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一届又一届

    楼成故作淡定,假装回复消息,用手机打出了“鹌鹑”两个字,然后记忆于脑海,书写于笔端,龙飞凤舞,成就满满。

    “好了。”他将笔记本递还给了何紫,心里一阵汗颜。

    老实说,高三的时候,自己是会写鹌鹑两个字的,但读了大学,习惯了键盘,不动纸张,也就经常提笔忘字了。

    那真是自己学识最丰富的一段人生啊!

    何紫狐疑地看了楼成一眼,笑着道了声谢,蹬蹬回到了队伍末尾,将那一页签名撕下,塞给了闫小玲。

    “弱鸡!”她如此说道。

    闫小玲喜上眉梢,浮夸道:“盒子,我仰慕你!我崇拜你!”

    她声音清脆娇嫩,真像是小学生在说话。

    何紫和穆锦年对视了一眼,面无表情回了鹌鹑一句:“我不需要弱鸡的仰慕。”

    闫小玲早被黑的习惯了,对此毫不介意,她偷瞄了楼成一眼,略显担心地说道:“我怎么觉得他脸色有点差,不会是生病了吧?”

    “他现在的体质,不是受伤,或者被瘟部类绝学影响,很难生病吧。”穆锦年平淡回答,她是林缺的铁粉,对楼成就仿佛路人。

    “也许是练功或者切磋的时候出了岔子……”何紫脑洞开启,心里补了十万字的戏。

    而以楼成现在的耳力,对这个距离下没有掩饰的对话,那是能听得清清楚楚,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要不是昨天二度觉醒火焰异能,受到反噬,还处于生病状态,被师父和严教练双重禁止锤炼,我怎么会被发配到这里帮助小明同学招新?

    ——之前提高冰霜异能,略微改变了根髓,让楼成的肉身素质又大跨步前进了一段距离,比施老头预想的十月初提前好几天达到了二度觉醒火焰异能的标准,而等到这次之后,楼成的力量速度和敏捷等将正式追上普通的八品丹境。

    时间流逝,队伍挪动,闫小玲三人来到了摊位前,直面了蔡宗明黎小文等人。

    “是你们啊?”小明同学和蔼可亲地笑道,随手递了三张入会表格过去,

    对于他,闫小玲没什么紧张和害羞,笑嘻嘻道:“加入武道社是不是能附赠签名?”

    她没直接说楼成,因为偶像就在附近。

    “附赠的啊,来,我帮你签一个,好好收藏,以后可值钱了!”蔡宗明开了句玩笑。

    气氛顿时变得轻松,闫小玲拿起签字笔,刷刷开始填写表格,在武道品阶那栏,她自卑了三十秒,画了道斜杠。

    以每次放假都长在了床上的状况,我哪有那个时间那个精力去锻炼身体?更别提修行武道了!

    弄好之后,她好奇地打量左右,察看室友的情况。

    盒子,武道品阶,业余二品,呃……锦年,武道品阶,业余三品……闫小玲一点点张大了嘴巴,让它变成了O型。

    她们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竟然都是业余前三品,!

    只有我一个是弱鸡……

    这个瞬间,她脑海里闪过了一个梗:

    感谢室友不杀之恩!

    蔡宗明拿回表格,看了几眼,笑容灿烂了起来:

    “欢迎加入武道社,等假期回来就是迎新会了,具体时间一定,我就打电话通知你们。”

    “哇,社长,你之前不这么热情的!”闫小玲惊讶调侃。

    蔡宗明严肃了脸庞,一本正经道:

    “这不废话吗,我都通过表格确定你们的身份了,怎么能不好好对待?”

    “什么身份?”闫小玲茫然地看了看何紫和穆锦年,发现她们也是一脸懵逼。

    难道我活了十几年的身份其实是假的?难道我是淘宝爸爸的亲生女儿?

    蔡宗明笑了起来:

    “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的身份!”

    噗的失笑声同时爆发,不仅仅来自闫小玲何紫三位姑娘,还有其他同学加入。

    这个社长真有趣!

    等到摊位前人少了一点,蔡宗明溜到楼成身边,啧啧道:

    “橙子,这次新人的素质不错啊!”

    “你是指武道水准,还是颜值?”楼成狐疑地打量了嘴王几眼。

    “我擦,你丫怎么能怀疑我的守身如玉?再说,颜值的巅峰不是咱们这一届吗,有你家那位,有林缺,有我,简直超白金一代!”蔡宗明摆了个POSE,末了道,“这才一个多小时,我都发现四个业余前三品的新人了!”

