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坦白

    “楼成胜!”

    看见孟杰锋倒地,听到裁判的宣布,严喆珂忘记了矜持,忘记了顾虑,呼啦一声就站了起来,涨红着脸庞,挥舞着双手,口中无意识地呐喊着什么。

    之前的时间里,她一颗心跟着战局的发展不断变化,累积了太多的担忧忐忑和紧张不安,总感觉男友被逼得一直在危险边缘游走,踩着钢丝,摇摇晃晃,随时都可能因为下一招而失败。

    如今,曙光出现,胜利降临,那积压的情绪就像经受了“还劲抱力”,火山爆发般汹涌喷薄,让她激动得身体都在微微颤栗。

    橙子赢了!

    橙子赢了!

    放松,狂喜,骄傲,振奋等情绪仿佛风暴,在她的心灵之内呼啸环绕,久久不能停息。

    最初的宣泄后,严喆珂平静了一点,恢复了理智,下意识扭头,看向了楼爸楼妈和楼成其他亲友团所在的地方,怕被他们看见自己的失态,察觉到某些事实。

    “赢了!”

    哪怕看不太懂武道比赛,齐芳也感受到了刚才的惊险,体会出了蒋飞他们的沉默与压抑,此时此刻,她吊着的心回到原位,爆发出了往常难见的兴奋。

    不仅仅她这样,楼志胜也歪斜了金丝边眼镜,跟着旁边的人不断挥舞着拳头,曹乐乐齐云菲她们更是尽情发泄,疯狂呐喊:

    “赢了!”

    “赢了!”

    “橙子(楼成哥哥)赢了!”

    看见他们的反应,看见摄像头还聚焦在擂台之上,严喆珂悄然松了口气,知道刚才并没有人注意到自身的激动。

    就在这时,她发现旁边的顾霜也在挥舞双手,兴奋地加入了“人浪”,高喊着:

    “楼成!楼成!”

    好一会儿,顾霜才察觉到两位闺蜜的目光,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道:

    “刚才打得那么惊险刺激的,我也很激动呀。”

    再加上现场气氛的感染,一时竟然忘记了要做淑女。

    “那我们继续~”严喆珂眸含骄傲地拉起闺蜜的手,往前上方挥舞着。

    …………

    “楼成胜!”

    裁判声音入耳,楼成止住了动作,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浊气,油然感觉到了放松和欣喜。

    刚才还真是让自己重温了当初三五招一条命的惊险。

    这和对阵邱霖不同,那个时候,虽然对方展现了“步步生莲,佛音相随”的境界,出乎了自己的预料,让事情变得艰难,但整个过程正像珂珂说的,始终还是在自己掌控之中,没有彻底脱轨的情况出现,而之前,从孟杰锋用出诡异的瘟部音功开始,自己一直被动,到了被挑劲抛飞,更是步步惊险,一直行走在失败那条线上,判断和应对稍微有一点瑕疵,就会折戟沉沙,有力无处使,止步四强门前。

    这是对自身实战的考验,也是对境界的称量。

    如果不是真正踏入了丹气层次,“还劲抱力”流畅自然,在半空当中就很有可能无法及时完成,也就没办法依靠它做出看似违背人体和自然规律的事情。

    回想种种,楼成只觉收获不浅,看见孟杰锋挣扎着站起后,舒缓着肌肉筋膜,微微笑道:

    “你有前四的水准。”

    “这个我不谦虚。”孟杰锋喘了一下,眼眸里还透着眩晕,好悬才忍住了呕吐的冲动,“可惜,遇到了你这个变态。”

    如果楼成的体力只能差一点,让最后那波震拳衔接之中出现缓和,自己就有压榨余力再来一次“头疼鸣”的机会。

    可惜,到现在都还看不出他有疲惫的神色。

    哎,如果,如果我有七品的水准,在他被挑飞下落时,能紧跟着发一次“头疼鸣”,那结果就不一样了。

    楼成没有读心术,听不见孟杰锋心里的一连串如果,只能顺着他的口吻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我虽然体力变态,能N连爆,但你不也练成了瘟部的音功?要是我有这个,你一点机会都没有。”

    或许是因为苦战得胜后残留着激动和兴奋,他不像往常一样,言简意赅两句就转身走下擂台,短暂竟有变身话唠的迹象。

    “也是……也是。”孟杰锋摇了摇头,甩掉了祥林嫂似的如果,揉了揉太阳穴道,“‘风寒劲’不是那么简单的,你等下好好洗个热水澡,晚上不要吹空调,明天你要是感冒了,可别埋怨我没提醒你。”

    不愧是“流感病毒”……瘟部的绝学也确实能恶心人……楼成拱了拱手:

    “谢谢。”

    说完,两人各自转身,分别从不同方向的离开了擂台。

    …………

    “赢了!”

