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林缺忍受着剧痛的同时,方志荣并不轻松。

    为了这场比赛,他看过很多蜀山斋强力丹境的战斗视频,对那可怕的连招印象深刻,刚才脚底受创,身体失衡时,下意识就想起了此事,于是提前用出了“蝎尾针”,免得落入失败的边缘。

    而他原本的打算是关键时刻才用出这“瘟部”招式,趁林缺突然遭遇剧痛的机会,拿到获胜的契机,如今早早暴露,不仅失了那份出其不意,而且还给身体造成了不小负担!

    都怪之前中了“激将法”,打得比较冒险!方志荣颇感懊恼,收敛了情绪,再次伏下腰背,蜿蜒曲折地绕着林缺游走,不做进攻,不给对方趁势“还劲抱力”化解剧痛的机会。

    而分心抵御剧痛的影响,会消耗武者的精力,他打算让这个过程尽量延长,削弱林缺,直至对方适应这种感受!

    游走之中,他略显瘸跛,因为右脚脚底在刚才的“地裂”里受到了撞击,留下了淤青和疼痛,要不是有鞋子格挡,恐怕已是真正受伤。

    短暂的交手里,双方各有损耗!

    趁这个机会,直播间内的解说嘉宾张鹤详细地解释了自己先前喊出的几个名词:

    “‘暗毒劲’是暗部核心劲力之一,毒性奇诡,无论抓到对手哪里,都能造成蛇咬般的效果,至于‘中毒’之后有什么症状,就要看方志荣偏重哪个方面了,不同的暗部武者练出的‘暗毒劲’都不尽相同,有让人出现幻觉的,有让人胸闷气短的,有让人头晕眼花的……‘蝎尾针’是‘瘟部’的丹境招式,这部分残篇几家都有,它能产生几倍于本身伤害的痛感……”

    主持人听得一愣一愣,嘶了一声道:“张前辈,这是真的吗?可方志荣没有异能啊,怎么练出的这劲力,练成的这招式?”

    没有异能的丹境武者,在进入非人层次,根髓有所改变前,练出的劲力全靠本身肌肉筋膜五脏六腑和精神的配合运转,产生特殊的波动来制造一定的效果,不会有太厉害的东西出来,比如,正常的冰部丹境就没法有楼成那么强力的“冰霜劲”,更不用说将它外放了。

    可听张前辈讲的内容,方志荣劲力和招式的影响都厉害到了超越正常的程度!

    张鹤呵呵笑道:“他肯定是用了对应的药物来辅助锤炼,就像某些武者修行毒掌一样,这样的劲力和招式必须用固定的位置接触对方才能发挥,会一次比一次弱,赛后必须重新再练,而且对身体负担极大,有不小的伤害,有突破人体极限缓慢的,有体质不如同阶的,直到根髓受到影响,对应出现改变,才能慢慢恢复……”

    他说话之间,方志荣见林缺已初步适应了疼痛,不再游走,合身靠拢,招式一变,拳脚抢攻,擒拿紧随,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这是他职九时的成名武功,衍化自瘟部“久病缠身”绝学的“九病之击”,突出一个“缠”字,正反顺逆信手拈来,让人只能勉强招架又摆脱不得,仿佛生了种种病症,只能抽丝般等待痊愈。

    啪啪啪,砰砰砰!方志荣一直针对着林缺的右手位置,并且不给他“还劲抱力”反扑的最佳机会,一时大占上风,看得穆锦年和严喆珂她们在不同的地方表现出了同样的担忧。

    算了算剧痛即将减退的大致时间,他沉下心思,忽地卖了个破绽。

    林缺等待许久,不再犹豫,猛然吸了口气,让疼痛的感觉随着气血劲力和精神等往内一缩,凝成了一点。

    轰!

    火山爆发,丹气喷薄,林缺右臂鼓胀,握拳成锤,凶猛地抡向了对手,并在空中拖出了撕裂气流的痕迹,就像穿过了云层的飞机。

    双方距离隔得太近,他没足够的时间蓄势施展“流星爆”!

    面对于此,方志荣不慌不忙,还劲一抱,稳坐金銮。

    啪!他跨前半步,身躯高大了几分,威风凛凛地往上挥拳,“举火燎天”!

    砰!声响爆发,遍传四周,两拳凝固在了半空,方志荣双脚一陷,早就受到创伤的武道鞋四分五裂,各奔东西去了,而林缺不动分毫,就要以两连爆再给对方一个“地裂”之击。

    这时,林缺忽然感觉对方的拳头传来古怪吸力,竟让自己的右手回抽变缓!

    磁部?他念头一转,吸了口气,颤抖了身体肌肉,不仅停止了回抽,反而顺势往前出拳,以“阴阳转”的技巧,借方志荣的吸力打方志荣!

