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遭遇(七千字大章)

    惊喜……楼成只觉天空黑压压一片,像是太后的手掌按了下来,自己就仿佛五指山上的猴子,怎么折腾都跳不出去。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自己千算万算,都没算到她老人家竟然直接跑到松城给珂珂过生日!

    电话那头,纪明玉恍若无觉般继续笑道:“去年你爸和我的时间都没凑上,没能陪着我们家小公主成年,这一次得好好弥补弥补,我们在松雅酒店,你打车直接过来吧,晚上就别去上课了,反正不是班会吗,给辅导员请个假就是。”

    “好,好的。”严喆珂又觉温暖又感忧愁地答应了下来。

    松城大学的习俗是星期天晚上的那堂课固定为班会,当然,课程表内是不会这么写的,往往给它套个马甲,比如“形势与政策”……

    这属于预置课表里唯一不能变更的课程。

    而楼成和严喆珂由于时不时就有周日的客场比赛,回来一般很迟,也就直接通过学校管理部门向辅导员请了长假——长期不上这堂课的假。

    挂断电话,女孩抿了抿唇,眸光复杂地看向楼成,张了几次嘴,却没能说出话来。

    楼成悄然吐了口气,重新露出笑容道:

    “我现在好想出道题目,求我心里的阴影面积有多大……好啦,明天才是你正式生日,我晚上请你吃大餐!”

    他试图以自黑的方式化解珂小珂同学的愧疚,但失落与遗憾却是没那么容易消去的。

    交往以来的第一个生日,不能手牵着手迎接了……

    而且,明晚也没借口夜不归宿了……

    严喆珂眼眸上转,贝齿轻咬,忽然扭头望向旁边,微扬着下巴道:

    “你和,你和我一块过去吧……”

    啊?见家长?这会不会太仓促了?楼成吓了一跳,心惊胆战了几秒,可很快又镇定了下来,不再慌乱。

    我现在也不差了,有能力给予珂珂未来的保证了,可以昂首挺胸去见太后和岳父大人了,没什么好害怕的。

    这是底气,也是自信,也是笃定。

    嗯,空着手去肯定不好,得抓紧时间买些礼物,女婿第一次上门该提什么好呢?

    看见他惊喜中带着沉思的表情,严喆珂哪能不明白他在“勾勒未来”,在“考虑太多”,忙嗔了句道:“你在想什么呢!我是说,你今晚也住松雅酒店吧,等我爸我妈睡了,我来找你,一起过零点,嗯,如果我妈一个人来,肯定会拉着我一块睡,但我爸不也来了吗?他们两口子恩爱得很,哪舍得分开……”

    “和我们一样。”楼成低笑附和,刹住了见家长的种种想法,又变得喜悦和期待。

    严喆珂横眸瞪他,哼哼了两声,忽然又有了做坏事的那种感觉。

    她目光扫过楼成背后的行囊,突地醒悟过来,脱口问道:

    “你不会把生日蛋糕塞里面了吧?”

    我就说橙子今天怎么特意带上了他的大背包!

    “不止生日蛋糕。”楼成笑呵呵卖了个关子。

    以他目前对力量和身体的掌控,哪怕背着小尺寸蛋糕,跑来跑去,也不会让它出现损坏。

    “还有礼物?”严喆珂好奇又欣喜地追问了一句。

    好想现在就知道是什么啊!

    “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楼成坚决没说,哪怕珂小珂同学紧跟着撒娇询问。

    …………

    家人团聚,晚餐美味,礼物惊喜,交谈温馨,这些都与楼成没有关系,他窝在1218号房间,忙碌地做着布置,到一切弄好,边上网边和严喆珂聊天,耐心等待着她的出现。

    1902号,双卧套房,严喆珂坐在沙发上,斜斜靠着,搂着纪明玉的臂弯,与父母说着家长里短,讲着有关自己专业的事情,前面茶几上则有吃过的蛋糕和吹灭的蜡烛。

    她看了看手机时间,故意捂嘴打了个哈欠道:“我明天得早起回学校特训……”

    “哎呀,不早了,你快洗漱睡了吧。”严开翻腕望表,自动自觉地理解了女儿的言外之意。

    “嗯嗯。”严喆珂点了点头,又略感愧疚地问了一句,“爸,妈,你们几号走?我来送你们吧。”

    “我们明天上午的飞机,一家人送来送去做什么,回去好好上课。”严开握着纪明玉的手,宽厚儒雅地回答道。

    “好的,爱你们哟~”严喆珂展颜一笑,心情微有激荡地卖了个萌。

    目送她进入卫生间,听到水声传来,严开若有所思道:“珂珂好像在牵挂着别的事情,偶尔心不在焉的,难道是第一次因为这种理由请假逃课?”

