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九字诀(第二更)

    上了石阶,踏足正厅,洞府的大致模样就呈现在了楼成的眼底。

    它分有丹房、书阁、静室和待客正厅等场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墙上则有微光神奇散出,让肉眼可以视物。

    看着这昏暗孤寂又阴冷暗生的洞府,楼成莫名有些寒颤,回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期考古类节目,某某的墓葬就是这样自有格局,仿佛生前居所,但却与外界隔绝。

    似乎猜到了他会有这样的想法,施老头咳嗽了两声道:“这帮修真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有的洞府修得就跟墓一样,非得在什么湖底山腹,我们管这叫‘不见光’。”

    “也不是真没光,人家自有布置,外接了阳光和月光,白天亮敞,晚上幽静,多好多自然多环保!”“意后”费丹笑吟吟抬了下杠。

    他们早探索过此地,收刮过一番,此次目的明确,边交谈边走向了相当于主卧的静室。

    从“罪火天君”和“意后”的言辞之间,楼成也隐约把握到了修真和武道的分歧,后者先练肉身,辅以观想,等找到并凝聚了意志,才藉此涉及精神,让它与气血劲力等还抱于一,而前者,先从精神着手,借助外物,练人体一炁,肉身虽也有修行,却暂时只是作为辅助,一直到七返九转,结炁成丹,反馈往外,才算有了平衡。

    至于其他更详细更高深的内容,一是时间紧凑,“意后”费丹他们没怎么提,二是偶然涉及的几句,楼成也听不懂听不明白。

    静室之内,布置简单,只一石床一石几,与楼成想象的“修真洞府”截然不同。

    “应该在墙上。”“意后”费丹环顾一圈,淡雅自信地说道。

    墙上?他们在找什么?楼成极目四眺,跟随观察,可由于光线昏暗,没看到什么痕迹。

    “罪火天君”闷声回应:“我当初就觉得还有遗漏,你们太心急了!”

    他掌心碧绿火焰跃出,照亮了静室,让一切都蒙上了流淌的幽光,愈发得骇人。

    楼成跟在施老头背后,没插嘴没乱走,就眼睛打量,尽收壁上点滴于眸底,然而,那里只得斑驳的岁月残留。

    “你们愣着干啥,想在这里过夜啊?”施老头喝着小酒,贱兮兮地嚷了一句,像是纯粹来看热闹的围观群众。

    “哼!”“罪火天君”手腕一抖,碧绿火焰飞出,于半空分成八朵,射向各方,打在了石壁之上。

    奇异的嗡鸣响起,墙上一阵涟漪,交错了晶莹和赤红的微光,凸显出九个古代文字: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它们或黯淡或破损或残缺,只得“兵”“者”和“前”完好,各有神韵悠长。

    “果然有……”费丹感叹了一句,意在言外。

    “这是道门九字诀。”施老头没忘记自家傻徒弟,给他介绍了一句。

    楼成在小说、动漫和先前搜集的某些修真资料里早见过这九个字和相应的改版,对它们并不陌生,只是很奇怪“意后”和“罪火天君”为什么要再探龙虎别府,寻找大家都知道的九字诀。

    他念头转动间,施老头继续说道: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货色,道门‘九字诀’和大行寺‘六字真言’相仿,臭小子,你也遭遇过‘吽’字诀,该明白这几个字有什么作用了吧?”

    “就是念一念它们,就能获得不同的效用?”楼成试探着开口问道。

    施老头没好气地笑骂道:“光念有什么用?音秘还得配合对应观想,才能发挥!”

    我知道,我又不傻……楼成没敢和师父顶嘴。

    “意后”费丹在旁边笑吟吟道:“而且你还得按照它们原始的读音来,不能用现在的读法,否则念破了嘴巴也没用,比如这个‘临’字,该读……”

    说到这里,她脸色一正,胸腔震动,声带共鸣,吐出了一个古怪的读音:

    “临!”

    此声回荡,仿佛四面八方灌入了楼成的耳朵,他忽觉下腹金丹有所转动,繁星似要移位,荡出了少许涟漪,像是即将凸显出什么。

    但这一切是如此微弱,转瞬即逝,风过无痕,仿佛缺乏更强力的刺激和影响!

    这!“临字诀”或者说“九字诀”能引发金丹的变化?楼成心中一惊紧跟一喜,只觉这趟没有白来!

    他忙模仿着“意后”刚才的读音,重复了一遍:

    “临!”

