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另一位教官

    虽然自觉各方面都成熟了很多,超过了目前的年龄和身份,虽然时常会幻想将来与严喆珂的婚礼,与她的白头偕老,与她的美好日子,但楼成也确实从未考虑过这种过日子的细节,一时有点发懵。

    是女生比男生更早熟,思维模式也不同,才会如此长远考虑,点滴勾勒?

    还是说只有少数人才这样,他们理智成熟,三观近乎完备,对各方面的事情都有自己的观点与态度?

    沉吟了一下,楼成没掩饰自己的想法,斟酌着道:“不会啊,我觉得这是很正常也很现实的考量,要是我爷爷奶奶搬过来住,为了偏心我二爸的事情,我妈还不得和他们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迟早会出事。”

    “我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需要磨合的东西本来就很多了,如果再把双方的原生家庭牵扯进来,那就涉及和对方家庭的磨合了,肯定更累更麻烦更容易出问题,而且你爸你妈我爸我妈都是四十朝上的人了,各方面都已经定型,要想他们改变,好难的,还不如保持点距离,免得争吵,和和气气……想他们了,就回去住几天,他们生病了,也可以接过来照顾一段时间,请个专业的护理……”严喆珂难得啰嗦地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她原本不打算现在就和楼成讲这些的,只准备在日常交流里潜移默化,但下午的旖旎过后,她忽然觉得双方更亲近更亲密了,更加像一国的了,有的心里话可以不用担忧什么地说一说了。

    “确实很有道理……我只是一直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觉得好像还要等很久才会面对,不用现在就烦恼……”楼成思索着回答。

    严喆珂“托着下巴窃笑”道:“你之前没想过正好,污彤说过了,正适合我调教~在一张白纸上作画,总比给别人的作品修修改改轻松!”

    “咦,你这话怎么感觉有点污。”楼成“坏笑挑眉”。

    他心里逐渐有些认可珂小珂同学在这件事情上的理念。

    “你才污!你满脑子都污!”侧躺在床上的严喆珂哼了一声,“咬牙切齿”。

    谁下午乱亲乱摸的!

    看到这么一句,楼成顿时回想起了之前的画面,想到了那灿烂的阳光和让自己受到震撼的美景。

    他“红着脸笑道”:“珂珂你真美……”

    啊……严喆珂先是一愣,莫名于楼成突如其来的赞美,紧跟着,她联系上下文,读懂了对方的意思,脸颊刷得一下通红,烧得仿佛能喷出火来,

    “橙子臭流氓,臭流氓!”她猛地抓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捶了几下床铺。

    发泄之后,她又羞又气又有点骄傲和甜丝丝地回了个“你走”的表情:“哼,我不和色狼说话!”

    不等楼成回复,她因此联想起一事,找到一条微博,存了张图片,发给了男友:“你觉得这两个姑娘谁身材更好?你更喜欢哪种?”

    一个苗条腰细,一个曲线丰满。

    楼成瞄了一眼,“嘿嘿”笑道:

    “都不如你!”

    噗……严喆珂当即失笑,掀开了被子,打了个滚:“哟,你都懂标准答案了~!”

    “当然,严教练教导有方。”楼成“叉腰大笑”。

    “哼,不被套路就不好玩了!”严喆珂眉眼带笑。

    两人就此打情骂俏了一阵,要不是齐芳大半注意力在电视剧上,肯定能发现自家儿子的荡漾。

    “对了,珂珂,晶晶姐的状态适合一起聚会吗?要不我们分两次请?”聊到明晚的请客时,楼成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晶晶姐那么排斥男人……

    严喆珂“抱着条咸鱼”道:“最开始的时候,是宋璃那小妮子说要带男朋友,霜霜霜就提议干脆两边一起,人多好玩一点,我也是担心晶晶姐的状态,说还是单独请吧,但晶晶姐自己讲不用这么麻烦……对有点心理问题的人,最好的态度就是把她们当正常人,让她们自己调节,我们表现得越敏感越照顾,她们越不舒坦,问题会越来越重……”

    “有道理……”楼成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准备按照严教练的吩咐,去探探蒋胖秦锐他们的口风,让他们吃饭的时候不要提当初的那起案子。

