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黄金时段

    离开急救室,楼成直接出了场馆,找了僻静地方,给严喆珂打了电话,说了顾霜和邢晶晶来看望自己的事情,免得她因自身受伤而对闺蜜产生什么不好的情绪。

    甜甜蜜蜜了一阵,女孩继续去修行流星劲的内练法了,楼成单手插兜,缓步往回,路过几间铺子时,他心中一动,给蒋飞发了消息:“蒋胖,我在外面,你们要不要吃点东西?有烤肠,有玉米……”

    这几天自己忙碌于修行,准备,观看和参加比赛,除了吃饭都没好好陪过老爸老妈,全靠蒋飞他们帮忙,得犒劳他们一下!

    “必须的!看武道比赛的中间怎么能没有吃的!”蒋飞迅速回复,扭头对裘海琳曹乐乐道,“你们要吃点什么?橙子说他请客!”

    对很大一部分人来说,这就像看电影的时候没有爆米花!

    “我我我!我要一根烤肠,一根玉米,告诉楼成哥哥,烤肠要涂辣一点!”最先回答的是支着耳朵的齐云菲,说着说着,她感觉自己的口水就快流下来了,“还有还有,要杯可乐,加冰或者冻过的!”

    嗯,一定是刚才太紧张了!

    有了她开头,其他人也就放下了矜持,曹乐乐裘海琳这几个女生都是烤肠加玉米,蒋胖程启力陶晓飞只要烤肠,就连楼爸和楼妈,也乐滋滋地点了两根玉米。

    看到“清单”,楼成笑了笑,根据吩咐一一照做,顺手还买了好几瓶饮料,大包小包地提着,返回了场馆,沿着过道,走近了亲友团。

    “来,你的烤肠和玉米……”他从左往右一一发了过去,笑容和煦而温暖。

    这让曹乐乐她们生出了一种奇怪而微妙的感觉,仿佛又一次不认识面前的楼成了。

    他还是这两天威风八面的那个天才武者吗?他还是登上了电视的兴省武道界希望吗?

    刚才还在擂台上厮杀染血,现在却像是什么都没做,普通人般与大家一起享受着观看武道比赛的欢乐。

    他对家人对朋友的态度一如既往,未曾改变。

    …………

    傍晚,兴省电视台的会议室,领导模样的男子拿出根香烟,没有点燃,就这样在手上把玩着,带着本省口音地说道:“青年赛的十六强诞生了,我们该决定‘点将录’的入围人选了,我的意见是十八个,十六强加某方面特别强的两个,你们有没的意见?”

    “没有,主任,这次以什么名头来取绰号?”一位戴半框眼镜的女子问道。

    “我暂时还没的头绪,这次开会就是让大家集思广益的,来,都提提意见。”领导笑眯眯杵着烟嘴。

    一位头发乱成鸡窝的青年想了想:“四皇六王八仙这样?”

    “四皇六王八仙?你让拿到王者头衔的外罡强者怎么想?一个省的青年赛取这么狂暴酷炫拽的绰号,是要逆天哇?”一个沉迷于网络小说的男子好笑地反驳道。

    “也是……”戴半框眼睛的女子沉吟了提议,“四天罡六地煞八小仙?”

    “四天罡六地煞,不太对称啊,不过嘛,八小仙这个还是可以的,先暂定它,前面怎么弄,你们这几天再想想,下次开会必须定下来。”领导转而说道,“前十六不用讲了,剩下的两个,你们有什么人选?”

    “我提议邢晶晶,她的幻觉异能很强,如果不是遇到楼成,后面几号种子都不是她的对手。”半框眼镜的女子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也赞同邢晶晶。”

    “我没意见。”

    其他人纷纷表示了赞成。

    “那就定邢晶晶一个,八小仙之一。”领导饶有兴致地道,“她能制造幻觉,就像有魔法,又位列八小仙,我觉得有个绰号很适合她。”

    “什么啊?”头发乱成鸡窝的青年好奇问道。

    “小魔仙!你们觉得可不可以?”领导得意一笑。

    半框眼镜的女子愣了愣,表情呆滞地回答:

    “您觉得好,那就是真的好。”

    “就这么定了!讨论下一个。”领导欣喜于自己的取绰号天赋。

    前十六强我要一个一个地斟酌!

