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一场奇怪的比赛

    楼成嘴角一勾,伸出拳头碰了下严喆珂的手,低声道:

    “还得严教练的人品光辉照耀我。”

    虽然“厄运”这个异能很麻烦很诡异,但绝不会厉害到无法战胜,尤其“穆老汉”本身实力有限,擂台场景简单,自己只要多留意各方面的状况,打得谨慎一点,哪怕倒霉也不会太严重,实力上的优势足以抵消一切。

    “来,姐姐都借给你~”严喆珂眼波流转,粉唇张合,小声回答,又主动地碰了下楼成的拳头。

    楼成将外套放在了位置上,转身和队友们一一做了击掌。

    “必胜!”李懋和孙剑等人不无担忧地喊道。

    虽然他们对楼成的实力充满信心,但林缺实在输得太诡异太让人头皮发麻了,再联想到“穆老汉”以前拿到的某些胜利,总忍不住忐忑和紧张。

    幸运的人相差仿佛,倒霉的家伙各有不同!

    楼成微微一笑,握拳挥了挥,斩钉截铁回应:

    “必胜!”

    …………

    看到林缺落台,主队席位处的林笑之一跃而起,手上的念珠和掌心的十字架各有摇晃。

    “队长真棒!”她重新将头发扎成了高马尾,眉眼间尽是喜色。

    果然没辜负我的期待!

    金大利也是兴奋挥拳,寻求认同般道:“队长的消耗应该不大吧?”

    也就挡了林缺一记丹境爆发,并且还不是硬抗!

    “嗯嗯,算是和楼成单挑了!”林笑之的马尾一点一点。

    “厄运”这个异能还真是神奇啊!

    想到这里,她忙又低下头,重新审视了一番自己有没有遗漏或者带错的护身符。

    痛并快乐着!

    …………

    看台之上,先前激动呼喊的穆锦年黯淡了神色,嘟嘴跺脚道:

    “这太巧合了吧?”

    “这不是作弊吗?”

    有本事不用异能呀!和我们家林缺比一比武道!

    输得太憋屈了!

    在穆锦年不讲理的嘟囔中,闫小玲已经紧张了起来,脑海里闪过了楼成倒霉的各种场景。

    “上场了上场了!快,大家把自己当成幸运星!”她在直播贴里呼吁道。

    “我来组成头部!”“盖世龙王”卖了个梗。

    “叔叔,你啥意思,我不懂……”闫小玲“十脸懵逼”。

    而她周围观众们的心情已从低谷回来,重新变得振奋,对比赛的结果充满了想象。

    双方都是最后一名选手了,为什么不能期待一下胜利呢?

    虽然楼成是很厉害的武者,但单挑的情况下,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而“灾星”的厄运就是让这些意外发生的概率变大!

    “穆老汉”是不擅于创造奇迹,但他擅长将对手拉到自己这个水平线!

    我们获胜的希望是不大,但万一呢?说不定呢?

    观众们一个个吐气开声,制造出了滚滚回荡的浪潮:

    “赢他!赢他!”

    “赢他!赢他!”

    楼成无视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呐喊,脚步沉稳地沿着道路走向了擂台,于林缺在半途相逢。

    林缺脸上没有痛苦的神色,眸光幽深,不知在想些什么,只习惯性抬起手,和楼成碰了下拳。

    咦,这不是我认识的大舅哥!以他对胜利的变态渴求,现在不是应该很懊恼很难受吗?楼成略感诧异。

    不过他转眼就释然了这个疑惑,将心比心,换做自己,莫名其妙输掉比赛后,最主要的心理活动肯定也不是痛苦,而是会去思考为什么会输,输在哪里,下次遇上该怎么做才能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大舅哥应该就处在这个阶段!

    两人快擦身而过时,林缺忽地开口,说了句话:

    “谨慎点,没问题。”

    果然……楼成验证了自己的推测,欣喜一笑道:

    “放心!”

    说话间,他越过了林缺,大步走到了石阶前,气势一点点累积,像是狂风暴雪席卷而至,让穆彧霍然产生了擂台气温降低了不少的错觉,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当楼成站到他的对面时,气势已然如虹,似渊似海,无需动手,就能削弱敌人的战意,影响他们的判断。

    裁判看了看左右,又一次举起右手,吐出丹田之劲:

    “第五局,开始!”

    楼成没想着抢攻,而是谨慎为重,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将擂台地面和自家身体的状况尽收心底,沉稳待动,免出意外。

    穆彧将自身异能毫无保留释放,鹤步一展,奔跳飞腾般绕着圈靠向了对手。

    突然,他右脚一空,陷入了地面,身体不由自主往前栽倒!

    林缺脚底阴劲踩踏松软的地方当然不止先前那一处!

    楼成尚未倒霉,穆彧却尝到了林缺品味过的“陷阱”!

