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七三开(第三更)

    “头号种子?是不是最厉害的那个?”楼成老妈齐芳底气有些不足地问道。

    得益于全场观众暂时的安静,蒋飞他们听见了这个问题,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还是不得不老老实实点头道:

    “理论上是……”

    “那成子不是危险了?”齐芳嘶了一声。

    作为有文化又关心儿子的人,楼志胜这段时间早就将种子选手的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闻言拉了拉老婆:“你紧张个什么劲?成子打进前四已经完成目标了,接下来输了也无所谓,用电视解说的话讲就是,享受比赛,打出风采,头号种子就头号种子嘛。”

    他不爱上网,对之前的爆料炒作和延绵到今天的争吵并不了解。

    “我关心儿子怎么了?你要觉得赢不赢都无所谓,来看什么比赛?”齐芳嘴硬地反驳了两句,接着若有所思道,“前四有二十万奖金,可以了,可以了……”

    蒋飞和裘海琳她们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的担忧。

    如果橙子输给张祝同,网上还不知道会怎么黑他!

    而输给张祝同是大概率事件……

    ——这几天来,作为头号种子,张祝同风头正劲,他的比赛毫无疑问会吸引到最多的关注,陶晓飞曹乐乐他们闲着也是闲着,自然现场观看过,对这位号称兴省青年武者第一的强势人物印象深刻。

    “没想到楼成哥哥真和他对上了……”齐云菲低声喃呢着。

    她油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在自身住的“明祺国际大酒店”,楼成哥哥与张祝同在侧门不期而遇,但那个时候,楼成哥哥无人关注,也没受到青年赛赛前晚宴的邀请,甚至没能让对方看一眼,张祝同则是人群的焦点,是夺冠的热门,被长枪短炮和不少粉丝包围。

    谁知道,当初境况相反的两个人竟然在半决赛遭遇了。

    楼成哥哥要赢啊……齐云菲陈筱晓和马汐三个小丫头默默祈祷着。

    …………

    楼家的客厅内,看见抽签结果的楼元伟下意识望向了爷爷,怕他又给亲朋好友们打电话。

    这可不是炫耀的好机会!

    这场比赛很可能会输!

    “看吧?我说不用给老辛他们打电话嘛。”楼志强腰板挺直,难得训了老婆一句。

    我虽然没怎么读过书,但也知道头号种子比什么五号六号厉害了不知多少!

    王丽丽瞪了他一眼,没有开口,没有反驳。

    就在这时,铃声响起,电话打来,老爷子楼德邦选择了接通。

    “楼德邦,你孙子这场有点危险啊,我家老大说那家伙厉害着呢,是我们整个省年轻人里最厉害的一个。”电话那头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楼德邦哈哈笑道:

    “都进前四了,整个省年轻人里的前四,我们家很满意了,危险就危险嘛,又没奢望他一定能拿到冠军,冠军只有一个,还要靠运气和保佑的。”

    一个个电话相继打了进来,老爷子和老太太按照这套说辞一一做了回复,神情有些疲惫,毕竟比不得高兴炫耀的时候。

    …………

    楼成的高中同学群里。

    “妈的,怎么就抽到张祝同了呢?我还想着橙子抽到柳寻真,闯进决赛,靠体力把另外那位给磨死!”陶晓飞发了个“狠拍桌面的好气啊”表情。

    作为常年混迹酒吧的人,烟酒赌他都沾一点,十六强后,投了一万块在楼成能拿冠军之上。

    早知道会抽中张祝同,这笔钱就该拿出来“考察”一下高汾的夜场!

    “抽到张祝同或者韩知非不是很正常吗?抽不到他们之一才是新闻吧。”杜力宇用“熊猫挠头”的表情回答。

    “哎,我知道,随便嚷两句发泄发泄……”陶晓飞“摊手”道。

    其他同学相继冒出,纷纷建议狗大户发红包攒人品,为楼成加油。

    …………

    “小孙啊,你这么看这场比赛的输赢?”卫仁杰摸了摸眼袋,望着孙易星、吴庆贵和楚唯才道。

    孙易星想了想道:“不管怎么说,在全省二十六岁以下的年轻武者里,张祝同算是公认的Number.one,这一点,就算韩知非也承认,只是认为自己能和对方六四开,有赢的不小希望。”

    他秀了秀英文,好歹当初在武道学校也有文化课程。

    “楼成如果能打败张祝同,不管他决赛能不能赢另外一位,都将被认为能坐本省年轻武者的头把交椅,他是很厉害,但我觉得他和这个位置还有可能一年半载的距离。”孙易星说着自己的观点。

    为了迁就电视转播,半决赛和决赛安排得太紧,中间只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本身的体力,半决赛的对手实力,比赛的强度,都将影响最终的对决,输得人未必弱,赢得人未必强。

    “我们楼Sir才不争Number.one,他是Super.star!”吴婷插嘴嚷了一句,逗得楚唯才和卫仁杰他们哑然失笑。

    吴婷嘟囔完,回头看着一脸凝重的张秋帆姚睿威他们,又不得不垮下了表情,皱起了眉头。

    这场比赛楼Sir算遇到大魔王了……

    …………

    “哈哈哈哈,看吧,靠盘外招进前四的伪君子马上要现原形了!”