    楼家客厅里,楼元伟摸着胸口,发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乱跳,有种太激烈,快承受不住的感觉。

    太刺激了,太刺激了,这场比赛太刺激了!还好成子赢了!他深呼吸了两口,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扭头望向了旁边。

    我这年轻人都看得这么激动,爷爷和奶奶一把年纪了,可别看出什么心肌梗塞来!

    担忧之中,他看见爷爷脸色红润,听见他半带疑惑地问道:

    “赢了?”

    “赢了!”楼元伟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好,好,好!”楼德邦老两口又拿起了电话,给亲朋好友打了过去,成子长,成子短,享受着对方的赞美与恭维。

    王丽丽埋怨地瞪了楼志强一眼:“都是你!人家成子怎么就赢不了?快,给老辛他们打电话,长长面子。”

    “这都结束了,还打什么电话?让人家看重播啊!”楼志强死不认错。

    …………

    高中班级群里。

    楼成另一个同桌王洁以“柴总微微一笑,觉得事情并不简单”的表情道:“我的妈呀,我感觉我读了一个假高中,有个假同桌!”

    “我也是……”蒋飞“摸着冷汗”冒了出来,“我可能一直活在虚假的世界里,自从认识橙子以后。”

    杜力宇的前同桌童桦“打了个响指”道:“我记起来了,过年前同学会的时候,楼成不是说他练武有成,是楼少侠了吗?还真是少侠了!对了,对了,他还说为了练武戒酒戒烟,还因为这个和狗大户闹了矛盾,我当时有点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诶!”

    “求别说!没闹矛盾!”陶晓飞以“五体投地”的表情道,“我现在正为楼哥鞍前马后地效劳,倍有面子!”

    之前潜水的不少同学纷纷浮出海面,激动地议论着刚才的战斗,感慨没想到才离开高中校园一年,就有同学成为名人,厉害到没边了!

    …………

    “吓死我吓死我了!”吴婷疯狂宣泄完激情,拉住张秋帆的手,后怕地说道。

    张秋帆骄傲地扬头:“我没吓,我一直相信楼Sir能赢!”

    “你这是懂得少,没眼界,我是百折千回,历经考验,经受了各种惊吓,还依旧支持楼Sir,相信他能赢,我们这是不同的境界!”吴婷振振有词,忽悠地张秋帆和旁边的姚睿威一愣一愣,似乎觉得好像是这样。

    吴婷悄然看了一眼老爸吴庆贵和叔叔卫仁杰他们,发现他们陷入了难言的沉默,不知该如何彼此交流的沉默。

    大惊无声。

    …………

    走下擂台,楼成望向看台,假装对老爸老妈他们挥手,实际是看着前方的严喆珂。

    “楼成,我们又见面。”伍薇拦了过去,“恭喜你,真地闯入了四强,实现了目标!”

    “谢谢。”楼成收回目光,礼貌回应。

    伍薇轻笑道:“那你对明天的比赛,又有什么新的目标?”

    一问一个坑。

    “没有具体的目标,打好每一场,印证自身所学,将平时锤炼里思考的反复练习的东西运用于实战里,看行还是不行,行,行在哪里,不行,又是因为什么……”楼成还保持着刚才的话唠状态。

    没爆点啊没爆点……伍薇腹诽了一句,笑呵呵再问:“大家都注意到了,刚才的比赛,你有两次出现僵直,脸上也有痛苦的表情,是因为对方的瘟部绝学吗?当时是什么感受?”

    “对,应该是人耳听不见的瘟部音功,感觉嘛,头痛得像是要裂开。”楼成回忆着战斗。

    伍薇又问了几处比赛的细节后,眉毛一挑,微笑道:“楼成,你听说爆料的事情了吗?就是你和邱霖对话时间的爆料。”

    “听说了。”楼成就知道记者不会放过这件事情。

    “那你有什么想法呢?我看有好多人都在说这不公平。”伍薇问得很有技巧,她的不公平也不知道究竟是指组委会不公平,打压楼成,还是因为这事,楼成没抽到张祝同和韩知非,对其他选手不公平。

    楼成想了想道:

    “我相信组委会抽签的公平,一直相信。”

    他没有多说,因为感觉说得越多,越容易被人挑刺。

    这就是成名的苦恼吗?

    严喆珂正重新坐下,听着男友的采访,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感受。

    黛眉微颦,她又拿出手机,翻看起楼成的粉丝论坛,只见里面还在吵个不停。

    一边是“长夜将至”“幻梵”“盖世龙王”他们在宣泄着激动,张扬着兴奋,有的卖萌,有的发痴,有的分析,有的恭贺楼成闯入四强,另外一边,不少人依旧咒骂,态度更加恶毒:

    “看吧!用盘外招闯进四强了!”