    纪明玉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不知该赞他慧眼如炬,还是嘲讽他心思迟钝,她吐了口气,悠然说道:“女孩子嘛,这个年纪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心事。”

    她对丈夫做了暗示。

    严开轻轻颔首,忽生感慨道:“不知不觉,珂珂就这么大了,是大姑娘了,呵呵,总觉得她昨天还是个小丫头……将来,将来也不遥远了。”

    人生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到了他这个岁数,难免会有类似的唏嘘。

    是啊,大姑娘了……纪明玉幽幽叹了口气。

    …………

    关掉了灯光,翻滚于床上,严喆珂忍着生理闹钟带来的困意,边和楼成瞎扯着各种话题,边分心听着客厅的动静。

    十一点,洗漱声传来,十一点二十分,另一间卧室的房门关上,十一点四十分,耐着性子又等待了一阵的她换好衣服,穿上鞋子,小心翼翼地开门出去,蹑手蹑脚,谨慎而行。

    她关上了自己卧室的门,揣好了备用的房卡,落足无声地来到出口,比打擂台赛还专注地扭动把手,以非常微弱的声响拉开了大门。

    走了出来,没什么动静地合拢了身后房门,她总算松了口气,拿出手机,给楼成发了消息:

    “姐姐来了!准备接驾吧~!”

    她脚步变得轻快,隐有点蹦蹦跳跳地进入电梯,刷卡往下,来到了12楼,找到了18号房间。

    停在门口,她莫名有了些紧张,吸了口气,轻轻敲了两下。

    吱呀,房门当即往后,像是施展了魔法,严喆珂下意识望了进去,只见里面没有开灯,一片黑暗。

    可在黑暗里,有一颗颗璀璨的星辰凸显,仿佛夜晚高原的天空映入了这里,浩瀚而梦幻。

    繁星缓缓转动,结成了各种美丽隽永的星座,而射手座正下方的床上,摆着一个小尺寸的蛋糕,它的周围环绕着十九根蜡烛,摇曳着温暖的光芒,照出了白色奶油上的赤红字符:

    “给小仙女十九岁的生日。”

    好美……严喆珂无声叹息,迈步往内,眼眸隐有波光地记忆着眼前所见。

    这时,她耳畔响起了熟悉的男声: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楼成关上房门,哼着歌曲,走到了严喆珂背后,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条银色锁骨链,它没什么复杂的造型,吊着一颗圆润生辉的珍珠,简约而典雅。

    “我给你戴上。”他凑到女孩耳边,低沉着声音说道。

    “嗯。”严喆珂静静立在那里,望着眼前的一切,声音似有醉意。

    楼成将锁骨链环到了女孩前方,手指灵活地将它扣上。

    这条链子长度刚刚好,珍珠坠子恰恰垂于严喆珂两根优美精致的锁骨中央,仿佛那诱人窝陷承载的一滴水珠。

    “漂亮吗?”楼成吻了吻她侧面的脖子。

    这都是自己日常注意珂珂喜好,从她言谈之间和主动分享里挑中的礼物。

    “嗯。”严喆珂低声回应,心里有很多情绪在迸发,有不少话语想表达,但到了嘴边,却变成了莫名其妙的事情,“你,你怎么在床上点蜡烛,小心烧着了!”

    她只觉自己眼睛有些湿润,脸蛋有点燥热。

    “你忘了我现在是行走的制冷机了?”楼成在女孩耳边笑了一句,拉着她走到了床边,“等着零点许愿。”

    “嗯。”严喆珂今晚第三次这么回答了,她眸光流转,寻找着不让自己激荡心情的话题,“送这根锁骨链有什么寓意吗?”