    看着论坛的群魔乱舞,闫小玲握拳打了下床铺。

    好气哦!

    她想与黑子们争论,但又有些底气不足,只能眼巴巴看向直播画面,“寻求”嘉宾老爷爷的支持。

    “于鸿老师,能为我们分析一下这场比赛的胜负概率吗?”主持人问道。

    于鸿笑眯眯回答:“这么说吧,不算本身的体魄,力量,速度等素质,只讲能不能几连爆,有没有练成劲力,乃至简化的外罡招式,楼成是真正的七品丹境,甚至还能算强七品,但把前面一加,他终究差了根基,勉强可以当弱七品来对待,而且他晋升丹境才几天,掌握‘收’的味道据说也不超过两个月,在丹境战斗的经验和技巧上,都远远不如张祝同。”

    “而张祝同最高完成过七连爆,也练成了‘熔炉劲’,只是没有简化的外罡招式。”

    “这么一算,我觉得七三开,张祝同七,楼成三,他不是没有获胜的可能,而且屡次创造了奇迹。”

    听到嘉宾老爷爷的分析,闫小玲哭丧起了脸,暗自祈祷道:

    “元始天尊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如来佛祖上帝阿门……保佑楼成打败对手!”

    …………

    “头号种子?张祝同?这个我知道,他特别厉害!”顾霜兴高采烈地拍了下掌。

    感受着四道目光的扫过,她顿时醒悟过来,心虚笑道:“珂珂,你家男人更厉害!”

    严喆珂紧抿着嘴巴,勾勒着唇线,眸光深深地望着嘉宾席上的楼成。

    她看了一眼手机,忽然站了起来,往过道另外一侧走去。

    “珂珂珂,你去哪?”顾霜诧异发问。

    “洗手间。”严喆珂简简单单回答。

    “你怎么不叫我?”顾霜习惯了和闺蜜女伴成群去洗手间。

    “你刚和晶晶姐去过。”严喆珂没有转头。

    “哈哈,差点忘记了。”顾霜撩了下头发。

    比赛即将开始,观众该解决的早就解决了,新的一轮又还没到那个点,洗手间内很是冷清,以往会排长队的女卫生间鸦雀无声,安安静静。

    这正是严喆珂需要的环境,她对着大片镜子,拿起手机,细碎整齐的洁白牙齿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以正常音量道:

    “亲,亲爱的,加油!”

    终于喊出了这句话,她俏脸生晕,眸光有辉,羞不自胜。

    亲爱的橙子……

    …………

    “亲,亲爱的,加油!”

    楼成完全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等到这句加油,因为他都还没来得及向严教练请求。

    嘴角一点点上翘,笑容一点点绽放,他将这句话翻来覆去听了很多遍,谨慎小心地做了收藏。

    “珂珂,你这声加油来得太突然了,我都没什么感觉,也就才听了三十八遍……”楼成以谐趣的方式表达了自己激动和喜悦的心情。

    “哼,好好发挥!”严喆珂傲娇回答。

    “遵命!”楼成眉开眼笑地放下了手机,抓紧最后的时间调整精神与身体的状态。

    五分钟之后,兴省武道家协会理事长尹华明亲自担当裁判,登上了擂台,以示本省武道界对青年武者的重视。

    “第一场,张祝同对楼成!”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远远荡开,点燃了观众们的欢呼。

    在喝彩与嘘声交杂的氛围下,楼成沿着聚焦了光辉的道路,走向了擂台。

    说起来别人可能不信,但这确实是我第一次打半决赛。

    石阶层层,通往荣耀,楼成率先抵达,看着张祝同一如那晚,顾盼自豪地缓步登临。

    他穿着一身青红交错,织有风纹的武道服,身姿英挺,眼眸幽深。

    “对话时间开始!”裁判尹华明没做耽搁。

    张祝同微微一笑开口:

    “楼成,你最近有上网吗?到处都有人在说你是靠盘外招才进入的前四。”

    “难道你觉得孟杰锋不够强?”楼成没正面回答,免得落入话语陷阱,影响心情,干扰状态。

    他这句反问也相当犀利,孟杰锋和张祝同都是高汾武道界的中流砥柱,只是前者更偏向于警察系统,如果张祝同认为他不够强,战胜他的楼成没资格列为前四,那彼此将来的关系就很有意思了。

    对话时间说的话未必是假,要不然谁会受激?

    “不会,我只是有些感慨,一次擂台赛,实力重要,运气也很重要。“张祝同悠然说道,“上一届青年赛,我信心满满,觉得自己虽然进入丹境没多久,但绝对有四强的实力,结果,不幸提前遭遇高队,止步八强。”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突然锐利到可怕:

    “就让我来称量一下你有没有四强的资格!”

    刹那之间,他肌肉凸显,战意爆发,四周竟有轻微的风浪产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