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以力压人

    从小到大,身体还算健康的楼成从未体会过什么叫“头痛如裂”,但此时此刻,他忽然明白了这四个字的含义,在擂台之上,在战斗之中,在毫无征兆之后,仿佛突发急病!

    不,不是急病!他记起刚才耳朵的应激变化,瞬间醒悟了过来。

    是瘟部绝学!是以听不见的声音让人头疼的瘟部绝学!

    而对方肯定会趁你病要你命!

    这个时候,孟杰锋嘴巴紧抿,眼中闪烁出强烈的战意,腰背一转,右腿从下往上倒踢而出,仿佛蝎子摆尾。

    接近或者刚踏入丹境的武者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在任何时候都觉得能以“还劲抱力”来应对,自身的“头疼鸣”也确实可以靠收缩气血来减弱影响,可这样的距离下,盲目“还劲抱力”等于呆在那里当自己的人肉沙包。

    即使普通的攻击会被卸力,难以直接打破攻防一体的“还劲抱力”,但我可以踢你要害啊!

    啪!他深蓝色的裤面瞬息绷紧,整条右腿似乎粗大了三分,抽炸了空气,抽向了楼成的双腿之间。

    马后踢,蝎摆尾!

    而楼成甫一醒悟,脑海内便闪过了当初与暗部职九生死相搏的画面,汗毛根根竖起,仿佛重新踏入了三五招一条命的危险边缘。

    没有害怕,没有慌张,也没有犹豫,心湖如同冰面的他冷静做出了决断,散了劲力的手臂关节一动,筋膜一伸,于极短距离内发了促力,啪地弹出了五指,抓到了孟杰锋的背脊之处,抓破了深蓝色的武道服。

    当!孟杰锋应激而动,皮肤胀起,青黑如铁,硬生生挡住了这能扯断金属链条的一爪。

    楼成并未奢望过能一下打破“金玉体”的防御,指尖劲力圆润通透一敛,该抓为按,往下一按!

    一按之下,孟杰锋重心沉降,抽出的右腿险些在半途就被按散了力量,它缓了刹那,慢了瞬间,才重又呼啸。

    而借助下按的反弹,楼成忍着头疼,晃荡重心,强行侧过了身体,险险避开了这要命的马后踢,并顺势后弹了几步,拉开了距离,气血一敛,劲力还抱,将头痛等感受尽数凝于了一体。

    “漂亮!以攻为守,以进为退,楼成猝不及防之下,应对得太漂亮了!”电视台直播间内,在楼成弹出五指的时候,嘉宾解说于鸿就开口称赞了,“大家等下可以看回放,刚才孟杰锋腹部有鼓胀,喉咙有蠕动,明显用了人耳难以听见的音功,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瘟部‘印钟齐鸣’里头疼磬钟的路子,他之前一直没有用过,让人防不胜防啊,这种情况下,头痛的楼成还能做出这样的应对,足见他的实战能力,咦……”

    话到一半,他忽然顿住,因为孟杰锋踢腿落空后,不见失望,顺势转身,正对楼成,在他“还劲抱力”的时候又一次幽黑了眼眸,鼓掌了腹部,轻颤了喉咙,配合着“敲响的磬钟”,发出了无形无音之声。

    嗡!

    楼成额头血管一跳,脑袋再生疼痛,精神也受到了影响,“还劲抱力”的尝试还未尽全功就自行混乱崩散了。

    瘟部音功不仅针对肉体,还会攻击精神!

    孟杰锋连发两次“头疼鸣”,以丹境的体魄也白了脸庞,抓住对手体内混乱的机会,他猛地吸了口气,鼓起了太阳穴,涨红了肤色。

    轰隆!

    他体内似有火药炸开,右臂后摆,紧跟着前射,带动身体,撞开气流,缩短了距离,一枚炮弹般轰向了楼成的胸腹之间。

    这是现代炮拳,糅合了震拳的技巧!

    这次的青年赛,我抱着进前四创冷门想法来的!

    “还劲抱力”被打乱产生的反噬让楼成短暂无法再做类似尝试,也来不及闪避游走,面对气势汹汹打来的拳头,他短促吸了口气,稳住了气血,观想出铅云密布,雷电压顶的画面。

    怕!他手、腕、小臂和大臂的筋肉紧绷,肩膀甩动,打出了右拳。

    海底震!