    “要不是抽到了那个什么孟杰锋,楼小人肯定进不了四强!”

    “刚才还说一直相信组委会的抽签,伪君子,比小人还不如的伪君子!”

    “妈的,艹他妈的,好人没好事,坏人老得逞!”

    眼见他们骂得激烈,“长夜将至”忍不住怒火了,跳了出来:“你们,你们没长眼睛吗?没带耳朵吗?没听见那个嘉宾老爷爷说孟杰锋练成了瘟部的音功,有四强的实力!”

    她努力让自己显得张牙舞爪,但目前还不擅长怼人,显得弱弱的。

    “那又怎么样?嘴炮而已!”

    严喆珂看着这边嘴硬加诅咒,看着“幻梵”他们也加入了战团,忽然有些情绪的波动,她抿紧嘴唇,暗咬着牙齿。

    这些不该由橙子来承担的……

    在张祝同战胜一位非种子,韩知非大战击败三号种子,柳寻真赢了八号种子后,观众开始退场,严喆珂心事重重地跟着顾霜和邢晶晶来到了附近的停车位置。

    突然,她抬起头,下定了决心般道:

    “霜霜霜,送我去橙子那边。”

    “啊?”顾霜一脸茫然,借着脱口而出,“他明天不是决赛吗?”

    “你在想什么啊!”严喆珂好气又好笑道,然后她咬了咬下嘴唇,“我有些事情想给他说。”

    “不能QQ或者打电话吗?”顾霜不解皱眉。

    严喆珂摇了摇头:“我想当面讲。”

    “好吧……”顾霜知道珂珂珂性格倔强,拿定了主意的事情不会轻易更改,只好屈服。

    …………

    房间内,楼成关掉了空调,正打算上床,忽然看到了女友发来的消息:

    “我在门外。”

    啊?在门外?楼成一头雾水,非常茫然。

    珂珂不是睡顾霜那边吗?怎么到我门外了?

    难道,难道……他不由自主就想歪了,喉咙一下发干,脑海旖念浮沉。

    明天半决赛和决赛啊……

    算了,比赛去死!

    又不是只有一次擂台赛的!

    他跑向门边,忽然觉得不对,因为珂珂发来的消息没有往常的那种轻快。

    别的事情?他疑惑着拉开了房门,看见女友穿着雪纺衫,在昏暗的灯光下美得清新婉约。

    侧开身体,让她进来,楼成关上房门,正待说话,严喆珂已低头望着脚尖开口:

    “橙子,你知道爆料那件事情吗?你看见论坛里的吵架了吗?”

    “看见了,怎么了?”楼成诧异问道。

    严喆珂吸了口气,轻咬着粉唇:“我,我,是我找人炒作的,我怕真有打压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她吐了口气,仿佛从艰难里解脱了出来。

    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我不想隐瞒橙子

    “啊?”楼成愣在那里。

    他忽然回想起了之前与孟杰锋的对话,自己说对爆料和炒作问心无愧。

    没抽到张祝同或者韩知非是组委会故意避嫌?

    这对其他选手不够公平……

    他知道珂珂是为自己好,一时有些感动,一时又有莫名的其他情绪。

    严喆珂怯生生瞄了他一样:“橙子,生气了?”

    听到女友的问话,看见她鹌鹑般的样子,楼成呃了一声道:“没有,没有。”

    他脑海内闪过了情圣曾经的教导,要沟通,要以好的态度沟通,沟通的时候,先赞美女生……

    斟酌了下语言,楼成继续说道:“我其实蛮感动的,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这让我能感觉得到你的心意,不过……”

    “不过什么?”严喆珂悄然松了口气,追问道。

    “不过,以后有类似的事情,比较大的事情,能不能先和我商量一下,问一下我的意见?”说到这里,楼成又赶紧解释了一句,“我不是说你做得不好,只是我不喜欢被瞒着的感觉。”

    这样一来,自己就能及时劝阻了。

    严喆珂“嗯”了一声:“我就是不想瞒着你才来的……我可能以前习惯了自己拿主意,自己做决定,还没养成和你商量的习惯,以后我会,我会努力的……”

    经过这件事情,她忽然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很多事情得坦白,得沟通,得彼此商量着去做,不能太自我。

    这确实会比较不自在,但却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也会。”楼成没再纠结之前的事情。

    发都发生了……

    听到他的话题,严喆珂忽然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以后要是再有汪旭那种事情,你还会不会不问我的意见就去做?”

    “不,不会了!”楼成忙承诺道。

    这都多久前的事情了?怎么还翻出来说……

    刚才是谁想道歉来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