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最后一晚(第二更)

    八月初的炎夏,空气湿润而灼热,闷得人心发慌,像在洗着桑拿。

    楼成坐在床边,心绪浮动,激情残存,本想洗个冷水澡平静一下,可考虑到“风寒劲”的影响,只能作罢,而为了保持最好的状态应对明天的比赛,他又不能做别的事情。

    失笑摇了摇头,他拿起手机,给严喆珂发了消息,“可怜巴巴”道:

    “不敢开空调,不敢洗冷水澡,只能心静自然凉了……”

    …………

    电梯下行,严喆珂似乎还能感受到刚才触摸自己腰腹位置的热烫体温,她啐了一口,抿了抿嘴,从随身的小包里翻出镜子,照着脸庞:

    两颊潮红残留,嘴唇粉光湿润,眼眸羞喜浮动,一看就没做什么好事……

    “色橙子!”她暗骂一声,出了电梯,停留在大堂,没敢直接出去,和顾霜邢晶晶见面。

    等了几分钟,她又拿出镜子照了照,确认脸色较为正常后,才将东西塞入有可爱眼眸的小包内,走出酒店大门,回到顾霜的车旁。

    拉开副驾驶的门,严喆珂还未坐下,就被顾霜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窃笑道:“总感觉刚才的电话坏了你们的好事!”

    “哪有什么好事!”严喆珂没好气回答。

    明明是坏事!

    我多理智的一个姑娘,在知道橙子明天有重要比赛的情况下,竟然还和他“胡混”,肯定是中邪了!

    嗯嗯,被他感染了!

    “我是不太信的。”顾霜嘿嘿笑道,“你这么一个大美人在旁边,又是拿下关键比赛后的激情时刻,换我也忍不住啊,我不信你家橙子这么一个正常男人能忍得住!”

    “你忍不住什么?”严喆珂哪敢接这个话题,抿嘴望着前方,抓住其中一点娇哼反问。

    顾霜闻言停住扭车钥匙的动作,笑得前俯后仰:“我刚还和晶晶姐说这事呢!”

    “什么事?”严喆珂茫然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后排一脸冷清无辜的邢晶晶。

    “说你身材好啊,每次看到都让我嫉妒,让我忍不住想拥有!想占据!”顾霜的笑声回荡在车内,“你看,我大腿比你粗,腰上赘肉比你多,胸也没有你挺,我好想哭……”

    “至少你胸大。”邢晶晶幽幽地吐槽了一句。

    “也是,这么一说,我自信又回来了。”顾霜扬了扬头,打燃了汽车。

    “女流氓~你该减肥了而已!”严喆珂笑骂了一句,拿出手机,看到了楼成发来的消息。

    心静自然凉……女孩脸蛋一红,没好气回复:

    “臭流氓!色橙子!”

    楼成“大惊失色”道:“冤枉啊!我是说热,没有空调,房间好热。”

    “哼哼,某人不是号称行走的空调吗,还怕热?”严喆珂以“真相只有一个”的表情道。

    坏蛋,肯定是说得那件事情!

    “我担心这样也会造成‘风寒劲’的发作。”楼成强行解释。

    “哦~”严喆珂“怒气勃勃”道,“那你不能开空调,又不能用冰霜异能降温,还想留我下来睡,是想热死我啊!想我跟着你心静自然凉吗?”

    “我,我错了……”楼成先是懵逼,旋即哑然失笑。

    妈蛋,又被珂珂给套路了!

    严喆珂翘起嘴角,露出酒窝,只觉心情蓬松轻飘。

    “啧啧。”开车的顾霜瞄了她一眼。

    …………

    笑着聊了会天,楼成总算平复了下来,他走到窗边,半开窗户,呼吸着夜晚满含燥热的空气,拨打了师父的号码。

    “嘿,臭小子,你还记得有个师父啊?”施老头忍不住开了嘲讽。

    “没,没这回事,我这不是不想拿小事麻烦您老人家吗?”楼成嘿嘿笑道,“师父,我丹境了!正参加我们省的青年武者冠军赛,闯进四强了,明天半决赛!”

    他炫耀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成就,想看到师父惊讶,不,划掉,惊喜的反应。

    “还行,修炼进度还算可以,比为师对你的预期快一点点。”施老头早就消化掉此事,平淡自若地回答,着重强调了“一点点”这三个字,“至于什么青年冠军赛,你觉得师父我老人家会关心这种低层次的东西?当然,能打进前四,也不错啦,没丢老头子我的脸。”

    说到这里,他笑了一声:“你这次进丹境,糅合修真的东西没有?”

    “糅合了,我正想请教师父您呢。”楼成坦然回答。

    施老头嘿嘿笑道:“让为师猜猜,你是从龙虎真人以冰火仿阴阳成太极而凝丹得到灵感,将这种平衡之道化入了你的还劲抱力?”

