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敌我

    “冠军!”“冠军!”“冠军!”

    声音先是凌乱,继而整齐,汇成了洪流,振聋发聩,呼啸滚动于场馆每一个角落。

    目睹了楼成苦战拿下头号种子的艰难经过,回顾了他一路行来屡克强敌的历程,很大部分观众突然觉得他就是本届青年赛的冠军,不管最终的决赛如何,他才是名副其实的冠军,大家心目里的冠军。

    这样的赛程下,决赛看运气,看抽签,而之前的闯关才更能体现武道上的荣耀!

    “冠军!”“冠军!”“冠军!”

    听到这样的呼喊,感受到这样的认同,本来心情轻松而愉悦的楼成一下就百感交集,热血沸腾。

    青年赛打到这种程度,夫复何求?

    他放慢了脚步,举起了双手,向着四周依次做了致意。

    这一刻,我就是这片场地里,这次比赛中的王!

    观众们安静了一下,紧跟着爆发了更加热烈的呼喊:

    “楼成!”

    “冠军!”

    一声一声,形如问答,让休息室里的严喆珂即使没在其中,也身临其境,明亮了眼眸,璀璨了光辉。

    此时,镜头拍了一圈看台,记录了几位美女,回到了楼成身上,女孩心中一动,记起一事,拿出手机,给男友发了条消息。

    而在声浪的簇拥下,在光辉的照耀中,楼成放纵着热血的奔涌,目光望向了象征着冠军的擂台。

    走到这一步,要说不渴望一下最高的荣耀,那就太自欺欺人了!

    哪怕自己确实比韩知非弱,哪怕自己刚才苦战了张祝同,比对阵柳寻真的他消耗大很多,也不是毫无机会,我走到这里,不是为了来认输的!

    老实说,这场决赛对上届前四且现在已经年满二十五岁的韩知非来说,意义重大,一旦错过,再无机会,而且作为二号种子,他也承载了太多的夺冠希望,自然也就背负了很大的压力。

    而自己,如今是真真切切的毫无压力了,目标已经实现,名次比预想得好,拿到的奖金也会比预想得多,并且还得到了观众的认同,成为了本届比赛的无冕之王,决赛是输是赢,已无需考虑其他,只来源于心中的求胜欲望。

    胜败由己,心无压力。

    对阵张祝同时,目标仅是前四的楼成也接近了这种感觉,但还有着证明自己无需盘外招的负担。

    其实对他而言,本身其实不是太看重这个,就算输了,大不了不刷微博不上论坛不和朋友聊这方面的事情,安安静静地看一周的小说玩一周的游戏刷一周的电视剧和节目,等到热度一过,事情平息,再重振旗鼓,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来洗刷,但他知道严喆珂会因此内疚因此痛苦,为了心爱的姑娘,坦然背负起了压力。

    现在,他一切的负担已经卸下,纯粹于比赛,纯粹于武道。

    脚步愈发放松,楼成脑海里闪过了关于韩知非的点点滴滴:

    男,二十五岁,三年前是资深八品,两年前拿到了职业七品的证书,是“见贤堂”副堂主之一。

    他出身街头,混迹过黑道,有幸跟了一位不错的老大,学到了一身的本事,拿到职业证书后,便逐渐洗白,加入了“见贤堂”,练成了“虚印拳”,据说,他能顺利金盆洗手,脱离原本的帮派,得益于“见贤堂”幕后的老板是兴省地下江湖的大佬之一,相当神秘,只有外号流传,人称“把爷”。

    “虚印拳”的特点是,练成之后,无需还劲抱力,一经催发,就能让身体空空荡荡,仿佛并不存在,而这门功法的劲力也相当不凡,号称刚柔如意,无中伤人,隔牛打山,对,隔牛打山,牛未惊,山已塌!

    韩知非离“虚印拳”大成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但也算得小成,擅长劲力的刚柔变化,擅长硬碰硬之中无形暗袭对手的筋脉骨骼,是不少横练功夫的克星。

    他体力虽然也突破了人体的极限,但不如张祝同,最高只完成过六连爆。

    ……

    念头转动,楼成越想越觉得这韩知非不好对付。

    他不会比张祝同弱多少,恐怕就是一百和九十的区别,对自己来说,正常遇上都会败多胜少,更别提刚还和头号种子煎熬苦战了一场,精神状况不佳,筋脉肌肉胀痛,发力受到影响,而韩知非的敌人柳寻真相对较弱。

    但也不是毫无机会!

    昨天,昨天晚上,韩知非的对手是三号种子裘山!

    他打得很辛苦,他赢得很艰难,身上说不定都带上了伤!

