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山南

    “穆彧,顶尖职九,擅长龙虎豹熊鹰等古代形意和炮拳枪指等现代流派,但炮拳还没练出震劲来……身怀‘厄运’异能,号称‘灾星’,能让二十米范围内指定的人走霉运,受到的反噬则是周围随机有认识的亲朋故旧倒霉……面相老成至近乎早衰,绰号‘穆老汉’。”

    “林笑之,女,顶尖职九,武道天分颇为不错,属于那种毕业前有望踏入丹境的武者,由穆彧一手教导出来,擅长的功夫和他类似,口头禅为‘我曾经信科学’,身上有着各家宗派的护身符和防身咒文,但依旧是随机率最高的那位……”

    “金大利,强力职九,十月份刚拿到证书,武功与穆彧林笑之一脉相承,打法相对激进,喜欢作死……家里搞工程的,本人爱好飙车,经常骑着重型摩托来学校,性格随和,有点多动症……”

    高铁飞驰,山南大学武道社的主将资料在楼成脑海内一一闪过,他和严喆珂时常讨论这些,免得阴沟里翻船,只能小组第二出线,在八强淘汰战遭遇山北。

    就在这时,他手机振动了一下,有消息进来。

    楼成拿起一看,发现是莫婧婷这个师侄的短信:

    “O(∩_∩)O~小师叔,我下周中要来松城开演唱会,你这个做地主做长辈的不招待一下?我还给你准备了几张VIP票,可以送给朋友~”

    恶意卖萌……楼成吐槽了一句,直接将手机递给了靠着自己的严喆珂:“我以前还想着买票和你一起去看她的演唱会,现在嘛,总觉得很幻灭。”

    看演唱会是约会的其中一个选项。

    严喆珂精神不太好,嘴唇失了几分血色,接过一看,抿嘴浅笑道:

    “为什么不去看?我们一起去呀~”

    “啊?”楼成没想到珂小珂同学是这样的态度,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是什么剧本?

    “这种事情大大方方去面对就好了,她毕竟是你师侄,不可能永远没接触,我们一起去招待她一下,完了听听演唱会,她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严喆珂侧头笑看了楼成一眼,“她就知道保持现在的态度只会让你烦,对吧?”

    “对!严教练说得很对!”楼成斩钉截铁回答,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就担心见了面之后,她查到你的背景,把这事传到了蜀山斋那边,传到了你外公和姥姥耳朵里。”

    严喆珂眼眸往上转了转道:“如果是她私下里查到了,说不定会传出去,但我们大大方方见了她,她反而不会说,她的目的是讨好你,左右逢源,而不是得罪你,除非,除非她真的喜欢上你了。”

    被她这么似笑非笑地一撇,楼成忙呵呵道:“怎么可能?她这种混娱乐圈的家伙早没真心喜欢这种东西了。”

    他接过手机,回复了短信:

    “如果有时间能出校的话,我和我女朋友请你试试松城的特色。”

    几分钟后,莫婧婷发来了消息:“好呀!期待!代我跟,诶,该怎么称呼呢,反正说声谢谢~”

    严喆珂倚着楼成的肩膀,笑吟吟看着这条消息,微扬了下巴道:“看吧,语气是不是不太一样了?”

    “没有颜文字了……”楼成点了点头,转而低声问了一句,“肚子好受点没有?”

    严喆珂正逢大姨妈期间,本场比赛无法出战,情绪有些失落,但楼成对此倒是乐见其成,因为如果对战穆彧,指不定会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曾经有男性武者和他战斗时裤裆自行撕裂了,君子坦荡荡……

    妈蛋,千万别出什么幺蛾子,要不然会成为一辈子的黑历史……楼成颇感畏惧地想着。

    “好多了,出发前就缓过来了,你的姜母茶喝了挺舒服的。”严喆珂玩着男友的手指,眸光望向了外面荒凉的初冬景色。

    快中午的时候,高铁到站,武道社一行人集合于大门前。

    这一次,不像选拔赛一样有车来接,他们得分头坐出租前往。

    “有路痴的吗?”作为社长,蔡宗明细心地问了一句。

    “我!”“我!”“我我我!”何紫举了手,黎小文举了手,以跟队粉丝身份前来的闫小玲和穆锦年也举了手。

    蔡宗明嘴角抽搐道:“你们怎么一寝室的路痴?”

