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楼成的态度

    上午炎热未至,湖畔凉风舒爽,对楼成的请求,施老头听得一乐:

    “我就知道你臭小子忍不住,丹境的武功还没学,就想着再次觉醒异能了,弄吧弄吧,有老头子我看着,出不了事。”

    “嘿嘿。”楼成笑了两声,没和师父顶嘴。

    经过“白茫天地”之事,他对自家师父的实力那是信心十足。

    而最先提升哪方面的异能,他早就分析过利弊,拿定了主意:

    “冰霜异能!”

    不为其他,只在于两害相权取其轻,人体对寒冷的承受能力明显要强过对火焰灼烧的抵抗。

    ——这一次压榨金丹,出来的未必是热流寒潮之类的东西,它们有不小可能实质化!

    念头一转,楼成静心凝神,走到了湖边,免得意外引发火灾。

    他先调整筋膜肌肉和五脏六腑,营造出燎原图带来的灼烧感,让体内的火焰异能腾得壮大,从“水流”变成了“潮汐”。

    紧接着,他观想出兽首人身脚踏赤龙的祝融,将那统领火焰镇压暴虐的韵味转为身体与精神的变化,控制住了即将放飞自我的“火焰”。

    啪啪啪!他左右开弓,双拳不断轰击着眼前的空气,炸出了一道道赤红的火浪,远远看去,就像有烟花在盛放。

    施老头立在旁边,拿着银白酒壶,悠闲自得地享受着自家傻徒弟带过来的新一批孝敬。

    不知多少拳后,半空的气流累积高温到了可以扭曲光线,让附近氤氤氲氲如同幻梦,而楼成的火焰异能已至极限,几乎消耗一空了。

    他没有犹豫,意志坚定地再次重复着先前的过程,拧腰摆臂,观想祝融,往前挥出了一记炮拳。

    砰!

    气流四散,楼成体内的金丹被牵动了,它先是往外膨胀,让自身的星云璀璨至刺目,然后很快回缩,抖出了外面好几层的“大日”,让它们化作飞火流星,循着劲力,奔涌往外。

    轰的一声,湖面水浪翻腾,蹿起了几米高的火柱,四周白气弥漫,如幻如真。

    这……施老头嘴巴半张,已凑到旁边的酒壶都忘了倾斜。

    这还是七八品的异能表现吗?

    非人层次的火劲也没这么大威势!

    火柱迅速四散,化作浪潮,覆盖了岸边的湖面,让它似乎披上了赤红的袈裟,足足五秒钟后,一切才恢复平常。

    长桥之上,几位正好去教学区自习的同学揉了揉眼睛,放弃了拨打火警电话的想法,怀疑自身出现了幻觉。

    而这个时候,金丹平衡旋转,将一颗颗多余的冰晶甩了出去,解体成寒冷,释放至宿主体内。

    楼成直接就失去了知觉,眼前黑暗,四周无声。

    直到一股热流从他头顶百会灌入,护住了大脑,守住了心脏,他才缓慢从那种思维都被冻僵了的感受里恢复,听见了自家心脏的剧烈跳动和血液如同大河般奔流的哗啦之声,体会到了冰浮水面,逐渐消融的“自然变化”。

    又过了几十秒钟,他气血生发,缓和了寒冷,滋长了生机,复苏了“万物”。

    “得得得,得得得。”楼成牙关碰撞,打着寒颤,看见自家师父收回了按在自己头顶的左手。

    施老头皱着白眉道:“还好你没自己尝试……下个月再觉醒火焰异能吧。”

    楼成颤抖着点头,对师父的说法没有意见。

    如果刚才没他老人家出手,自己多半会受到严重的冻伤,影响脏腑的冻伤,哪怕不死,身体也会垮掉。

    金丹这次的反噬比自己预料得严重好几倍!

    幸亏没有逞强!

    而等到身体适应了“冰霜”,提高了强度,下个月觉醒火焰异能会安全很多。

    “第三次的觉醒嘛,为师估摸你体内的东西会自行崩解掉,反噬怕是很恐怖,你没接近外罡的体魄,不要尝试。”施老头叮嘱了一句,转而笑眯眯道,“要不要喝口酒,暖一暖?”

    嘿,你不是戒酒了吗?

    “不用了,我有热水。”楼成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知道,严丫头一直等在那边的嘛。”施老头啧啧收起酒壶,背过双手,走向了长桥。

    这小子的异能觉醒过程有些奇怪啊……老头子我对修真还是不够了解,得催他们尽快弄点资料过来……

    他离开的时候,故意咳嗽了两声,提醒树林内的女孩。

    严喆珂被“调侃”得俏脸发红,提着装羽绒服和保温杯的袋子走了出来,靠近了楼成,一边将衣服给他穿上,一边关切地问道:

    “没事吧?”