    就算没有,就算“见贤堂”有消除疲劳恢复体力的好手段,连续这样的高强度战斗后,他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个半小时就体力全满,状态重归巅峰,甚至连原本的八成都未必能有!

    可惜啊,刚才抓紧时间深层次睡眠,都没关注韩知非对阵柳寻真时表现如何,有没有存在暗伤和隐患的地方……

    思绪起伏间,楼成来到了擂台边缘,掏出了手机,准备递给比赛监督。

    就在这时,他习惯性点亮了屏幕,看见了来自女友的消息:

    “韩知非左肋有小伤,出左拳时发力会有迟缓!姐姐刚没忘记看比赛,还记得关上了声音,快,夸我~!”

    楼成脑海内一下闪过了昨晚韩知非以“还劲抱力”糅合“虚印拳”的技巧,硬挡了裘山一记破空指的画面,他当时看起来毫无异状,想不到被点中的地方还是受了伤。

    他嘴角上翘,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下回复道:

    “赞美严教练!你真是又机智又谨慎又美丽又智慧!”

    “嘿呀呀呀,我家楼成这宠溺一笑的样子,真是有女朋友了啊!(捶胸顿足)”“长夜将至”闫小玲敏锐地察觉。

    “幻梵”蹦跶出来,戳了她的死穴:“可惜,你没胸可以捶……”

    “别这么说,A-也是胸。”“一贯纯爱俊冈本”道。

    闫小玲“勃然大怒”:“胡说,相对我的身高我的体型来说,已经很有胸了!”

    “对哦,小学生的身高小学生的体型,一米五的玲玲(手动滑稽)。”“盖世龙王”也加入了黑的行列。

    “哇呀呀,气死我了,我明明有一米五二!你怎么能抹掉这两厘米呢,你不知道它有多重要!”闫小玲不知是在辩解,还是在自黑。

    对她们来说,楼成闯入决赛,心愿已了,情绪相当得放松和悠闲,胜败那都不是个事!

    休息室里的严喆珂则按动键盘,用“傲娇扭头”的表情回了一句:“浮夸橙~!”

    然后她看见楼成将手机交给比赛监督,沿着石阶,一步步登上了擂台,站到了聚光灯下。

    此时,广播开始介绍决赛的另一方:

    “让我们欢迎第二位选手,二号种子韩知非!”

    “他一路之上,也战胜了众多的强敌,有3号种子,有9号种子,现在将面对本届比赛最大的那匹黑马!”

    四周看台也爆出了一声声喝彩,高呼着“韩知非”的名字。

    作为高汾本地人,正随着“见贤堂”参加选拔赛,冲击更高层阶,韩知非名气不小,在这半个主场天然有着大量的支持。

    他沿着道路,登上了石阶,站到了楼成的对面。

    两人没有说话,看见裁判举起了右手,而广播里配合地喊道:

    “兴省第三届青年武者冠军赛,最终决赛,正式开始!”

    最后四个字声嘶力竭,却点燃了全场的热情,小喇叭之声一浪高过一浪。

    裁判挥下手,朗声宣布:

    “对话时间开始。”

    韩知非脸上有着浅浅的刀疤,但目光并不凶恶,他略显冷峻地笑了笑:

    “我应该算是这次比赛里最早注意到你的人之一。”

    “是从熊遇那里开始?”楼成查过每一位对手的资料,自然知道韩知非和熊遇都是见贤堂的成员。

    “对,当时我看了你的资料,又翻了翻赛程,心里就爆了粗口,半决赛和决赛同一晚,这是谁安排的!不是让你这种体力变态的家伙占尽了便宜吗?”韩知非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谁知,到头来占便宜的好像是我,这还真是难以预料。”

    不等楼成回答,他自顾自说道:“这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冠军似乎更应该属于你。”

    说到这里,他脸色一正:“但我不会放水,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有压力,这不仅仅因为我也渴望着冠军,渴望着胜利,还在于全力以赴是对你最大的尊重!”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不会轻易认输,不会知难而退,拼尽全力地想要打败你,是对你最大的尊重!”楼成也肃穆着回答。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剩下的时间,他们各自调整状态,而楼成快速确定了战斗的策略,那就是赌对方猜不到自己的体力根本没有损耗,而精力也恢复了接近一半。

    当然,精力是无法数字化衡量的,只能说自己目前脑袋清晰,反应没有迟缓。

    另外,由于丹境以武道意志为根基,为源泉,强调精神和心灵,气势上的交锋变得尤为重要!

    念头电转,时光飞逝,裁判看了看钟,再次猛挥右手:

    “开始!”

    最终决赛,真正开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