    楼成早有准备,呵呵笑道:“一颗珍珠表示我们在一起后你的第一个生日,也象征着把我今年拿到的那个冠军送给你。”

    “哼哼,第一个生日送一颗珍珠的锁骨链,第二个生日送两颗?等到将来就送珍珠项链了?”严喆珂因感动和喜悦而略显慌乱,怕自己哭了鼻子,下意识娇嗔着抬了抬杠。

    “好主意!”楼成笑眯眯竖了竖拇指。

    严喆珂摸了摸坠子,眼波荡开,望着四周道:

    “你还准备了道具?”

    “对啊,星空投影仪,我当时也是傻了,先买了个几十百把块的,结果出来的效果就跟讲课的幻灯片一样,只能哄哄小孩子,赶紧又买了这个,贵是比较贵,但效果确实不一样。”楼成心情舒畅地分享着这件事情。

    “你什么时候不傻了~”严喆珂扬了扬下巴,眉梢眼角皆是喜意。

    你一言我一语中,时间很快到了零点,楼成望着昏暗烛光下愈显美丽的女孩,柔声开口道:

    “亲爱的,生日快乐。”

    “快许愿吧。”

    “嗯嗯。”严喆珂侧跪在蛋糕旁,闭上了眼睛。

    少顷,她睁开双眸,俯身吐气,吹灭了蜡烛,让房间内只剩下“星空”洒落微光。

    “许了什么愿?”楼成笑着问道。

    严喆珂抿嘴轻笑道:“三个愿望,第一个是我爱的人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第二个是我自己武道和学习都不落下,第三个,第三个,我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好吧,好吧,等以后灵了告诉我。”楼成拿起餐刀,分了蛋糕,端起一块,你一口我一口。

    两人吃到后来,不知不觉就吻在了一起,先是温馨,逐渐热烈。

    等到严喆珂后仰了脑袋,唇瓣娇艳欲滴时,楼成低着嗓音道:“珂珂,就别回去吵到太后他们了,明早我晨练前喊醒你,我保证不做你不愿意的事情。”

    严喆珂从进来便仿佛身在了梦中,一直晕晕陶陶踩于云端,看着男友渴望的眼神,她心中一软一荡道:“嗯,我相信你……”

    她话未说完,就被楼成重新拥出,唇舌缠绵,激烈索求。

    衣服飘落,鞋子掉地,床上剩下的大半蛋糕被楼成抓住边缘,丢向了圆几,稳稳当当落在了上面。

    在浩瀚星空的见证下,他从头到脚地吻着女孩,而从来没尝试过如此汹涌的情欲滋味的严喆珂紧咬着下唇,不让细细的声音外泄,双手时紧时松地抓着床单。

    当此场景,忍耐了大半个学期的楼成有些冲动,尝试着想要更进一步,但严喆珂没有忘记自己的底线,阻止了他,表明了态度。

    楼成尊重着她的意愿,信守着自己的承诺,及时刹车,进了卫生间。

    等到他出来,女孩已经穿好了内在,盖好了被子,残留着潮红地侧躺在那里,嘟囔着道:“你没按步骤来!”

    “什么步骤啊?”楼成满头雾水。

    这不是正常的步骤吗?

    严喆珂脸蛋有晕,低笑了两声,没有回答。

    哼,橙子没按剧本来,没像污彤说的那样!

    他,他什么都没讲,直接就开始了!

    等到严喆珂再次洗过澡,躺了回来,缩进楼成的怀里,对他已是完全信任。

    楼成抱住她,俯下脑袋,又给了一个深深的吻,不炙热不激烈,但温馨而柔和。

    唇舌分开,两人相视一笑,几乎同时地柔声开口:

    “晚安。”

    这不再是Q上的互道晚安,而是真真切切的美好。

    …………

    翌日五点半,楼成起床晨练时,又体会到了那种“结婚以后,每天清晨”的隽永感受,动力十足地跑出了酒店。

    而严喆珂赖了会床,于收拾停当后,悄悄回了19楼,开门进了套房。

    她刚要溜入自己的卧室,忽然看见沙发上坐了道人影,太后披着睡袍,双腿优雅地交错着!

