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有样学样(第一更)

    “楼成胜!”

    擂台之上,裁判声音回荡,楼成悄然喘了口气,收回了双手。

    这一战比自己预料得要艰难很多!

    早在抽中邱霖的时候,自己就对这场比赛有了腹稿,对方擅长“大金刚拳”,能金属化部分躯体,相当喜欢在消磨掉敌人锐气之后硬碰硬,且不知道自己练成了简化的外罡招式,种种情况累加,不难看出,她很适合用“当头棒喝”的变异版来对付,不必担心放空炮,被闪避。

    而面对这种级数的对手,自己也没想过藏私绝招,不全力以赴!

    可是,战斗刚一开始,楼成便发现事情没自己想象得那么简单了,邱霖再做突破,展现了之前从未达到的“步步生莲,佛音相随”境界,这就意味着,自己根本没时间去准备“当头棒喝”的前置!

    ——经过两个多月的苦练,以及本身境界的提高,他施展“当头棒喝”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但这终究是简化的外罡招式,依旧需要提前调整对应的肌肉筋膜和脏腑,就像以往用“冰霜劲”一样,而邱霖的“云雷相随”不会给他留这个反应的时间。

    不得已,楼成只能步步示弱,助长邱霖的气势,在硬抗过她的“三连爆”后,准确判断出她要用“吽字音”来压榨潜力,于是抓住机会,果断退后,飞快准备,等待硬碰硬的来临。

    如果邱霖本身能完成“四连爆”,无需分出一点时间在“吽字音”上,如果她知道自己有简化版的外罡招式,追击时以“步步生莲,佛音相随”绕到身后再打,避开正面的碰撞,那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可以说,自己能战胜邱霖,很大部分因素在于出其不意,有对方不知道的压箱底绝招。

    而这个优势,一旦用过,就不那么有效了。

    念头电转之间,楼成看着转过身的邱霖,洒然拱了拱手道:

    “承让。”

    邱霖脸色还泛着点青白,嘴唇嗫嚅了几下道:

    “这是什么绝招?”

    直到现在,她还有点不相信自己输了,不相信刚才那思维都仿佛被冻结住的感受。

    楼成笑了笑,有样学样:

    “秘密。”

    说完,他潇洒转身,忍着精神的疲惫,往擂台之下走去。

    “三连爆”接“当头棒喝”,可不是那么好负担的!

    …………

    休息室内,张祝同有那么一瞬间竟怀疑自己看了场假比赛。

    短短刹那,胜负易势,刚刚还大占上风的邱霖居然这样轻飘飘地就输了?

    转播镜头划过邱霖的脸庞,映照出了她无神的眼眸和冻伤般的嘴唇,这让张祝同心中一动,联想起了楼成刚才主动的后退和未用还劲抱力的“软弱”反击。

    他不是心生畏惧,不敢硬碰,也不是仓惶得“忘记”了还劲抱力,他是故意挖抗!

    那一招大有玄机!

    以邱霖的实力和体魄,加上刚用了“吽字音”的旺盛气血,单纯的“冰霜劲”绝对没办法让她出现明显的僵直,一个“还劲抱力”便能解决问题,抢到胜机。

    这一招不简单啊……张祝同瞳孔一缩,生出了几分后怕之意。

    如果不是邱霖趟雷,换做自己在十六强战遭遇楼成,面对这一招,结局恐怕也不会乐观!

    他要爆发有爆发,要杀伤有杀伤,要控制有控制,要体力有体力,这还怎么打?

    能成丹境者,都心明意坚,张祝同很快便压下了畏惧的情绪,推敲起楼成刚才的表现:

    他为什么不直接用,非得退后几步?

    是需要准备?

    张祝同若有所思地想着,心意渐渐笃定,找到了应对楼成那一招的办法。

    就在这时,大屏幕上的转播画面切回了直播间,主持人满脸疑惑地问着嘉宾解说:“于鸿老师,这最后的碰撞,我有点看不懂啊,明明楼成被打飞,落到了下风,为什么邱霖反倒傻了,一动不动?”

    于鸿沉吟了下道:“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冰霜劲’有关的简化外罡招式……”

    “简化的外罡招式?”主持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简化的外罡招式……”张祝同听得霍然一惊,抬起了脑袋。

    …………

    “简化的外罡招式?”

    张祝同旁边的休息室里,韩知非久久不语,而蹭了兄长权利的韩莹茫然看向了身侧的熊遇,发现对方也是一样的呆滞。

    熊遇油然想到了之前与楼成的比赛,那个时候,自己还以为能拼出一分胜机的,现在回想,只感觉可笑,井底之蛙的可笑!

    楼成就像海上的冰山,露出水面的只是他实力的很小部分,每一次的战斗刷新了自身对他水准的认知!

    他究竟有可怕?

    他火力全开会是怎样的场景?

    …………

    “赢了?”齐云菲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结果。

    然而,没有人回答她。

    就在十几秒前,邱霖威风凛凛,仿佛金刚下凡,让绝大部分观众都确信她很快能拿下胜利,可短暂的交手之后,她却输得毫无反抗之力,输得莫名其妙。

    齐云菲很快清醒了过来,看着台上云淡风轻的楼成哥哥,想到他诡异扭转乾坤的一击,一下就直观感受到了什么叫“高深莫测”,什么叫“举重若轻”,心里的崇拜化作小星星不断冒出。

    哎呀,只差一点点就成真的兄控了!她兴奋地左看右看,发现陈筱晓她们和自己的反应差不多。

    “楼成哥哥真棒!”