    …………

    下午时分,楼成依旧来了武道场馆,观摩着每一场对决,仿佛回到了当初参加小武圣擂台赛的日子,并不因为自己今时不同过往,即将踏入丹境,就有丝毫的轻视和怠慢。

    能在全省二十六岁以下武者里进入前三十二名的人,都不会是泛泛之辈,近距离欣赏他们之间的战斗,或多或少都可以让自己有所收获,而且胜利者都有一定的概率成为自己明晚的对手。

    ——十六强开始,为了吸引到最大程度的关注,比赛改为晚间黄金时段进行,这样一来,白天需要上班的人可以携家带口来场馆放松,也可以蜷缩在沙发里或者床铺上,静静观看。

    翌日清晨,白天没有比赛压力的楼成愈发放松,一一锤炼着静桩动桩和打法套路,并分了很大部分时间在丹气境的水磨功夫上。

    快要结束的时候,他摆好架子,闭上眼睛,回想着六连爆时的身体细微变化和丹境爆发后守住精神作出观想的体悟,又一次尝试起“收”。

    意志一沉,搅动风云,他的气血、精神和劲力等霍然内缩,环绕相抱,越靠越近,隐有互相交融的的迹象了。

    这让楼成对周围的感应更加敏锐,连恶意来袭的蚊子都似乎浮现于了他的心海之中。

    微妙的感应一触及散,平衡打乱,气血外涌,劲力喷发,楼成不得不睁开了眼睛,舒缓着身体的负担。

    丹境的爆发并不仅仅只看精力和体力,还有身体的负担能力,但于楼成而言,倒无需担心,一方面有极限锤炼带来的提升,一方面有金丹抚平疲惫,减下压力。

    他一次又一次尝试着,距离丹境越来越近。

    “实战锤炼还是挺管用嘛,说不定这次青年赛结束前,我就能成为真正的丹境强者了……”楼成收起架子,疲倦却欣喜地想道。

    …………

    晚上七点半,高汾市武道场馆内部灯火通明,中央擂台临时布置成了抽奖的舞台,正前方则摆放着一张张椅子,背后都有书写名字,是嘉宾和前十六强者武者的位置。

    除开专门空出来分隔人群的地方,四周看台人头攒动,黑压压一片,有吃爆米花的,有举起手机拍照,有武道爱好者,也有来凑个热闹过家庭节日的。

    楼成坐于嘉宾席第二排左起第三位,给严喆珂文字和图片直播着舞台上的活动,耐心等待着抽签仪式的开始。

    为了预防自己是第一个登场,没时间观看对手的比赛视频,他整个白天,除了锤炼休息和吃饭,都在和女友研究着其余武者的战斗录像,对,除他之外的剩下十五个!

    “哎,怎么还不抽签?”楼成抱怨了一句。

    严喆珂“窃笑”道:“紧张了?”

    “那倒不是,就心里一直有事牵挂着的感觉。”楼成噙着笑容回复道。

    说紧张,那确实是有一点的,如果没能撑到珂珂回来,没能兑现前四的承诺,面子上会比较不好看,但对擂台赛久经考验的自己来说,这些紧张是在正常范围内,无需担忧。

    而此时此刻,严喆珂正坐在候机厅里,头戴耳机,用平板电脑看着直播。

    她一边和男友聊着天,一边充满了期待。

    她没给楼成提自己内练法已彻底入门,得到外公和姥姥允许,可以“出师”的事情,也没说自己订了今晚十点零五分的机票,等到擂台赛一结束,就能登机飞回,而到时候有顾霜开车来接。

    嘿嘿,我也要给你一个惊喜!

    …………

    秀山。

    楼元伟精神萎靡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老妈不断换台,听着爷爷奶奶和父亲闲聊着家长里短。

    经过详细的考察,他发现自己最初美好的想法似乎不太切合实际,只能暂时放弃折腾,重新寻找好的路子。

    眼光扫过电视,他忽然愣了一下,脱口而出:

    “妈,你刚才看的哪个频道?”

    我,我是不是眼花了?好像看到某人了!

    王丽丽怪责地看了儿子一眼:“你说哪个啊?”

    “妈,你往回按。”楼元伟一下坐直,皱起了眉头。

    王丽丽不明所以地往回换台:“你想看啥直说啊。”

    “停停停!”楼元伟眼睛一亮,喊了出口。

    王丽丽停在了兴省卫视,仔细瞄了瞄,突地诧异开口:

    “咦,这不是成子吗?”

    …………

    “一号种子张祝同,对阵……”嘉宾抽出了一个小球,“四号种子左震!”

    强强对决……楼成感慨了一声,然后便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十八号选手楼成……”

    大屏幕上开始翻滚他的比赛画面,而嘉宾将手伸入了箱子之中。

    “对阵,五号种子邱霖!”

    五号种子?邱霖?楼成眯了眯眼睛,略感失望,但并不惧怕,反而隐隐生出了强烈的战意。

    邱霖是货真价实的八品强者,曾经参加过七品的定品赛,虽然最终失败了,但也足以看出她的自信。

    另外,她祖上是大行寺俗家弟子,她有金属化部分躯体的异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