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龙争虎斗(近七千字大章)

    刹那的呆滞之后,弹幕上很快冒出了各种各样的内容,为刚才所见的那一幕:

    “什么时候楼成的火异能有这么强了?”

    “他好像还练成了某门火劲!”

    “那一招应该是‘冰焚’的改版吧?”

    “果然,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啧啧,这就厉害了!”

    “这场比赛确实值得期待。”

    就在这一条条惊叹几乎同时冒出的瞬间,场上的局势有了新的变化。

    楼成“焰焚”抖出,身形已然前扑,当火焰被彭乐云的“踏斗布罡”引动,未打中目标就上蹿燃烧,照亮两人脸庞时,他脑海内观想出了奔腾大江被冰封万里的恢弘景象,纯粹于自然的景象。

    这幅画面刚一浮现,他身体肌肉筋膜和五脏六腑就有对应改变,寒流化潮,汹涌澎湃。

    这还没完,“大江冰封图”一闪即逝,天空拉近,雷云滚滚,沉响阵阵,往外扩散。

    楼成让劲力从脚尖传到了腰背,右臂抖出,膨胀成棒,高举抡下。

    雷音震禅,当头棒喝!

    这不是他变异过的招式,而是原版的简化外罡,他踏入丹境后,掌控能力有了本质提高,精神也出现突破,后又得到“者”字诀的内练,终于把最初的“当头棒喝”练成了!

    一棒挥下,振聋发聩!

    两人间蹿起的火焰顿生摇晃,飞快熄灭,彭乐云眼中映照出了楼成那急速砸来的右拳。

    他眸现兴奋,脑海里连做了两个观想,定格在了一张悬于虚空的青色玉符之上。

    这张玉符书写着几个复杂的文字,它们像是一道道闪电纹路地纠缠,滋滋地冒着银白光芒。

    最后关头,纹路突地清晰,阴阳相激,互相叠加,这是专属于彭乐云的变化。

    他眼中精芒闪亮,凝成了两枚“电球”,身体一挺,每块肌肉都有充血胀大,仿佛化身为天上雷神,以拳为捶,凶猛地摆荡往上,啪地迎向了楼成的棒喝。

    雷部,第十一式,简化的外罡绝学,“雷篆”!

    砰!

    两个拳头定格在了半空,原地起了一阵狂风,彭乐云眼眸短暂失去专注,仿佛在激烈的战斗里神游天外去了,他的手臂上,他的武道服外,凝出了一层白茫,头发亦染上了霜华!

    而楼成就像是徒手接触了危险电源,全身发麻,耳中尽是兹兹兹的声音,毛发一根根竖起,肌肉失去了控制,自行震颤,五脏六腑都仿佛受到影响,出现紊乱。

    两人呆立在原地,画面像是被人按了暂停,看得现场的同学们和电脑屏幕前的观众一愣一愣,要不是转播场景拉近,呈现出彭乐云体表的白霜和楼成竖起的头发,不少人恐怕会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或者自身网络出了问题。

    据说彭乐云和楼成都掌握有简化的外罡绝学?

    这就是以此硬碰硬后的结局?

    看谁先恢复过来?

    “厉害!后生可畏啊!”解说嘉宾张鹤喟叹出声。

    想当年,自己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哪有这么多恐怖的手段,不,别说这个年纪,再往后推五年十年,也一样没掌握什么简化的外罡招式。

    “楼成这招,我没怎么见过,不知道究竟叫什么,只能判断是冰部劲力和震拳的结合,彭乐云那招,叫做‘雷篆’,非人层次前,本身如果没有雷性异能,打出来的效果会差上很多,但彭乐云不知依据什么,做了少量改变,将自身‘雷篆’的威力一下就提升上来了,只比原版稍逊几分,真是天纵奇才啊。”张鹤抓紧时间给观众们讲解道。

    彭乐云是纯粹的武者,没有异能!

    他和楼成一个接近非人境界,身体素质强如怪物,一个身怀彪悍异能,简化的外罡招式威力更甚,到来头,竟差不多同一瞬间从僵直里缓了过来,一个眼中神采再现,一个肌肉重归掌控!

