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莫婧婷的明悟(七千字的大章)

    这两货……看到消息,楼成低声笑骂了一句,先行回复了老邱:

    “不用跪我,和我没关系啊(摊手),你得跪我师父,武道社的施教练,谁叫他刚好是莫婧婷师父的师父的师弟?”

    他以绕口令的方式幽默地阐述了关系的源头。

    没等他退出这个对话框,邱志高便再次发来了消息,用“忽闪着眼睛“的表情道:“她和,她和电视上一样漂亮吗?”

    有的明星在现实里惨不忍睹。

    “我说,你一个三大五粗的汉子用这种表情和弱弱的口吻,不觉得恶心吗?”寝室几人互相损惯了,楼成回了个呕吐的表情,末了才补上一句道,“还好,差不多。”

    莫婧婷正是最灿烂的年华,气血又相当旺盛,还不怎么需要靠外物来修饰。

    “那她真实的性格怎么样?”老邱没在意楼成前面的话语,自顾自追问道。

    楼成想了想,手指飞快按动道:“蛮开朗蛮外向的。”

    当然,也挺有心机挺有手腕的,但这就没必要告诉老邱了,他和莫婧婷根本不会有什么接触,还是让他保持一份美好的念想吧。

    而且背后说人坏话总是不好,又不是男女朋友之间交流没必要做什么保留。

    “和她平时的表现一样啊!”邱志高兴奋地回道。

    楼成没再理他,退出对话框,点开了秦默的消息,“奸笑”道:“俗语有云,见面不如闻名,想象的美好就让它停留在想象里吧,一旦落入现实,会让人失望的。”

    他婉拒了秦默想见莫婧婷的请求,一是礼貌问题,不打招呼就带上秦默是对客人的不尊重,二是不想因此欠心思难测的师侄人情。

    “说人话!你觉得现实的莫婧婷会让我失望?那我问你,她有电视上漂亮吗?眼睛还是那么有特色吗?本人还是那么活泼开朗擅长卖萌吗?”秦默反问了几句。

    “这些倒是挺符合的。”楼成没有昧着良心说话,“但其他方面嘛……”

    “其他方面关我屁事啊?我又不是要娶她当老婆,就YY一下,至于在乎那么多吗?看来我不会失望的!”秦默以“鄙视”的表情回答。

    “禽兽……”楼成竟无言以对。

    你丫不是真的粉丝!

    …………

    夜里九点半,楼成将严喆珂送回宿舍后,边思考着女孩生日那天的安排,边回到了七栋二单元三零二寝室。

    他刚推门进去,就看到邱志高和秦默坐在沙发上,面前是播放着某场武道比赛的电视。

    “没玩游戏?”楼成诧异着随口问了一句。

    秦默顿时堆起了笑容,推了推自己的金丝边眼镜道:“玩累了,肚子饿了,橙子,要不要一起吃个夜宵,我请客,叫烧烤!”

    这个点,学校内部的食堂和店铺都已经关门,但架不住附近有集镇,同学们手上有外卖APP,而且松大新校区不是以围墙来隔断内外,采用的是铁栏杆形式,有栏杆就有空隙,就能将餐盒递进来。

    当然,大型餐盒就别想了,曾经有同学嘴馋,点了份几十块的酸菜鱼,餐馆老板也是傻了,直接装一个大塑料盒里了,结果外卖小哥怎么都塞不过栏杆,急得那同学都想就在原地开吃了,菜在外面,人在里面,边吃边唱铁窗泪。

    不过嘛,这件事情的结局很美满,外卖小哥身手不错,提着餐盒,蹭蹭蹭翻过了栏杆,不见一点洒落,它教育了广大同学,学点武功不会错!

    “不用了,这个点吃会影响睡觉的。”楼成婉言谢绝。

    “那好吧,我们自己吃。”邱志高笑眯眯道,“我给你打了热水,你不用再跑一趟了。”

    “你们别这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楼成没有客客气气礼礼貌貌地应对,而是直接就笑骂了一句。

    “这不是想蹭点小师叔的光辉吗?”秦默开了句玩笑。

    “橙子,我要求不高,帮我要几个签名就行。”老邱腆着脸道。

    “行行行,有机会的话。”楼成失笑摇头。

    好歹咱也是个大V了,也没见你们为此讨好我!

