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绝代双骄

    施老头感慨完毕,正要按下车窗,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却发现楼成正定定望着自己,眼神颇为复杂,于是没好气道:“臭小子,你傻不愣登地想什么呢?”

    楼成此时的心情相当沉重,最开始的时候,他只以为师父是年纪大了,又有咳嗽的老毛病,大显神威后难免会有点反噬,不太承受得住,缓过来就好了,等到上了车,与师姐聊了一阵,他才明白师父身体的状况很差,问题相当严重。

    现代社会,各方面条件提升,普通人活过七十都是常见的事情,可一位才六十出头的外罡强者,竟然只能再活个七八年!

    想到这点,回忆起之前狂风暴雪白茫天地时负手而行的身影,楼成又怎会不酸了鼻子,不沉重了心情?

    不过师姐说了,师父最好面子,根据我日常观察,也是这样,所以不能用同情的眼光看他,不能说些小儿女情态的哭哭啼啼话语……他心念转动,挤出一抹笑容道:

    “我在想刚才的事情,我一直知道师父您很厉害,但没想到您能厉害到这种程度,就跟神仙似的,手都不挥就让八月飞雪,呼啦啦白茫一片……”

    施老头顿时眉开眼笑,嘿了一声,“谦虚”道:“不行啦不行啦,不比当年,当年不用借,咳,冰髓珠的力量,老头子我也能轻轻松松做到,”

    臭小子,总算震住你了吧!

    施月见听得含笑摇头,将车开进了别墅区,停入了自家车库。

    开门回屋后,她换上拖鞋,笑吟吟道:“师弟,你自便,我就不当你是客人了,先去给你师父炖一盅冰糖雪梨水。”

    说完,看见楼成略显诧异的眼神,她歪了歪头道:“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

    “没,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一位外罡强者还亲自下厨。”楼成笑着解释了一句。

    “个人爱好,我就喜欢捣鼓这些,当年如果没有武道上的天赋,我多半是个大厨或者面点师了。”施月见轻笑一声,走向了开放式厨房那边。

    “炖好记得降温,这大夏天的不冰镇冰镇怎么喝?”施老头对着女儿的背影喊道。

    楼成正待自告奋勇,用自己的冰霜异能来完成这个任务,就听见施月见无奈笑道:“是是是,我用冰魄劲帮你冷冻。”

    呃,不愧是冰部的外罡,我就不班门弄斧了……楼成抹了把并不存在的冷汗,坐到了施老头对面的沙发,关切地问了一句:“师父,修真那边的研究还没什么进展吗?”

    如果有,说不定能让自己触类旁通,为将来找到治疗师父的办法夯实基础。

    “没什么太大的进展,要是有,那几爷子能忍得住不给我打电话炫耀?”施老头一脸鄙视地回答,“正好,我明天要去军方的秘密基地,顺路去看看他们吧,帮你拿点资料回来,呵呵,好歹也是做过贡献的,每年定期会给我做个检查,本来前两天就该过去的,结果遇上你这臭小子不省心,拿了青年赛冠军,让你掌门师伯都知道了。”

    定期做检查?楼成忽然想到了最早和师父的对话,他当时说“做被人研究的工作”。

    就在他忍着笑意时,施老头摇晃了下脑袋,咳嗽了两声道:

    “你走了这条糅合修真的路,以后每一步都会缺乏前例,会比正常艰难,为师只能根据经验和见识做些提点,外罡前还好,外罡后嘛,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明白的,师父。”楼成吸了口气。

    这是自己不愿意放弃目前最大优势必然付出的代价。

    施老头正经不超过一分钟,旋即啧啧道:“这也不一定是坏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你天赋虽然出众,但也只是相对普通武者而言,和真正才华横溢,几百年上千年一出的那种比较,就不够看了,比如‘武圣’钱东楼,比如大行寺智海,比如上清宗彭乐云,比如你师父我……”

    “你如果正常修炼,提升的速度可以预料,将来能达到什么高度,也几乎不会超过推定的范畴,很难有意外的惊喜,这怎么去追赶前面的人?现在的路嘛,前面是充满了变数,但有变数才有希望。”

    “哎,老老实实地走武道修炼的路,或许你也能有大成就,你挺像龙王的。”

    他没提大行寺的“转世活佛”世善。

    厨房那边的施月见不满意了,抗议道:“爸,师弟哪里像龙王了?”

    她正好炖上冰糖雪梨汤,洗了洗手,走回客厅:“龙王的求胜欲望那么变态,小师弟哪里像了?”

    “嘿,他的取胜欲望何止是变态,那是非常变态。”施老头没有反驳。

    作为龙王的粉丝,楼成一下来了兴趣:

    “师姐,能给我详细说说龙王的事情吗?”

    记者的采访,电视的转播,就像隔着一层纱布,让龙王的形象显得模模糊糊,而作为吴越会的主力,作为武道圈子上层的外罡强者,作为经常和龙王打交道的对手,自家师姐眼里的龙王可能会更真实。

    施月见敏锐把握到他的态度变化,笑了两声道:“你还是龙王的崇拜者啊?正好,这个周末,我们吴越会要南下挑战龙虎俱乐部,虽然我未必能和他交手,但赛后帮你引见一下还是没问题的,怎么样?要去吗?龙王对粉丝还是相当和善相当不错的。”

    楼成听得怦然心动,但想到已经请了好几天的假,还是忍住了诱惑:“我后天得上班了,拿了人家的钱,不能老请假啊,师姐,我就不客气了,以后有机会再带上我,反正龙王在那里不会跑!”