    而明天下午,按照与卫仁杰卫理事长的约定,得去指导秀山的选拔赛特训队伍四个小时。

    夜里十点半,由于下午关系的突破,楼成和严喆珂在结束聊天时都表现得恋恋不舍,硬生生延迟了十分钟才彼此晚安。

    楼成躺在床上,沐浴着窗外的月光,回忆着今天的每一个细节,鼻端仿佛又萦绕起了那醉人的香味,心情振奋踏实而笃定满足。

    下次是去珂珂家?将来是西式还是中式婚礼呢?不知道珂珂穿婚纱是什么样子……他嘴角上翘,放纵着思绪,遥想着未来,过了几分钟才凝水成冰,抱元守一,入静沉睡。

    明天又能见面了!

    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而另外一边,严喆珂侧身躺着,右手枕在脸颊下,嘴唇线条勾勒,旁边梨涡浅浅,眼波如晕如染,神思游荡天外。

    她眨了眨睫毛,闭上了眼睛,低低道了一声:

    “橙子,晚安。”

    …………

    翌日清晨,楼成动力十足地起床,跑到了后水湖边,等待着小仙女的来临。

    严喆珂比之前早到几分钟,本来想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一看到楼成蕴藏着笑意的眼眸,就忍不住想起了昨日下午的事情,忙扭头看向旁边,娇艳了脸色,晕晕陶陶就被对方拥住,完成了早安吻。

    “好啦,快锤炼~!”她推开了男友,眼眸似有星子闪烁。

    “嗯!充满动力!”楼成开了句玩笑,收敛了心神,进行起日常的锤炼。

    到了最后,他又一次拿出观想图,体悟其中的神髓与韵味。

    当他第N次将精神沉入“燎原图”时,身体忽有种被灼烧的感觉,肌肉筋膜脏腑和神经自然有了微妙的变化。

    这种感受一闪而逝,楼成再想品味,却又怎么都没法再把握了。

    但他并不急躁和懊恼,因为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说明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说明先前体悟“冰霜劲”观想图的经验很有用!说明昨天和珂珂关系突破,有了更大幸福,背负上更大责任后,自己的守护意志愈发强横与坚定。

    想到这里,他睁开眼睛,侧头看向不远处内练着骨髓脏腑的女孩。

    严喆珂也正好告一段落,下意识望了过来。

    视线接触,两人相视一笑,眸光交融。

    没有说什么话,他们默契收回了视线,再一次满是动力地锤炼着。

    因为严喆珂身体健康了不少,能够承受的训练强度提高,两人用过早餐后,又返回这里,多练了两个小时。

    陪着女孩去市图书馆上了一小时自习,吃了午饭,楼成来到了古山武馆门口。

    他还没走进去,便看见一辆黑色的奥迪驶到了面前,司机慌忙推门下车,恭恭敬敬问道:“是楼先生吗?理事长让我接您去特训的地方。”

    果然是专车接送啊……楼成没有矫情,确定秦锐他们要自行前往后,坐到了后排,看着两边风景掠过,来到了秀山山脚的一处不显眼寺庙。

    “小楼来了啊。”卫仁杰亲自在外面等候着。

    楼成颇有点受宠若惊,礼貌笑道:“理事长,你不用专门出来等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懂得认路。”

    卫仁杰将公文包递给了秘书,领着楼成往寺庙里走去:

    “我正好出来而已……这次一共挑选了十三个比较有潜力的业余武者,另外还邀请了职九的小孙做主将……”

    说着说着,楼成看到了一个铺着白色石板的练武场,看到了周正尧等其他武馆的弟子,也看到了一位披着灰色僧袍的老和尚。

    “这位是菩提禅院的主持闻光大师,他年轻时候闯荡南北,有不小名声,拿到过六品的证书,是我们秀山的前辈名宿,是我请的另外一位教官。”卫仁杰笑着介绍道。

    闻光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微笑道:

    “老了老了,贫僧早不复当年之勇,更比不上楼施主这种少年英杰。”

    他说话的时候,楼成忽然有种对面的和尚高大了几分,泛出层层琉璃金光,仿佛罗汉佛陀下凡,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的感觉!

    而现实里,闻光的身体并无异状!

    这是在别苗头?这是气势的压制,还是精神的秘法?楼成瞳孔一缩。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