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我们来了

    一片欢腾的办公室里,郭青敲了敲桌子,眉开眼笑地嚷嚷道:“林师姐,林师姐,快给我们说说关南学院武道社现在的情况!”

    林桦有闺蜜在关南学院读书,时不时就会给她讲些相关的情况,此时,她边思索边组织着语言道:“古岳大四了,还是职九,算是比较强力的那种了,费三立据说有接近职九的水准了,但还没参加定品赛,能不能成功谁也不知道,季兰六月份的时候拿到了业一的证书,新进来的队员最高是业二。”

    听到关南学院如今的状况,李懋孙剑等人怔怔出神,一时恍然如梦。

    一年时光过去,季兰提升了一品,费三立前进了半步,古岳虽然更强了,但依旧无法触及丹境的门槛,这就是正常大学武道社的变化,而自己这边,从一个职九一个业一带几个业二业三,变成了双丹境带准职九和几个业一业二,简直不像是真实,鱼跃龙门一朝登天也不过如此!

    …………

    关南学院武道社内。

    一看到抽签结果,季兰就脱口而出,满满的惊惧和沮丧:

    “要不要这么巧啊?”

    竟然抽到了去年的对手松大!

    “操!”古岳肌肉鼓起,抖动了衣服,一把抓起桌上的杯子,摔到了地上。

    啪的碎裂声里,几位新加入的队员畏缩退后,战战兢兢,不敢直面社长的怒火。

    等到古岳迈开长腿,大步离开,费三立才摸了摸光头,苦笑道:

    “今年就这样了,我还是参加下周的职九定品赛吧,不能浪费了时间,散了散了,都散了吧。”

    他挥了挥手,也走出了办公室,留下拘谨无言的新人和紧咬着牙关的季兰。

    “季兰,把松大替补队员的实力念一念,对阵我们,他们肯定不会让楼成和林缺全上的。”教练古震摸了摸斑白的头发,叹了口气道。

    季兰缓了缓,拿出手机,打开了记事本,声音无力地读着:

    “李懋,业余一品;孙剑,业余一品;严喆珂,业余二品,但没参加九月份的业余定品赛;林桦,业余二品;蔡宗明,业余二品;何紫,业余二品;王大力,业余二品;金路,业余二品;郭青,业余三品;穆锦年,业余三品……”

    念完之后,她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至于主力,七品水准的职八楼成,超过正常八品丹境的林缺,这是决赛圈前四强的配置啊!

    这还怎么打?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

    秋高气爽,夜风清冽。

    楼成和严喆珂牵手漫步于湖畔,因刚才的抽签结果而心情舒畅,一边回忆着去年的往事,一边展望着未来,勾勒着梦想。

    清风拂面,水波不兴,聊完这件事情后,楼成刚要迈步,忽然感觉衣袖被女孩拉了拉,弱弱地拉了拉。

    “怎么了?”他好笑地侧头问道。

    这样的珂珂很少见啊。

    严喆珂披着楼成的外套,乌黑光泽的头发垂至了背心,脸蛋白净而娇小,她眼睫毛抖动了几下,有点怯生生般抿嘴道:“橙子,我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楼成满头的雾水。

    “我不想参加下周的职九定品赛了……”严喆珂眼神飘忽地说道,“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的,只是想着历练一下,为分区赛积累点实战经验,但现在武道会要提前一周了,我怕来不及恢复,不能本末倒置嘛。”

    按照自己原本的性子和做事的风格,应该理智而坦然地和橙子交流这件事情的,可不知为什么,话到嘴边,莫名有些心虚有些愧疚。

    摔桌!我愧疚个什么劲心虚个什么劲!

    听到赛程调整那段时,楼成就有这方面的预感,对此并不意外,微笑着附和道:

    “应该的,职九赛要打两周四天,每天三场高水准的战斗,强度太大了,你也不像我有变态体力,一周肯定恢复不过来。”

    话说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失落和遗憾啊,回松城两个月了,都没有和珂珂私密相处的空间,不能参加职九定品赛,就不能光明正大去开房了,咳……

    想到这里,为了表示自己没有芥蒂,楼成又补了一句,呵呵笑道: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嘛。”

    严喆珂好气又好笑地扭头啐了一口,甩手打了他一下:

    “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职九定品赛的机会有的是……”楼成嘿嘿一笑。

    他话未说完,严喆珂忽地踮起脚尖,闭上了眼眸,在他唇角亲了一下,故意娇嫩着嗓音道:

    “亲爱的,你真好~”

    她脸颊流晕,亲完之后,扭头就跑,甩着双手,洒下一路清脆的笑声。

    楼成愣了两三秒,下意识摸了摸唇角,接着浮现了笑容,大步追赶了上去。

    只有这种时候,经历了不少事情,越来越沉稳越来越成熟的自己,才能看到心里那个十九岁的男孩。

    …………

    脚步轻快地回到寝室,推开了房门,严喆珂为免被李怜彤调侃,先发制人道:“污彤,这么迟了还在背书?”

    李怜彤惨叫了一声:“我也不想啊!”

