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欺负弱小

    等到擂台清扫干净,裁判让李懋和费三立靠近了一点,然后举起了右手,宣布了本局比赛的开始。

    李懋入静成功好几个月了,“暴雪二十四击”不再只得皮毛,已然形神皆备,因此主动往前跨步,试图抢攻,寻找展开招式的机会。

    此时此刻,他身体略微发抖,残留着少许紧张,但这不是能影响判断影响发挥的病态表现了,而是正常程度的想赢怕输心理,让激素分泌,让神经兴奋。

    对于李懋开场的进击,费三立早有预料,也不做游斗,不避开“暴雪二十四击”的锋芒,脑袋一低,肌肉鼓胀,化身成一头野牛,蛮横地冲撞迎上。

    他的光头反射着室内光芒,营造出了几分狰狞。

    两者即将碰撞到一块时,费三立突然侧身,架起左臂,横肘急挥,啪地炸响了空气,猛击对方的胸口。

    李懋不慌不忙,观想出了大雪崩之势,两臂提起,一手托,一手推,稳稳挡住了敌人的肘击,并顺势借力,绷紧了腰背,即将抽腿反扑。

    可费三立也不是省油的灯,衔接紧跟而上,借助碰撞,猛摆腰部,带动手臂急挥,让右拳电射向了对方的面门,目标鼻梁之上,眉心之下!

    李懋脊椎一挺,导来气力,让左臂一弹,提挡于了脸前,稳稳守住。

    砰!拳击铁骨,发出闷响,激荡起了四散的风声。

    而这个距离下,李懋的眼睛当先受到了影响,下意识虚了起来,免得有风灌入,刺激眸子!

    这就是费三立想要达到的效果,趁对方视线受到影响的机会,以左肘为支点,弹甩出了小臂,五指张开,凶猛快捷地反扇向了李懋的咽喉要害。

    他这一招撇身捶的化用,原本最开始就能施展,但他耐住了性子,等到敌人被风吹了眼睛,才施施然打出。

    李懋一时观察不清,判断失去把握,难免有些惶恐,不敢凭感觉硬架,脚下用力,往后跳了一个大步,并飞快调整着肌肉,试图最短时间内掌控住重心。

    费三立得此机会,哪能放过,一击落空,脚步急赶,不差多少地欺近了对手,然后肩膀炸劲,双掌成刀,从两侧劈了下去。

    李懋刚有站稳,重新睁开了眼睛,来不及闪避,只能抖动两臂,往外反甩,打向了敌人的掌刀。

    交击之时,费三立的掌刀一转,化劈为按,牵扯了腰背,带动了大腿,抽出了左脚,直愣愣抽向了对手两腿之间。

    啪!他的左腿绷紧成鞭,一路撕裂了气流,让李懋寒毛耸立,猛地转过腰部,下半身斜斜侧对了敌人。

    紧接着,他提起右腿,屈膝短撞。

    这一连串的攻击让他都有点手忙脚乱,惊心动魄了,还好没有失去方寸,出现应对不及的情况。

    砰!闷响声中,李懋借来力量,右脚下落一蹬,就要俯身冲拳,以狂风暴雪之势展开反扑。

    然而,费三立一见未能得手,早已理智闪开,绕到了他的身后,不给他起势的机会。

    见此情状,李懋收敛了心浮气躁的感觉,沉下了情绪,摆正了位置,见招拆招,但同时也不忘寻觅机会,创造适合自身的局势。

    啪啪啪!砰砰砰!两人时而近身肉搏,时而分开游走,费三立老辣圆滑,牢牢把持住节奏,始终没让李懋的“暴雪二十四击”连到两下以上。

    他们激烈地打了好几分钟,看得同学们直呼过瘾,感受到了拳拳至肉的痛快,时不时便吹响小喇叭,敲动充气锤,像是来这里过节。

    李懋秉持着费三立才打了好多场职九赛,恢复不足一周的想法,,没有急进,打得中规中矩,等待着契机的来临。

    战到酣处,他忽地看见那位光头恶汉膝盖一软,滑步出现了停滞。

    机会!

    李懋精神一振,大步一迈,脚下发力,右臂摆开,往前轰出了一记带动衣物作响的炮拳。

    费三立忙沉下重心,架起手臂,匆忙抵御。

    砰!李懋右拳未能打开对方的架子,弹了回来,但他脑海内早观想出狂风呼号暴雪满天的场景,姿势微改,肌肉一调,借力抖出左臂,耍大枪杆子般刺向了敌人的喉咙。

    费三立目光不动,另一只手握拳短捶,刚猛地打退了这一击。

    狂风暴雪一展开,便没有止息,李懋顺势抽腿,呼啸弹踢。

    可就在这时,他大腿忽有酸软,发力为之一顿,险些自个儿跌倒。

    费三立脸上露出了笑容,往前一靠,右手探出,五指啪地张开,捏住了李懋的脖子。

    哼,谁不知道“暴雪二十四击”很考验“持久”?我之前让你空打了那么多下,就是为了消耗你的体力,一步步让你接近极限。

    到了最后,又故意卖了个破绽,逼得你再展“狂风暴雪”,而这个时候,你的状态能连几招呢?