    “呃,素质是挺高的。”楼成眼睛一亮,欣喜赞道。

    大学武道社不比职业赛队伍,每年都有人毕业,流动性较大,要想始终保持竞争力,新生的素质就显得非常重要,

    楼成他们虽然可以“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自己一毕业,就无需操心这方面的后续,但经过一年的并肩作战,经过“下次再来”的鼓励,他们对武道社,对学校,都产生了感情,自觉地挑起了传帮带的担子。

    “综合来说,其实比我们这届还强,呵呵,别这样看我,刚招新的时候,你丫还是个无品阶无实力无见识的三无人士。”蔡宗明损了一句。

    也对,我们这届,刚入学的时候,除了林缺这个职九醒目,最强的好像也才业余五品……楼成嘴上不服输道:“我大舅哥一个能打十个!”

    蔡宗明嘿了一声,没直接回答,想了想道:“我觉得下一届新生的素质可能更强,你想想,这批新生填志愿的时候,我们武道社也就参加赛区选拔,打入了淘汰赛有点名气,也就林缺即将成为八品丹境有号召力,你丫还只是个体能变态的潜力天才,能吸引到的也就这样了,等到明年,肯定会有实力新人考虑我们学校的。”

    “嗯,全国决赛的好成绩,内练法的提供,光是这两条,就绝对有天才选择。”楼成站了起来,活动了下身体,展望着将来。

    直到现在,他都不觉得自己是天才,虽然别人一直这么说。

    …………

    长假之后,十月中旬。

    闹钟刺耳响起,闫小玲从睡梦中惊醒,艰难挣脱了被窝。

    她迷迷糊糊呆坐了一阵,终于明悟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早起床。

    今天上午是武道社迎新的日子!

    她忙掀开隔壁何紫的蚊帐,嘴上嚷嚷道:“盒子盒子,快醒醒,快醒醒!”

    蚊帐掀开,里面出现了一只蹲坐于侧方栏杆上的黑猫,它眼睛碧绿,神情不屑。

    “呃……”闫小玲茫然了片刻,震惊道,“我就知道有只猫……原来盒子你是猫变的啊!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妖怪!”

    她话音刚落,忽然感觉不对,忙扭头望向了门边,只见何紫洗漱归来,站在那里。

    又回首望了望黑猫,她觉得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

    “智障……”何紫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哈哈,我开玩笑的。”闫小玲看到那只猫跳下床,一溜烟蹿出了寝室,“盒子,这是你养的猫?”

    “不是,寝室不能养宠物嘛,好像是教师公寓那边哪个老师养的,不过它经常跑来看我~”一提到猫,何紫整个表情都柔和了,眼睛闪闪发亮。

    “你怎么认识它的啊?”闫小玲从床上爬下,好奇问道。

    何紫回忆着笑道:“这是缘分!我最早来寝室,发现它不知为什么跑了进来,困在那边柜子后面,一直喵喵地叫,我就掏啊掏,掏啊掏,都想把床给拆了搬开。”

    “然后呢?你把床挪开,救它出来了?”闫小玲兴致勃勃道。

    何紫愣了几秒,讪讪笑道:

    “没,我还没去搬,它就自己跳出来了……”

    我前面花那么大力气浪费那么多睡觉时间,到底是为了啥?

    闫小玲皱起眉头,庄重颔首,走到何紫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她道:

    “我觉得我们能做好朋友。”

    …………

    洗漱完毕,闫小玲、何紫和穆锦年赶往了武道社,至于小寝室另外一位同学陈优妮,她们一直没见过,听辅导员讲,这位室友好像是生病了,办了休学,说病不治好就不来见大家了。

    由于双丹境的存在,由于上学期的出色表现,武道社这次不仅仅吸纳了很多新生,就连大二大三的同学们也招揽了一批,场馆内黑压压一片,状况更胜去年此时。

    “好热闹啊!”闫小玲兴奋地左顾右盼。

    就在这时,她眼睛一亮,看见了一袭俏生生白色武道服的严喆珂。

    “看到没?那个学姐好美,比我在转播里看到的样子还美。”闫小玲惊喜地给何紫穆锦年指道。

    “嗯。”何紫望了一眼,点了点头。

    “好想偷拍一张呀!”闫小玲兴奋地低语道。

    就在这时,她看见清新秀美的严喆珂眸光一转,缓步往这边走了过来。

    “越近越好看......”闫小玲轻笑说着,却忽地顿住了话语,因为她发现严喆珂似乎大概是走向自己!

    找我?

    找我干嘛?

    这种诧异和忐忑里,她看见严喆珂停在了自己面前,于是颇为紧张地开口道:“学姐好。”

    有什么事吗?

    严喆珂莞尔一笑:“小长夜好。”

    啊?小长夜?小长夜!闫小玲先是一愣,旋即张大了嘴巴,仿佛变成了一只懵逼的猫。

    她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面前的漂亮学姐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