    “物以类聚!”闫小玲严肃地回答,很是骄傲。

    “那你们得分开让人带了,别把自己给弄丢了。”蔡宗明好笑说道。

    严喆珂侧了侧身体,凑近楼成耳边,小小声笑道:“其实吧,我也有点路痴。”

    “我真没看出来。”楼成一阵诧异。

    “反正现在有手机导航,我只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严喆珂抿了抿嘴,“而且我还有人肉导航仪嘛~”

    “我一直觉得理科好的人不会是路痴。”楼成微笑感慨。

    “我也这么觉得的……”严喆珂“一脸悲愤”,“但总有特例。”

    等到舒蕤和拍摄团队过来,大家凑合着在高铁站内找了吃的,然后分成小组,各自打车,前往山南大学的老校区。

    小明同学有颗七窍玲珑心,让楼成和严喆珂单独成组,没加别人,用他的说法就是:我得照顾别人的眼睛和耳朵。

    午后时分,道路不算拥堵,出租车行驶得很是顺畅,司机看了一眼镜子,笑呵呵道:“同学,你也是南大的学生?”

    “我?”楼成一手握着严喆珂的指头,一手指着自己道。

    “是啊,你看起来还是有点学生样的,是到高铁站接女朋友吧?”司机闲扯着话题。

    “为什么这么猜?为什么不能她才是南大的学生,来高铁站接我?”楼成笑着抬杠。

    司机嘿嘿笑道:“这世道,只有男人接女人,哪有女人接男人的。”

    “那可不一定。”楼成笑眯眯看向严喆珂,“你会来接我吗?”

    严喆珂横眸看他,哼了一声:“看心情~”

    司机仿佛确认了楼成的身份,当即唠唠叨叨道:“我女儿也是南大的,在高分子学院。”

    “咦,女生读这个专业的不多啊。”楼成顺口说道。

    “这也没办法,家里没人懂,当初瞎填的。”司机不甚在意地回答,“她本来昨晚就该回家了,说什么今天有武道社的比赛,要去加油助威,非得留学校里,你说女孩子看这种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

    “还好吧,强身健体,保护自己嘛。”楼成敷衍了一句。

    “南大武道社是挺强,我们都经常听说,那个什么穆老汉一个能打十个。”司机也没在意对方的观点,笑呵呵继续说道。

    “穆彧,有异能,号称灾星。”听到武道相关,楼成饶有兴致地回道,严喆珂也听得津津有味。

    “对对对!”司机愈发肯定了楼成的身份,“你也喜欢看武道比赛啊?”

    扯淡了一路,楼成和严喆珂对山南大学的武道氛围有了比较直观的印象,而司机就差要介绍女儿给他们认识了。

    北校门,武道社一行人集合,穿过植有几十上百年老树的道路,抵达了场馆,此时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里面冷冷清清,只十来个学生在做着锻炼。

    幸好山南大学武道社负责接待的人已经和黎小文沟通过了,等待于门边,领着他们进入了客队更衣室。

    力量房门口,一道高挑的身影插兜望着这一幕,感叹道:

    “松大来得挺早嘛。”

    她扎着高马尾,长相给人干净清爽的感觉,但身上花里胡哨,有着佛珠道符十字架阿拉伯文等东西,正是山南大学武道社的主将之一林笑之。

    由于即将迎战强敌,她心神有点不定,干脆提前来到武道社,做一些热身。

    林笑之甩着钥匙,走向了主队更衣室,插入一拧,发现大门早被打开。

    推开进去,她看到了貌如四五十岁男子毛发都显得稀疏的队长穆彧“穆老汉”。

    “队长,你也来得这么早?”林笑之诧异脱口。

    穆彧双手低垂,身体前倾坐着,叹了口气道:“有点小紧张,就像上次对阵山北一样。”

    双丹境,一七一强八,几乎等于去年的山北。

    他话音刚落,更衣室大门又被推开了,梳着嬉皮士发型的金大利走了进来,吓了一跳道:“我擦,还有比我更早的!你们怎么都来了?”

    “还不是担心这场比赛,如果输了,很大可能在八强战遇到山北。”林笑之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

    但她很快调整了过来,重新绽放了笑容:“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机会,第一,那边可能托大,只上林缺或者楼成其中一个。”

    “不可能,这是关键战。”穆彧否定道。

    “那第二,他们还在锻炼替补,最先出场的肯定不是楼成或者林缺,而他们多半也比较担心队长你的异能,会让体力变态的楼成压阵,这样一来,我和小金只要能快速解决他们第一个选手,就可以对林缺形成车轮战的局势,虽然我们不如上半年的他和楼成,能够双战打败丹境,但也会极大消耗他的体能,这方面是他的短板。”林笑之侃侃而谈,“到时候,面对接近极限的他,队长你的异能效果会很好,消耗不会太大,有希望拼一拼楼成。”

    “我曾经信科学,但我现在更信玄学了。”她以俏皮话作为收尾。

    “但松大的几个替补都成长起来了,不是那么好快速解决的。”穆彧再次叹气道。

    林笑之勾勒着唇线道:“正好,我练成的新东西一直没机会用!再说,外界都一面倒地看好松大,觉得我们不可能赢,这会让他们骄傲自大……”

    说到这里,她看了看穆彧,又看了看金大利,忽地庄严了神色:

    “而且,还有一句话是。”

    “哀兵必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