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这会不会显得钦定(第一更)

    这个瞬间,楼成只觉身即血,血即气,气即力,力即神,整个人圆润通透,无暇无碍,映照着周围。

    女孩柔柔细细的呼吸之声传入,与他的脉搏仿佛连成了一体,道道光明自心内荡开,与窗外的晨曦彼此照耀。

    人体大丹,圆坨坨,明灿灿。

    楼成顺着一种奇妙的感觉,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耷下了耳朵,隔绝了感官,可他的心湖中,他的脑海内,却一点一滴勾勒出了外界的场景,暗棕色的地毯,没拉遮光布的窗帘,反卷着白色被子的大床,缩腿侧躺沉睡的女孩,她嘴角可疑的晶莹,外面飞过的小鸟,慢跑的老者,灿烂的阳光……

    这样的画面不是静止的,还像真实一样在发展着变化着,比如一只蚂蚁爬到了窗外,试图进来,却无法穿透光滑的玻璃。

    奇妙的感觉迅速褪去,楼成睁开了眼睛,散去了“还劲抱力”的状态,他望向窗边,愕然看见了那只在阳光照耀下攀爬的蚂蚁,刚才并未出现的蚂蚁。

    “这是什么情况?”楼成莫名惊讶,再想尝试,却把握不住之前的那种奇妙了。

    是“身成大丹”时劲力、气血和精神等东西的初步交融勾动了金丹,将它类似冰镜的特质引动,或者糅合了一点进来?

    楼成若有所思想着,打算在每日的锤炼里一点一点进行探索。

    他活动了下身体,感受着真正踏入丹境的变化。

    老实说,既然突破是一个过程,而不是节点,那该提升的早就提升的差不多了,自己目前没有本质上的提高,也就因精神与劲力气血等的初步交融,“还劲抱力”更流畅更自然,爆发出的威能提高了一些,同样的,虽然用“如臂使指”这个词来形容很奇怪,但这确实能很好地表达自身发力运劲,掌控肉体细微的感受。

    从这方面讲,能N连爆,练成了“冰霜劲”,有简化版的外罡招式,自己似乎都有资格去拿职业七品的证书了!

    当然,自己与真正的七品乃至资深的八品,在基础上还是有差距的,丹境开始,修炼身体更细微的结构,会从本质上提高体魄,打破人体极限,全面增强力量和速度等东西,这也是将来鱼跃龙门的两个关键之一,外通天地和内练根髓。

    据网上流传的一些半真半假的资料讲,内练根髓的极致是意志精神能影响基因,结合观想、核心劲力等的修炼和天地自然的反馈,一步步让它们出现变异,所以,接近外罡的高品丹境和真正的外罡强者,后代会有天生异能的情况,而到了类似地步的高手,真的会出现“走火入魔”的事情,表征为基因崩溃。

    “呼,再有个半年的提高体魄,差不多就能定七品了……”楼成欣喜地想着,一步迈到窗边,将帘幕带遮光布一起拉上,隔绝了阳光,让房间变得昏昏暗暗,非常适合睡眠。

    他回头望向严喆珂安宁静美的侧颜,含笑低语了一句:

    “严教练,我去晨练了~”

    他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柔和地关上了大门,来到了附近的公园,巩固着丹气的境界。

    闯过了这个门槛,自己就真正在武道界立稳脚跟,有能力去初步负担珂珂的未来了!

    不用再水磨功夫,楼成节省了不少的时间,将更多的精力投注在了适应这个境界之上——他以前的武功以炼体境打法为主,虽然不是说到了丹境就不能用这些基础的招式了,但肯定得与当前境界的特点结合,非全盘照搬。

    而与邱霖这位丹境强者的交手,让他收获不浅,体悟不少,尤其那招“明王镇庙”更是让他有了自身的想法和尝试的方向。

    肌肉鼓胀,制造摩擦,与出拳抽腿的炸响互相抵消,楼成招式展开,越练越是无声,于平波静浪里暗藏着汹涌。

    …………

    阳光明媚的餐厅里,于鸿坐到家长位置,眯了眯眼睛笑道:

    “夏天的太阳出真早……”

    热得也很早!

    他从手边拿起一叠报纸,随便翻看了起来,等待着老伴赐予早餐。

    “现在就你这种倔老头还在看报纸,大家都学会上网了……”他夫人端着餐盘从厨房出来,碎嘴唠叨了一句。

    “习惯了习惯了。”于鸿笑呵呵接过了盘子。

    安静吃了一阵,暑假来玩的大孙子忽然开口道:“爷爷,爷爷,你看这个新闻,还有这些微博!”

    “什么新闻?”于鸿不解地接过了手机。

    他凝目一看,顿时被标题吓了一跳:

    “黑幕!兴省青年赛组委会故意打压天才!”

    手指滑动,于鸿快速往下阅读,及至末尾,他忍不住骂了一声:

    “荒唐!”

    现在的记者还有没有职业道德?这种东西也能发成新闻?

    对话时间说的事情能当真?

    大孙子畏惧地看了他一眼,小声说道:“可网上吵得很厉害……”

    “吵?你翻给我看看。”于鸿沉着脸道。

    随着一条条内容映入眼帘,他逐渐皱起了眉头。

    网上分成了两拨人在对吵,一边很合自己的胃口,认为对话时间说的事情不能当真,是攻心之计,一边则认为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武道界争的就是一个脸面,有类似的打压并不让人意外。

    吵来吵去,热度就上来了,不仅让原本就关注青年赛的人加入,连一些闲着没事干的吃瓜群众也挽起袖子,选边对骂。

    看了半天,于鸿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给本省武道家协会的理事长打了过去。

    高品丹境的数量在全省都是屈指可数,他们彼此之间哪会不认识?

