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年少总会轻狂

    寒风料峭,夜色安宁,看着身边因刚唱完歌而薄红了脸庞的严喆珂,楼成心情舒缓而平静,彻底褪去了沉郁。

    喘了口气,瞄了他一眼,女孩扬了扬下巴,故意哼唧道:

    “姐姐唱得还不错吧?”

    她两只脚垂在楼外,轻巧而俏皮地晃动着。

    “不仅仅是不错。”楼成笑了一声,伸手揽住了严喆珂的腰肢,让她将脑袋靠在了自己肩头。

    他目光遥望着远处的微水湖,带着几分自嘲地说道:

    “人总是会一点点贪心起来的。”

    “最开始,我对打败彭乐云没多少把握的,虽然在你面前那样说了,但其实心里还是蛮打鼓的,觉得不仅要和你哥联手,还得期望火异能二度觉醒的效果不比预想的差,期望我们都以最佳的状态面对彭乐云,并且也就是拼一把赢下他,不奢望最终能战胜山北。”

    “可是,随着火异能二度苏醒带来的提升明显,随着丹境修行的突飞猛进,我渐渐有了信心,不再满足于以前的想法,不再觉得挑翻山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等到获得了‘者字诀’‘兵字诀’和‘前字诀’,并且很快练成,我更是有了野心,觉得可以和彭乐云扳扳手腕了。”

    “我知道自己肯定比他差,但不再认为这个差距无法弥补,当初我能战胜张祝同和韩知非,现在就有希望打败彭乐云。”

    “别笑,我之前确实是这样的想法,哪怕你哥苦战了方志荣,没能对彭乐云造成太大损耗,我上场前依旧饱含着希望,谁知道,被现实教做人了,我竭力了全力,彭乐云却游刃有余,似乎不管我怎么打,他都能稳稳压住,要不是最后冒险用了变异的‘当头棒喝’,我恐怕都看不到他最强的一面。”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认清的事实更是比较残酷,所以我才那么懊恼那么低落,那么容易因为别人的不好评价而生气。”

    “现在想想,真是有些膨胀有些自大了。”

    听着楼成声音轻飘地剖析内心,严喆珂抿嘴笑了笑道:

    “不是说汉子都不希望将自己失败的难堪的事情暴露在女孩子面前吗?嗯,男人所谓的骄傲和自尊心,橙子,你为什么会给我说这些?”

    楼成低笑了一声:

    “因为你是严教练啊,是我人生的导师。”

    “还记得就好~!”严喆珂顿时眉开眼笑,故意老气横秋地说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呢?”

    最让她高兴的是,橙子似乎已经从失败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想法?嗯,认清差距,迎头赶上!”楼成直抒胸臆地回答,“珂珂,我有个小目标,想在彭乐云毕业前,打败山北!”

    说到这里,不等严喆珂回答,他忽然又道:“听说彭乐云不喜欢走正门走楼梯,习惯性跳窗跳楼?”

    严喆珂吓了一跳,脱口而出:

    “你想做什么?”

    以自己对橙子的了解,他不可能平白无故提这件事情!

    楼成望着让人胆战心惊的下方,微笑开口道:

    “我想试试,要一起吗?”

    严喆珂虽然不恐高,但也没有寻死的想法,没有跳楼的爱好,望了眼远离自身的地面和能使恐高症患者脚软的景象,条件反射地便要开口拒绝。

    就在这时,楼成侧头看向了她,平静笑道:

    “相信我。”

    听到这三个字,严喆珂轻咬了粉唇,点了点头道:

    “嗯。”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自己被楼成拉了过去,打横抱起,一手托着腿弯,一手箍紧背部。

    “怎么这个姿势!”严喆珂羞得打了楼成一下。

    还是第一次被公主抱呢!

    不对,这种时候怎么能公主抱?

    楼成轻笑了两声回答:

    “如果情况不对,这个姿势方便我把你抛出去。”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小仙女受到伤害!

    啊?严喆珂还在回味这句话时,忽然发现楼成往前跃了出去,顿觉自己耳畔的风声一下变得激烈。

    身体急速下坠,头发胡乱上舞,地面越来越近,越放越大,以飞快的姿态撞击而来,惯来自诩理性的严喆珂周身寒毛竖起,本能地想要尖叫,仿佛听到了死神的敲门声音。

    这就是蹦极的刺激吧?

    而现在比蹦极还可怕,腰上没有绳子!

    这就是生死之间的感觉?

    她下意识搂紧了楼成,将脸靠在了那让自己觉得安心的地方。

    眼见着即将落地,楼成突地凝缩了气血劲力和精神,一抱紧跟一放。

    他的身体似有展开和膨胀,改变了与气流的摩擦,往前做了个小弧度的滑翔。

    砰!

    他双脚踩落,地面如有晃动!

