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是新年

    “对啊,以前不是给你说过吗?”楼德光瞪了二子一眼。

    “这不是太久忘记了吗……”二子懊恼地拍了下额头。

    当初爷爷提那边亲戚时,自己压根儿就没认真听,转头就忘了。

    顿了几秒,他忙又问道:“四爷爷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不是给你说了吗?早走了!”楼德光有点生气了,狠狠地抽了口旱烟。

    在父亲楼志林疑惑的目光里,二子来回踱了几步,忽地开口:“爷爷,把四爷爷的手机号码给我,我打过去问个好,道个歉。”

    楼德光一听顿时心平气顺了,重新露出笑容道:

    “这才像话嘛!咯,号码是……”

    见孙子重视起自己这方的亲戚,他相当高兴。

    记下号码后,二子直接选择了拨打,稍等片刻,就听见了那边苍老又疑惑的声音:

    “喂?”

    “四爷爷好,我是二子。”他笑呵呵直接报了家门,免得被当做诈骗犯。

    “二子啊?回家了?怎么还专门给我打电话呀?”楼德邦惊喜莫名。

    二子态度颇为恭敬:“这不是太忙了,没能赶回来,给四爷爷您道个歉吗?”

    “不用不用,生意重要嘛。”楼德邦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了。

    “我记得我最后一次见您是十来岁的时候吧,之后一直错过,特别遗憾,这样吧,四爷爷,春节期间我来拜个年,您老给我留个门啊。”二子热络地说道。

    “行行行!随时来都可以!”楼德邦欣喜回答。

    闲聊了几句,问了问老人家的身体,二子挂断电话,看了看神情写着“满意”两个字的爷爷,转而望向自家老爹楼志林道:“爸,我们过年和四爷爷家多走动走动。”

    不能表现得太热情太明显,亲戚间正常走动,逐渐升温,是最好的方式!

    不提那位背后的冰神宗吴越会是庞然大物,光十九岁的六品丹境,也是一方豪雄的样子!

    “啊?”楼志林诧异看着儿子,一脸的发懵。

    他完全不明白儿子的态度为什么会改变得如此快,如此大,就跟中邪了一样!

    …………

    楼志强家的客厅里,楼德邦放下手机,因被亲戚重视而心满意足,脸上皱纹一条条绽开,笑得很是开心。

    “二子不错,二子不错,很尊敬长辈啊。”他絮絮叨叨地念着,与楼爸楼妈他们热烈地讨论着二子的事情。

    直到此时,坐在客厅椅子上的楼成依旧不知道二子具体叫什么,若有所思地笑了笑,继续拿着手机,和小仙女胡扯瞎掰。

    “我吃好了,你可以给我发豆腐宴的照片了~!”严喆珂“乖巧端坐”道。

    她家晚饭今天比较迟,因为有亲戚来走动。

    “好咧。”楼成将拍摄的绣球豆腐、熊掌豆腐、蟹黄豆腐和烧肉豆腐等照片一一发了过去。

    “都是豆腐诶,品种好多,看起来挺好吃的。”严喆珂“眼冒红星流口水”道。

    楼成“坏笑”道:“但缺了一样我最爱吃的豆腐。”

    “流氓!”严喆珂“怒气勃勃”道。

    “你想到了什么……我是说那种脆脆的豆腐干,能吸汁水的那种,里面夹上拌好的萝卜丝,浸入加了醋的酱油,一口咬下去,啧啧……我是那么流氓的人吗?你想歪到哪里去了?”楼成“推了下墨镜”。

    “……我,我不和你说话了……”严喆珂没用表情道。

    楼成险些在长辈们面前失笑,为了掩饰自己的异常,他起身走到了阳台,看见青春洋溢的表妹马汐正在那里眺望着夜景。

    “秀山发展很快嘛。”楼成瞄了眼窗外,只见附近小区众多,高楼耸立,灯火辉煌,照亮万家。

    “我现在好羡慕二哥你啊……”马汐答非所问地感叹了一声,语气里多有哀愁。

    “你小小年纪的,怎么老伤感这伤感那的。”楼成笑骂了一句。

    马汐被他逗乐了,失笑道:“二哥,你是没有青春期吗?不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都很叛逆都很多愁善感吗?”

