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冷星高悬,湖泊风凉,楼成拉着严喆珂的左手,将它揣入了自己温暖的口袋里,激动残存地感慨着:

    “想到四月份就要去帝都,想到全国赛,我现在就有点热血沸腾的。”

    看完抽签仪式后,他心潮难平,怂恿着和自身差不多状态的小仙女一起来湖畔散步了。

    “还有两个多月呢,你今天再热血沸腾也没用呀。”严喆珂抿嘴浅笑,故意调侃了一句。

    “我知道我知道,但有的反应不是知道就能克制得住的。”楼成吸了口弥漫着水意的清冽空气,笑意很浓地回答道,“等激动完这一波,寒假我就好好放松和练武,争取在全国赛前又有比较大的进步。”

    这学期专业课紧,又有众多的客场比赛,楼成身体不累,心却很疲,急需一段假期来柔和精神上的紧绷,以便更好地再出发。

    “孺子可教也~”严喆珂装出老气横秋的样子,末了上转着黑白分明的眼眸道,“我正月初三会去江南,在外公家待几天,看有没有机会帮你弄到九字诀的相关资料吧,如果它们不属于宗门秘密的话。”

    我都没提过,珂珂竟然还记挂着这事……楼成眼睛一眯,嘴角笑意止不住地流泻,心里暖暖得像是在冰天雪地里喝了碗热汤。

    他嘿了一声道,“属于宗门秘密也无所谓啊,等我真正成了蜀山斋的女婿,算半个自己人了,这种不涉及斗部绝学的东西应该就可以触及了。”

    “你想得可真美哟~!”严喆珂眼波流转,横了男友一下,也不知道是在说成为蜀山斋女婿是想得美,还是蜀山斋女婿可以接触斗部绝学以外的宗门秘密是想得美。

    “做人嘛,总得对未来想得美一点,这样才能活得有意思。”楼成心情舒畅地回答,牵着女孩慢悠悠前行,身旁是夜色里宁静忧伤的湖面。

    他顿了顿,转而放飞着思绪道:“到时候我也得去趟陌上,给师父师姐拜个年,给列位祖师上柱香,嘿嘿,趁机还能多学几招冰部绝学,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有别的收获。”

    比如“意后”前辈他们对“兵”字诀、“前”字诀、“者”字诀的修炼心得和关于修真的最新研究成果。

    “哟,懂得去冰神宗拜年了?”严喆珂笑吟吟打趣道。

    “当然,这都是严教练你教导有方!”楼成真心实意地赞美道。

    正式拜师之后,自己确实不能再像去年那样只打个电话问候了,珂小珂同学三番五次都在叮嘱这件事情。

    “明白就好~你该怎么谢谢我?哼,你肯定会说我们之间哪还需要感谢!”严喆珂眉眼舒展,眸光清亮。

    “那亲一下或者给你按摩身体?”楼成提出了道谢的方式。

    严喆珂好气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你这是在感谢我呢,还是占我便宜呢!”

    “男女朋友之间的事怎么能叫占便宜?”楼成轻笑了一声。

    不等女孩羞嗔,他忽然想起一事,忙开口问道:“珂珂,你之前不是说最后一门考试原本在十九号,结果提前到了明天吗?”

    “对呀,怎么了?”严喆珂眨巴着眼睛,茫然看向男友。

    “这件事情你给太后说过没有?”楼成追问道。

    “还没呢。”严喆珂隐约察觉到了男友的意图,狐疑地看着他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正好我明天也考完了,要不我们先去高汾玩两天,二十号才回去?之前青年赛的时候都没能陪你在那边好好玩。”楼成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青年赛结束后,他原本是打算和小仙女在高汾约会几天的,结果被施老头一个电话召唤去了陌上。

    严喆珂的眼眸往上看了看,语气轻快地回答道:

    “好的呀~”

    元旦假期的时候,为了迎接考试,自己和橙子都没出去约会过呢!

    见珂小珂同学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楼成很是兴奋,连忙道,“去那边坐坐吧,我改车票,订酒店,你问问顾霜,看她对高汾有什么好介绍没?”

    “嗯嗯。”严喆珂拿出纸巾,递给了男友。

    擦拭干净,两人挨着坐下,各自忙碌起来,忽然,严喆珂犹豫着开口道:“橙子,霜霜霜说她家正好没人,邀请我们过去住……”

    她已经习惯在楼成面前以昵称指代闺蜜了。

    “这不太好吧,感觉会不自在……”楼成下意识就找起了反对的理由。

    严喆珂双手按动屏幕键盘几下,侧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男友,鼓了鼓腮帮子,哼了一声道:“橙子,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什么变了?”楼成一头雾水,满脸懵逼。

    “你以前不会这样回答的,你会说,你想去吗?如果你想去,那我们就去顾霜家住吧。”严喆珂眸光含笑,下巴微扬,白色的长款羽绒服衬托得她俏丽异常。

    “……”楼成差点无言以对,呵呵笑道,“我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给你参考,又不是做决定,最后还不是得听你的。”

    严喆珂拢了拢被风吹动的乌黑长发,哼唧道:

    “我看你是心,里,有,鬼!”

