻真和韩莹熊遇他们能看出更多潜藏的东西,反而不好做判断了,干脆敷衍着转向分析柳寻真的异能。

    …………

    耳畔回荡着严喆珂羞不可遏的清澈嗓音,楼成走入了擂台,站到了柳寻真的对面,战意累积在心中,精神贯穿于身体。

    裁判没做耽搁,朗声宣布:

    “对话时间开始。”

    楼成目视着对方的少年白,微微一笑道:“老实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异能为主的武者战斗,有些忐忑啊。”

    这是他的心里话,但不是全部的心里话,想以此塑造形象,麻痹柳寻真,为自己接下来采用的打法创造机会。

    他的策略是,以快打慢!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柳寻真的念动力再强,目前也没有壮大他体魄的迹象,也就是说,他的反应,他的速度,他的敏捷,都属于正常职九的水准。

    一旦他跟不上自身的动作,那念动力又能发挥多少作用呢?

    打不到敌人的“武器”,再强也等于空!

    唯一的问题是,正常情况下,职九不太可能完全跟不上八品丹境的动作,否则自己当初就没可能挑战魏胜天和周正泉了。

    柳寻真有一双幽潭般的眼眸,目光如同实质,似乎能沉溺别人的心神,他回以笑容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掌握了震拳和冰部核心劲力的职九,不,你应该相当接近丹境了,所以,我不会留手的。”

    不会留手就意味着不会刻意避开敏感部位!

    这听得楼成再次胯下一凉,也不知道柳寻真是故意诈唬,让自己畏手畏脚,放不开来,还是真打算当生死战来打……

    他吸了口气,种种情绪开始沉淀,意志勃发,唤醒了力量的源泉。

    既然如此,那就实力全开吧!

    各怀心思的两人没再说话,任由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裁判举起了右手,在齐芳曹乐乐等人紧张的目光里猛然挥下:

    “开始!”

    声音犹在回荡,楼成的气血劲力精神等实质和非实质的感觉齐齐一缩,凝聚成了一团比点大,比拇指小的“丹”!

    还劲抱力,“丹境”爆发!

    刚刚开始他就毫无保留!

    轰!

    精气神意皆备的这一团急速膨胀,猛烈炸开,环绕的“星辰”离心甩出,化作螺旋劲力,狂暴地涌入了楼成的双脚。

    砰!青砖直接炸开,楼成像是一只凶猛的老鹰,“缩地成寸”,眨眼间抹掉了两人的距离,扑向了柳寻真。

    面对这极具爆发感的扑击,柳寻真不慌不忙,双手一探,凭空往后一拉。

    楼成刚有感应,便“发觉”两只手腕被系了一根无形的绳索,往前产生了一个拉力,正常时候,这种程度的拉根本影响不到他,但此时此刻,他正凶狠前扑!

    四两可以拨千斤,他就像被撬动的巨石,一下失去了平衡,刹不住车,往前踉跄。

    柳寻真侧身一避,眼眸深黑,闪烁微光,右手急速一划。

    楼成正待以重心如汞强行回复平衡,迈出的左脚却绊到了无形的障碍,被彻底打乱了节奏。

    这一次,不是直接攻击,没法有激必应!

    柳寻真神情不变,双掌握拳,往内一捶,抓住机会以念动力遥击对手的两边太阳穴!

    这是人体要害位置,即使自身念动力的伤害不够,也足以让敌人头晕目眩,甚至短暂失去能力。

    就在这时,楼成吸了口气,流淌于全身的气血劲力齐齐一缩,稳在了丹田,让他以沉腰坐胯之势稳稳立住,再不踉跄。

    身一稳,感应到太阳穴的刺痛,他猛地将脖子一缩,仿佛乌龟收头。

    啪!

    及时应对的楼成依然没能完全避开,被无形的拳头砸在了头盖骨边缘,一时竟有点眼冒金星,略感懊恼。

    刚才还是有点小瞧了柳寻真……

    看台之上,张祝同略感诧异地自语了一句:

    “还没彻底踏入丹境就能两连爆?这就是所谓的变态体力?”