    震拳对震拳!

    砰!不见硝烟的擂台之上传出了一声爆响,往四面刮起了风浪,楼成气血翻滚,五脏受激,难受得喉咙发干,脑海眩晕。

    孟杰锋也有类似的感受,但他练的是“金玉体”,要比对手能抗很多,腹部一缩,脖子再变粗大,根根青黑血管筋脉凸出,织成了诡异花纹。

    啪!

    他没有后退,膨胀了一圈的左臂凶猛捣出,拳头泛着青黑的色泽。

    楼成怕又被对手的瘟部绝学影响,没敢在状态彻底平复前“还劲抱力”,仅以内练法掌控脏腑,压缩肌肉,制造出反向的震荡来抵消,匆忙之间,他背部蝴蝶肌一现,双手往前交叉,半挡半兜,拦向了孟杰锋的拳头。

    呼!

    呼啸四起,楼成只觉对手的拳头忽冷忽热,让自身一下变得空乏,仿佛受到了暗风,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有种即将生病的前兆。

    风寒劲?他心中一动,再不犹豫,观想出了红日坠地,砸向冰封大江的画面。

    他来不及做“当头棒喝”的准备,但目标也不是这个,而是按照赛前的讨论,以观想法驱使“冰霜”和“火焰”碰撞,制造异能的爆发,驱散入侵的诡异劲力。

    冰火绞杀!

    轰隆!楼成的脸色阵红阵青,寒流与热浪交杂着汹涌往外,将那空乏的感觉彻底消弭。

    可是,孟杰锋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恢复,杀招是一下接一下,没有丝毫中断。

    “风寒劲”一出,他已从连续施展“头疼鸣”的负面状态里摆脱,双脚一扎,腰部一沉,还劲抱力!

    轰!劲力喷薄,孟杰锋皮肤撑起,青黑外露,以高大了几分的姿态跨前一步,腰背后仰,弹甩出右臂,并让它节节贯通,逐次膨胀,仿佛化成了一根长枪。

    挑滑车!

    楼成刚才摆脱“风寒劲”的影响,就面对了这仿佛有万夫不当之勇的一击。

    正常情况下,正常的丹境武者,已没有时间“还劲抱力”抵御,失败近在眼前了。

    可是,楼成却微吸了口气,当即内敛了气血劲力和精神,不过,他没有追求极致,没有试图凝成一“点”,以快速的方式抱了一个半成的“丹”。

    其中蕴含着平衡的方式,旋转的方式!

    半成的人体大丹先是一固,紧跟着炸开,汹涌出了不算弱的“浪潮”。

    “这也行……”嘉宾解说于鸿低声自语了一句。

    这看起来是水磨功夫期间的武者模仿“还劲抱力”的尝试,但实质上却与他们有所不同,除了威力会小很多,与真正的“还劲抱力”没有什么区别了。

    电光石火之间,楼成完成了丹境的半爆发,肌肉迅速鼓胀,身体前倾,肩膀急挥,啪地往下挥出了一拳。

    砰!

    拳头交击的时候,孟杰锋腰背再往后仰,手臂肌肉撑得袖管几欲裂开,将“挑”劲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出来。

    楼成只是半爆发,与全力而为的他有着明显差距,遭这么一挑,竟难以稳住重心,被硬生生甩向了半空。

    从开始起,一步被动,步步被动!

    生死之间,招招致命!

    严喆珂不知不觉捂住了嘴巴,怕自己忍不住失声喊出楼成的名字,在外罡强者,在没有飞行异能的情况下,武者被动离开了地面,就意味着很快将输掉比赛了。

    孟杰锋之前的战斗不显山不露水,却在这个时候爆发了!

    “厉害。”张祝同语气复杂地笑了一声。

    孟杰锋比年前切磋强了很多,如果不是楼成遇上他,换做自己,恐怕也会落入被动。

    不是只有楼成才会出人意料,邱霖可以,孟杰锋也可以!

    一招挑飞楼成,孟杰锋再次气沉丹田,做了一个“两连爆”!

    喀嚓!碎裂声中,他以炮弹出膛的速度扑到了楼成落地之处,而这个时候,楼成才调整好重心,距离地面还有两米。

    要不是他半爆发挡了一下,恐怕连重心都还没调整好!