    不知为什么,说到“心里有鬼”四个字时,她忽然就薄红了脸颊,故作傲娇地扭头望向了旁边,岔开了话题,“其实我也是傻了,怎么会跑去问霜霜霜高汾有哪些好介绍……”

    “为什么啊?她不知道这些?不可能吧?”楼成诧异脱口。

    “不是这个,你想,我要是给她说了和你一起到高汾玩,又不睡她家,在外面住,她会怎么想?肯定要想歪的!多不好意思啊!”严喆珂嘴巴微嘟,略显懊恼地解释着。

    女孩子的心思还真是百转千回啊……楼成想了想道:“要不你去她家睡,我住外面酒店,或者告诉她,你大姨妈来了?”

    根据珂珂最近规律的周期,也就是明天的事……

    严喆珂抿嘴歪头,忽地失笑,仿佛有百花在楼成眼前盛放。

    她眸光温柔,酒窝醉人地说道:

    “我已经给霜霜霜这么说了~!”

    已经给顾霜说了大姨妈的事情?楼成听得嘴巴半张,好气又好笑。

    差点又被珂珂给套路了……

    “哼,谁叫你让我去问她的,害我被她笑了好多句!”严喆珂脸颊红红地说道。

    顾霜那小妮子竟然让我做好安全措施,还问我和橙子什么时候滚的床单!

    不等回答,她转而又道:“霜霜霜说要请我们吃饭,去一家会所,那里的兴省菜在高汾算前三。”

    “好的。”楼成轻松地答应了下来,将手机屏幕送到女孩眼前道,“两间大床房,明祺国际酒店。”

    他对这家五星级酒店印象蛮好的。

    “一间吧……”严喆珂犹豫了下道,旋即被楼成错愕惊喜的眼神臊红了脸蛋,扭头看向旁边道,“你肯定会借口给我揉肚子挤一屋的,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是是是,我肯定会这么做的。”楼成笑着递过了台阶。

    当然,自己确实也是这么想的。

    “你都要挤过来的,那订两间多浪费!”严喆珂一脸“我说得没错吧”的表情,但却轻咬着唇瓣,眸光躲闪地望着月明星稀的夜空。

    …………

    十七号结束考试后,楼成中午和赵强、蔡宗明、邱志高等人聚了聚,下午便与严喆珂踏上了返回兴省的旅程,但目标不是秀山,而是高汾。

    傍晚七点出头,他们顺利抵达,见到了打扮时尚以黑色为主的顾霜,和她一起来到了位于高汾未央公园附近的那家私人会所。

    会所装修得富丽堂皇,明光照人,各处风格都透出了“奢侈”两个字。

    “暴发户风。”严喆珂小小声地在楼成耳边点评了一句。

    “菜好就行。”楼成回以微笑。

    顾霜在旁边看得没好气道:“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分分秒秒都在秀恩爱?你们得体会下我这刚失恋孩子的心情!”

    她前面是引路的会所服务人员。

    “失恋?是你甩人家的吧?第多少次来着?”严喆珂调侃着闺蜜。

    这个时候,楼成注意到周围路过的不少宾客都是气血旺盛到一定程度的武者,里面甚至不乏感觉很是内敛的那种。

    他们三五成群,彼此似乎都有认识,穿过大堂后,不知进入了哪里。

    “今天这么多人?”顾霜也注意到不对。

    这可是私人会所。

    服务人员甜美笑道:“顾小姐,这是高汾武道圈子的聚会,您也知道,我们老板和武道圈子那边关系很深。”

    “高汾武道圈子的聚会?”顾霜下意识瞄了眼楼成。

    自己身边的闺蜜男友可是青年赛的冠军啊!

    “快过年了嘛,哪个圈子都会聚一聚的。”服务人员守口如瓶,没说更多。

    “快过年了?过年还有大半个月呢。”顾霜不解地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高谈阔论的喧哗,回首望去,只见会所大门处又进来了一帮武者,他们围绕着一位异常英挺的年轻人,不断说着什么。

    而这位年轻人,楼成并不陌生,正是“神火俱乐部”的张祝同。

    呵,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楼成忍不住暗笑了一声。

    这样的场景与自己第一次遇到张祝同时非常相像,都是以旁观者的姿态看着被众星捧月的对方,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心态,如今的感觉,都与上一次截然不同了。

    张祝同脸上噙着笑容,听着周围的人说话,偶尔才会侧头搭理两句,忽然,他似乎有所察觉,下意识扭头望向了旁边,愕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庞,看见了那道让自己难以释怀的身影就这样静静地立在灯火黯淡的地方。

    面对他的目光,楼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