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可怜的

    看台之上,横拿着手机拍摄比赛的闫小玲又将嘴巴张成了O型,一脸的懵逼。

    她原本还担心自己看到激烈紧张的地方,会忍不住呐喊加油,挥舞双臂,从而一不留神把手机扔飞出去,谁知道,这场战斗的发展匪夷所思,让自己始终呆若木鸡。

    没欢呼,没激动,她忙退出相机,将视频发到了论坛,配了个最表达自己心情的标题:

    “我可能遇鬼了!”

    快速拖动进度条,“盖世龙王”浏览完了不到一分钟的比赛,以“挠后脑勺”的表情道:“我擦,穆彧在干嘛啊?楼成这就赢了?”

    “穆彧这是异能反噬了?”“擂台之路”不知什么时候又游荡了过来。

    “哈哈哈哈,明白了,好逗,笑得我肚子疼!”“聂柒柒”“捶地大笑”。

    “我看了两遍,看一次笑一次,笑疯了都!这TM哪里是武道比赛,明明是喜剧表演!”“一贯纯爱俊冈本”用“笑哭”的表情道。

    “举手!你们之前不是说穆彧的异能反噬不会影响他自己,只波及周围的人么?”“幻梵”一边“破涕为笑”,一边“对角线懵逼”。

    “盖世龙王”“捧腹大笑”道:“天之骄子,气运浓厚,穆彧连对林缺和楼成用了‘厄运’异能,遭遇反噬很正常啊,没问题,就是这样的!”

    “酱紫啊……那我可以放心笑了!”“幻梵”发了个超大型的“哈哈”表情。

    “可素,他去年打彭乐云的时候没受反噬耶……”“卖呀卖馄饨”小姑娘在高三的间歇,还专门等着看了这段视频。

    “没问题,去年穆彧先打的许万年,‘厄运’对‘乌鸦嘴’,拼得两败俱伤才勉强拿下,遇到彭乐云早就强弩之末,估计已经没法用异能了。”“盖世龙王”对当初的场景信手拈来,不愧是人形数据库,“当然,也可能楼成有克制这方面异能的天赋。”

    “哦哦哦,@长夜将至,我能把这个视频发到微博上吗?太好玩了,想让更多人看到!”“好名字都被狗啃了”“笑得打滚”道。

    “发!”闫小玲脸上逐渐勾勒了笑容,缓了过来。

    “好名字都被狗啃了”当即发了条微博,视频为主题,配了文字:

    “一场神奇的比赛!躺赢的楼成VS自己打败了自己的穆彧!”

    最后,她@了几位微博上的好友。

    其中一位叫做“笨冬”的女性ID“笑得流泪”道:

    “哈哈,好专业的表演!没有一丝破绽!这是拿绳命来演戏啊!@奥斯卡影帝”

    …………

    山北大学的武道场馆内,方志荣彻底压制了对面的选手。

    许万年和彭乐云并排而坐,对这场强弱悬殊的比赛提不起什么兴趣,甚至怀疑自己没有上场的机会。

    要不是身为武道社社长,必须在同学们面前注意形象,他都想拿出手机,搜一搜楼成对战穆彧的情况。

    他“星空的味道”是不是真能克制这方面的异能?

    去年十一月份,自己用“乌鸦嘴”捉弄他时,便遭遇了反噬,但孤证不举,还得等待确认。

    思绪纷呈间,他面前突然伸过来一个手机。

    “呃,彭师弟,怎么了?”许万年扭头看向了旁边的彭乐云。

    彭乐云嘴角上翘,隐含恶趣味地回答:“看一看就知道了。”

    他不发呆的时候,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看?”许万年凝目下望,发现屏幕上是楼成的粉丝论坛,是他和穆彧的战斗视频,顿时不由得屏住呼吸,伸出右手,点了播放。

    我去……我艹……我操!随着进度条滚动,许万年的表情变幻连连,等到这几十秒的视频结束,他傻在了那里,直到被裁判宣布方志荣获胜的声音惊醒。

    “彭师弟,如果,如果遇上楼成……”他猛地扭头,看向彭乐云,哭丧着脸道,“我能直接认输吗?”

    彭乐云轻笑一声:“你说呢?”

    “嘶。”许万年倒吸了口凉气,“我怕我管不住我这张嘴啊!要不这样,到时候你们找块胶布,把我嘴给贴上?”

    …………

    擂台旁边,恍然如梦的穆彧终于回到了现实,没什么失败的沮丧和痛苦,只有一脑门的疑惑与茫然。

    他小心翼翼爬起,打量了楼成几眼,这才小步慢走地返回客队席位处,生怕地上莫名其妙塌陷一个天坑。

    “队长,到底怎么回事呀?”林笑之见状,小心翼翼迎了过来。

    穆彧想了想道:“异能反噬了。”

    这是可以确定的事情,不能确定的是,异能为什么会反噬。

    “怎么会这样?”林笑之皱了皱眉,忽然点头,“我明白了,因为楼成命硬!诅咒和厄运无效,而没能成功的东西肯定会反噬!”

    “你这是什么理论?”穆彧诧异脱口。

    林笑之郑重回答:“玄学理论!”

