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谁的磨砺

    蒋飞和两位男同学听到妹子们的惊呼与喃呢,也下意识望向了侧方,看到了多有垮塌的围墙和凌乱堆砌的废墟。

    “那里是有一栋楼……”短暂之后,有着齐刘海的高个男生茫然低语。

    他记得很清楚,先前和蒋飞金离等人拐入这条巷子的时候,确实看见了围墙隔出的一座楼房,具体有多少层没数,反正不高但也不低。

    自己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看见了墙上用红油漆写出的几个大大“拆”字,要不是顾忌蒋飞的存在,怕伤到他家乡人的感情,早已经口无遮拦地以此开起了玩笑!

    可现在,吃个烧烤的工夫,TM楼就垮了!

    这TM闹鬼啊!

    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了几秒,穿韩式大衣嗓音甜美的女孩金离打了个寒颤道:

    “我,我们走吧……”

    好好的一栋楼,无声无息就被拆了,这是遇鬼了吧?这是灵异事件吧?

    或者,我们集体产生了幻觉,先前其实根本没有一栋完好的楼房,不,不,这个猜测更可怕!

    “对,我们走!”五官流媚的丰腴女孩郭宁也显得战战兢兢。

    这是自己人生里第一次遇到类似的事情!

    见妹子们害怕,齐刘海的高个男生李志国反倒少了几分心虚,多了点表现的欲望,以自觉很有男子汉气概的姿态看向蒋飞和郭宁的男友刘峥嵘道:“这事挺神奇的,我们进去看下吧,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胆小……蒋飞很想这么回答,但在女生面前,他不好意思露怯,只支支吾吾道:“算了吧,郭宁和金离那么害怕,肯定不想多待,我们还是走吧。”

    “嗯嗯,嗯嗯!”金离小鸡啄米般频频点头,郭宁也拉了拉男友的手,示意他不要乱来。

    “你们太弱了吧……不去我自己去!”李志国觉得自己被男子汉气概充满了全身,以冬天睡冷炕全凭火力壮的状态走向了围墙垮塌的地方。

    刘峥嵘不愿意在女友面前被比下去,吸了口气,嚷嚷道:

    “谁弱了?有什么好怕的!”

    “不要去嘛!”郭宁手被甩开,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但刘峥嵘只是摆了摆手道:“别怕,没事!”

    见两位妹子愈发得紧张,蒋飞的心也在打鼓,顺势就找了个借口道:

    “不要怕不要怕,我在这里陪你们!”

    金离和郭宁感激地看了他胖胖的身形一眼,顿觉多了少许安全感,忙往那边靠了几步,忐忑又好奇地眺望废墟,期待李志国和刘峥嵘发现什么,又恐惧他们发现什么。

    废墟周围的空地多有飞出的石块和先前零散杂乱的垃圾,李志国和刘峥嵘两人双股战战又竭力掩饰地缓慢前行,左顾右盼。

    “咦……”李志国突地顿住脚步,指着前面不远处道,“烤茄子!”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

    刘峥嵘循着他的手指望去,看见了被石块撞翻打破的餐盒,看见了一颗颗金黄色的炸豌豆,看见了仿佛还散发着香味的烤茄子,看见了还没完全凝固的红油。

    这似乎是没多久之前的食物!

    李志国和刘峥嵘彼此对望了一眼,同时想到了蒋飞那位穿很少的高中同学,想到了他提着打包好的烤茄子离开时的背影。

    从那时到自己等人吃完,唯一的外卖只有“这单”!

    “不会吧……”李志国和刘峥嵘茫然望向了石块堆积钢筋支突的楼房废墟,怀疑蒋飞的高中同学被埋在了里面。

    “去问问。”刘峥嵘艰难地吞咽了口吐沫。

    “嗯。”李志国上前两步,弯腰拾起了食品袋,提着沾满灰尘的烤茄子往外走去。

    这个时候,蒋飞难得享受了被女孩子们簇拥和信赖的美妙感觉,正绞尽脑汁,寻找着借口,以安抚妹子们惶恐惊惧于未知事件的心灵。

    “可能是趁夜拆除吧?”他如是说道。

    “不会,拆除要爆破啊,我们那么近,都没听到响声的。”郭宁直接就给予了否定。

    金离也摇头道:“就算不用爆破,也得上大型机械啊,这里有痕迹?而且没那么快!”

    才一顿烧烤的工夫!

    排除着各种情况,她们越说越害怕,又向蒋飞靠拢了一步,而蒋飞一边享受着这种感觉,一边也胆战心惊,当真痛并快乐着。

    “蒋飞蒋飞,你看这个。”李志国和刘峥嵘迈过了垮塌的围墙,摇晃了下手里的食品袋。

    “烤茄子?怎么了?”蒋飞一头雾水。

    难道是烤茄子成精了?

    妈蛋,种的茄子成精我也就认了,烤好的都能成精,还有没有天理啊!

    他的胡思乱想里,李志国飞快说道:“这是烤好没多久的!你看油都还没完全凝固。”

    “这又怎么了?”蒋飞傻傻反问后忽地醒悟,“之前外卖烤茄子的只有橙子!你是说他和拆楼有关?”