    喀嚓!

    他右脚踏空,身体前栽,眼见着自己就要踉踉跄跄跪向楼成,忙弹动了脊椎,发了肌肉之劲,强行拉回了重心。

    这一拉,太过用力,穆彧没往前栽,反而向后一仰,退了两步。

    刺啦!退后之中,他略有慌乱,没注意脚下,踩到了之前林缺滑步低踢金大利时拖出的光滑痕迹。

    刷得一下,穆彧左脚后滑,做了一个劈叉。

    然后,他听见了布料撕裂的声音,那是如此悦耳,又如此的惊心动魄。

    撕拉!

    穆彧裤裆开裂,露出了一抹赤红的色彩。

    楼成立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因为状况太过诡异,他都没敢上前进攻,生怕落入陷阱。

    “到底发生了什么?”楼成茫然以对。

    慌乱中,穆彧稳住了身形,眼角余光看到了自己的四角裤,一张脸顿时涨成了同样的色彩,心里油然闪过了几个念头:

    怎么会这样?

    是我这套武道服穿了小半年,终于到极限了吗?

    那连环的意外又是因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林笑之拿着十字架,呆呆看着擂台,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倒霉的不是楼成,竟然是队长!

    她羞羞地瞄了一眼穆彧红艳艳的四角裤,莫名冒出了一个想法:

    好嘛,队长也是信玄学的!

    “怎么会这样?”金大利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刚才其实已经被林缺打晕了过去,目前正在做梦。

    “怎么会这样?”严喆珂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险些成了O形,少见地失态。

    橙子没倒霉,灾星自己走厄运了?

    难道真有人品光辉这种东西?

    “怎么会这样?”蔡宗明摸了摸下巴,猛地打了李懋一拳。

    “干嘛?”李懋回过神来,侧头看向了他。

    我没在做梦啊……蔡宗明笑嘻嘻道:

    “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是很奇怪,难道灾星的反噬提前到来了?不过他的反噬不都是针对旁人吗?”李懋忘记了先前那一拳。

    怎么会这样……林缺皱起了眉头,难得地感觉茫然,他旁边的施老头则嘿了一声,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样……看台上的观众们一个个傻了眼,呆愣了表情,怀疑这是一场假面舞会,戴着“楼成面具”的是队长穆彧,倒霉的“穆老汉”其实是楼成。

    他们有时间去感慨去惊讶,但穆彧却不能,处于劈叉状态的他如果被楼成欺近,那就抵挡不了两三招了!

    他脑海念头纷呈,快速做出了决断,顺势躺倒,往侧方滚动,并暗藏了无声阴腿的杀招。

    楼成就这样看着,没盲目进攻,他还没搞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波及自己,当然得谨慎为先。

    滚着滚着,见对手没抓住机会来袭,穆彧松了口气,腰腹发力,鲤鱼打挺,便要重新站起,再摆架子。

    可就在这时,他懒驴打滚中带动的几块圆乎乎石头碎片恰好停在了他的落脚之处。

    刺啦!穆彧脚下又滑,身体尚未打直又重新往后一仰,噗通跌倒,后背着地,摔得很重,脑袋略晕。

    他慌忙再次滚动,以避敌人的趁隙攻击。

    楼成则嘴角抽搐地看着穆彧“表演”,险些忘记了自己还在擂台。

    他到底要干嘛啊?

    穆彧滚了几下,触感忽然一空,猛地发现自己竟已经到了擂台边缘,大半边身体处在了外面,于悬空中栽落!

    他心中一惊,手掌筋膜肌肉一张,五指探出,试图扣住擂台,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依旧晚了半拍,差之毫厘,只指尖碰到了边缘。

    噗通!穆彧跌倒在了擂台旁边的地面,眼神茫然到呆滞。

    呆滞的不仅仅是他,还有楼成,他嘴巴略微张开,险些脱口一句我艹。

    我都还没出过手啊,这就赢了?

    不仅如此,比赛开始后,我TM动都还没动过呢!

    裁判愣了十几秒,错愕狐疑地看了楼成一眼,举起右手道:

    “第五局,楼成胜!”

    “最终赛果,松城大学武道社胜!”

    当!林笑之手中的十字架跌落于地,目现惊惧地喃喃自语:“这玄学不对啊.......也是,能弄懂的就不是玄学了.......”

    “老天爷拿错剧本了吧?”金大利脱口而出,宛若梦呓。

    看台上的观众们则面面相觑,皆是迷茫,暂时还没有失败的沮丧和痛苦。

    我们可能看了一场假比赛!

    这应该能进入校园不可思议事件了吧?全场没有一次交手,以让对手倒霉的“灾星”就自己打败了自己!

    客队席位处,蔡宗明一点点张大了嘴巴道:“这是我看过最奇怪的一场比赛.......”

    到目前为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