    严喆珂眼前一黑,脱口喊道:

    “妈……”

    “小楼也住到这里了?”纪明玉虽是在问话,语气却非常笃定。

    “嗯,我们,我们没做什么。”严喆珂心虚地抢先回答。

    纪明玉盯了她的眼睛一阵,松了口气,叹息道:

    “儿大不由娘啊……”

    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柔和着嗓音道:“来,妈和你好好说说话。”

    …………

    神清气爽的楼成很快迎来了八强战,由于对手实力不强,松大武道社依旧采取了轮换,以孙剑、严喆珂、林缺的组合战胜了越阳大学,在十二月十四日星期六时,率先挺进了前四。

    等到周日下午过去,四强全部产生,并且由组委会公布了首轮对战表:

    三江学院VS海源学院;

    山北大学VS松城大学!

    山雨欲来风满楼。

    …………

    “山北?”看到对阵表的时候,武道社办公室里的李懋脱口而出,忘记了旁边还有舒蕤领着团队在拍摄素材。

    进入四强,必碰山北,这是他和楼成等人早已知道的事实,但完全没想到会第一个就遭遇最近两届的全国冠军!

    不是应该和游戏一样吗,按照从弱到强的顺序,先打海源,再迎三江,等到累积了气势,再挑战大BOSS?

    怎么一开始就遇上了大魔王?

    楼成和严喆珂对望了一眼,又看了看林缺,情绪很是复杂,有激动和期待,也有忐忑和紧张。

    首战山北,不仅仅牵涉到这一场比赛,还会由于结果的不同,影响后续的战斗!

    如果势头受挫,造成士气低落,后面两场还真不能说稳胜无忧!

    …………

    “山北……”三江学院内,瞿辉摘下头顶礼帽,学着西方绅士,嘴角勾勒地对着电脑屏幕欠了欠身体。

    这还真是好签啊!

    松大先战山北,肯定会出现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变化,对自身武道社是相当大的利好!

    除他之外,三江武道社在场的其他队员也是欢欣鼓舞。

    …………

    “山北!”宿舍书桌前,闫小玲差点跳了起来,赶紧在论坛发了个帖压压惊:

    “@盖世龙王,怎么办?第一场就打山北!”

    “盖世龙王”“滑稽”道:“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弃赛吧?呼,这肯定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我眼前仿佛出现了腥风血雨和刀光剑影……”假司机“一贯纯爱俊冈本”以文艺腔说道,末了才补充一句,“松大要是赢了,我就把我所有的珍藏共享出来!”

    “拘留起步!”“牛魔王”回应了假司机。

    “幻梵”则“啊啊乱叫”:“我好想去现场看比赛啊啊啊!!!小长夜,你要帮我那一份也看了!”

    “弱弱地问一句,我去客场加油该带点什么呢?横幅?大的照片?”闫小玲惊吓褪去,逐渐兴奋,掺杂着担忧的兴奋。

    “什么都不用带,记住八个字,‘看好自己,不要被揍’!”“盖世龙王”调侃了她一句。

    …………

    就在楼成粉丝论坛讨论得热火朝天时,那平淡无奇的两行对阵表也制造了热度不小的微博话题。

    名声在外的当今天之骄子间的对决,吸引到大量眼球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知名解说”贺小伟评了心目中的当世四大天骄后,不少人就在等待着这场比赛!

    “全国大学武道会”这个加V认证号主动发了赛事前瞻,用简短醒目的话语配了详尽的长微博:

    “各个分区最引人瞩目的一场比赛,天之骄子的提前对决!是成名已久的彭乐云笑到最后,还是略显稚嫩的楼成和林缺初生牛犊不怕虎?”

    “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我们相约在山北大学飞鸟馆!”

    “以下是对双方主力和主要替补的最新介绍:”

    “彭乐云,暑假期间就传闻有六品战力了,经过四个多月的苦练,以他的进步速度,以他一贯以来的表现,以他之前分区赛几乎没怎么出力的状况,他现在的实力绝对值得期待,是强力六品,还是顶尖六品,或者说已经跨过了那非人的门槛?”

    “许万年,‘乌鸦嘴’又有提升,但他好像沉醉于异能,武道实力依旧没有进步,还是顶尖职九,未能迈过那个脱胎换骨的门槛,而这一次,他的对手楼成似乎能克制这方面的异能,对他不是一个好消息,让我们拭目以待,是他的‘乌鸦嘴’更胜一筹,还是反弹凶猛到没有朋友?”