    “啊……师父,您怎么知道的?”楼成诧异道。

    这简直如同亲眼所见!不,就算亲眼看到,也发现不了这种本质性的东西!

    施老头舒爽地笑了一声:“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到,没有别的资料参考,你也只能这么做了……你接下来对修炼怎么打算,怎么安排?”

    他没敢多说,怕露怯。

    “我是想着先适应丹境的状态,反过来将基础的东西掰开揉碎,重新再审视再掌握一遍,到了开学,再请您老人家护法,将冰火异能压榨提高一次。”楼成说着自身的打算。

    “不错,没有急躁,没有得意忘形,能沉得住气。”施老头赞了一句,“很多家伙踏入丹境,就一门心思求更好的练法更高的武功去了,完全忘记了夯实基础,体悟肉身一步步突破极限的变化过程,这对将来‘内练根髓’很有用,不要急,等到开学,我自然会教你丹境对应的东西。”

    “是,师父。”楼成欣喜地回答。

    挂断电话,他看了看时间,躺进被窝,吹着自然风,给严喆珂说了晚安,抱元守一,入静沉眠。

    …………

    翌日,楼成准时醒来,神清气爽,没见感冒。

    晨练之中,他继续按照预定的想法,将以往学过的武功打法融入丹境的修为里,着重是“暴雪二十四击”。

    接下来的一整天里,严喆珂担心某人在耳鬓厮磨里兽性大发,坏了状态,“坚定”地拒绝了来酒店交流讨论的提议,改用视屏互动,于是乎,楼成只能专心于研究张祝同、韩知非和柳寻真最近几场比赛的视频,思忖着打法,时不时就站起身来,假想演练。

    在布满障碍物的房间内,他不管怎么前进后退,挥拳抽腿,竟然都没有磕到绊到,看得严喆珂单手托腮,美眸涟漪。

    傍晚时分,楼成合拢电脑,冲了个澡,换上衣服,再次俯视了一下不远处的武道场馆,看见外面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系上最后一刻纽扣,他转过身,走向了门口。

    这是青年赛的最后一晚了!

    …………

    熟悉的流程,熟悉的经过,唯一的不同只有越来越少的选手席,晚上七点半,一段开场歌舞和领导致辞,前情回顾后,终于到了抽签的阶段。

    这是最后的一次抽签了。

    兴省武道家协会理事长尹华明将手探入箱内,抓出了一个小球,念出了上面的名字:

    “头号种子,张祝同。”

    看台上发出了一声声的喝彩,将气氛一下推高,紧跟着,他们又安静了下来,屏住了呼吸,等待着第一场对决的诞生。

    兴省卫视的直播间外面,戴半框眼镜的女子向领导汇报道:

    “收视率,破,破之前的记录了!”

    领导内心激动,表面却只是微微一笑:“不错,大家做得很好。”

    先是爆料炒作,接着又买了微博头条,收视率要是还没大的提升,那才出问题了!

    炎陵。

    叶悠婷完成了晚上的加练,回到家中,洗过澡,窝到了床上,习惯性刷起了微博。

    在旁观了周正泉与楼成林缺之战后,她深受震动,很快返家,借助炎陵赛区淘汰赛的历练,洗尽了铅华,克服了天生大力在此时的影响,终于在三天前体悟到了“收”的味道。

    再有几个月的水磨功夫,我就是丹境强者了!

    她欣喜地想着,忽然看到了一条微博,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谁是兴省第一?兴省青年武者冠军赛如火如荼,终至高潮,今晚将决出最后的赢家,张祝同,韩知非,楼成,柳寻真,谁会是兴省排名第一的青年武者?”

    楼成?兴省第一?叶悠婷下意识点了进去,看见了照片,确定这就是自己认识的楼成,而他的介绍里写着:

    八品丹境!

    八品丹境?叶悠婷茫然看了看自己。

    这家伙真的不是人……

    …………

    在更多的关注中,尹华明抽出了第二个小球,他看了一眼,笑了一声:

    “18号,楼成!”

    半决赛第一场,头号种子张祝同对阵18号选手楼成!

    “张祝同……”楼成闭了闭眼睛,没感到意外,也没有失落,只剩三个对手了,抽中谁都正常。

    张祝同,武馆出身,修炼“风火劫”功法,练成了“熔炉劲”,目前是高汾神火俱乐部的成员,征战南北分区赛。

    他十八岁九品,二十岁八品,二十二岁七品,三年前刚入八品就打进了上届青年赛的前八,输给了最后的冠军——目前六品的高镇。

    他的“熔炉劲”威力不大,对身体负担极小,可以当做正常招式使用,一招连一招,但是,它又能叠加影响,逐渐引发,非常可怕。

    也就是说,和张祝同打得越久越危险。

    关于这位头号种子的资料在楼成脑海飞快划过,让他迅速建立了一个直观的印象:

    张祝同无愧于头号种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