    这一次,星云状的金丹安安静静,没给反应,倒是旁边的“意后”费丹笑了:“掺杂着兴省口音的临字诀。”

    汗!楼成一阵羞愧,差点不好意思抬头。

    “你这么感兴趣啊……回头我整理个九字古音发给你师父,不过没有对应的观想法,也没什么用。”费丹轻轻叹息,侧头看向施老头道,“通过整理和研究龙虎真人的遗留,我们发现九字诀不仅仅是秘法,还是练法,以音秘影响本身,产生不可思议的效果,龙虎真人之所以能在修真者里排得上号,就是推陈出新,将九字诀化入了本身的修行。”

    “我们也希望靠它们来打通武道和修真的壁垒,找到突破那道难关的办法,哎,再不搏一把就老了。”

    在龙虎别府发现了“九字诀”的痕迹,印证了他们对龙虎真人修行法的研究和猜测。

    那对应的观想法在哪呢?楼成险些脱口问道,还好谨记了师父的提醒,沉默是金。

    刚才的“临字诀”之所以才造成金丹的少许涟漪,是因为缺乏观想法配合的缘故吧?

    施老头瞄了他一眼,猜到了他的心思,笑眯眯道:

    “这次收获不小嘛,龙虎真人修炼时手书的九字诀,本身就蕴含了相应的神髓和韵味,相当于只差细节的观想图了。”

    “对,花费些时间不难掌握,就是只有三个完好。”“罪火天君”语气缓和了许多,隐有惋惜。

    除开“兵”、“者”和“前”三字,其他的神韵都已不在。

    “这有什么?又不是只有龙虎真人才懂‘九字诀’!”施老头嘲笑了一声。

    那三个“字”本身就是观想图?楼成听得一阵诧异,忙将目光投了过去,只觉横撇竖捺浓墨重彩,韵味自生,仿佛沟通了天地间最深邃最难懂的奥秘。

    其中,“兵”字锐利,“者”字厚重,“前”字一往无回!

    就在楼成专注又沉迷地记忆和感悟时,“罪火天君”往前一步,五指张开,拍在了墙上。

    嗖嗖嗖!一朵朵碧火从内喷薄,烧掉了交错的晶莹和赤红,并切割下了“兵”、“者”和“前”三个字。

    三块石片整整齐齐,被“意后”随手一招,飞了过去,落于她的掌心。

    这份念力这份化意为实,比柳寻真的异能不知强大了多少……楼成暗自感慨,忍下了出言阻止对方带走三块石片的冲动。

    等到离了洞府,回到湖边,目送“罪火天君”和“意后”缩地成寸般消失,楼成才压低声音对施老头道:“师父,那九字诀好像能影响……”

    他话未说完,就被施老头恍然打断:“能影响你体内的龙虎真人遗留?”

    “对!”楼成用力点头。

    是这样没错!

    肯定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光靠古音不行,还得有对应观想法。”

    “回头我给他们要份拓片吧,虽然效果会差很多,但也不是什么也没有,你先试试,确定有好的影响再说。”施老头将拓(ta*)读成了拓(tuo)片。

    “谢谢师父!”楼成欣喜回答。

    真是中国好师父啊!

    解开龙虎真人金丹之秘的事情总算有了曙光!

    他拿出手机,发现信号已经恢复,看见严喆珂以“伸懒腰”的表情道:

    “总算到课间休息了,这老师每次讲得飞快,一堂课能讲好几十页,听个课能累死人!”

    楼成看了看时间,发现从上一次回复到现在,才过了十来分钟,还真是一次短暂的探险,没自己想象的惊险和刺激。

    “我抽空去探了个险。”他“窃笑”着回复了珂小珂同学,并打开APP,约回去的车。

    他等啊等,在严喆珂抽空回复前,始终没人接单。

    “那为师先走了,你自己跑回去。”施老头潇洒地挥了挥手,忍着笑意说道。

    “师,师父,你不带我?”楼成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这就是中国好师父!

    “咳咳。”施老头故意咳嗽了几声,“为师有旧伤,自己走还行,没法带人,反正你体力好,自己跑呗。”

    “好,好吧。”楼成接受了这个解释。

    施老头没有一点犹豫,脚步迈开,背影晃动,消失在了远处的黑暗里。

    他每走一阵,都得歇一阵缓一阵,而每次休息的时候,都乐不可支,觉得总算坑到那臭小子了。

    你不是体力好吗?

    那你跑啊!跑啊!

    楼成收拾心情,就当夜跑,呼吸着湖畔水气,看着导航,向松城大学新校区奔去。

    途中,严喆珂“十脸懵逼”地回道:“探险?我觉得自己学傻了,怎么听不懂了……”

    由于涉及别人的秘密,楼成没有细说,就大概解释了一下:

    “附近有个修真者的别府,早就探索过的那种,我师父带我去见识见识,你知道修真者吧?”

    “知道呀,蜀山斋有不少这方面的资料,最初的修真者就诞生于道门武者里。”严喆珂用“挠着下巴思索”的表情道,“你还在洞府里?什么时候修真者洞府也通手机信号了?当真全球通?”

    “没,回来的路上,跑回来!”楼成“悲愤”回答,因严教练的答案有所浮想。

    以后说不定能从蜀山斋弄到更多的修真资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