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绝对实力

    “林笑之!林笑之!”

    全场观众先是一静,小喇叭声零星可闻,继而才轰地爆发出叫好与呐喊,欢呼震天!

    他们确信林笑之能够战胜孙剑,但没想到她赢得如此快如此轻松,简直像是在虐菜,而且似乎还练出了什么新的东西了不得的东西。

    这真是提振士气的一战啊!

    主队席位处,金大利和几位替补齐齐站起,兴奋地挥舞起毛巾。

    我艹,怎么又是我?这种“好事”怎么老轮到我?擂台之上,孙剑晃了晃脑袋,止住了眩晕,收敛了气血,苦中作乐地想着。

    幸亏我心态好!他没做耽搁,转过身体,快步走向了石阶,与战意强烈的林缺相遇于半途。

    “她练出震劲了。”孙剑伸出拳头,低声提醒。

    林缺淡漠着点了点头,在擦身而过时,握拳与孙剑碰了碰。

    看着他步步登临,气势勃发,林笑之忙吐了口浊气,观想出云淡风起的画面,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迎战林缺,自己只有一个策略一个目的,那就是“耗”!多耗他几次丹境爆发就是胜利,耗得越久胜利越大!

    她没奢望过能战胜一位练出了“劲力”的八品丹境,当初林缺和楼成何等凶悍,以车轮战的方式联手,才勉强打败了没什么特殊之处的魏胜天。

    而回荡于场馆的声浪里,林缺显得很静很内敛,但当他站到预定的位置时,林笑之却陡然生出了面前是一座大山一条大江的感觉,仰之弥高,钻之弥坚!

    这就是丹境的气势压制吗?她做了个深呼吸,努力摆脱当前的状态。

    “橙子,你丫觉得林缺几招能赢?”蔡宗明闲不住嘴地问道。

    楼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反正你没节操赌。”

    大舅哥几招能赢,纯粹取决于他的策略,取决于他想留几分力给下局乃至下下局。

    “我有预感,他会尝试速战速决,多半三五招就搞定。”蔡宗明半点没介意损友的态度,自顾自笑道,“你丫有没有觉得南大那帮人擅长的武功很符合一句话吗?鹰的眼睛,豹的速度,熊的力量!”

    说完之后,他发现楼成一脸迷茫,显然没get到梗。

    “你没看过那部动画片?”蔡宗明嗤笑道。

    楼成侧头看了看严喆珂,只见女孩也是茫然状态,呆呆地摇了摇脑袋,示意自己同样不知道是什么梗。

    “可能是比较老的动画吧……”她眼眸上转,做出判断。

    “明白了!”楼成郑重颔首,回头答复了蔡宗明,“这位叔叔对不起,我们年纪小,没看过这么老的动画。”

    “我艹!”小明同学被咽得差点说不出话。

    他们轻松的态度感染了李懋王大力等人,从林笑之练出了震劲的惊愕中恢复了过来。

    是啊,震劲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们武道社两大主将都会!

    这时,裁判挥下了右手,声音压过了滚滚浪潮:

    “第二局,开始!”

    始字犹在回荡,林缺忽地一收一胀气血和劲力,直接来了次丹境的爆发!

    砰!

    他立脚的地方像是发生了爆炸,数不清的碎片横飞往外,本人则高大了身躯,凶猛地扑向了对面的林笑之。

    仅仅一扑,隔断双方的好几米距离便消失殆尽,林笑之念头刚转,就看见一道身影仿佛流星天降,神灵落世,以泰山压顶的姿态冲撞了过来!

    好快!好猛!好直接!电光石火间,她没有慌乱,冷静做出了判断,重心后荡,腰背摆动,灵巧而快速地急退了几步。

    这几步,她形神皆备,像是一头高挑的羚羊,而且落脚很稳,身体不见摇晃,又掺杂了几分“象形”的沉重不易。

    眼见着她即将拉开距离,摆脱刚才的困境,林缺忽地顿住身形,还抱气劲,发力往前一踩一犁!

    轰!

    林笑之脚下地面裂开,似有力量喷薄而出,一下就托起了她的左腿,让她失去了重心。

    斗部,第一十六式,地裂!

    这!林笑之惊愕出少许慌乱,脊椎起伏,便要强行稳住身体,而林缺抓住机会,大步一赶,欺到了她的身前,观想出流星划破天际的画面,鼓胀起自身太阳穴,小范围快摆右臂,快若闪电般轰出了一拳。

    林笑之匆忙招架,勉强用出了炮拳,摇晃着那一点,迎了上去。

    砰!她只觉自身被“陨石”砸到了身前,遭化身风浪的冲击波直接命中,气血翻滚到想要呕吐,五脏六腑竟有快移开位置的惊悚。

    腹中声音发出,宛若低沉而连绵的爆炸动静,林缺右手回荡,左半边身体前倾,再次快摆了胳膊,勾勒了观想画面,又崩出了一拳。

    林笑之刚用内练法缓解了震荡,就不得不面对了这衔接紧凑的袭击,双手往下腹一架,虚握掌心,张开五指,以鹰爪对流星劲。

    砰!

