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知道绝望的滋味吗

    林缺是个求胜欲望近乎变态的人——他如果还能打,就不会主动放弃——基于以上两点,他赢了罗海泽就自行下场的原因多半是暗毒劲残留的影响比我预计得严重不少——拿到单挑楼成的机会真是要谢谢方志荣啊,天上真地会掉馅饼!

    一个前后自洽的逻辑链在瞿辉脑海闪过,让他忘记了别的因素,勾勒出了难以掩饰的笑容。

    希望楼成的内伤也比我预计得严重!

    不,就算只有我推测的程度,今天的胜利也将属于我!

    他的视线锁定了一步步登上台阶的楼成,看着脸色略微苍白的对方站到了面前。

    微微一笑,瞿辉极有绅士风度地取下高礼帽,置于胸口,鞠了一躬。

    楼成拱了拱手,算是回应。

    裁判没给他们多余的时间,当即举起了右手,声盖全场地喊道:

    “开始!”

    本场比赛最后一局战斗开始!

    听到这句话,哪怕对楼成充满了信心,严喆珂也忍不住攥起了拳头,睁大了眼眸,而瞿辉瞬间飞起,蹿升到了离地好几米的位置,风度翩翩地悬浮站立,并将手中的黑色高礼帽悠然甩了出去。

    飘飘荡荡,帽子落到了主队席位处。

    它刚有着地,瞿辉忽然沉降,急坠而落,头下脚上,右手握拳,像是从高空砸向楼成的巨石!

    哗啦啦,他的衣服尽数紧贴,猎猎作响,声势惊心动魄。

    现场的观众们虽然已经看过很多遍类似的场景,可依旧觉得震撼,仿佛在看一部特效大片。

    面对来自头顶的袭击,楼成摆着架子,稳稳站住,观想出了脚踩赤龙的兽首人身相,镇压住了体内开始膨胀暴虐的热潮,不慌不忙地握拳上冲。

    啪!

    他的拳头打在虚空,炸开了一团映红观众眸子的火焰。

    祝融劲,火异能!

    焰流翻滚往外,瞿辉下砸的身影突地顿住,重新往上吊起,及时避开了余波,免得被点燃了头发和衣物,烧到自身。

    他眯了眯眼睛,并不意外于楼成的应对,猛然吸了口气,让气血劲力和精神等先是一收,紧跟一放。

    呜!身躯膨胀之中,瞿辉再次头下脚上地急坠而落,但与先前不同的是,他做了个旋转,飞快地旋转,以拳头为尖端,将自身变成了一根探向地面的钻头,四周景象诡异摇晃,空气皆受到了影响!

    丹境爆发与重力加速和恐怖旋转的糅合,“血肉龙卷”!

    如果不是等阶限制,还无法使用兵器,瞿辉这一招将更加可怕!

    楼成保持着先前的架子,当高速旋转的拳头快落到自身头顶时,才猛然往后撤步,似乎想要避开锋芒,侧击对手腰腹之间。

    就在这时,瞿辉的身影奇诡改向,从“竖”变成了“横”,将重力加速化做了本身弹射的动能,拳头飞快转动着打向了楼成。

    不破楼兰誓不还!

    这一拳对他而言,堪称酣畅淋漓,不仅使出了全身之力,还充分利用了外在,两者叠加,螺旋劲发,当真威势赫赫!

    从开始练武到现在,这是我打出的最强一拳了……瞿辉念头一闪,竟有了几分神挡破神佛挡破佛的激荡情怀。

    楼成腰部一沉,快速做了个“还劲抱力”,然后啪地弹起右臂,胀大胳膊,五指虚握着按向了对手的“钻头”。

    砰砰砰!碰撞之声连绵,他掌心肌肉筋膜鼓起,抵住了瞿辉的右拳,手指泛出青黑色泽,不断与旋转的“边缘”激烈撞击。

    而瞿辉只觉自己的最强一击像是打在了一块钢板之上,怎么都击不碎,钻不透。

    不,哪怕是钢板,也会被我这拳击碎钻透!

    喀嚓!身穿白底黑边武道服的楼成双脚内抵,踩出了蔓延往外的蜘蛛网,可他的身体却纹丝未动,只右臂略微回荡,紧跟着便流水起伏般再次按向前方,稳稳架住了瞿辉的“血肉龙卷”。

    我最强一拳就被他这样轻描淡写地接住了?我和他的差距大到了这种程度?弱六品的实力如此恐怖?这个瞬间,瞿辉竟泛起了几分莫名的绝望,

    “血肉龙卷”旋转变慢,楼成五指按落,就要扣住他的拳头。

    这个时候,瞿辉腰背一弹,被“无形之手”提拉着往上,险之又险避开了敌人的擒拿。

    要是就这样被楼成抓住,灌进冰冷寒潮,那自己就输了!