    当然,差不多不表示完成一致,还是有先有后,楼成二次觉醒了异能,又内练了“者”字诀,进行了丹境的修行,身体素质早出现质变,与彭乐云虽有差距,但也没到弱两三个阶梯的程度,比对方早恢复了刹那,抢先迈步,贴了过去,双手弹起,肘腕连抖,精神刺激在招式之前地打向了敌人身上七处位置,有虚有实,实能变虚,虚能化实,筋膜肌肉之力暗藏,等待着确定最终进攻方向的刹那。

    与此同时,晶莹皓白的光芒从楼成手上弹出,弥漫于四周,化作一颗颗冰晶构成的霜雾。

    嗡嗡嗡!每一颗冰晶都在因震荡而颤动,干扰着彭乐云的听觉,且自带刺痛之感,影响了他的“有激必应”,而且白色霜雾则让人看得模模糊糊。

    “冰部”,第一十三式,“雪茫”!

    正常的冰部丹境施展这一招时,肯定没有楼成此般神异,他们只能通过劲力对外界的影响,降低温度,制造雾气,干扰敌人的判断,等到最后关头才确定攻击的真正目标,让“有激必应”的用处减弱到最差,也就是说,感应得到刺痛,却由于危险瞬息而至,只能手忙脚乱地抵挡了。

    这是相当复杂的一招,楼成苦练了三个多月才算初步掌握!

    冰雾弥漫里,楼成双手连打,劲力含而不发,忽然,他臀部肌肉一紧,右脚无声无息低踢了出去,踢向了彭乐云的踝关节。

    以双方目前贴近的状态,彭乐云“有激必应”的时候,这一脚也几乎快踢中他了!

    “白雪茫茫天,寒从脚下起”,这才是“雪茫”的真谛!

    不过,虚实变化向来不会按部就班,有的冰部武者运用这招时,会以脚踢为虚,手打作实,让人防不胜防。

    然而,楼成右脚还未踢出的时候,彭乐云已然上挺尾椎,让劲力蓄势待发,即将导向腿部。

    他仿佛感应到了来自脚下的恶意!

    啪!

    楼成低踢刚出,他也踹出了左脚,像是有着练习千百遍后的默契,并且还抖出了右臂,以大枪之势往前一刺。

    砰!力量之上,楼成逊色不少,右脚被踢得往后一摆,整个人不由自主前倾,似乎就要跌撞着扑向彭乐云,与他抖出的右臂之枪撞个正着。

    危急关头,楼成连忙弹动了脊椎,如汞了重心,强行保持住了平衡,并回流了气血,“还劲抱力”于下腹,以应对失去先机后对手的猛攻。

    彭乐云眼中精芒未退,神情很是兴奋,气血劲力精神和各种感觉往内一缩,凝成了一点,且带动着右臂往后回摆。

    轰!

    两人丹气喷薄,一个将回摆的右拳反荡往上,像是执着雷锤的神灵,跨步前擂,一个绷紧了手肘腕等部位的肌肉,后拉臂膀,如在开弓,电射出了青黑筋脉凸显的拳头。

    砰!拳拳到肉,青黑蠕动,两人的肌肉骨骼和筋脉血管都有了微小的形变,沉响则唤醒了观众们体内潜藏的远古因子,让他们肾上腺素分泌,热血随之沸腾。

    喀嚓,脚底蜘蛛网现,楼成差了一筹,往后摇晃了身体,做了撤步。

    彭乐云跟着前迈,脑海内做出一个奇怪的观想。

    他双拳抬起,啪啪啪啪地连续打出,快得像是有一架机关枪在扫射!

    现代形意,机关神拳!

    啪啪啪啪!观众们安静了下来,听见了彭乐云筋膜收缩又拉伸,关节一开又一合的循环之声,感觉那里似乎有一台机器在那里冷酷地运转着,永不停息地运转着。

    啪啪啪啪!他们被这机械而重复的声音弄得头皮发麻,看见楼成只能匆忙地谨守内线,快摆着双臂,不断招架,本能地,下意识地,条件反射地招架。

    “这……”李懋等人只见彭乐云的拳头都快有了残影,深感如果换成自己,恐怕已经跟不上机关神拳的“扫射”,哪怕是内线防御,哪怕需要运动的距离更短。

    林缺幽深了眼眸,双拳紧握地望着擂台,像是才看清楚那位当世天骄,只觉每一下的响声都敲打在了自己心底,严喆珂忘记了呼吸,一颗心吊了起来,掌心出现了一层薄薄的汗水,不过,她不像其他人那么惊慌。