    眼见着孟杰锋立在下面,等待着出招的机会,楼成吸了口气,调整了重心,让上半身靠下。

    然后,他抓紧短暂的时间,调整肌肉,进行准备,脑海里也观想出了红日坠落冰封大江的画面。

    来吧!

    接受“当头棒喝”吧!

    眼见楼成即将落到头顶,孟杰锋忽然笑了,脚步一踩,绕到了对方的双脚那边。

    我又不是没看过你和邱霖的战斗,不是不知道你有一招简化的外罡招式,怎么能在你有准备时间的情况下,和你硬碰硬呢?

    他关节蓄势,手腕指腹等地方的筋膜凸显,青黑惊人,鹰爪破空,枪指断后。

    楼成见对方谨慎,并不失望,抓住敌人移动的时间,在半空做了一个“还劲抱力”。

    他的身体顿时随着气血劲力和精神内敛凝聚蜷缩了起来,抱成了圆球,然后于空中急速舒展身姿,借助丹境爆发的力量,凶猛踹出了右脚。

    啪!他右脚踢中了孟杰锋的鹰爪,借助反弹,摆正了身体,连环踹出了左脚,直奔对手的喉咙,似乎要以它为支点,更上一层楼,嫦娥奔月!

    孟杰锋被楼成丹境爆发的一腿踹得晃了晃,要不是敌人身在半空,力量难以完全发挥,怕是要倒退几步,失去获胜的良机,而等到楼成落地,做出了两次还劲抱力,发出了两次头疼鸣的自己,怕是得很难才能战胜依旧可以N连爆的对手了。

    他左臂一架,抵住了楼成的脚部,紧跟着一翻一送,借力打力,让对手飞得更高了!

    楼成顺势往前,越过了他的头顶,大鸟般扑向远处,寻求大地的支撑,可孟杰锋重心荡开,连退三步,又一次抢住了位置,吸了口气,内缩气血,还劲抱力。

    砰!他太阳穴鼓胀,腰背一抽,往上打出了一记冲天炮!

    真正的炮弹!

    而他还劲抱力的时候,楼成也做了还劲抱力,气血一凝,重心一沉,仿佛使了千斤坠,加速了下落,及时错开了位置。

    轰!那一点炸开,楼成武道服突地紧绷,探出了右手,抓向了敌人的拳头。

    砰!

    他血管和筋脉凸显,在炸弹爆开的冲击里不由自主震颤,但五根指头坚定地握住了敌人的右拳。

    嗡隆!运转内练法消除震荡的时候,楼成以入静大成的能力,借助双方的接触,听到了对手的动作。

    他要出左拳,海底崩……楼成心中一动,五根指头改抓为按,身体硬生生弹起,及时避开了孟杰锋的连环攻击。

    然后,他抓住机会,再沉重心,终于抢在敌人踢出右腿时,双脚落地了。

    脚踏实地,楼成吸了口气,再次还劲抱力,反捶抡出了左臂。

    两连爆!

    近距离之下,孟杰锋再无别的办法,也做了第二次“两连爆”,鼓胀太阳穴,打出了现代炮拳,和楼成硬碰硬。

    砰!两人同时震颤,孟杰锋靠着金玉体强行抵挡,而楼成潇洒地又完成了一次还劲抱力,将状态彻底恢复。

    三连爆!

    他靠持续爆发的能力活生生压制对手!

    瘟部绝学是很厉害,但我不给你用出来的机会!

    砰!没法跟上节奏的孟杰锋被打得颤抖了手臂,翻滚了气血,失去了重心。

    楼成趁此机会,赶了上去,绕着身如金玉的他,抡开了手臂。

    当!当!当!

    一震!两震!三震!

    楼成拳拳击打金属,连发震禅,不给孟杰锋恢复的机会,不给他使用瘟部绝学的机会!

    四震!五震!六震!楼成身躯一展,仿佛雷神降世,从上往下锤出了右拳,打在了敌人的肩膀上。

    当!

    清脆之声回荡,孟杰锋摇摇晃晃,不见外伤,却直接眩晕倒地了。

    楼成打得正是兴奋,还要扑上去再给两记震禅,却被裁判拦住了:

    “楼成胜!”

    声音远荡,观众们竟生出了几分酣畅淋漓的感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