    嘿嘿,要是你再稳打下去,我就真的有破绽了,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裁判举起了右手,宣告了结果:

    “费三立胜!”

    听到这句话,费三立收回了右手,笑意畅快地看着李懋道:

    “小子,你还太嫩了。”

    虽然大家都是大三的学生,但我已身经百战。

    李懋吐了口气,有些失落有些难过,但更多的是在检讨,是在反思,没有那种痛苦的感受。

    武道比赛,哪有只赢不输的道理?

    而且费三立确实要比自己强。

    他转身走向了石阶,而看台上的同学们纷纷呼喊鼓舞:

    “李懋加油!”

    “你打得不错!”

    他们对最终的赛果很笃定,短暂的失败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情绪。

    听到这些声音,李懋露出了笑容,举起双手,鼓掌答谢,没残留什么自责和压力。

    主队席位处,楼成侧头看向严喆珂,噙着笑容道:

    “看来得欺负弱小了。”

    严喆珂白了他一眼,哼唧道:

    “三招不解决,就别回来了~!”

    她伸手和楼成击了下掌。

    “三招?你对橙子也太宽容了吧?”旁边的蔡宗明插嘴道,“我赌一招!”

    “赌什么?”楼成没急着前往擂台,挨个挨个和队员们碰拳。

    蔡宗明毫不犹豫道:“赌我的节操!你丫可别自己放水啊!”

    “算了,赌你自己没有的东西有什么意思?”楼成理了理袖口,走向了石阶。

    一看到他出场,整个场馆顿时鼓噪,站在过道里的闫小玲,位置上的赵强李怜彤等人齐齐举起双声,高呼起一个名字:

    “楼成!”

    声浪铺天盖地,像在迎接着他们的英雄!

    楼成挥了挥手,沿着道路,来到了石阶前,而看台上的穆锦年跺了下脚,暗自埋怨施教练竟然不让林缺上。

    站到了费三立对面,楼成神情平静,目光清澈,笑了一声道:

    “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

    这是对比赛武者的尊重。

    放心?我TM一点也不放心!求求你,别尊重我了!费三立吸了口气,看见裁判再举右手,高声喊道:

    “开始!”

    他都懒得去说这是第几局了,反正是最后一局。

    费三立自忖体力将尽,也不垂死挣扎了,反正输给楼成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全盛时候的自己也和对方有八条街的差距,何况现在?

    他猛地跨前几步,蓄势挥臂,轰轰烈烈出拳冲打。

    楼成微微一笑,右手五指张开,掌心虚握,抓了上去,两者刚有接触,他突然回流了气血,凝一于下腹。

    费三立顿时觉得拳头陷入了虚无之处,软绵绵没有着力,然后便看见了对面的敌人手臂变得鼓胀,感受到了一股狂暴又磅礴的力量疯狂涌来,像是遭遇了一条飞升上天的真龙

    楼成丹气喷薄,腰背急摆,手臂一抖一弹,就将费三立甩了出去,高高抛飞。

    费三立毫无反抗之力就进入了腾云驾雾的状态,忙调整重心,试图稳住身体,但他愕然发现,自己根本没失去平衡,仅仅是飞了起来而已。

    啪!

    他双脚落地,稳稳站住,看见了擂台的边缘,从外面看见!

    一甩之下,自己竟然从接近中心的位置被直接丢出了擂台,飞了不知有多少米,而且重心稳固,没有踉跄!

    这份举重若轻简直让人惊悚!

    诧异抬头,费三立望向了楼成,只对方已收起架子,悠然而立。

    裁判也宣布了最终的赛果:

    “楼成胜!”

    “松大武道社胜!”

    同学们被刚才那一幕震得一愣一愣,有种这不科学的感觉,直到听见裁判的声音,他们才回过神来,吹响了小喇叭,制造出了热烈的气氛。

    等到楼成转身下台,他们又齐齐高呼出声:

    “楼成!楼成!”

    “林缺!林缺!”

    “松大!松大!”

    享受着这种氛围,楼成回到了位置,笑呵呵对严喆珂道:

    “一招!”

    严喆珂哼了一声,含笑扭头,旋即又望向了擂台,看向了两侧,油然想到了接下来的分赛区,想到了明年四月的决赛圈。

    这时,舒蕤带着团队过来,记录着他们的日常点滴。

    “林缺,很少见你玩手机啊。”她瞄到那个面无表情的男子在低头按动屏幕。

    林缺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继续埋首,在搜索框内输入着字符:

    “猎人和熊的笑话是什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