    “幻梵”和闫小玲她们也屏住呼吸,在那里默默祈祷。

    “机关神拳!”解说嘉宾张鹤喊出了彭乐云这套武功的名字。

    现代形意里,枪指和弹射身法最简单,炮拳稍难,机关神拳则几乎得有六品的掌控能力和反应速度才能练成,一经施展,拳头真是快得如同倾泻的子弹,让对手跟不上节奏,挡得了几下,挡不住几十下上百下。

    张鹤看着画面,快速地提醒了观众们一句:“别注意手上,看彭乐云的步法!”

    机关神拳如果没有变化,只打同一个位置,那处在防御状态的敌人就能简单地不断挥舞手臂招架,由于不需要思考,运动距离极短,完全可以跟得上节奏,稳稳防御下来,因此,机关神拳最精髓的东西在脚不在拳,通过步法的配合,间歇改变攻击的目标,让对手反应不及,惨遭“扫射”打中。

    张鹤话音刚落,忽然皱起了眉头,惊疑了神色,发出了声响:

    “咦?”

    为什么彭乐云变化了三次攻击位置后,楼成还跟得上来,双方默契地像是打过几十次几百次了!

    “咦!”“盖世龙王”也注意到了不对。

    楼成心海如成冰,化作一面晶莹剔透的镜子,映照出了周围一米内的清晰景象,这个景象里,彭乐云肌肉的大致变化,步法迈出前的准备,都有呈现,这让他能提前判断,做出响应。

    “冰镜”,冰部武功里,外罡以下最难练的一门绝学!

    楼成平衡抱丹,精气神意力合抱于一,且糅合了金丹少许预感神异后,在入静大成可以内视的前提下,距离“冰镜”入门本就只有一步,再经过“前”字诀和“者”字诀的内练配合,月前终于入门,至今稳固于小成的状态!

    正是有了这个,他才能在彭乐云融合了雷电迅猛的“机关神拳”下险险守住,不散不乱。

    啪啪啪啪!砰砰砰砰!响声连绵,似无间断,楼成总是提前反应,或快摆手臂,或反甩腕部,或弹出五指,以周身劲力圆润通透的特质,守得滴水不漏,不过他力量差于彭乐云,挡上几招就不得不做个撤步,卸掉压力,于是看起来被“机关神拳”逼得步步后退。

    但这个过程里,楼成的撤步是曲线,不是直线,以免被逼得直接掉落擂台。

    一个攻得夸张,攻得迅猛,一个守得沉稳,守得惊奇,看得现场和电脑前的观众们不由改变了姿势,动了动身体,似乎恨不得跳将起来,打上几拳,以宣泄心中的激情。

    “太强了!”

    “不是人啊不是人,黄鹤他,不,彭乐云他不是人。”

    “就算是一块铁板,估计也碎成渣了!”

    “楼成也挺厉害啊,我看得都快晕了,他还守得稳稳当当。”

    “是啊,一点败相也不现,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不知多少拳过去,就在楼成都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下来的时候,彭乐云终于缓气了,“机关神拳”的招式一收,腹部一胀一缩。

    机会!等的就是现在!楼成后撤一步,化去沉积的外压,脑海内勾勒出了一个锋芒毕露的古字。

    他顾不得双臂和拳头的酸痛,抬手结印,庄严肃穆地低沉开口了:

    “兵!”

    精神秘法“兵字诀”!

    声音回荡四周,气氛一下变得惨烈,彭乐云像是身陷过万大军之中,耳畔是片片喊杀,脚底是因万马奔腾而出现的大地震动,身上感受到的则是铁血煞气,四面楚歌,草木皆兵!

    他心头一乱,身体不由自主出现了颤抖,忙于脑海内观想出了阴阳相继迸发雷霆的画面。

    轰隆!

    雷霆爆发,化作了一尊威严肃穆居高临下的神灵,至阳至刚至正之感充塞周围,化去了煞气,驱散了兵锋。

    雷部绝学,专荡外邪!

    轰隆!

    楼成受到精神反击,脑海嗡嗡不断,仿佛置身于了电闪雷鸣下的鬼物,身体战战兢兢,似乎随时会烟消云散。

    他心湖冰镜闪过光芒,喀嚓出现了裂缝。

    就在这时,他脑海内勾勒出了个气势无回的大字,一手结印于胸前,一手按压于丹田。

    “前!”