    安静的场馆内,她尖利又激动地喊了一声。

    听到齐云菲的喝彩,马汐却陷入了莫名的沉静。

    她回想起了过年时二哥对自己说过的话,他说自身有了底气,长了眼光,多了见识,再回头看家里的利益纠纷,就会觉得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没必要太在意,没必要去争什么。

    对于这些话,自己始终有些不信,可现在看着让满场静寂的二哥,看着他一举一动间的自信和潇洒,一下就感觉好像真是这样……

    …………

    楼家客厅内,也是一样的静默。

    等到楼成转身走下擂台,楼元伟才脱口而出,喃喃自语:

    “真是成子?”

    他什么时候成超人了?

    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这是省内青年武者冠军赛的十六强战,也就是说,成子在省内年轻武者里,能排进前十六,不,已经是前八了!

    这样的实力,大学毕业后,从政是一市警察局的副局长局长层次,经商则光是开武馆都能盆满钵满,毫无疑问地非富即贵!

    王丽丽和楼志强下意识扭头看向了老爷子,只见他呆愣之后,摘下老花眼镜,抹了抹眼角,不断低语道:

    “祖宗保佑,祖宗保佑……”

    成子光宗耀祖了!

    …………

    “哈哈哈哈,我家偶像真是善于创造奇迹的男人,连简化的外罡招式都练成了!果然有隐藏高手的神秘气质!”“幻梵”发了一连串的红心。

    “长夜将至”闫小玲“转着圈圈”道:

    “不行不行,老娘的少女心泛滥了,都闪开,我要炫耀了!”

    她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贴了出来,因为太过激动,忘记了给名字打马赛克。

    “呃,原来你真名叫闫小玲,真是淳朴踏实言简意赅毫不花哨的名字。”“盖世龙王”似黑似赞地说了一句。

    “当然,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是不一样的!”闫小玲见真名已经暴露,也自暴自弃地无所谓了,反正类似的粗心不是一次两次了,“重点!看重点!”

    “哇,崽,你真考上松大了!”“幻梵”换了句语气回复。

    “嘿呀,等到开学,我就是楼成的亲学妹了!我还要报名武道社!”闫小玲兴奋地说道。

    “幻梵”“一脸羡慕地咬着手绢”:“能给我要张签名照吗?”

    “梵梵,我们什么关系?肯定帮你要一堆!”闫小玲得意地叉腰大笑。

    “什么关系?父女关系!”“幻梵”强调道。

    这时,“一贯纯爱俊冈本”“坏笑”着插嘴:“玲玲,我怎么觉得你是那种嘴炮震山响的人,别一看见楼成,就害羞胆小得像是只鹌鹑,别说要签名了,话都不敢说!”

    “胡说!”闫小玲激烈地反驳道,“我,我,我,我连靠近都不敢!”

    现实生活里,我就是这么弱鸡,这么鹌鹑……

    不等其他人回复,她“怒气冲天”:“你这个假司机放学憋走,刚刚又骗了我,那个‘吽’不是四声,是一声!”

    “咦,你怎么发现的?”“一贯纯爱俊冈本”“惊吓”道。

    闫小玲用“看到这束花没,扔到地下也不给你”的表情道:

    “我又不聋!刚刚那个解说老爷爷讲了好几遍‘吽字音’‘吽字音’了!”

    …………

    “珂珂家男人厉害啊……”顾霜看得一愣一愣,由衷地发出了一声赞叹。

    她对武道了解不算多,前面几场战斗只能看得懂皮毛,而邱霖是高汾武道界赫赫有名的年轻武者,她的实力怎么样,顾霜早就从各个渠道有所了解,知道她究竟有多么厉害。

    可是,这样厉害的邱霖几招就输给了楼成。

    这样的对比第一次让她清晰认识到珂珂口中“笨蛋橙子”的真正实力。

    她旁边的邢晶晶微微吸了口气,神情略有浮动。

    “晶晶姐,你说楼成会被取什么绰号?”顾霜思维跳跃,转到这件事情上。

    提起绰号,邢晶晶这么冷清的人都忍不住有点咬牙切齿,她淡淡回答:

    “不知道……”

    “他这次所有的比赛都是几招就解决了战斗……哈哈,会不会被取‘快枪手’的绰号?”想到这个,顾霜一下就笑了出声。

    …………

    候机厅里,严喆珂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还有点激烈。

    虽然她赛前就和楼成仔细商量过对阵邱霖时的打法,也知道男友会抓住时机用简化的外罡招式,但纸上谈兵和实际战斗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尤其谁都没想到邱霖练到了“步步生莲,云雷相随”的境界。

    这让严喆珂不得不又悬了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紧张。

    如今尘埃落地,她脸上露出了微笑,乖巧坐好,等着楼成打电话过来。

    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打过来的!

    …………

    楼成刚走下擂台,就被记者伍薇给拦住了。

    “你很匆忙的样子啊?”伍薇笑着递过了话题,“不想接受采访?”

    “不是,赢下了这么重要的比赛,打败了这么厉害的对手,肯定第一时间想和最重要的人,呃,家人朋友们分享。”楼成嘴角微勾,眼神柔和,心情不错地回答道。

    楼志胜齐芳等人看着大屏幕的转播,听得眉开眼笑,正待交流点什么,忽然听见附近有女生在说道:“哎呀,他这样子很有爱,我被圈粉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