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天上掉馅饼

    啪!

    刚一绕到尹向西的后面,严喆珂晃动的肩膀便炸了劲力,右臂一抖,大枪杆子般扎向了对手的太阳穴。

    单足站立,背对敌人,尹向西顿时岌岌可危,看起来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当此危急关头,他悍勇不减,脊椎一弹,弯曲如弓,强行抽动了踢空的左腿,将它转为了向后横扫,并藉此前埋身体,顺势半侧,避开了严喆珂的致命之击。

    他依旧不招不架,只是一下!

    然而,严喆珂这一次不再像之前那样做个闪避,继续游走,反而坚决地借助右臂前打落空之力,小跳步跟上,再次欺到了对手的背后,以处在转动圆心的优势及时躲过了横扫的鞭腿。

    既然察觉到了敌人急躁的情绪,抓住了一个绝好的机会,那她就要毫不犹豫地反扑,一击致命,“一杆清台”!

    啪!她右脚低踢而出,直踹尹向西的支撑腿。

    到了这个地步,尹向西已是套路使老,山穷水尽,再无力维持,只能散了架子,合身前扑,懒驴打滚!

    严喆珂右脚一踩,滑步抢近,左腿呼啸而出,又做低踢,直指对手的胸口。

    砰!尹向西勉强架起手臂,挨了这一脚。

    啪啪啪!严喆珂观想出了“狂风暴雪”的场景,两腿错落踢出,一腿快过一腿,一腿重过一腿!

    砰砰砰!尹向西躺在地上,发力艰难,双手连挡三下后,终于被彻底踢开了,接着遭严喆珂抢前弹腿,悬脚尖于了咽喉之处!

    “第一局,严喆珂胜!”裁判瞄了一眼,高声喊道。

    Yes!严喆珂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转头对着客队席位处猛挥了拳头,正好看见楼成跃将起来,双手连打,比自己还要激动。

    赛前谁能想到自己可以这样战胜尹向西?

    找到克制的打法,并严格地执行,事情就会简单很多!

    废物!瞿辉将恼怒憋屈的情绪咽在了喉咙里,没有脱口激骂。

    之前寄予了尹向西那么大的希望,想着他有不小可能很快拿下松大的替补,结果他不仅没有速胜,反而输给了对方!

    这还怎么打?

    预想的计划从开始就破产了……

    只能祈祷楼成和林缺都比自己估计的伤势重了……

    “去吧,好好打。”瞿辉无力地拍了拍身旁罗海泽的肩膀。

    希望他能多消耗林缺一点!

    “嗯!”罗海泽站了起来,身材高大宽厚,实乃练武的好材料。

    擂台之上,兴奋平息下来的严喆珂才察觉自己腿脚肌肉发紧发酸,体能已是处在了接近极限的状态。

    游斗需要高速的运动、及时的变向和灵巧的步法,对体力的消耗一点不小,而严喆珂和尹向西足足打了好几分钟,最后还来了波糅合着“阴阳转”技巧的“暴雪二十四击”,有此反应很是正常。

    她双手支在膝盖上,大口喘起了气,看见罗海泽迈开步伐,越过了下场的尹向西。

    应该还能过几招吧……

    后面是我哥和橙子,他们看起来都很想打一场……

    呃,似乎大概没必要强撑……

    念头转动间,稍微缓了过来的严喆珂直起腰背,转过身体,走向了擂台边缘,沿着石阶离开了场地。

    裁判看了眼傻住的罗海泽,鼓动丹田之劲道:

    “第二局,罗海泽胜!”

    我赢了?罗海泽怔怔看着严喆珂的背影,一时恍然如梦。

    林缺滑下拉链,脱掉外套,和楼成等人击了击掌,不慌不忙地迎着表妹走了过去。

    “我就不说加油了。”严喆珂抿嘴浅笑,握起手掌,碰了碰自家表哥的拳头。

    言外之意就是,打这种等阶的对手不需要加油。

    “正适合恢复。”林缺简短回答,在四起的嘘声里靠近了石阶。

    他的身后,楼成扶住了严喆珂,嘿嘿笑道:

    “打得真棒!”