    低沉之响环绕,所有的胆战心惊都仿佛被楼成吐了出去。

    “好!”彭乐云腰部一压一荡,自然地“还劲抱力”,施展雷部二十四捶法之一的“天罚捶”,右臂抡开,从上往下打向了楼成,不给他闪避的机会。

    雷霆天罚,自有震荡!

    楼成跟着抱丹,劲力灌入了右臂,血肉没见胀大,反而有所紧绷,气势分毫不让地往上挥拳。

    冲天震!

    轰隆!擂台之上,爆发之声突兀响起,冲击波以两人交击的拳头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翻滚。

    楼成双脚险些陷入了地面,但也裂开了周围,损伤了鞋子,不得不摇晃了身体,即将后退。

    突然,他吸了口气,将翻滚的气血和震荡的影响等凝缩于一点,稳住了重心,借来了力量,衔接紧凑地抽出了左腿。

    两连爆,大雪崩!

    而彭乐云也是如此,再爆丹劲,啪地弹甩出小腿,快若闪电。

    砰砰砰!楼成将“狂风暴雪”化入了连爆之中,频发震禅,与彭乐云针锋相对。

    三连爆,四连爆,五连爆,六连爆!两人交手的地方风浪四起,碎片飞溅,不断发出了爆炸的响声。

    七连爆,八连爆,九连爆,十连爆!楼成被打得接连退后,但频率越来越低,靠着“暴雪二十四击”的借力,逐渐能和彭乐云平分秋色了,而彭乐云越战越猛,不见半点颓势,刚猛无俦,他们激战的那块区域都被踩成了明显的坑洼,弥漫出了烟尘。

    砰砰砰!每一下的交击声都仿佛一枚炸弹的落下,爆开在许万年等人心头,让方志荣都扯下了头顶白毛巾,怔怔看向了擂台。

    “过瘾!过瘾!”弹幕之上尽是类似的呐喊。

    “我擦我擦,楼成能跟得上十连爆了?”

    “非人层次以下最高水准的较量了吧?”

    “啊啊啊,我想找人打一架!”

    “求个妹子滚,不,打一架!”

    啪!楼成武道鞋彻底崩裂,化作蝴蝶,飞往了四周,彭乐云的武道鞋寸寸粉碎,无声打开,他们一个反手横大,一个握捶当胸,各自做出了十一连爆!

    初入丹境后,不靠金丹补充体力,楼成就已经能完成五连爆,经过两次觉醒异能,修行了丹境功法,内练了“者”字诀,他早就突破人体极限,肉身素质何止翻倍,没有金丹,也能做出十二连爆了,而彭乐云上半年与任莉交手时都能打出十连爆,更何况现在接近非人,堪称怪物!

    光是这一项,他们就稳稳地压住了方志荣这批人。

    砰!

    洁白生辉和青黑凸显的拳头对比鲜明地碰撞在了一起,楼成感受到了彭乐云更胜刚才半筹的力量,不由自主退后了两步,踩出了凹陷的脚印,而彭乐云摇晃了几下,没能及时抢攻。

    这下之后,两人终于分开,各自有所缓气,以内练法化解各自震拳残留的影响,让疯狂的连爆出现了中断。

    ——刚才“还劲抱力”接连而为,身体状态恢复得不够彻底。

    中断的时候,看台上的观众们爆发了如雷的轰鸣,叫好之声震耳欲聋,严喆珂等人则终于长长舒了口气,有人欣喜,有人宽慰,有人震动,有人惊愕。

    “弱六品……”帝都学院武道社的办公室里,任莉看着投影画面,思考着吐出了三个字。

    弱六品?沈忧蒋空蝉等人知道“晨星”说的是楼成,不由面面相觑,沉浸于刚才看到的战斗。

    四个多月的功夫,楼成就从弱七品提升到了弱六品吗?

    这也太夸张了吧?这还有没有天理!

    更为可怕的是,彭乐云没有一点机会给对方留出!

    他到底处在什么层次了?