    他再一次悬浮于好几米的半空,收敛了刚才挫败的情绪,决定改变打法,不再猛冲猛攻,而是依赖于飞行异能带来的诡异变向特质战斗,刮起另一种飓风,让楼成顾此失彼,逐渐暴露出内伤未愈的问题。

    刷得一下,瞿辉仿佛一架战斗机,俯冲向了对手,眼见着双方即将遭遇,他突然拉起身体,划了个美妙的弧线,诡异移到侧方,啪地一脚踢向了敌人的太阳穴。

    砰!楼成左臂抢先往上一架,恰到好处挡住了这一腿。

    啪!瞿辉化踢为踩,借力蹬出了另外一只脚,快得让人几乎反应不及。

    可是,楼成手臂又是预先一动,及时架住了攻击。

    啪啪啪!瞿辉双脚连环蹬出,仿佛暴风来袭,不给人丝毫喘息的时间。

    砰砰砰!楼成又架又挡,看似慌乱,总会抢前,可却稳稳守了下来。

    忽然之间,瞿辉身体毫无征兆地变向,一下来到了他的脑后,脚背绷直地踢向了玉枕之穴。

    他刚才的连环踢就是为了调动对手,为这一招做准备!

    砰!楼成身体半侧,手臂反甩,刚好打在了瞿辉的脚背之上。

    啪啪啪!砰砰砰!瞿辉使尽了浑身解数,不断以飞行异能急停急刹,奇诡变向,创造出了一次又一次的大好机会,可惜,每一次都仿佛正中了楼成的下怀,总是被他恰好挡住,顶多有些无关大局的误差。

    打着打着,瞿辉再生挫败之感,只觉面前的楼成是座巍峨大山,而自己便是那想要移山的愚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抬头一看,山却没动分毫!

    这让人如何不短暂绝望?

    他到底是怎么挡下我刚才那轮攻击的?思绪转动间,瞿辉做出观想,压制了心里的负面情绪,忽然于半空凝缩了气血精神劲力和种种感觉。

    普通攻击不行,那就“还劲抱力”来配合异能!

    轰!

    丹气喷薄,火山爆发,瞿辉像是被烧到了屁股,砰得一声撞破气流,掀起了大风。

    大风之中,他绕了个半弧,神奇地又来到了楼成的背后。

    身体急停,动能传达,瞿辉于瞬息间绷紧了大腿,啪地横抽向了对手的脖子。

    看你还反不反应得过来!

    劲风及体,脖颈刺痛,楼成没做闪避,丹气一抱一收,右手化作单鞭,反向抽了出去。

    砰!单鞭打中鞭腿,激起闷响一声。

    瞿辉迎面骨一痛,身体猛然急晃,不敢再做停留,哗啦飞起,躲到了半空。

    为了风度,他忍住了双手揉腿的冲动。

    这样也不行?瞿辉不信邪地又一次展开了攻击,在飞行异能的配合下,进行了两连爆,然而还是被楼成滴水不漏地守住,没能创造出获胜的机会。

    呼!呼!呼!他往上悬浮,大口喘着气,感受到了身体的空乏。

    打到现在,本就不以体力见长的他已经比较疲惫了,而楼成呼吸匀称,只得薄薄汗水泌出!

    这还怎么打?瞿辉又又生绝望之感,险些就不想进攻了。

    他内伤未愈,他内伤未愈,他内伤未愈……瞿辉不断告诉着自己,似乎在进行自我催眠。

    是的,他内伤未愈,战斗再保持刚才的烈度一阵,应该就能给他造成影响,逼出机会了!瞿辉吸了口气,下定了决心。

    他做出观想,运转异能,刺激起体内精血!

    熟悉的力量感弥漫,瞿辉脸色阵红阵青,最终稳定了下来,身体仿佛有所胀大。

    靠着秘法,他回到了巅峰的状态!

    来吧,让我们战到弹尽粮绝吧,看谁胜谁负!

    楼成抬起头,瞄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瞿辉心中的疑惑一闪而逝,再化战斗机,俯冲了下来。

    就在这时,楼成弓下腰背,双臂上抖,手腕晃荡,甩出了一团晶莹皓白的寒光和赤红暴虐的火焰。

    轰!寒光与火焰射出,在瞿辉面前互相撞在了一起,激出了弥漫的白雾,略微遮掩了他的视线。

    茫茫之中,瞿辉忽然看见一道身影飞了上来,一跳几米高!

    楼成?他的瞳孔一下收缩如针尖,发现敌人跃到了比自己目前位置更高的地方。

    一惊之后便是狂喜,瞿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楼成是傻了吗?放弃自己的优势,跑到半空和我战斗?

    这样我都还赢不下来,那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天上又掉馅饼了!

    欣喜的瞿辉正待变向,突地看见楼成双手结印,表情变得庄严而肃穆:

    “兵!”

    低沉的声音传来,瞿辉身体一震,当即陷入了千军万马之中,被那铁血煞气冲得战战兢兢,又慌乱又惶恐。

    九字诀,“兵”字诀!

    楼成下坠而来,拿住了瞿辉的肩膀,灌注进了“冰霜劲”,按着他就从半空撞向了地面!

    呼啦啦!风声灌入耳朵,瞿辉清醒了过来,但已是被冰寒入体,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行将撞落。

    这样会死吧……他胆气刚泄,便感觉身体下落之势突兀顿住,只轻飘飘背部着地。

    楼成收回手,打直身体,没再做进攻,而瞿辉身体僵冷,一时竟无法动弹。

    “第五局,楼成胜!”裁判没有犹豫,“最终赛果,松大武道社胜!”

    听到这两句话,瞿辉当即清醒了过来,但又感觉自己还在做梦。

    楼成最后的这波攻击如果换在一开场就使用,自己也肯定防不住,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为什么能打这么久?

    又茫然又绝望之中,他看见楼成对自己笑了笑,轻声开口道:

    “和飞行异能战斗挺有意思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