    “方志荣,最先走的是武道学校这条路,进入了海渊,得到了栽培,但后来不知为什么选择了考入山北,他和林缺一届,当时名声犹胜对方,踏入丹境也没慢多少,八月中旬就已经成功,而众所周知,大境界突破后的一段时间内,因为接触层次的不同,修炼功法的不同,武者会有个突飞猛进的阶段,那么,四个月过去,方志荣成长到什么地步了呢?”

    “另外,补充一句,在海渊武道学校的时候,方志荣主修暗部衍化的功法,辅修了瘟和磁相关,桀骜不驯,独立特行,绰号‘坏小子’,不过,进入山北后,有彭乐云压着,他安分了不少。”

    “毛承均,彭乐云同届,替补,在武道社内成长为了顶尖职九。”

    “伯恩哈德,大一新人,来自北欧的留学生,身负异能,擅长制造空气爆,绰号‘诺贝尔’,但由于本身武道水准还没有职九,还无力抢夺主力的位置。”

    ……

    “楼成,冰神宗这一代最大的发现,八月份初入丹境就展现了准七品的实力,如今四个多月过去,他再没有认真出过手,正像我们之前说方志荣那样,处在突飞猛进阶段的他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呢?‘奇迹男孩’又能创造怎样的奇迹呢?”

    “林缺,蜀山斋新晋嫡传,六月踏入的丹境,到现在已经半年有余,斗部招式不知掌握了多少,而之前的比赛里,据说他牛刀小试的情况下,就有了让人瞠目结舌的表现,让我们期待一下同样处于突飞猛进状态的他实力全开后会怎样吧!”

    “严喆珂,不要只注意她的长相,我们还要看见她武道上的提升,一年时间,从没有品阶到了现在的职业九品战力,当然,她和楼成不同,她当初的没有品阶不是没练过武,而是没去参加过定品,本身据说有业六业七的水准,不过嘛,一年从业六到职九,也让人叹为观止了,主力替补。”

    “李懋,一年时间从普普通通的业三提升到了准职九的水平,是一般人可以模仿的对象。”

    “蔡宗明,据说只用了大半年就从业五到了顶尖业一。”

    “孙剑,武道社老资格成员,顶尖业一。”

    “林桦,有望在这个月拿到业一。”

    ……

    “介绍完毕,让我们采访一下几位主将对这场比赛的看法吧,@上清彭乐云@铁口直断万万年@方志荣001@楼成129,至于林缺,大概是没有微博的……”

    自习教室里,被不少人转发@的楼成看到了这条微博,一时思绪起伏,不知该以怎样的口吻怎样的姿态回复。

    这时,他看见“上清彭乐云”率先说道:

    “很期待和楼成林缺的较量。”

    很普通很客气的一句话,但在旁人解读下却有了截然不同的意味:

    “乐仔的意思是楼成和林缺单独一个不够看?”

    “他是期待被楼成和林缺车轮战吧?”

    “信心满满啊!”

    没过多久,“铁口直断万万年”表态了:

    “松大很强,楼成和林缺的进步也值得敬佩,但我想说的是,最终的胜利必然属于我们!”

    “方志荣001”言简意赅道:“等着他们!”

    感受到山北那种全国冠军的气势和自信,楼成拿着手机,犹豫着没有回应。

    “怎么了?”刚掌握完一个难点的严喆珂察觉到了男友的异常。

    楼成把手机递给了她,翻到最开始,小声地做了解说。

    “你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严喆珂侧头看向楼成,敏锐问道。

    楼成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我很想赢,但我的理智告诉我,赢的希望很小,如果展现自信求胜的态度,赛后很大可能被打脸,但要是开始就认输,我做不出来。”

    严喆珂上转眼眸,抿了抿嘴,继而勾勒了唇角道:

    “橙子,我想到了一句话,前几天看到的一句话,比较粗俗,但有些道理,很适合你现在的情况。”

    “什么话?”楼成好奇问道。

    严喆珂笑容荡开,如同鲜花的盛放,小声又快速地说道: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现在可以改一改,输赢看淡,不服就干!”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输赢看淡,不服就干!楼成心里重复了一遍,慢慢有热血在燃烧,已然明白自己该怎么回复了。

    他斟酌了语气,没用那么直白的话语发微博,毕竟“大庭广众”之下还是要讲些礼貌的。

    手指飞快按动,楼成最后又阅读了一遍才点了发送:

    “身为武者,可以失败,但不能服输。”

    “既然不服输,那就战吧!”

    那就战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