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开门见山

    定海宗的“小丑”顾见熙很有传奇色彩,幼年父母双亡,被拐卖到了南面的战乱地区,没经受过正统的武道教育,靠着几本烂大街的秘籍和天赋、热爱、专注,以及三餐般的比斗拼杀淬炼出了独属于自身的功夫,也养成了阴狠叛逆,桀骜刚强的性格。

    他这样的人在成年前往往就会死于某场冲突,但幸运的是,没等到那个时候,他就被路过办事的定海宗长老注意到,爱惜他的天分和本事,动用关系,将他带回了国内,彼时,他刚过十七,实力已超过了正常职九。

    拜入定海宗后,他没像吴越会绝大部分强者一样主修只差少许的“冰部”绝学,选择了“死部”残篇,其后一路高歌猛进,屡次创造奇迹,时不时便以弱胜强,二十二岁定了五品,踏入非人领域,二十五岁,也就是去年,鱼跃龙门,练成外罡,势头强劲,潜力深厚。

    而他的外号来自于手臂和脖子的小丑纹身。

    想着“枪王”黄克和“小丑”顾见熙的情况,楼成大概明白了莫婧婷为什么要说月见师姐前有大山,后有追兵。

    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施月见二十九岁成就外罡,定为三品,如今六年过去,还是三品,势头已不如“小丑”,更别说追赶黄克了。

    几年内,在上代的三位外罡强者彻底老去前,冰神宗在吴越会内的地位应该不会有大的动摇,但时光最是残酷,一旦旧时代的英雄们逐渐退出舞台,而新时代的后起之秀无法接上,那冰神宗肯定得吐出很大部分利益。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明白了这一点,楼成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落后就要挨打啊……”

    “可不是吗?听说小师叔你一年八品,势头直追彭乐云和任莉他们,大家都特别期待。”莫婧婷侧头眨了眨眼睛,嫣然一笑,她看谁都仿佛在放电。

    听她说得好像整个宗门上上下下都对我抱有极大善意一样……楼成心头一动,对莫婧婷有了更深的戒备。

    从大局观来讲,冰神宗众人期盼天才,期待自己,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情。

    可是,世界上最多的就是只讲自身,不顾大局的人!

    “哪里哪里,我还没法和彭乐云任莉他们比。”楼成嘴上敷衍着,双手飞快按动,回复了严喆珂的消息,“对啊,我才知道我是冰神宗的人……”

    都拜师一年,踏入丹气境界,才知道自己是哪门哪派的弟子……

    师父办事也太不靠谱了吧!

    严喆珂“捂嘴”笑道:“你活得真不容易啊~那吴越会的施月见应该是你亲生的师姐了,施教练肯定是她的嫡亲长辈。”

    “不只是长辈这么简单,我师父正好有个女儿。”楼成大概能够肯定施月见和自己师父的关系了。

    与此同时,他分出心神,听莫婧婷聊着吴越会内部的倾轧秘辛。

    严喆珂闲扯了一阵施月见的事情,忽然“头冒问号”道:“莫婧婷怎么会主动来接你?而且只有自己一个人……”

    “这有什么不对吗?我给师父打过电话,他没反对。”楼成茫然不解。

    不过刚才师父说了,莫婧婷不是省油的灯……

    “表面看起来是没什么不对,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有问题!她都算半脱离武道江湖了,犯不着这么热情……你给我讲讲她刚才都做过什么,不要有遗漏!”严喆珂“双手交叉支住了下巴”。

    “没做什么啊,就举了个牌子在接机大厅等我,卖了个萌,和我师父讲了两句,带我上了车,介绍了宗门和吴越会的大概情况,嗯,还让我帮她调了后视镜。”楼成便思索便打着字。

    沉默了一阵,严喆珂以“茫然呆坐”的表情道:“……傻孩子,你被人家撩了……”

    “啊?”楼成一头雾水,“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

    “她是不是嫌你调得不够好,把身体探过来自己调?”严喆珂“啼笑皆非”回答。

    “对啊,你怎么知道?这有什么不对吗?”楼成异常惊讶。

    回想刚才莫婧婷探过身体调后视镜的场景,还真有点暧昧啊……

    “……傻孩子,她的车不会不上档次,后视镜是可以电动调整的,而且她都把车开到机场了,你觉得后视镜会没调整好?”严喆珂“捂脸”道。

    我艹……楼成恍然大悟,深感自己的单纯:“我,我不知道啊,我都没考过驾照,家里,家里也没车……”

    “我相信你……她肯定也能查到这点,才会这么撩你。”严喆珂“吐了口气”,“刚才被撩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没什么感受,我多正经的一个人啊,而且还牢记着严教练你的教诲,要提防宗门对我特别热情的人,不要中了糖衣炮弹。”楼成忙解释道。

    “如果不是怕糖衣炮弹,你就有感受了?人家可是大明星投怀送抱啊。”严喆珂用“你走”表情回复。

    又被珂珂给套路了……楼成“大喊冤枉”:“我都是被小仙女撩过的人了,还会被这种水准线以下的吸引?”