    …………

    第二天下午的课程结束时,楼成收到了莫婧婷的短信:

    “小师叔,我在来的校车上了~”

    “好的,我们会到车站接你。”楼成着重强调了“我们”这两个字,并将莫婧婷已经坐上校车的事情发给了珂小珂同学。

    严喆珂“乖巧端坐”道:“我在寝室了,正收拾呢,你到宿舍门口等我。”

    啊?不是在长桥等啊?楼成念头一闪,好笑地回复道:“行!”

    珂珂挺郑重的嘛,还专门回去打理自己……

    呃,她好像曾经说过,女生见女生的时候,比见男生更慎重……

    二十多分钟后,等待于三栋门外的楼成再一次看见了小仙女“降临”。

    严喆珂化了淡妆,穿着以凸出自身斯文秀气的一面为主,当真清丽脱俗,顾盼流辉。

    “傻看什么呢?快走吧。”女孩抿嘴横眸,低嗔了一句。

    楼成收回视线,牵住了她柔软的手掌,嘿嘿笑道:“看小仙女啊~”

    哪怕天天都能见到珂珂,自己刚才也依旧有被震住的感觉,可惜,这种郑重,难得遇上两回!

    “哼!”严喆珂扭头上看,嘴角翘起,没有说话。

    两人一路往前,不知多少视线投来,冬日早暗的傍晚仿佛都染上了一层光彩。

    在车站没等多久,他们便看见莫婧婷走到了校车门口

    她戴着那能遮住半边脸的墨镜,在傍晚在冬天显得那样鲜明那样引人瞩目,打扮似乎也是用了很多心思,以大衣衬托出了本身高挑的个子和修长的双腿,丰润的嘴唇像是宝石,光泽暗生。

    还未离开校车,莫婧婷的视线便捕捉到了严喆珂,身为女孩,竟也有了几分惊艳之感。

    这方面严喆珂相对好很多,毕竟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对方,各种造型的对方,只略微“悲愤”地感慨了下个子高挑真好,便抿嘴浅笑,斯文回望。

    她们四目相接,被忽视的楼成仿佛听到半空有兹兹的声音作响。

    “我们先去餐馆吧,这里说话不方便。”他主动跨前,抢先开口。

    在来往同学的注视下,楼成与严喆珂手拉着手行于前方,莫婧婷略微落后半步,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两人交扣的手指。

    进了“学苑餐厅”的小包厢,等到菜品上齐,房门合拢,无人打扰,莫婧婷才取下墨镜,用那双迷迷蒙蒙永远含情的眼眸看着楼成和严喆珂道:“难怪小师叔从来目不斜视,原来是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本来该叫小师婶的,但总觉得怪怪的,把你给叫老了。”

    “严喆珂,叫我喆珂就行了。”珂小珂同学酒窝浅淡,礼貌笑道。

    “你是蜀山斋的弟子?”莫婧婷单手托腮,眸含好奇地问道。

    “算是吧,你怎么知道?”严喆珂嘴唇半启,颇为诧异。

    我姓严,身份户口在秀山,“阴阳转”又不是外在容易判别的,她就算能查到我的学籍资料,也很难联想到我是蜀山斋的吧?

    莫婧婷嫣然一笑,瞄了楼成一眼:“小师叔告诉我的。”

    “我没说过!”楼成脱口否定,都无需严喆珂转过眸光。

    正常人不是都该先想一想有没有说过吗?小师叔你的反应不对啊!莫婧婷觉得这和自己预想的发展完全不同。

    “你怎么知道自己没说过?万一顺口呢?”严喆珂侧头看向男友,嘴角轻翘,似笑非笑。

    楼成咳嗽了一声道:“是我师父说的,当时的对话我印象挺深刻的,一下就记起来了,他说我以后可以不用加入吴越会,去当龙虎俱乐部的客卿,或者嫁入蜀山斋,他都喜闻乐见。”

    他故意原话说出,以逗笑小仙女。

    “噗……嫁入蜀山斋……说得你要嫁给我哥一样……”严喆珂失笑出声,扭头扬脖,粉扑了脸蛋,潋滟了眸光,似羞似娇,继而打趣了一句,转移了话题,而这话题似乎更加好玩,让她笑得身体都在轻颤了。

    逗死人了!