    擂台之上的楼成和他们的想法类似,甚至打得有些绝望,自己彻底发挥,尽展所长,而彭乐云却表现得游刃有余,深不见底,似乎自己不管怎么打,他都有办法有底牌应对,根本没有获胜的机会。

    想想先前,他好几次没必要和自己硬碰硬,比如对轰简化外罡招式的时候,但他却这么做了,而不像四月份打任莉一样,会有闪躲,会有周旋。

    换句话说,他有足够的信心足够的实力应对意外的情况。

    这不是彭乐云轻敌,而是机会合适的情况下,身为武道狂的他更乐意亲身体验对手的绝学。

    当然,这也充分表明了他的游刃有余!

    或许能够利用他这点心理惯性……楼成吸了口气,再次前扑,打算用出那招双刃剑。

    他脑海内观想出了冰封的大江,凝固的浪花,以及高空灼热的赤红大日。

    大日从天而坠,划破长空,牵引着楼成的身体对应部位变化,狠狠撞在了冰面之上。

    这是楼成变异版本的“当头棒喝”,而这一次,冰火异能平衡,将出现不同于以往的效果,伤敌也伤己的效果!

    啪!楼成背部肌肉一鼓一抖,抡出了右臂,下栽了拳头。

    而彭乐云早就兴奋了神色,于心灵里勾勒出了青雷银电,让它们轰击在了地面,爆发出了金煌的火焰。

    雷部,第十五式,简化外罡,“霹雳火”!

    它是外罡绝学“神霄金火”的简化,往下再简,便是制造短暂爆发的“电火桩”了!

    双脚内抵,肌肉鼓起,彭乐云高大了几分,威风凛凛地“举火燎天”,握拳上冲!

    轰隆!

    冰火碰撞,互相抵消,急速凝缩,于楼成的拳头处坍缩成了一个小点一个漩涡,将彭乐云有着灼烧之意的麻痹劲力尽数吸附和吞噬!

    彭乐云的拳头顿时粘在了他的手上,竟无法抽脱。

    轰隆!

    那个漩涡在外力影响下失去了平衡,往外爆发,抛出了凶猛的气劲。

    蹬蹬瞪!

    彭乐云第一次被楼成打得倒退,晃荡了身体,黯淡了神采,思绪有所震荡。

    楼成忍着爆发的反噬,跨步一踏,追到了他的身前,精神先行,双手一左一右地发力勾打。

    这种状态下,他没法做“还劲抱力”。

    有激必应,身体一抖,彭乐云找回了专注,迅速抱丹,两臂往身前一架,

    就在这时,楼成双臂筋膜弹动,硬生生收了回来,脚下一踩,绕到了对方身后,两只手下垂,一勾紧跟一抖。

    晶莹皓白的寒光与赤红危险的火焰贴着地面打向了彭乐云。

    冰焰双焚!

    与此同时,楼成抖出的双手顺势往上,互相交握,紧绷了对应肌肉,仿佛开山巨人般从右上捶向了左下,挡住了彭乐云躲闪的道路。

    这一套连招正是冰部第十九式,“寒噬”!四面八方皆有“寒冷”来袭!

    到了这个时候,楼成才第一次觉得自己看到了彭乐云的极限,有希望将他击败。

    突然之间,彭乐云体内响起了一个个涡轮开动的声音,阴阳相激,雷电生磁,一下往外爆发出了可怕的斥力,使得楼成“破山震”下落变得缓慢,让寒光与火焰放慢了速度。

    啪!

    彭乐云趁“破山震”未落的机会,半跳了起来,让冰焚与焰焚从他脚底滑过,在远处爆开,弥漫出白雾。

    他眼中精芒再现,化作闪电,凝结成球,凌空曲臂,以肘部打向了楼成的拳头,而脑海内“雷篆”浮于虚无,电光四溅。

    砰!受到双刃剑影响的楼成反应不及,被正正撞中了拳头,感受到了强大的麻痹之意进入体内。

    他头发根根竖起,心脏都似乎停止了一拍,五脏六腑难受,明显遭遇了内伤。

    等到他缓了过来,彭乐云已转过了身体,拳头停在了他的眉心。

    这位天之骄子大口喘着粗气,额头汗水滴落,再不像刚才那样游刃有余。

    但裁判也举起了右手,宣布了结果:

    “第三局,彭乐云胜!”

    楼成当即一阵恍惚,似乎还受到了电劲的影响。

    不愧是彭乐云……他苦涩地闭了闭眼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