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专访与电话

    打量完传说中的摄影棚,楼成的目光扫过灯光和工作人员,落到了本次节目的主持人身上。

    她立在相对而放的两张沙发中间,穿着白衬衣黑套裙,两条腿美则美矣,却瘦得仿佛麻杆,让楼成总有种它们会被风吹断的错觉,莫名地不忍直视,就像曾经路遇车祸现场时的反应一样。

    这位女主持算是他较为熟知的省内电视名人了,经常能在陪老爸老妈看节目时瞄到,而更为重要的是,上一届的青年武者点将录也是她负责的,当初自己看过好几期,对美丽知性的主持人颇有印象:

    韦娅,五年前开始登上兴省卫视的舞台,逐渐打响了名气,慢慢担纲起一些重要节目,至于具体的年龄,自己没有关注过,只清楚这一年来,她频繁出现,在电视台内的地位似乎已经相当得高。

    带着对名人的好奇心态,楼成没有掩饰自己的目光,发现韦娅如今的形象已完全不同于她出道时,披至背心的长发盘成了高髻,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刻意凸显出知性的一面,走起了偏成熟又不老气的风格。

    “本人比上镜好看,但还是不如珂珂……”楼成念头一转,嘴角上翘,脑子里回想起了严喆珂的一颦一笑,“我家小仙女就是那样的完美!”

    当然,这也可能是自己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心态造成的。

    察觉到他的打量,韦娅扭过头来,循着视线反望。

    四目交接,楼成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点头致意。

    韦娅先是一愣,继而认出了这是今天的嘉宾,轻轻颔了颔首作为回应,然后继续和助理进行着交流。

    “楼成先生,这是今天专访的提纲,您大概看一下,心里有个谱,不用去背,有初步的腹稿就行,到时候有点口误或者磕巴才显得真实。”鸡窝头青年小赵递过来订好的几页纸,笑得很是谄媚,“总之,您可以随意发挥,只需要确定哪些想说,哪些不想说。”

    “谢谢。”楼成接过了专访提纲,一边浏览,一边任由工作人员将黑色的盒形扩音器绑到了自己腰间的裤子上,用衣服进行了遮掩,电线则从内部走着,及至领口,连通了领夹麦。

    又叮嘱了其他事项后,楼成关上手机,站到了登场的地方,听着导演指挥一干人等。

    过了几分钟,随着一声“开始”,韦娅从沙发上站起,面对摄像机,优雅地介绍起本届青年赛的情况:“……这一次,我们点将录的前四名被称为四天骄,天之骄子,前途无量……让我们有请本届比赛的冠军,十九岁的天才武者,‘震天犼’楼成!”

    哪怕已经提前知晓了绰号,听到“震天犼楼成”五个字时,楼成还是哭笑不得,还是虎躯一震两震三震微震轻震巨震。

    这TM都是些什么人啊!

    他一边腹诽,一边登上了台阶,走向了两张沙发所在的位置。

    “楼成,你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节目吧?”韦娅以柔和的姿态引领着菜鸟。

    “是的。”楼成竭力让自己神态镇定,举止从容。

    这可是上星的节目,千家万户都能看到,要是出了什么糗,肯定会被珂珂笑一辈子。

    当我老了,炉火旁边,也会被翻黑历史……

    韦娅低笑一声:“那你先给电视机前的观众问个好吧。”

    “大家好。”楼成对着摄像机欠了欠腰。

    走完流程,各自坐下,韦娅双腿斜放,摆出轻熟女性的雅致,呵呵笑道:“楼成,我叫你一声楼成同学吧,你还是在校学生啊……学武不足一年就踏入丹境,成为一省青年武者的翘楚,真是足以称得上传奇的经历,我很好奇,你在大学以前,真的没有接触过武道吗?”

    “接触肯定是接触过的,以现代武道的普及程度流行程度,要想真没接触,那得与世隔绝了吧?”楼成笑了笑回答,努力让自己的话语显得幽默,“只不过这种接触仅限于纸上谈兵,比如看看比赛,聊聊强者,搜集搜集相关的资料,具体到实际的武道修炼嘛,呃,体育课算不算?”

    “多半是不算的。”韦娅噙着笑容回答,“既然之前十八年都没接触过实际的武道修炼,你为什么会一上大学就想着加入武道社?”

    “一直以来,我对武道都是相当热爱的,家里贴满了几位外罡强者的海报,只是以前没通过挑选,觉得自身走这条路不会有什么希望,这才专心于学习,努力地考试。”楼成微微笑道。

    韦娅恍然道:“所以,上大学以后,读书的压力减少,有了更多的空闲,一贯对武道的热爱就推动着你加入了武道社?这就是你突然去接触武道的原因?”

    “不是。”楼成“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

    加入武道社,接触起武道,当然是因为小仙女啊!

    “那,那你刚才是想说什么?”韦娅凭着丰富的临场经验保持住了镇定。

    既然不是原因,那你之前说一堆是几个意思!

    同学,你知不知道这叫答非所问!