    这是上一场输给彭乐云之后的梗,“打得很棒了”和“打得真棒”的区别。

    “那我就不客气地接受表扬了~”严喆珂眉眼弯弯,尾音上扬。

    登上擂台的过程里,林缺体内发出了一声声脆响,仿佛生锈的机器开始转动,逐渐顺畅,攀向着巅峰。

    当他站到罗海泽对面时,整个人已是如渊如海,气势似乎化成了实质。

    猛然之间,罗海泽感觉自己变成了老虎眼前的小白兔,莫名惊惧,身心发紧,不由想起了林缺打山南时的画面——那开场就以“丹境爆发”抢攻的可怕姿态!

    这是未战先怯了?

    他念头刚有闪过,便听见裁判朗声喊道:

    “开始!”

    心有所想,身有所动,罗海泽没敢停留于原地,脚步沉稳又快速地移动了起来。

    林缺膝盖一挺,身体电射而出,虽没“还劲抱力”,也快得仿佛惊雷。

    几步之间,他已是拉近了和对手的距离。

    罗海泽当即巧妙发力,改变方向,试图绕到侧面,可是,林缺重心一荡,和他几乎同时完成了动作!

    更快,更灵巧,更善于变向,几十秒后,林缺抓住了敌人的尾巴,拳脚频发,逼得他不得不仓促闪避,躲开正面的碰撞,以免被“流星劲”轰中。

    电光石火之间,罗海泽连续躲闪,而林缺不慌不忙,凝缩了气血精神和劲力。

    轰!丹气喷薄,他左腿膨胀,猛地往下一顿,紧跟一犁。

    砰!闷响之声里,地面裂开,碎片飞溅,仿佛有火山在突兀爆发,罗海泽立足不稳,重心一下失去,身躯摇晃了起来。

    林缺抓住机会,抢近一步,鼓胀了太阳穴,快摆了右臂。

    “一颗流星划破天际”,他的拳头轰向了敌人。

    罗海泽闪避不及,勉力维持住平衡,架起了双臂防御。

    砰!

    “流星”坠地,炸弹般爆开,冲击波席卷而出,罗海泽只觉震荡瞬间蔓延至了自己的全身,翻滚了气血,颤抖了肌肉。

    啪啪啪!林缺手臂迅摆,连续轰击。

    砰砰砰!罗海泽连挨了几拳,直接就瘫软在地,干呕不断。

    裁判举起右手道:

    “第三局,林缺胜!”

    第三局,林缺胜……主队席位处,瞿辉眼前一黑,捂住了脸庞,只觉前途毫无光亮可言。

    罗海泽竟然这么快就被击败,没造成对方太大损耗!

    这样一来,自己光是打林缺都得费九牛二虎之力了,还提什么对付后面的楼成?

    这帮废物!

    他咬牙切齿,暗骂一声,保持着绅士风度地走出席位,走向擂台。

    不管如何,还是得打过再说!

    行进之间,他忽然凝固了眸光,傻傻愣在了那里。

    擂台靠边缘的位置,林缺收起了架子,转过身体,走下了石阶。

    走下了石阶?

    走下了石阶!

    大舅哥在想什么啊……楼成茫然以对。

    他身边的严喆珂也是一脸懵逼,好一会儿才喃喃自语般道:“我哥可能想给你留个比较完整的对手。”

    什么叫比较完整?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险些失笑,本能便往前而去。

    他只握了握女孩的手,忘记了和其他人击掌或者碰拳。

    途中遇到林缺的时候,楼成笑了笑道:

    “你这样子,我压力很大啊。”

    要是输了,就得告别全国赛了!

    林缺淡然望了他一眼道:

    “我得适可而止。”

    这也太适可而止了吧……楼成无力吐槽,但从大舅哥的眼神里隐约品读出了另一层意思:

    如果连瞿辉都单挑不过,那我们还参加什么全国赛?

    呃……这是在激将?大舅哥这是在担心我因为山北的比赛而留下阴影?楼成忽地醒悟,低笑了一声:

    “那我就不客气了。”

    大舅哥还真是个别扭的家伙啊!

    碰了碰拳头,楼成望着擂台,迈开了步伐。

    单挑瞿辉?

    谁怕谁!

    而已站在中央的瞿辉却像是做了一场不敢相信的美梦,生怕自己会突然醒来。

    我苦心积虑安排,一直祈祷期待,就是为了能最后单挑楼成,将他拿下,结果却这样莫名其妙实现了……

    在向西和海泽双双失败之后,我都已经绝望了,谁知峰回路转,林缺自己下场了!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啊!

    他嘴角一点点翘起,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