    见此情状,方志荣不惊反喜,脸色一红,手腕一抖一旋,吸力顿时改变,化为了往外推人的斥力,林缺的进攻为之一缓。

    就是这一缓,方志荣体内声响爆发,像是有一个个涡轮在疯狂运转。

    他掌控着肉身,让细微处的磁场刹那改变,彼此激励,互相影响,叠加出了恐怖的爆发之力。

    “磁部”,“两极转动”,磁场转动!

    轰的一声,他出拳炸开了前方空气,以碾压一切的姿态轰向了林缺。

    这一击,没用“还劲抱力”,也有几乎等同于丹境爆发的威能了!

    等到非人层次,掌控更强,肉身已变,很多观想不再必要,这招可以和“还劲抱力”配合着使用,让丹境爆发出现倍增的效果,当然,负担就不止倍增了。

    方志荣用药物练劲练招,身体有损,“还劲抱力”的次数比正常的丹境还少,两连爆都只能做一次,所以他苦练成这式绝学,以弥补不足,不过正常情况下,战斗里很难有足够的准备时间让他肆意运用这招。

    而现在,他要以此消耗林缺的丹境爆发,让还牵挂着下场比赛的对手出现急躁等情绪,战斗时产生误判。

    至于自己,那是一点不急,后面紧跟着彭乐云的情况下,谁都不会急!

    短距离之下,方志荣这一拳气势逼人,让林缺无法闪避,逼得他要么以“还劲抱力”硬架,要么被打得散开架子,后退撤力,陷入危机之中。

    林缺眼眸愈发地幽深了,他双手抬起,手腕放柔,一引一推。

    他选择了不在这个时候爆发丹劲之力!

    砰!

    方志荣的拳头仿佛陷入泥沼,在对方手掌牵引和推按之下,缺了几分击打感,滴溜溜没能宣泄出全部力量。

    啪啪啪!林缺本身则连退了三步,重心摇晃,身形不够灵巧。

    就是现在!方志荣抓住良机,大步一赶,右手探出,五指张开,准确地抓住了林缺的左臂,浅墨幽光一闪,灌注入内。

    他终于有了尽情发挥本身“暗毒劲”的机会!

    眼见已然得手,方志荣心中一喜,正待再攻,突地看见林缺眸光不惊不怒,像是早在等待!

    林缺吸了口气,身躯剧烈颤抖了起来,全身肌肉都似乎在起伏不定。

    他的右手急探而出,同样张开了五指,同样幽黑了尖端。

    纪家,“阴阳转”!

    以“暗毒劲”还你“暗毒劲”!

    手指一扣,林缺将借来的半数“暗毒劲”灌入了方志荣体内,还给了对手。

    方志荣当即便胸闷气短,感觉自己快呼吸不过来了,他虽然对这方面有抗性,但一次承受这么多也有影响。

    至于林缺,“阴阳转”距离完全化掉卸掉对方劲力的境界还很遥远,体内残留着大半毒性,气虚更甚,但他早有准备,一击得手,立刻“还劲抱力”,将种种不良状态尽数收缩,趁方志荣还没恢复的机会,“炸”了人体大丹,蓄积了势头,往前一靠,回摆手臂,膨胀了周身肌肉后又快速冲拳。

    轰隆!

    两人之间的空气仿佛被炸弹引爆,狂猛的冲击波向着方志荣涌了过去。

    斗部,百二十七式,流星爆!

    而在林缺即将挥拳时,方志荣已缩了瞳孔,不敢怠慢,忙跟着“还劲抱力”,凝气血于丹田,爆劲力在双臂。

    他抬手一架,抵住了暴烈的冲击。

    但林缺的攻击一经展开,哪会如此简单,他一抱一放,左脚猛地一踩。

    斗部“地裂”,两连爆!

    砰!闷响自内,地面裂开,方志荣顾头没顾脚,底板一痛,身体再次摇晃,不得不又做抱丹,回流气血,稳住了重心。

    这个时候,林缺脚底一踩,已然贴近了他的身体,以擦肩之势靠住对方,手臂一张一箍,拿了方志荣的胳膊,肘部顺势一屈,抵住了敌人关节,让他短暂无法发力。

    紧跟着,林缺吸了口气,观想出流星急坠的画面,抱丹一放,腾空而起,按着方志荣就撞向了地面!

    三连爆!

    斗部,第十式,“死劫”!

    砰!碎片四溅,方志荣被摔得七晕八素,一时失去了反抗之力。

    林缺伏着身体,手臂一松,胳膊一弹,抵在了对手咽喉处。

    裁判举起了右手,高声宣布道:

    “林缺胜!”

    松大武道社旗开得胜!

    听到这句话,穆锦年当即跳了起来,欢呼出声:

    “万岁!”

    林缺真棒!

    楼成和严喆珂等人亦是欣喜了神色,但不是那么激动,比赛还没结束,后续的艰难还有很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