    “啊……”他的女伴一脸懵懂,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张祝同收起了诧异,脸色略显凝重地笑了笑:“没什么……没想到柳寻真的异能进步这么大……”

    都可以不用接触身体,化作无形的障碍了!

    这对他而言,可比楼成的两连爆有威胁多了!

    韩知非又摸了摸脸上刀疤,若有所思对韩莹和熊遇道:

    “还真不简单……”

    “这应该是楼成的极限了,他今天这场看来会很难。”熊遇感叹了一句。

    擂台之上,楼成丹田处凝聚的气血劲力再次炸开,呼啸着喷薄而出。

    砰!他整个人如同一枚被引爆的炮弹,轰然射向了柳寻真。

    不,不是柳寻真所站的位置,而是他旁边几米的地方!

    丹境爆发的扑击让柳寻真有些跟不上动作,等到楼成落地,他才抬起双手,试图遥挖敌人的眼睛。

    就在这时,楼成爆发的力量与奔涌的气血又是一缩,又一次还劲抱力!

    “三连爆……”熊遇微微张大了嘴巴。

    轰!借助中途的周转和更加汹涌的爆发,楼成抢先转向,让柳寻真的念动力落了空。

    这不是他预感到了对方的攻击,而是原本就打算这么做!

    以“伪丹境”的爆发为依仗,进行前所未有的游斗!

    只有这样,才能让职九的柳寻真跟不上自己的动作,锁定不了自己的身形!

    几米的距离对丹境的爆发等于没有,瞬息之间,中途变向的楼成就扑到了柳寻真的身前,抬起了右手,紧绷了肌肉。

    柳寻真有着丰富的丹境对战经验,眼眸一片沉静,左手上抓,无形偷桃,右指前按,仙人指路。

    他这是以攻对攻,瞬发抢先!

    可突然之间,他眼前一花,竟失去了楼成的踪影!

    这……

    “四连爆!”看台上的熊遇愕然出声。

    就在柳寻真双手刚有动作的时候,楼成再次完成了还劲抱力和喷薄爆发的过程,腰背一弹,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转移到了敌人的背后。

    这同样不是预感,也是为了让柳寻真彻底跟不上动作的准备!

    这才是游斗的精髓!

    他举起的右臂还未落下,肌肉再次紧绷。

    楼成抡下了胳膊,雷音震禅。

    柳寻真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哪还有攻击对手薄弱处的能力,他只来得及侧过身体,以念动力包裹手臂,硬挡硬架。

    砰!

    炸弹引爆,冲击肆掠,柳寻真不算强的念动力被直接震散,身体也受到了影响,关节筋膜等颤抖得难以发力。

    这个时候,楼成没做抢攻,而是吸了口气,让气血精神和劲力又一次还抱成丹。

    “五连爆!”脱口而出的不是熊遇,是韩知非和张祝同!

    轰!

    楼成体内力量奔涌,重心一荡,闪离了柳寻真的背后。

    而处在震荡中的柳寻真毫不犹豫一握拳头,引爆了本身的念动力,做最后也最强的反扑!

    嗖嗖嗖!

    地面一颗颗石子飞了过来,射向楼成的眼睛太阳穴鼻梁骨和胯下丹田等要害,与此同时,无形之力群魔乱舞,似有一根根绳索在摆荡。

    然而,这一切都落到了空处,楼成早就以丹境爆发的威能扑出了这个范围。

    犹是如此,他大腿处的裤子也被撕掉了一块布,凉飕飕的。

    双脚刚刚落地,楼成猛地又吸了口气,奔涌的气血又一次回流,又一次成丹,又一次炸开。

    轰!

    青砖炸裂,他如狼似虎地扑到了敌人面前,双臂抡开,砰砰乱打。

    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柳寻真只两下就软软倒地了。

    熊遇呆呆立在那里,喃喃自语:

    “六连爆……”

    你都还不是丹境啊,同学……

    你TM还是人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