    “大二了,专业课越来越多了,越来越难了,妈蛋,那一长串拉丁文转过来的单词简直要背死人!”

    严喆珂听得感同身受,抿了抿嘴道:“我们也是!光听课根本不行,以前我们每周能出去玩一次,现在得两三个星期才有空闲。”

    当然,这是指保持前百分之五的位次,如果只想混个毕业,拿个文凭,那只要好好听课,考前认真复习,平时该怎么浪就怎么浪。

    只不过这样一来,和橙子的约会更多是在自习室和图书馆了,哎……

    “两三个星期才出去玩一次?你们家橙子忍得住?”李怜彤诧异转头,习惯性开起了车。

    “什么忍不忍得住啊!我们每天都见面的!”严喆珂装没听懂。

    李怜彤啧啧道:“你们谈恋爱快九个月了吧,难道没什么进展?我就不信你们家橙子是和尚,而男人嘛,一旦有了突破,食髓知味,又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肯定很渴求很热衷……”

    她话未说完,严喆珂就拿起了成为装饰的座机,没好气道:

    “喂,幺幺灵吗?这里有个女流氓!”

    两人的对话逗得施向阳和宗艳茹想笑,后者和严喆珂关系最好,忙出言岔开了话题:“污彤,我感觉你说的不对,和尚怎么了?我记得水浒传还是哪本书里写了,一字曰僧,二字曰和尚,三字曰鬼乐官,四字曰色中饿鬼。”

    李怜彤当即点头:“对对对,好多和尚题材的!”

    火力转移,严喆珂松了口气,一边听着她们扯淡,一边拿出手机,回了楼成消息,顺手刷了刷论坛,看大家对这次抽签结果的评价。

    楼成的粉丝论坛内,“长夜将至”闫小玲置顶了自己的帖子,题目是“武道社抽签反应直播!”

    她在主楼写道:“哭唧唧,因为有拍摄,我怂我没敢去,不对,划掉划掉,因为不是特训成员,我没能进办公室,但本宝宝有卧底,下面有请前方记者盒子同学,不,前方猫记者‘很多只小高’,发来报道~”

    二楼,“很多只小高”发帖道:

    “……抽到关南学院的时候,楼成今晚第二十八次看向了严学姐,严学姐也第二十八次回望了他。”

    哪有?严喆珂冤枉地张了张嘴,眼眸往上看了看,回忆起晚上的情况,认认真真地数了一遍。

    骗人!明明只有十九次!

    她视线下移,继续看着“报道”:“……林缺闭上了眼睛,双手插在兜里,一如既往地没什么表情;锦锦一直偷看他,一直看,一直看;蔡宗明社长兴高采烈地和李懋师兄唠起了嗑,唠得对方好几次想要捂住耳朵;舒记者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目光从这个移到了那个,从那个移到了这个;郭青师姐熊抱了林桦师姐;施教练喝光了酒,把小壶倒了过来,一直抖,一直抖,也没抖出多余的一滴,处在状况之外……”

    看着这些旁观者的描述,严喆珂笑意淡而不褪,心里充满了温馨的感觉。

    这就是我们的武道社,我们的……

    “那你这只猫记者呢?”“盖世龙王”好奇问道。

    “很多只小高”回复道:“喵喵喵?”

    …………

    忙碌而充实的日子里,大学武道会的脚步越来越近,终于,那个周六来临了。

    没能进入替补名单的穆锦年和闫小玲结伴来到了场馆,只见这里人头攒动,涌入了很多很多的同学。

    “好激动哦,主场诶!”闫小玲仗着个矮,在看台上蹿来蹿去,找到了位置。

    穆锦年一身松大武道服,背着双肩包,坐稳之后,从里面拿出了写有“林缺”字样的横幅和小喇叭充气锤等助威工具。

    “啊……锦锦你还准备了这些?”闫小玲傻眼问道。

    “难道不该准备?”穆锦年疑惑看向她,“你没准备?你不是专业的粉丝吗?”

    “我,我太激动了……对了,我得去帮小文学姐了!”闫小玲羞愧难当,跑离了座位。

    梵梵,龙王,俊冈本,牛魔王,天真,柒柒……我给论坛丢脸了!

    …………

    主队更衣室内,楼成和严喆珂并肩坐于长椅,背靠墙壁,闭目养神,等待着出场。

    他隐约听见了外面的加油声和呐喊声,不由回忆起了上一次主场的情况。

    那次,输给了闻圣派,输给了周正泉,但大家没有失望,反而齐声喊出了“下次再来”的口号。

    心念转动间,他发现外面的呐喊越来越整齐,越来越大声。

    他们在喊什么啊?楼成好奇地侧了侧耳朵,凝聚了听力。

    那声音顿时变得清晰,山呼海啸跃然成形:

    “我们来了!”

    “我们来了!”

    下次再来……我们来了?楼成突地明白了同学们的意思,这是在延续上一次的助威!这是对以往的回答!

    他一下温热了眼眶,握紧了拳头。

    是的,我们来了!

    让你们久等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