    “我什么时候撩过你?放学别走,给我说清楚!”严喆珂“怒气勃勃”道。

    “某年某月某日,我醒来一嘴的润唇膏。”楼成“窃笑”着回答。

    “没有的事!而且莫婧婷怎么都算不上水准线以下啊,你太浮夸了!”严喆珂“扭头望天”。

    “我的水准线是以小仙女为标准的。”楼成“坏笑挑眉”,转移了话题,“你说莫婧婷撩我有什么意图啊?”

    严喆珂发了张一休哥格叽格叽的图:“……第一种可能,是坏你的名声,师叔师侄在一块在江湖上是大丑闻,第二种嘛,就像我之前分析得那样,引诱你,带坏你,今天给你找几个小明星,明天给你弄几个小模特,隔天再开个什么什么盛宴,让你吸点什么什么助助兴……”

    “你怎么说得这么详细……”楼成抹了把冷汗。

    “哼,我这是怕你中招,专门请教了人,把情况都罗列了出来!”严喆珂“傲娇仰头”。

    楼成本待说点什么,突地感觉出来了女孩字里行间的淡淡酸味,心头一喜,嘿嘿笑道:“吃醋了?”

    一贯理性的珂珂在明知道没什么的情况下,还是忍不住有点吃醋?

    “没有!”严喆珂斩钉截铁地否认,慌忙继续道,“第三种可能,她在娱乐圈内,仗着背后的冰神宗,一直是能拿到最好资源的,而且也不会遭遇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但她也很清楚,她算是放弃武道了,这辈子估计都不可能踏入丹气境界了,在门内不会有太重要的地位,一旦原本的靠山失势,她就很难再风风光光了,提前勾搭下很有潜力的你当做投资不算奇怪……”

    楼成琢磨了下,含笑按动着键盘:“可惜啊,我眼里只有小仙女。”

    “你肉不肉麻!”严喆珂“呵斥”道。

    莫婧婷瞄了楼成一眼,疑惑道:“小师叔,你在笑什么?”

    “和女朋友聊天,说我的师侄是大明星。”楼成意味深长地回答。

    “你有女朋友了?”莫婧婷愣了愣道。

    “对啊。”楼成笑意明显,眸光轻柔。

    “看起来你很喜欢她啊。”莫婧婷下意识追问了一句。

    “当然。”楼成一点也不见难为情地承认了。

    莫婧婷嘟了嘟嘴唇:“看到小师叔你的样子,真羡慕她啊。”

    这时,前面有车抢道,她踩了脚刹车,让放在旁边的手提包滚落了下来,而包包是拉链型,刚好没有拉拢,里面的瓶瓶罐罐各种杂物撒了一地。

    “小师叔,帮我捡一下。”莫婧婷以撒娇的口吻请求道。

    楼成弯了弯腰,勾起包包,将滚到自己这边的东西拾了起来,放了进去,而对面的两个唇膏口红般的东西正好在莫婧婷身下。

    看了看那双白嫩挺直的腿,想到要俯身过去捡,楼成笑了一声,坦然道:

    “剩下的你等等停车的时候弄,反正不会丢了。”

    瞄到他神情没有一点犹豫,莫婧婷沉默了一下,重新堆起灿烂的笑容:

    “哟,小师叔你还真是个正人君子啊!”

    她以这种态度化解了尴尬,继续讲着门内的事情,而严喆珂也给楼成发来了新的消息:

    “我问过人了,莫婧婷是冰神宗掌门何易的徒孙,他大弟子杨显龙的徒弟,何易是外罡强者,应该算你师伯,杨显龙是你们这一辈的大师兄,他和‘枪王’黄克是一代,可一直没能晋升外罡,现在五十岁了,还是四品丹境……他弟子里,原本最受重视的是老二朱泰,二十岁就晋升丹境,可直到二十八岁,才踏入高品,被认为潜力已尽……现在杨显龙重点培养小徒弟,他在莫婧婷之后收到的唯一徒弟,雷放,二十三岁,六品……”

    “反正你等下听你师父的,有什么想法老实和他说,别遮掩什么。”

    莫婧婷算是掌门一系……楼成微不可及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莫婧婷将车停在路边了,附近是别墅小区,而施老头一身老头衫,半点外罡强者形象也没有地歪歪斜斜站着等待。

    楼成赶紧下车,将后车门拉开,并将始终放在手边的原度酒递了过去:

    “师父,这是我们那地方的特产。”

    施老头满意一笑,先接过酒才坐了进去,他拧开一瓶,喝了一口,啧啧道:

    “这酒好!你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啊,还记得孝敬你师父我!”

    是你徒弟媳妇考虑周全……楼成默默回答,没再坐副驾驶,和师父并排,彻底放下了心。

    之后的一切就听师父吩咐!

    “师叔祖,您老越活越精神,越活越自在了~”莫婧婷巧笑着恭维了一句。

    施老头嘿嘿笑道:“当然自在了,门内的事不用管,供奉拿着,好处享着,不用忙东忙西,偶尔才出下手,怎么会不自在?”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楼成,当着莫婧婷的面问道:“臭小子,你是想以后高高在上,忙得脚不沾地,还是像老头子我一样自在?打打擂台,陪陪你媳妇?”

    楼成还未回答,就明显感应到莫婧婷的身体一下紧绷了。

    他吸了口气,回想着拿到冠军后的忙碌、无聊与烦心,诚恳回答:

    “我想纯粹于武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