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风水轮流转

    武道社办公室内,不仅仅有楼成林缺等老队员,还有何紫穆锦年王大力等才特训两周的新生,更有指挥着摄像机以记录这段日常的舒蕤。

    十月下旬的天气已然转凉,隔三差五前来的她没再穿职业装,套着薄而慵懒的毛衣,配了条过膝的裙子,硬是洋溢出几分在读学生的味道,让李懋王大力等人时不时就偷瞄一眼。

    “你们放松点,不要在意摄像机,当我们不存在,平时怎么聊天的就怎么聊。”舒蕤目光炯炯地环视了一圈,寻找着能制造话题的细节。

    对于她的话语,没人当真,谁愿意把不好的一面让人记录,甚至播放给千家万户欣赏呢?

    没经历过什么采访的何紫等新队员更是悄然挪动了位置,各自找了人肉遮挡,只有施老头浑不在意,美滋滋地喝着小酒,咀嚼着怪味花生,至于林缺,双手插兜,站在那里,清冷依旧,侧脸线条分明,嘴唇紧紧抿着。

    电脑屏幕上,几位嘉宾的致辞还在继续,让人发困。

    楼成往后靠住椅背,拿出手机,飞快按动键盘,给身旁的严喆珂发了消息,“捂脸流泪”道:“有摄像机真不自在啊。”

    由于提前知道会有拍摄,会有舒蕤前来,严喆珂出门前很是收拾了一番,脸上涂抹了点东西,棉裙斯文,丝袜遮腿,在灯光照耀下,眉目如画,明丽青春,让楼成之前都忍不住夸了好几句小仙女。

    她瞄到男友的动作后,默契地拿出了手机,浏览起消息,回了一个“捂嘴笑”的表情:“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面对面还要用手机聊天。”

    “没办法,谁叫记者同志虎视眈眈!”楼成“痛心疾首”,埋头回复。

    “你就不能忍一会儿不和我聊天吗?”严喆珂“仰首望天”,傲娇了一句,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楼成斩钉截铁地回答:“不能!”

    严喆珂眉眼一弯,“摸头”道:“那好吧,姐姐来疼你~!”

    “嘿嘿,你每次自称姐姐的时候都特别萌。”楼成“坏笑”道。

    “是吗?只有这个时候比较萌吗?”严喆珂“乖巧端坐等待夸奖”。

    “也不是,喊我大色狼的时候更加萌!”楼成“奸笑”回复。

    噗……看到这条消息,严喆珂顿时轻咬住粉唇,微颤着身体,忍笑忍得很是辛苦,忍瞪男友一眼拧他一把踹他一脚的冲动也很是辛苦,她咬牙切齿生气勃勃地按动着键盘道:

    “我要报警啦!”

    楼成不自觉翘起了嘴角,险些笑了出声,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脸部的表情,继续和珂小珂同学打情骂俏,而舒蕤等人的眼中,他们只是闲极无聊地在玩手机。

    聊到后来,楼成想起了一件事情,“头冒问号”道:

    “珂珂,不是说非人层次以后,根髓逐渐改变,后代就有可能天生异能吗?怎么你表哥没觉醒什么呢?”

    他这段时间也在想怎么帮助大舅哥提高体能的短板,想着想着,就出现了这个疑惑。

    珂珂的外公是蜀山斋长老纪建章,几十年前就是一品外罡了,她的姥姥窦宁同样是外罡,同样是蜀山斋长老,两人结合的后代,觉醒异能的几率应该很大才对。

    “笨蛋橙子,你也说了是有可能,只是有可能~”严喆珂“笑哭”道,“而且非人层次的根髓改变很微小,也不稳定,后代遗传出异能的概率相当低,必须成为了外罡,概率才会变得现实,我舅舅和我姨妈他们是在我外公低品丹境和非人层次时出生的,都没遗传到,呃,或者是没显现出来,只有我妈,是小女儿,是他们老两口外罡后生的,才觉醒了异能。”

    “啊,太后有异能?”楼成吓了一跳。

    严喆珂发了个“干杯”的中老年专属表情:“恭喜你,答对了!”

    “不过太后在武道和异能锤炼上都马马虎虎,不够用心,综合战力也就弱八品吧……”她又“捂脸”补了一句,“我姨是我外公和姥姥都在非人层次时生的,或许有遗传到改变的根髓,我哥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觉醒了什么……哎,按道理来说,我觉醒异能的概率应该不小,但先天不足,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楼成用“拥抱”的表情道:“不要难过,科技在发展,武道在发展,说不定什么时候你的先天不足就能治好了!”

    “你偷学我的话~!”严喆珂“呵斥”道。

    “这是复述严教练你的教诲!”楼成趁机夸了一句。

    严喆珂“叉腰甩头”,得意了一下,继而又“捂嘴”笑道:“其实这事我现在已经不怎么难过了,都习惯了,看开了~而且还有点庆幸。”

    “庆幸啥?”楼成“茫然”问道。

    “嘿嘿,以后再告诉你~”严喆珂眸光低垂,眉眼柔和地回复。

    如果不是先天不足,我的人生轨迹肯定就不一样了,多半不会留在秀山读高中,也多半不会来松城念书,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认识,不会拥抱,不会亲吻了,相见就如同路人,彼此顶多多看一眼。

    能在最青春的年华遇见你,是我人生到现在最幸运的一件事情。

    等到我们老了,白发苍苍依旧牵手,我再告诉你。

    这时,嘉宾致辞完毕,歌舞表演结束,本次抽签仪式请来的外罡强者走上了舞台。

    她是“女巫”钱卉,二十七岁,上半年刚才外罡,第二层阶海渊俱乐部的主力,他们非常有希望冲入顶级行列。

    组委会之所以邀请这位新晋强者作为嘉宾,是因为她与大学武道赛关系匪浅。

    在彭乐云任莉等大批天才涌入前,钱卉就是这个圈子的代表性人物,也是读了大学后,还能一步一步走上武道顶峰的屈指可数案例,具有相当大的象征意义,激励着后面的一代代学弟学妹。

    钱卉剃了寸头,像是阴柔的男孩子,但一双眼睛渊深似海,有着奇异的魅力,主持人都不敢和她对视,僵硬地侧头看向旁边,宣布着接下来的流程。

    按照江湖流传的说法就是,“女巫”自带催眠术!