    看着严喆珂和楼成在那里旁若无人地秀着恩爱,彻底成为了背景板的莫婧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感觉自己被喂了满满的狗粮,凄风孤寂,苦雨阑珊。

    我不该来的……她无奈地想着,同时也明白了自己之前做错了什么,明白了小师叔的态度为什么那样冷淡。

    人家正是热恋期间,容不得外人插足,撩他只会惹他反感,而反感一出现,越讨好就越让他烦……

    应该采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才对,我又没想着真要便宜他,做个货真价实的师侄可能更好……

    想法一变,她态度跟着改变,主动与严喆珂攀谈了起来,附带才和楼成说话。

    她在娱乐圈混了好几年,虽然某些想法不如严喆珂成熟,有的时候也不够理智,但在交际手腕上,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上,那是远远甩开了实践不足的两人,当话题被她引入圈内其他明星的秘辛时,无论楼成,还是严喆珂,都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听得津津有味,一顿饭吃得很是融洽。

    这可不是娱乐记者的爆料,而是圈内大明星的吐槽!

    八卦之心人人都有!

    “没想到他私底下是个受啊……”提到某位男明星时,严喆珂又恍然又是错愕。

    “这行男女通吃的事多了,不少龌蹉大家都习惯了,觉得没有才不正常。”莫婧婷感叹了一句,“要不是我有宗门的背景,而且宗门还涉足了这个圈子,有些产业和势力,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住那些诱惑那些胁迫。”

    说话间,她可怜巴巴地望着严喆珂和楼成,不奢望他们承诺什么,只求留个印象,等到应了景,小师叔有高品丹境乃至外罡的实力,在宗门有着极强话语权后,说不定就能博得同情和帮忙了。

    楼成确实没胡乱承诺什么,只顺口唏嘘了娱乐圈的混乱。

    莫婧婷也收拾心情,继续说着好玩的事情,也继续承受着对面小两口时不时的秀恩爱。

    临到末尾,她从坤包里拿出了几张票,推给了楼成和严喆珂:

    “小师叔,喆珂,这是演唱会VIP区的票……”

    她捂嘴轻笑,补充解释道:“你们不是圈内人,直接请到嘉宾席肯定不自在,而且还会打扰到你们的约会,不如直接给你们好位置的票。”

    “谢谢,我们两张就够了,其他人有的。”楼成客气了一句。

    “小师叔,你是我的长辈,说谢谢那就太折煞我了。”莫婧婷调侃道,“其他人?你有认识的朋友是我粉丝?”

    “还不少。”楼成念头一转,顺势帮老邱和秦默求了签名。

    莫婧婷笑吟吟拿出便签,撕下两张,分别签了自己的名字和给秦默给邱志高。

    “比你的签名好看多了~”严喆珂接过一看,打击了自家男友一句。

    “我又不是靠这个吃饭的。”楼成笑着回应,收起了东西,等莫婧婷戴上一幅平光眼镜,才喊了服务员结账。

    将这位改变了态度的大明星送上校车,挥了挥手,楼成和严喆珂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吐了口气。

    “觉得比打了一场比赛还累~”严喆珂半是感慨半是撒娇地说道。

    女孩子间的暗流战争……

    “让我帮你揉一揉太阳穴吗?”楼成噙着笑容提议,“有你在,她安分多了,这样挺好的。”

    “嗯,她是个很聪明的姑娘……”严喆珂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两人闲聊了一阵,坐到了附近的行道椅上,当然,肯定是女孩拿出纸巾,楼成习惯成自然地抽出擦拭椅子表面。

    “一共几张票?”严喆珂随口问道。

    楼成边帮她揉着太阳穴边回想了下道:“四张,我们两张,还剩两张,你问问你室友他们要不要,老邱和禽兽都有的。”

    “嗯。”严喆珂拿出手机,询问了李怜彤等人。

    李怜彤很悲愤地回答超想去,但星期二晚上是一门很重要的专业课,不能逃,没法逃,施向阳亦然,于是乎,她们初次看演唱会的体验就这样被推迟了。

    而宗艳茹是莫婧婷的黑粉,相当讨厌她,没为演唱会背叛自身的原则。

    “都不去诶……你还是拿给老邱和秦默吧,这位置要好很多,或者给嘴王他们?”严喆珂提议道。

    “好的。”楼成开始期待老邱他们感恩戴德的表情了。

    …………

    校车上,莫婧婷收敛了笑容,沉静了表情,怔怔出神一阵,拿起手机,询问了一位江湖圈子的朋友:“你知道严喆珂是蜀山斋哪位前辈的门下吗?”

    “严喆珂?姓严,没听说过啊,我帮你问问……”那位朋友也不清楚,过了几分钟,他语气郑重道,“是蜀山斋太上长老‘倾天剑’纪建章和‘七曜星’窦宁的外孙女。”

    “倾天剑”?“七曜星”?莫婧婷瞳孔一缩,腕部一抖,竟将手机摔到了地上。

    …………

    去湖边散完步,楼成心满意足地目送严喆珂进入了三栋宿舍,顶着夜色,回到寝室,正好看到秦默和老邱在客厅商量明晚去演唱会的事情。

    “偌,给你们要的签名。”他笑眯眯先将两张便签纸递了过去。

    “签名?”老邱接过一看,惊喜脱口,“这么快就要到静婷的签名了?”