    她脑海嗡隆作响,肌肉筋膜颤颤巍巍,一时呆滞在了原地,五指未能扣住林缺的拳头,被它直接抵到了自身腹部,停在了那里。

    裁判站直身体,朗声宣布:

    “第二局,林缺胜!”

    转眼之间,胜负就已分出,南大的同学们或睁大了眼睛,或捂住了嘴巴,或愕然了神色,让场馆内的喧嚣忽然消失。

    正像之前那样,他们明白林笑之打不过林缺,多半会输,但没想到她会输得这么干脆输得这么没有反抗之力,速胜孙剑时的顶尖职九似乎瞬间就失去了武功。

    林笑之勉强做了内练,缓了过来,忍住呕吐的冲动,惊惧地看了林缺一眼,转身走下了擂台,脑海里还在回想着刚才的场景。

    这就输了?

    我这就输了?

    她自觉能比得上战魏胜天时的楼成,可以勉强抵御得住林缺的两连爆,预想得是消耗他三次左右的“还劲抱力”,并完成更多的周旋,为后面的金大利奠定最好的基础,谁知道,自己连一分钟都没撑到!

    这就是有传承有天赋的丹境武者吗?

    这就是绝对的实力碾压吗?

    她刚走完石阶,便看着嬉皮士模样的金大利来到了面前,忙打叠起精神道:

    “小金,他用了个两连爆,负担应该也不小了,好好打,让他消耗到极限!”

    “嗯!”金大利收敛了平时的玩世不恭,为了抓紧时间,跑步冲上了擂台。

    林笑之闭了闭眼睛,打了个干呕,颤抖着双腿往主队席位处返回。

    要是小金能耗掉林缺,让队长以最好的状态单挑楼成,那我们至少有一半的胜算了!

    队长?突然,她目现惊恐,不顾身体的状况,连跑带跳地回到了擂台前,对比赛监督摊出了手,腆着脸笑道:

    “前辈,我的东西!”

    “别信这些,没用的。”比赛监督是位老前辈,和蔼地提点了一句。

    林笑之眨了眨眼睛,悲愤笑道:“前辈,你不懂!”

    客队席位处,蔡宗明洋洋得意地左顾右盼:

    “我说了吧,林缺要速战速决,三五招搞定!”

    楼成和严喆珂等人没有搭理他,自顾自地交头接耳,心情愉悦而轻松。

    林缺表现得强大,我们就放心了!

    此时,看台上的同学们慢慢也缓了过来,重振了士气,呐喊出金大利的名字,为他加油助威。

    听到一浪又一浪的鼓舞,金大利略微颤抖了身体,处在了最兴奋的状态。

    他抓紧最后的时间,又快速推敲了一遍自己的策略。

    林缺以两连爆加神奇招式“秒杀”了笑之姐,本身的负担不会小,这一局,他多半会以稳为主,争取用不大的代价拿下我,好更多地消耗队长。

    既然如此,我……

    他念头刚转到这里,裁判看了一眼快速吐纳的林缺,不做偏袒地举起了右手:

    “第三局,开始!”

    金大利瞬间沉下心思,就要以鹤步游走,虎形抢攻,接鹰爪和鳄咬,却忽然看见林缺一抱一炸,再次喷薄了丹气!

    他又来?

    他不做一点保留吗?

    林缺化身为一辆重型卡车,两步就“飞驰”到了金大利面前。

    他几乎与风声同至,似乎在酝酿着什么恐怖的后续。

    金大利战斗经验也算丰富,打了个机灵,没以羚羊挂角之形后退闪避,忽地舒展了身体,像是一下站直的巨熊。

    他肌肉膨胀,侧过身体,不退反进,上抢一步,撞向了林缺。

    “熊形”,巨熊撞树!

    砰!变做巨熊的金大利被直接撞飞了,他踉跄着脚步,急切地掌握着重心。

    林缺后续的招式没能打出来,目光突然锐利,又一次“还劲抱力”,毫无吝啬!

    砰!他炮弹出膛,一下就欺到了金大利身前。

    紧接着,他双脚一顿,强行刹车,在剧烈的摩擦声里,以拖出残影的姿态摆出了胀大的右臂。

    斗部,百二十七式,流星爆!

    轰隆!刚稳住重心的金大利只觉前方有颗炸弹被引爆了,狂猛的冲击波呼啸而来,几乎能吹飞自己,撕裂血肉。

    来不及多想,他顺势往后,翻滚倒地,以避锋芒。

    林缺做出第二个两连爆了,负担必定很重,需要缓一下,我有机会鲤鱼打挺的!

    就在这时,林缺眸光幽深地收敛了气血劲力和精神,让它们还抱于一点!

    三连爆!

    “三连爆……”楼成眼睛一亮,脱口而出。

    砰!丹气爆发,林缺往前滑步,硬生生在地面拖出了一条触目惊心的痕迹,抢在金大利翻身跃起前,赶到了他的旁边,啪地低踢出了右脚,停在了他的太阳穴附近。

    “第三局,林缺胜!”

    裁判的声音里,满场静默,穆彧站了起来,深深吸了口气,从脖子上解下了一个奇怪的道门护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