    “对对对!我们之前吃烧烤的时候不是听到了响声吗?虽然不是太明显,但也有的!算算时间,你那个高中同学真差不多走到这里,顶多到巷子口!”金离记起了自己的“幻听”,以恍然大悟的口吻说道。

    刘峥嵘则催促着蒋飞道:“你快给他打个电话,看他人还在不在,我们怀疑他被埋在楼里了,如果真不对,得赶紧报警!”

    “不会吧……”蒋飞想不到楼成偏离路线进入待拆楼房的理由,但还是关心地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

    短暂的铃声后,电话被接通,那边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喂,蒋胖?怎么了?突然打电话?”

    呼,蒋飞松了口气,脱口而出:“这不是关心你吗?我们吃完烧烤出来,看见巷子口那栋楼房塌了,旁边又有打包外卖没多久的烤茄子,我就担心你,怕你被意外给伤到了。”

    郭宁她们听着对话,也衷心地感到高兴,蒋飞的高中同学没事,没出人命!

    看来是自己等人推断出错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十几秒,楼成才苦笑自黑道:“替我给烤茄子说声对不起。”

    “啊?真是你的!你没事吧?这楼怎么垮的?”蒋飞吓了一跳,旁边的金离李志国他们也猛地扭头,凝固了眼眸。

    还,还真是蒋飞高中同学打包的烤茄子?

    那他究竟遭遇了什么?刚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没事,呃,楼就那么垮了呗,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楼成含糊其辞地回答。

    电话中断,蒋飞怔怔望着楼房废墟,脑海里回荡起好友刚才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楼就那么垮了呗,就那么垮了呗,垮了呗……

    楼房的垮塌真和他有关系?

    楼就那么垮了呗……郭宁金离和刘峥嵘李志国再次面面相觑。

    不提楼是怎么垮的,光没什么动静这点,就让人发自内心地感觉害怕和畏惧!

    古代神话传说,不过如此!

    蒋飞的高中同学真是神秘啊!

    他们脑海里油然又回想起了先前所见,回想起了那位只穿着薄薄毛衣和夹克外套的男生,回想起了他干净又沉稳的气质,回想起了他提着装烤茄子的餐盒,消失在自己等人视线尽头的背影。

    再转头,记忆里的那栋六层楼房已变成了黑暗里高高堆积的废墟。

    …………

    挂断电话后,楼成继续躲在原地等待,回忆起了二十多分钟前和女友的通话。

    “啊?”严喆珂茫然几秒,疑惑重复,“送裤子?”

    “和人打了一架,裤子坏了。”楼成言简意赅说道。

    刚一说完,他就觉得这句话充满了歧义,忙又补充道:“有人设陷阱突袭我,我穿的是牛仔裤嘛,太紧了,发力不方便,一绷就给绷坏了。”

    “你没事吧?”严喆珂脱口就问道。

    怎么会有人设陷阱突袭橙子?

    和平环境里长大的她也是一头雾水。

    “没事,一点皮外伤,不过我觉得应该是考验或者给我生死战经验之类的事情吧,附近应该有外罡看着。”楼成眺望着远处,只见尘埃下落,黑暗宁静。

    只有外罡强者,才能做到遮掩住一栋六层楼房垮塌的动静吧?

    而外罡强者出手的话,一根指头就能按死自己,所以肯定不是恶意的突袭,再加上师父的说辞,珂珂过来没有问题。

    可就算这样,自己也一样愤怒,妈的,走到路上莫名其妙被杀手袭击,换做谁都会愤怒!

    那个时候,自己真地以为处在生死险境中了,又紧张又害怕,更担心交代在楼房里,再也见不到爸妈和珂珂他们。

    那样的心情,幕后的策划者能够体会吗?

    哪怕打着再好的幌子,哪怕说是为了我好,也是不可原谅的!

    以后有机会,哼,我也给你们这样的“考验”或者“磨砺”!

    “怎么能这样!橙子你又没要求过接受考验,又没想着多点生死战经验,他们太坏了,太可恶了!哼,是谁,我,我帮你诅咒他们!我去找我外公和姥姥!”严喆珂气得都快炸了。

    “我给我师父说了,他说他会处理,让我别管。”楼成安抚着女孩。

    “好吧……现在别管,以后得讨回来!哼,我很小气的!”严喆珂担忧着楼成,没再说这个问题,转而道,“橙子,你真没什么事?”

    “小伤,皮肉伤。”楼成背部衣服破烂,里面血肉略显模糊,另外还有几道尖锐事物划出的伤痕。

    撞破墙壁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但这比被对手直接打中要好很多,也正因为如此,上衣拉链口袋里的手机才没有坏没有丢。

    “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严喆珂吸了口气道。

    她爸是医生,家里不乏药品纱布和绷带。

    …………

    秀山脚下的禅院内,董少阳趴在床上,眼里充满了挫败和痛苦的情绪。

    自己纵横敌境多年,杀过不少强敌,竟然差点死在一位擂台武者的手上,还是同品阶的武者!

    如果不是罪火前辈出手,自己已经葬身在那栋楼房的废墟里了。

    这让人情何以堪!

    罪火天君立在旁边,淡然说了一句:

    “这一次,也是给你的磨砺,收一收看不起擂台武者的骄狂吧……”

    “啊?”董少阳茫然侧头。

    从一开始,他们就觉得自己有输给楼成的不小可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