    她知道楼成今天要尝试着觉醒冰霜异能后,虽然清楚有施教练守着,不会出什么意外,但始终牵挂担心,无法平静,最后还是选择了做好准备,等在附近。

    “还好我师父在……”楼成没直接说刚才的危险。

    他接过女孩拧开的保温杯,迫不及待喝了一口,只觉暖意顺着喉咙往下,荡漾开来,舒服得难以言喻。

    呼,严喆珂松了口气,横了男友一眼:“你急着觉醒异能干嘛,你武道的提升又没有变慢。”

    话虽这么说,她却猜得到楼成的心思,他觉醒异能是为了在战力上更快追赶上彭乐云,否则等到对方踏入非人层次,那大学期间再想战而胜之,就难上加难了。

    “你应该懂我为什么急着觉醒异能的。”楼成微笑回答,说得理所当然,并再次喝了口热水。

    严喆珂抿嘴瞪他,自己先笑,暖暖地转移了话题:“这次觉醒以后,你冰霜异能提高了多少?”

    “身体还没恢复,还不知道诶,我估计不用冰霜劲的法门,光是异能本身就可以伤人了,只是效果未必有那么好。”楼成彻底缓了过来,活动了下手脚。

    严喆珂啄了啄脑袋,忽地莞尔一笑:“闫小玲去过武道社了。”

    “啊?”楼成一脸懵逼。

    “就是那个‘长夜将至’,你论坛的版主,她发了个武道社见闻的直播贴。”严喆珂笑吟吟看着男友。

    不知为什么,楼成被她笑得有些发毛,忙哈哈道:“偶像得和粉丝保持距离,要不然就会被发现种种不美好的地方,惨遭粉转路,路转黑。”

    “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提啊~”严喆珂眨了眨眼睛,满脸的无辜,只嘴角略微上翘。

    楼成赶紧切换成正经脸:“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和原则,对了,珂珂,你要参加月中的业余定品赛吗?”

    严喆珂没纠缠之前的话题,眼眸往上看了看,摇头道:“不参加,哼,我经常被你夸,夸得都有些自大了,觉得业余一品的定品赛应该很轻松,没什么难度,起不到实战磨砺的作用了,所以不准备参加,我想,我打算十月底报名职九的定品赛。”

    “这可能会比较困难。”楼成实事求是地说道。

    内练法入门后,珂珂的身体素质提升很快,加上武功招式家传渊源,综合实力确实已经超过了业余一品的层次,但要拿到职业九品,还是给人差了点火候的感觉,再过几个月,将“流星劲”初成后,才会比较稳。

    “我知道,我也没想过这次能拿到证书,就是去碰一碰高手,历练自己。”严喆珂说得眼眸明亮,神采飞扬。

    她对武道充满了热忱。

    “那行,这个月找机会打打比赛,赢两位业余一品的武者,要不然名都报不了。”楼成拢了拢衣服,喝完了热水,拉上女孩的手,笑眯眯往长桥走去,脚步颇为虚浮,“到时候我来订酒店,保证做好你参加职九赛的后勤工作!”

    听到这话,严喆珂不由自主就想到了前次的经历,那又感动又温馨又荡漾着几分旖旎的场景,下意识扭头望向旁边,啐了一口,没有说话。

    相信笨蛋橙子能把持得住自己,不会影响到我比赛的状态。

    至于结束后嘛,哼,看他表现……

    楼成察觉到女孩的态度,心里一喜,充满了期待。

    开学以后,两人又能每天腻在一起了,但对应的也就失去了私密相处的空间,楼成尊重女孩,不会做过线的事情,有些食髓知味的他只能寄希望于类似的机会了。

    哎,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顺着这个话题,严喆珂在踏上长桥时好奇问道:“橙子,你要参加十月底的七品赛吗?”

    这是大区定品赛,不在松城举行。

    “多半不会参加。”楼成没有隐瞒自己的打算。

    “为什么呢?”严喆珂颇感诧异。

    在她看来,以自家男友的修炼速度,十月底前的这近两个月里,在获得了丹境的修炼法门和对应武功后,他的实力肯定会突飞猛进,再加上异能的二度觉醒,拿到七品的证书把握很大,完全不必等到明年四月。

    这就是她对楼成的信心。

    “想给彭乐云一个惊喜。”楼成吐了口气,分享着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一旦参加十月末十一月初的定品赛,该露的底就会露的差不多……

    大不了下次我直接报名六品,反正战绩足够了……

    如果不是小仙女,换做其他人,肯定会笑自己天真吧?

    “给彭乐云惊喜?”严喆珂的眼眸再次上看,“你想在分区赛给他留下失败的阴影?”

    “对,不过,光靠我自己是不行的,还得联手你表哥。”楼成望着前方,脱掉了羽绒服,身体很虚,但走得很稳,“彭乐云在寒假前,有不小可能还停留在六品的水准,这是我们的机会。”

    “到时候,我各方面都有提升,至少是顶尖七品,你表哥也不会太慢,估计有弱七的实力了,两个人车轮战,有一定希望给进入大学后顺风顺水的彭乐云一次挫败,打压他的意志,影响他必胜的信念,延缓他突破到非人层次的速度。”

    “只有这样,明年四月的全国赛,我们才不会面对可以横扫大家的怪物,保留住希望!”

    听到这番话,严喆珂扭头看向了旁边的楼成,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看着他直视前方的目光,一时有些失神,过了几十秒才浅浅笑道:

    “你不是说不在意那些当世天骄的话题吗?”

    楼成嘿了一声,慷慨回答:

    “哪个武者不争强好胜?”

    我也是武者!

    我不在意,不盲目自大,不表示我是为了证明彭乐云的天才而比赛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