    秦默则想得深了一层,惊讶道:“你去见过她了?”

    没见过怎么要签名?

    “她是我师侄,既然来松城了,我总得招待一下吧?刚和珂珂请她吃过饭。”楼成坦然回答。

    “橙子大爷,你怎么能忘记带我?”秦默一脸“悲愤”,邱志高也是又惊喜又遗憾。

    曾经有如此好的一个机会摆在我面前,但我竟然就这样错过了!

    “人家不想被打扰嘛。”楼成将理由推在了莫婧婷身上,顺势拿出两张VIP票,“她送的,你们拿着呗,位置更好。”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回头我给你跪,收下我的膝盖!”邱志高没有矫情。

    秦默先喜后怒:“早知道你这里有,我就不被那个黄牛敲了!妈的,你想知道他卖我多少钱吗?多少钱吗?”

    钱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口气!

    “我不想知道。”楼成失笑回答,“你们的票就问问嘴王阿强他们要不要去吧。”

    …………

    又是一天过去,到了傍晚时分,楼成以社团的名义开了证明,买到了前往老校区的车票,带着严喆珂,与邱志高、秦默、赵强和蔡宗明一块出发去莫婧婷的演唱会。

    “难得的逃课体验。”严喆珂望着窗外掠往后方的教学楼说道,有点感慨,也有点做坏事的兴奋。

    都是被橙子带坏的!

    楼成靠了过去,环住她的腰肢,故意提醒道:“你逃课肯定会被发现,教室里少了一个‘亮点’,老师怎么可能不注意?不像我,大众脸,人一多老师就分不清了。”

    这就是长得好看的劣势!

    “哼!”严喆珂轻打了他一下,“我又不傻~已经写好请假条了,不用你担心,谢谢!”

    自己让茹茹帮忙交了请假条,相信以老师的善意肯定不会多说什么,再说又不是专业课。

    这就是长得好看的优势。

    …………

    松城武道场馆外,人头涌动,各自成群,有穿插其间卖票卖花卖荧光棒的。

    严喆珂只参加过一次歌友会,没怎么经历类似场合,显得颇为兴奋,望来望去,到处乱走,什么都想买,什么都想试,像个孩子一样:

    “橙子橙子,我们买几根荧光棒吧,听演唱会怎么能不挥一挥。”

    “橙子橙子,那个饼看起来好好吃。”

    “橙子橙子,你跟紧了,要是走丢了,我可不管你!”

    ……

    楼成挂着喜爱的笑容,牵着女孩的手,任由她游来荡去,和她品尝了各种垃圾食品。

    演唱会不是重点,重点是约会!

    眼见着快要入场,一个卖花的小孩凑到了楼成旁边:“哥哥,哥哥,给姐姐买束花吧,她那么漂亮!”

    听他这么一说,楼成顿时就心动了,打算掏出钱包,买上几朵。

    这时,严喆珂抿了抿嘴,反拉住他的手腕道:

    “不要啦,我又不喜欢这种花,快入场了,我们过去吧~”

    有了严教练的坚持,楼成也就收敛了心思,快步往前,甩开了卖花的小孩,低声问道:“怎么了?虽然是贵了一点,但他说得好啊,你那么漂亮,该有鲜花衬托!”

    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道:

    “他们就是利用男人这种逞英雄摆阔气的心理……哼,我不喜欢别人把你当冤大头!”

    她表现得像是一头护崽的母老虎,看得楼成心里一暖,笑意更盛。

    演唱会里,莫婧婷没出什么幺蛾子,本本分分做着歌手的职责,而楼成和严喆珂对她的不少歌很是熟悉,时不时就跟着合唱,挥舞荧光棒,或者录着视频,自得其乐,玩得非常开心。

    “嘿嘿,你脸大,和你自拍显得我的脸更加小了~”等到演唱会结束,出了场馆,呼吸到夜晚的冷风,严喆珂拿出手机,翻看着刚才两人的合照。

    “本来就小。”楼成五指张开,虚盖在珂小珂同学的脸上,以做对比。

    他望了望四周,咳嗽了一声道:

    “这个点校车早停了,老邱他们说是去秦默家借住一晚。”

    我们是不是也夜不归宿?