    楼成笑了笑道:“这是我之前十八年为什么没接触武道修炼的原因,至于为什么一上大学就想着加入武道社,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而这个故事,我暂时还不想告诉其他人。”

    大舅哥,有你做榜样真好!

    如果真要按照实际回答,这可是全国都能收看到的节目,转头就能传得沸沸扬扬,虽然为了追女孩子才接触武道,算是一桩昭显青春的美谈,但岳父大人外公姥姥肯定不会这么认为的……

    头条:“今科青年赛冠军街头斗殴,遭七旬老汉揍得鼻青脸肿!”

    韦娅听得牙关紧咬,很有点抓狂,她控制住脾气,以完美的优雅笑容道:“楼成同学,感觉你挺幽默的啊,你这么一说,可能大家更想了解这个故事了。”

    “真要我说啊,也行,但你们听几分钟的谎话有意思吗?这不浪费时间吗?”楼成逐渐适应了专访的感觉,愈发挥洒自如,当然,也可以说原形毕露。

    韦娅忍俊不住,笑了一声:“那好吧,我不问了,免得你还要现场编个故事,楼成同学,你学武一年,就有了职业八品的实力,会不会出现心态的成长跟不上来的情况?别的武者,差不多都是十来岁修行,一步一步提高,才慢慢适应了强于周围大部分人的状况,不至于出现对普通人俯视的那种膨胀心态。”

    “会有一点吧。”楼成想了想回答,“我父母是普通人,我的亲戚朋友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所以我一直没什么俯视的心态,只不过,有了武功后,面对很多事情的时候,想法会更直接,会不同于以往。”

    “哦,是什么想法?”韦娅饶有兴致地问道。

    楼成轻笑一声:“‘打一顿就好了’的想法。”

    韦娅捂嘴失笑,好不容易才止住:“你比看起来风趣多了。”

    “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有了底气,可能就会自信一点,加上身边良师益友的调教,不,言传身教,也就比较能自如地和人交流了。”楼成侃侃而谈。

    接下来的专访相当顺利,楼成谈不上妙语如珠,但也展现了自己的风采,并分享了一些练武的经验和可以外传的趣事。

    等到一切结束,韦娅站了起来,伸手与楼成轻握了一下,淡笑着赞道:

    “你发挥得真好,在你这个年纪,又是第一次接受专访,能发挥到这种程度,真得不错了。”

    “谢谢,是你引导得好。”楼成谦虚了一句。

    寒暄了一阵,等工作人员收回了领夹麦和扩音器,他洒然转身,一边开机,一边走出了摄影棚,没再多看知名主播一眼。

    韦娅对此也没什么感觉,采访的人多了,她自然也就遇到过各种风格的男人,有腆着脸要手机号码的,有目光总往敏感部位扫的,有女明星搜集癖的,有眼高于顶,强势到完全漠视自己的,也有坦率大方,止于礼貌的。

    …………

    出了摄影棚,楼成看见手机上有好多个未接来电和未看消息。

    他按照亲疏程度,一一回了过去,先是打给了自家老妈,听到她说她们已经退房,准备返回秀山,并叮嘱自己参加完活动后尽早回家。

    接着是蒋胖,他说裘海琳曹乐乐这趟出来玩太久了,家里有些不放心了,所以,一群人也今天中午退房,会顺路把叔叔阿姨他们捎带上。

    然后是秦锐,他问自己要不要跟着大巴回去。

    一时之间,曲终人散和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等词语在楼成脑海划过,他笑着叹了口气,,对所有人都表示了自己要多待一两天。

    至于其他消息,多半都是恭贺自己的。

    这时,又有新的电话进来,楼成随手接通,听见了一道客客气气的女声:

    “您好,楼成先生,今晚七点将有青年赛的庆祝酒会,您是冠军,希望能抽空参加,请柬已经送到了您酒店的前台。”

    “好的,我会参加的。”楼成刚拿了人家六十万,自然愿意配合,再说,他一向是不耍大牌的那种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挂断这通电话,他忽然就想起了赛前酒会,自己以吃瓜群众的身份在旁边目送着张祝同于长枪短炮的照耀下步步登高。

    真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啊……楼成吐槽了一句,这才有空给严喆珂发消息,说自己已经弄完,马上来接她。

    等待女孩回复的时候,他的手机再次响起,来自一个熟悉的号码。

    师父?楼成吓了一跳,莫名惊悚。

    一般来说,不都是我打过去吗?师父今天怎么主动打过来了?

    我昨晚不是已经给他报过喜了吗?

    “喂,师父?”楼成小心翼翼接通,就像手里拿着炸弹。

    施老头咳嗽了两声道:“臭小子,名气越来越大了嘛,这两三天请个假吧,到吴越来,得带你认认宗门了。”

    妈的,我原本的构想是,臭小子暑假结束应该有八品了,再教导半年,等他实力稳固了,才带去见一见同门,正式拜师,结果他不仅一个月就踏入了丹境,还拿到了青年赛的冠军,名声传扬开来,让自己一上午就接到了好几个质问的电话。

    认认宗派,见见同门?楼成忽然有些紧张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