    拿到六十万的奖金后,兼职的薪水就显得可有可无了,但青年赛冠军属于机缘巧合的产物,之前自己都没奢望过,既然当初承诺了古山武功,自己就不能翻脸不认人,说到便要做到。

    男儿一诺重千金!

    “行吧,小师弟,你还真有自制力,我忽然觉得你确实有些像龙王。”施月见感慨点头,末了道,“那你明天就得回兴省了啊?你姐夫出差国外,还得好几天才能回来,只能下次再见面了,这事弄得太匆忙了,也不知道掌门师伯怎么想的。”

    楼成就这个话题聊了几句,又回归了刚才的事情,品味着师姐的言外之意道:

    “龙王对粉丝很好,那对其他武者呢?”

    在龙王的黑粉口中,在不少八卦新闻里,“龙王”陈其焘是一位骄傲又自卑的矛盾人物,虚荣,苛刻,霸道,心胸狭窄。

    施月见沉吟了下回答:“我刚才说过了,龙王有接近变态的求胜欲望,这样的武者,对队友对同门,某些方面会很好,某些方面则会相当苛刻,不近人情,而对敌人对对手,那就是不接受任何失败,一旦各方面状况不佳,难得地输给对手,你也别指望他有什么好脸色,有什么强者的风度了。”

    “尤其遇到武圣同时拿到了胜利,那他肯定会黑着一张脸,他很在意外界的评价,特别是与武圣的对比。”

    “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让人敬佩的武者,哪怕再讨厌他的外罡,也不会否认这一点,在我们这些人眼中,有个公认的事实,那就是‘武圣’钱东楼千年一出,是能压住同时代所有武者风光的天才,别人二十三四成外罡很惊世骇俗,但他二十四岁就已经功超一品,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头衔。”

    “龙王的天赋和他有不小的差距,为了追赶武圣,为了不成为失败者,他付出的艰辛,付出的努力,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施老头啧啧道:“这一点,老头子我还是有体会的,当初好歹和龙王,不,那时候是陈其焘小子并肩战斗过一阵。”

    “啊?师父,什么时候的事?”楼成茫然以对。

    作为龙王的铁粉,我怎么不知道?

    施老头嘿嘿笑道:“你应该记得有一年,咳咳,陈其焘接近销声匿迹,都没参加多少擂台赛,对外宣称是养伤。”

    “我记得,那时候龙王还没拿到过头衔。”楼成隐约猜到了原委。

    “前一年,他打入了几大头衔战的最终阶段,但无一例外都败给了钱东楼,让以为有绝代双骄炒作的媒体大失所望,纷纷刊文说他完全没资格和武圣并称。”施月见代替自家父亲回答,“这让龙王深受刺激,削发明志,申请前往了战乱地区,以一条命为赌注,在生死边缘磨砺了十个月,回来之后,三败钱东楼,一年夺下了三个头衔。”

    施老头往后靠坐,用带着点回忆的口吻道:“当初的陈其焘已经是一品了,提升的空间本来很有限,但,啧,你没看到他当时疯狂不改的样子,最后竟然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听见龙王的往事,楼成悠然神往,颇有点热血沸腾。

    武者当如是!

    “呵呵,钱东楼这小子算是我晚辈,但拿到了头衔,就得尊称他一声武圣,他啊,有着不少天才的毛病,不够努力,甚至可以说很懒,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最初靠着对头衔的渴求,还能保持勤奋,功成名就后,觉得自己随随便便打都能赢,就越来越放松了,而这个时候,龙王冒了出来,打得他差点信心全失,好不容易才振作了起来,将天赋发挥到淋漓尽致。”施老头说得兴致勃勃。

    “可以这么说,没有龙王的刺激,不会有现在只差一步的武圣,而没有武圣做目标,做追赶的对象,龙王不会有现在的境界,绝代双骄当之无愧。”施月见再次感慨道。

    楼成听得津津有味,热血澎湃。

    这就是真实的龙王,真实的武圣?

    吃过午饭,施老头领着他上了二楼,翻出了两张观想图,开了句玩笑:

    “这是‘燎原图’和‘祝融图’,你自己体悟神髓和韵味,可以带回去,要是弄丢了,为师我可不帮你背这个锅,自己想办法弥补,想办法还债。”

    “谢谢师父。”楼成没在意老头子的幽默,忍着激动,接过了观想图,只见其中一张满是火焰,各色火焰,光是看到,就有身在铁水火海旁的感觉,而另外一张,绘着一位兽身人面脚踏赤龙的火神,祂蕴含着暴戾,又镇压着燃烧。

    看见他的模样,站在旁边的施老头背过双手,走向了门边,然后停在那里,咳嗽了一声,云淡风轻般道:

    “臭小子,等下把你拍的那几个视频,发为师邮箱。”

    “啊?”楼成一脸茫然地看向了师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