    这是确定来看演唱会后,他就在考虑和期待的事情……

    “对哦。”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那你约个专车吧。”

    啊?这是什么回答?楼成愣了愣。

    珂小珂同学,你不按常理出牌!

    “怎么了?这个点回去来得及,熄灯还早呢。”严喆珂眨了眨眼睛,眸光很是清澈。

    “好,好的。”楼成收敛杂念,约个了专车,心里念念有词道。

    我恨网约车!

    虽然看完演唱会后打车的人很多,虽然楼成在默默祈祷没人响应,但严教练的人品光辉是无敌的,没过几分钟就有司机接单了。

    到松大新校区可是远途,钱不少!

    “怎么办?想到等下要翻墙进学校,有点小激动呢~”等待专车的空隙,严喆珂将双手都给楼成握着,兴奋地笑道。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做过这种坏事呢!

    看见她脸蛋红扑眼眸生辉的样子,楼成刚才的遗憾和失落消散一空,低笑道:

    “我们是做坏事二人组!”

    带着小仙女做坏事似乎挺有意思的。

    …………

    夜晚车快,半个小时后,在天上明月的照耀下,楼成领着严喆珂“鬼鬼祟祟”找到了一处监控死角。

    面对高高的护栏,他轻笑道:

    “我先上去,等下拉你。”

    “嗯嗯!”严喆珂一本正经地点头,眼眸闪闪发亮。

    楼成手一撑,脚下发力,整个人像是一只大鸟,稳稳就落到了栏杆最上方的横条,不动分毫。

    他弯下腰,握住了严喆珂伸来的双手,在女孩蹬地发劲时,顺势往上一扯。

    身体腾空,旋即站稳,严喆珂左顾右盼,眸光流彩地说道:

    “真好玩~!”

    她愉悦地迈步,双臂略微打开,走起了平衡木,两**错着在栏杆上前行。

    楼成单手插兜,跟在她的后面,只见女孩背影俏丽,乌发亮泽,姿态活泼,与天空皎洁的月亮交相辉映,照入了自己的心底。

    他用心地记忆着这幅画面,然后微微一笑,用力一踩左脚。

    严喆珂正是交换脚步的时候,顿觉栏杆摇晃,重心失去,就要往外栽倒。

    她没有尖叫,下意识就弹动脊椎,拉扯肌肉,强行站直。

    就在这时,她腰间多了一条手臂,将她轻松拉了回来,撞入了熟悉的怀抱。

    “就知道使坏……”严喆珂醒悟了过来,又嗔又乐又颇感刺激地打了楼成一下。

    然而,她话未说完,嘴唇已被封住,感受到了男友的温柔和灼热。

    眸光扫到栏杆两侧的地面,严喆珂身陷梦境般缓缓闭上了眼睛,回抱住了楼成。

    天空一朵云彩飘过,短暂遮住了明月。

    …………

    脚步轻快地回到寝室,严喆珂停在了外面,先摸了摸脸蛋,确认潮红已然褪去,才推门进入。

    “咦,珂珂,你怎么回来了?”李怜彤诧异转头。

    “为什么我不能回来?”严喆珂一脸懵逼。

    “出去看演唱会,肯定要错过晚班校车呀,嘿嘿,这个时候,男人都会提议去酒店开个房间住一晚,第二天再回来,嗯,他们会先开两间,然后死皮赖脸留在女生这边,说什么我就抱着你睡,我什么都不做……我就摸摸,我不做其他……”李怜彤越说越污。

    “停!”严喆珂听得脸红耳赤,当即打断,“要不要这么污啊!”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到了楼成之前刻意提及没有校车且老邱他们要夜不归宿的事情。

    他,他是想让我也不回来?

    难怪他当时的反应有点奇怪……

    李怜彤好笑地看着她,追问了一句:“你家橙子难道都没这方面意思?这不可能!”

    “他,他有说没校车了。”严喆珂脸颊薄红,不太好意思地回答道。

    “咦,咦,你怎么回答的?”李怜彤和施向阳她们都来了兴趣。

    “我说,我说约专车吧……”严喆珂扭头望向了旁边。

    “约专车,约专车,哈哈哈,你这回答绝了,我就服你!”李怜彤捧腹大笑,失去了形象,施向阳和宗艳茹也是捶床的捶床,趴桌子的趴桌子。

    严喆珂被她们笑得一阵羞恼,不由暗自咬牙。

    我没品味出他潜藏的意思呀!

    我就单纯地提个最方便最简单的办法!

    哼,都是被橙子传染的,我都变成笨珂珂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