    钱卉做短暂致辞的时候,转播画面切换向了看台,扫过了上届的前两名队伍,山北大学武道社和三江学院武道社。

    彭乐云靠着椅背而坐,身体放松,眸光空洞,又在神游着天外,了解的人知道这是他的习惯他的风格,不清楚的人则会觉得他狂妄傲慢,根本不在意对手,不在意抽签。

    许万年眼袋一如往常的重,下意识挺直了腰背,关注着即将开始的抽签,他旁边的方志荣脸上多有雀斑,是个清秀的小男孩,但神情间明显透出一股桀骜之态。

    三江学院席位处,瞿辉穿着燕尾服,看似淡定从容,可他的双手已改变了姿势,交握于了肚前,十指紧扣。

    钱卉没讲多久,转入正题,代表组委会宣布了这次大学武道会的赛制调整。

    前面部分未变,依旧是四个组四个种子,其余队伍经抽签进行两到三轮单场淘汰进入对应的组别,抽到左侧位置的享有主场之利,而小组赛也还是单循环,前两名出现。

    之后,交叉对决,第一战第二,进行八强淘汰赛,决出前四名。

    到了这里,原本应该是继续淘汰制,赢者前往帝都,但为了保证强队不因提前碰撞而失去资格,组委会做了调整,四支队伍再打单循环,前两名进入全国决赛圈。

    这样一来,最后会多一轮比赛,本次武道会分区赛也就相应提前了一周,将在职业定品赛结束后的下个星期进行。

    “好事啊!”蔡宗明没有吝啬自己的笑容。

    这意味着哪怕提前遇到了山北,松大武道社也有很大希望出现!

    “看来至少要打一次山北了。”李懋感慨道。

    前四名是要单循环的!

    楼成先和严喆珂对视一眼,笑了笑,接着转头看向大舅哥,对他比了一个握拳的手势。

    彭乐云如期而至!

    林缺将手从裤兜里伸出,握拳回应,眼眸深处燃起了熊熊火焰!

    施老头嘿了一声,将最后一口酒灌入了喉咙里。

    “A组,山北大学……B组,海源学院……C组,山南大学……D组,三江学院……”钱卉先抽出了种子队伍。

    这前四强与去年没有任何变化,足见他们的统治力。

    抽签继续进行,一支支队伍被抽了出来,各有悲喜。

    “C组,第五场淘汰赛,主场队伍,松城大学武道社!”嘉宾眼睛一亮地宣布。

    楼成和林缺已是名声在外!

    “小组赛打山南呀……”严喆珂低声自语道,酒窝隐现。

    山南和海源要比三江差半筹,三江则被山北甩了好几个身位。

    李懋等人没有掩饰自身的喜意,彼此击拳相庆,忘记了还有摄像机在记录着一切。

    楼成咳嗽两声,清了清喉咙,提醒道:

    “山南也不弱,今年应该是三职九的主力阵容了,而且主将穆彧是异能者,号称‘灾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明白!”好几位武道社成员兴高采烈地做了回答。

    有你和林缺,还怕什么灾星?

    …………

    山南大学,武道社成员们也聚集在一起看着抽签。

    等到“松城大学”进入了C组,他们一下便屏住了呼吸,安静了气氛,压抑了感觉。

    “没什么嘛,就算输了也能以小组第二出线嘛。”良久之后,穆彧宽慰了队友们一句。

    他天生脸老,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看起来像是四五十岁,常被人调侃为“穆老汉”,他的异能是“厄运”,凡是和他比赛的对手都会莫名倒霉,喝凉水也塞牙,而等到他赢下了比赛,周围会出现反噬情况,认识的人里面将随机有一位倒霉三天,程度相对较轻。

    因为这件事情,山南大学武道社没有教练没有指导老师……

    “说不定赢了呢?队长,我以前信科学,现在信你!”武道社另一位主力林笑之努力给大家打气。

    她梳着高马尾,气质清爽而干净,脖子上戴着串有道门护身符的项链,左手手腕是开过光的佛珠,右手拿着一个小巧的十字架,衣服绣有阿拉伯文,将各个宗教各种对抗霉运的东西都叠加于身。

    “打吧,打过才知道!”穆彧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

    …………

    “第五场淘汰赛,客场队伍……”嘉宾抽出了松大第一轮淘汰赛的对手,“关南学院。”

    “关南学院!”松大武道社办公室里,李懋孙剑蔡宗明等人先是一愣,继而狂喜。

    去年就是因为败给了他们,武道社才没能小组出线,大家一直耿耿于怀!

    现在,终于有机会复仇了,风水轮流转,如今到我家!

    林缺闭了闭眼睛,右手五指重新插入了裤兜里,在里面握成了拳头。

    楼成精神一振,欣喜地看向了严喆珂,并对转过来的摄像机露出了笑容。

    这个对手抽得好!

    从哪里失败,从哪里开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