    穆彧呆了一呆,才说出自己的猜测:“我怀疑楼成有第三种异能,克制甚至反弹诅咒和厄运的异能。”

    “有可能……”金大利赶到了林笑之的旁边。

    看见两位主力和其余替补都围了过来,穆彧终于从先前的情绪里走出,很愧疚很沮丧地抱歉道:

    “对不起,今年又没法带领大家进入全国决赛了。”

    气氛一下变得沉重,林笑之眼眶微红,吸了口气,装出没心没肺的样子道:“队长,今年不行,我们还有后年嘛!怕什么?还有机会的!”

    “为什么是明年?”金大利茫然反问。

    “这不明摆着吗?明年彭乐云大四,楼成和林缺又成长了一年,山北和松大将强大得让人绝望,我们怎么可能有机会出线?等到后年,彭乐云毕业了,楼成林缺虽然又强了,但我们至少还有希望争夺另一个名额呀。”林笑之原本只是随口胡诌,可说着说着,就流露出了真感情。

    我们也想去参加一回全国决赛。

    大学四年,总得有些念想!

    “问题是,我已经大三了,后年就毕业了……”穆彧呆愣愣插嘴道。

    林笑之眼珠一转,噗嗤失笑:“队长,你可不能抛弃我们呀!没有你的厄运,我们怎么冲击全国决赛?要不这样?你申请延迟毕业吧,反正你挂了好几门,学分未必够。”

    山南和其他一流大学一样,实行的是学分制,一门课一到四个学分,拿够就能毕业,允许提前读完本科,没拿够的话,可以申请延迟一到两年。

    说到这里,林笑之就一阵悲愤,自己成绩一贯很好,但有两次,队长用了厄运异能,倒霉的自己更加倒霉了……

    就在她重振着气氛的时候,周围看台突然响起了一道道声音,它们从弱变强,积少成多,最终汇成了阵阵呐喊:

    “风雨同舟!风雨同舟!”

    风雨同舟……穆彧和林笑之等人一下愣住,本能看向了四周,很快就被那一条条横幅模糊了视线。

    …………

    “风雨同舟”的声浪里,楼成返回了主队席位处,当先看见记录着细节的舒蕤和拍摄团队。

    他友好地挥了挥手,正要打声招呼,就看见舒蕤花容失色,连退了几步,似乎怕沾染上了什么,拍摄团队的其他人同样一致往后,只留下摄像大哥尴尬地立在那里。

    “橙子,你丫神了!不动手不动脚不挪身体就赢了比赛!”这时,蔡宗明竖起了拇指,化解了尴尬。

    “我还挺懵的呢……”楼成笑着走了过去。

    蔡宗明不动声色做了撤步,重又拉开了距离。

    “你躲啥躲?”楼成好笑地质问道,并看见严喆珂眸光又喜又惊地迎了上来。

    他已然明白,这群家伙是怕像穆彧一样沾染上霉运!

    “嘿嘿。”蔡宗明笑而不语,缩到了林缺旁边。

    “你这还算是朋友吗?”楼成无奈地瞪了“嘴王”那厮一眼。

    “不算!”小明同学毫无节操地回答。

    楼成险些气乐了,感动地看见小仙女毫无畏惧地挨到了自己身旁。

    这就是真爱啊!

    这时,他耳畔响起了自家师父的声音:“你拿到的龙虎真人遗物大概可以反弹厄运乌鸦嘴之类的异能。”

    这句话就像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楼成脑海的迷雾,让他恍然大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自己沉睡时,金丹可以预感到危险的临近,并在自身平衡成丹时,让这种神异融入进去了少许……

    这算是我觉醒的第三种异能了吧?当然,绝大部分力量暂时由金丹提供……

    “命硬”加“预感”的异能该叫什么好呢?天之子?幸运星?

    念头转动间,楼成下意识看向了李懋蔡宗明等队友,发现他们依旧是先前的表情,对自家师父刚才的话语毫无反应,充耳不闻。

    这一手厉害啊!

    “橙子,你刚才有感觉什么异样吗?”严喆珂目光炯炯,垫了垫脚尖,凑到楼成耳边问道。

    楼成笑着解释道:“大概我觉醒了第三种异能,反弹了穆彧的厄运,而且造成了反噬,呃,应该说,这异能早就觉醒了,只是我自己一直没注意,没搞清楚是什么……”

    他将之前在火车站抓住小偷的遭遇低声告诉了严教练。

    “这样啊……”严喆珂又欣慰又惊喜地流转了眸光,继而哼了一声,“好气哦!我还以为是我人品光辉照耀的作用!以为自己觉醒了人品异能呢!”

    “你看我让穆彧反噬得这么严重,肯定有你人品加持的缘故。”楼成讨好了一句,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珂珂,你不怕染上霉运,主动迎接我,是因为相信我,还是觉得自己人品无敌,不必担忧这个?”

    “嘿嘿……”严喆珂以笑声代替了回答。

    …………

    绕场致意完毕,穆彧和林笑之等人回到了更衣室。

    由于队长遭遇了反噬,林笑之心情轻松了很多,进了洗漱间,将护身符们一一脱掉,和衣服一起塞入了柜子。

    热水淋下,她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舒服。

    将洗发水涂上后,林笑之享受起沐浴。

    忽然,她看见头顶灯盏闪烁了几下,滋滋作响,在挣扎了几秒后,终于彻底熄灭。

    紧跟着,她只觉淋到身上的热汤变成了刺骨的冷雨。

    这……林笑之转头看向了柜子,只觉可爱的护身符们是那样的遥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