    “老尹,看到新闻没有,就是那个黑幕的新闻?”于鸿开门见山,没绕圈子。

    尹华明苦笑道:“看到了,看到了,我最早听说有唇语专家爆料的时候,还没当回事,这才一个晚上,事情怎么就闹大发了?哎,有的记者啊,就想着搞个大新闻,把名头打响,把大家批判一番,邱霖这小姑娘也是,什么话不好说,非得往这方面吓唬人,还有,网上的那些朋友热情是热情,但这种新闻没必然理会啊,不理会,它自然就淡了嘛,没多少人会当真。”

    他大倒着苦水。

    “网上的事情,我们这些老家伙弄不清楚,谁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打算怎么处理?”于鸿宽慰道。

    “开个发布会,把邱霖找上,澄清一下,讲一讲对话时间的常识,然后冷处理。”尹华明叹了口气。

    于鸿想了想,沉声问道:“如果晚上真给楼成抽出了韩知非或者张祝同呢?”

    尹华明沉默片刻回答:“那就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跳进黄河多半都说不清了。

    不等于鸿再说,他自顾自道:“两个办法,一是找爆料的那个记者来抽签,随便她抽出什么结果,二嘛,保险起见,不让楼成抽中韩知非或者张祝同就是……”

    …………

    八点半,精神开始疲惫的楼成收起架子,买上早餐,返回了酒店。

    这一次的锤炼收获不小!

    窗外阳光灿烂,房间内昏暗流香,楼成见严喆珂还在睡,轻柔放下早餐,找出换洗衣物等东西,转身出了门。

    “喂,秦锐,起了没?”楼成毫不客气地给老同学打了电话。

    “起了,都晨练完了,要一起早餐,这家酒店的早餐还挺不错的。”秦锐笑呵呵回答。

    楼成笑了一声:“吃过了,想借你房间洗个澡。”

    “怎么了?你房间的卫浴坏了?”秦锐诧异问道。

    楼成吸了口气:“一言难尽,你就别问了。”

    总不能说严喆珂正睡我床上,我怕吵醒她,不敢在自己房间里洗澡?

    这会让别人怎么想?

    “好,好吧。”秦锐一阵莫名其妙,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洗过澡,重回房间,楼成坐在床边,看着女孩纯净无暇的脸庞,忽地感觉自己需要补个眠。

    他脱掉裤子,拉开被子,小心翼翼地上了床,凑到了小仙女的身旁。

    严喆珂的手臂自然一展,碰到了他的身体,感受到了那份体温,一下就惊醒了过来,睁着迷迷蒙蒙的眼睛,一脸懵逼地结巴道:

    “你,你,我……”

    这是什么情况?

    “我来补个眠。”楼成左手撑着身体,嘿嘿笑道。

    补眠……严喆珂茫然看向窗外:“几点了?”

    “快九点了,我都晨练完了,还给你带了早饭。”楼成呵呵笑道,“不过你真容易惊醒啊,我动作都这么轻了。”

    “睡着睡着,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我要不醒才奇怪了呢!”严喆珂白了他一眼,逐渐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哼唧道,“你都不叫醒我!说好一起晨练的!”

    “我看你睡得这么香,怎么忍心?”楼成慢慢地往小仙女靠拢着,肌肤相触。

    严喆珂娇嗔道:“我就是感觉有点困,想着眯一会儿,恢复点精神,不影响晨练,反正有你在旁边可以叫醒我,结果,结果,哼!”

    半夜的等待半夜的煎熬之后,与橙子的亲吻让自己彻底安心,一下放松,困意也就涌现了出来。

    说完,在楼成试图搂过来的时候,她忽地掀开被子,从另外一边下了床。

    “你,你去哪?”楼成有些失落地问道。

    严喆珂没有回头,抿了抿嘴唇,没好气道:

    “换睡衣!”

    “好的,等着你哟~”楼成欣喜回应,故意学了小仙女的口吻。

    “噗……你越来越逗了!”严喆珂正蹲在拖杆箱旁,笑得差点站不起来,刚才说出“换睡衣”时的脸蛋发烫感消散了不少。

    刷了牙,换了半袖睡裙,她闭上眼睛,鼓起勇气,钻回了被窝,然后将脚搁到了楼成的大腿上,低笑道:

    “大毛腿!”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让她一下晕晕陶陶,回想起了楼成发的那张半果照,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笑什么?”楼成感受着女孩的肌肤。

    “没什么,就笑一笑~”严喆珂半侧身体,好奇地将手搭在了楼成的腹部。

    两人紧密接触,房间光芒昏沉,鼻端暗香浮动,楼成一下就重了呼吸,快了心跳,身体异常兴奋。

    严喆珂也是能听劲的好武者,顿时就感觉了出来,羞红着脸,轻拍了楼成一下:

    “好好睡觉!”

    想什么呢!

    “你这样我很难没反应啊……”楼成无奈回答。

    “那我也好好睡觉……”严喆珂忙摆正身体,乖巧正躺,暗自窃笑。

    “睡吧睡吧。”楼成转身搂住了她,强迫自己凝水成冰。

    …………

    一天的耳鬓厮磨中夹杂着严喆珂去顾霜那里报到,补上锤炼,以及楼成陪家人朋友吃饭。

    傍晚时分,又研究了一遍各个对手的情况后,楼成深呼吸了一口,站起身道:

    “我该去场馆那边了。”

    严喆珂跟着立起,眸光温柔地帮他理了理衣领,踮起脚尖,在他嘴上啄了一口,晕红生辉地道:

    “加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