    腰背一挺,劲力传导,楼成横抱着严喆珂,往前迈起了大步,轻飘飘如同仙神。

    一步,两步,三步,他将所有的反震之力彻底化解掉了,没让女孩感受到丝毫难受。

    “好啦?”严喆珂颤动了长长的眼睫毛,虚着眼睛看向周围。

    她刚才竟然忍住了没有闭眼,就那样直视着地面,

    “报告严教练,安全着陆!”借助这一跳,楼成宣泄出了所有的负面情绪,亢奋着语气,做出了幽默的回答。

    严喆珂噗嗤一笑,忙挣扎着站直,双手不断整理着长发,眼神明亮地左顾右盼,脸颊兴奋得满是潮红,像是玩了个有趣游戏的孩子。

    “好玩吗?刺激吗?”楼成乐呵呵问道。

    “嗯!”严喆珂用力点头,老实承认。

    总是被橙子带着做坏事!

    忽然,她记起一事,黛眉倒竖道:“你还有内伤的!怎么能说跳就跳?不怕伤上加伤吗?”

    “这不没事吗?”楼成活动了下身体,以示无恙,然后笑眯眯道,“年少总得轻狂一下嘛。”

    “哼,反正伤的又不是我!”严喆珂知道男友主要是想宣泄,见他没事,也就不再多提。

    而楼成还残留着刚才的亢奋,转过身体,蹲了下去道:

    “珂珂,来,我背你。”

    “我,我不累啊,脚不酸啊……”严喆珂一脸懵逼地回答。

    “这有什么关系?男朋友想背女朋友还需要什么理由?”楼成笑了笑道,姿势不改。

    严喆珂听得眼波流转,抿嘴扭头,暗自啐了一口,可却轻快地迈开了双腿,走了过去,俯下了身体。

    背起女孩,楼成驮着她漫步于无人的西区边缘,听着她轻哼悠扬的歌曲,时不时闲扯几句:

    “其实我哥受到的打击应该比你更严重。”

    “我也这么觉得。”

    “但他不需要也不想要同情和安慰。”

    “这很林缺。”

    “我相信他最终能跟上,落后的未必永远落后。”

    “你这是在变相鼓励我吗?”

    “你说是,那就是吧~”

    “你说话就说话吧,能不能不要老往我耳朵里吹气?”

    “就吹口气怎么了?你还亲呢!”

    “你也可以亲的,我不介意。”

    “流氓!”

    月光温柔,荒芜也美。

    …………

    翌日清晨,受了内伤的楼成依然早起,来到微水湖畔,就着爽冽的凉风,修炼起“者”字诀,依靠入静大成可以内视的境界和丹境武者掌控细微的能力,一点点修复着身体的不谐。

    施老头抱手立在旁边,随口说道:“‘者‘字诀内练的疗伤效果不错嘛,我有空再教你‘冰部‘的疗伤法吧,觉得多久能痊愈?”

    “十一二天吧,不剧烈战斗的话。”楼成说得都有点心虚了,自己昨晚年少轻狂,跳了下楼,要不然估计不到十天就能好。

    他能够内视,对自身伤势的恢复有着比较准确的判断。

    施老头嘿了一声:“比老头子我判断得久啊,下场能打吗?”

    “能,七天差不多就稳定了,不是上一场那种程度的打斗,不会加重伤势的。”楼成毫不犹豫地回答。

    虽然这样只能发挥七八成的实力,但也足够了,正好给那些想捡便宜的家伙一个教训!

    …………

    晨练之后,照例还是特训,可施老头不再像往常那样静静旁观,只随口指点几句,纠正一下,而是站到了队伍前方,环视了一圈,呵呵笑道:

    “昨天看见你们霜打茄子似的模样,老头子我就有话想说,但琢磨了下,觉得还是给你们一宿去体会体会吧,这样印象才会深刻。”

    看见楼成李懋他们有些羞愧,施老头摆了摆手道:

    “输了重要比赛之后感觉痛苦感觉难过感觉不开心,很正常,甚至可以说很好,这不是软弱的表现,只能说明你们在意,说明你们还有渴望,还有冲劲。”

    “那些输掉战斗后立刻就能恢复的,立刻就能平和心情的,立刻就能嘻嘻哈哈的,不是成熟,而是麻木,而是不够在意,对失败麻木,对武道麻木,对胜负失去热忱,不够在意。”

    “别的行当我不敢说,但武道这条路上,这样的武者往往也就失去了前进的渴望和动力,甘于失败,甘于妥协,甘于在强者面前屈服,你们还不错嘛,对山北也没觉得只是走个过场。”

    “你们看‘龙王‘,不管有什么理由,只要输掉了重要战斗,那真是生人勿近,一张脸黑得能滴下水来。”

    “不过嘛,他擅于将这种痛苦转化为前进的燃料,你们这群小鬼也得学着点,别老颓着,陷在里面。”

    这番话听得楼成他们频频点头,皆是有所感悟。

    这时,施老头表情一肃道:“昨天难过吗?”

    “难过。”楼成等人愣了下,然后才齐声回答。

    “痛苦吗?”施老头再次发问。

    “痛苦。”林缺也犹豫着跟随大家开口了。

    听到这里,施老头顿时笑骂道:

    “既然知道难过知道痛苦了,还不都滚去苦练!”

    “是!”楼成他们的士气重又变得振奋。

    看着他们开始修行和疗伤,施老头嘿嘿一笑,拿出酒壶喝了一口。

    刚用年轻人的话来说叫什么来着?

    爽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