    “我青春期的时候还真没叛逆,真没多愁善感过……”楼成一时哑然。

    自己初中高中都在用功读书,成绩也算回报了努力,平常看看小说玩玩游戏,身边朋友不多,但都挺好的,确实没有出现过叛逆和多愁善感。

    至于暗恋严喆珂的事情,当时压根儿不觉得自己有机会,只作为纯纯的美好的体会来看待。

    “……人形高达!”马汐不由吐槽了一句,她顿了顿又道,“二哥,我现在住校了。”

    “住校?”楼成讶异反问。

    “嗯,老待家里,看到我爸我妈宠马家乐,我就不开心,还不如住校感觉舒服,偶尔我妈我爸给我打下电话,我还挺高兴的。”马汐望着窗外,用一种超越年龄的成熟语气说道。

    “也好,这叫近之则什么。”楼成想掉个书袋,结果发现怎么都记不起来那种话了。

    “近之则不逊,用这句话来形容完全不对嘛!”马汐笑着反驳道,“二哥,你知识水平下降很严重嘛!”

    “咳,专业方面不说,高三才是我综合知识的顶峰时代。”楼成老脸一红道。

    见表妹自己想通了不少,他也就放下心来了。

    …………

    隔了几天,楼成的锤炼再次形单影只,因为严喆珂的老爸,他的准岳父大人开始休息,太后的公司也进入了长假的状态,一家三口返回了正阙县的女孩爷爷家,将在那里团年,待到初三。

    对此,楼成略感郁闷,他还以为严家会将老人和亲戚接到秀山来过年的,结果自己和珂珂又得分隔两地好几天。

    而大年初一,公历二月二日,就是自己二十岁的生日了!

    这样的郁闷没持续多久,到楼成接了自家师父的电话后便彻底消解了,他被叮嘱大年初一去趟吴越,给祖师们上香——作为新晋嫡传的首次,相对比较正式,以后就不必非得大年初一了。

    得,两边都有事,只能这样了!

    楼成去外公外婆那边住了两天返回后,时光很快到了年三十,天色未亮,他就在刺骨的寒风里继续着锤炼,觉得自身已经摆脱了弱六品的弱字。

    而去年此时,自己还只是个冲击着职九的菜鸟!

    结束晨练,他慢跑往外,刚迈出几步,忽然停顿了下来,看见公园旁边的行道椅上坐着位衣服俏白容颜秀美的女孩,她正笑吟吟望着自己。

    楼成眨了下眼睛,惊喜喊道:

    “珂珂?”

    她不是在正阙县爷爷家吗?

    严喆珂站了起来,抿了抿嘴,往侧方扬头道:

    “有件东西忘了给你。”

    “什么东西啊?”楼成快走两步,来到了女孩身前。

    “咯,你的生日礼物,我找人定制的皮夹。”严喆珂故作不甚在意地将一个深蓝色皮夹递给了男友。

    楼成笑意难掩,拿住皮夹的同时也握住了女孩的手,被风吹得冰凉冰凉的手:“你过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肉,麻……严喆珂眸光一转,无声笑骂,随即又道:“你早看你那个皮夹不顺眼了!”

    她以这样的借口掩饰着自己的用心。

    运转热流,温暖纤手,楼成拉着女孩重新坐下,回想着过往道:

    “去年你给我打电话说生日快乐唱生日歌的时候,我真是特别特别惊喜,恨不得在我姨家阳台大喊大叫!”

    “哼,我鼓起了勇气才给你打电话,你还逼我唱歌!”严喆珂眉梢眼角尽是甜蜜的嗔意。

    “嘿嘿,得寸进尺嘛。”楼成揽住了女孩的腰肢,趁周围无人,亲了她一口,以行动表达了话语里的意思。

    卿卿我我了几分钟,严喆珂忽然惊醒道:

    “我得回去了,我给他们说出来买东西的,结果买到秀山来了!”

    她坐最早的那班火车来的,得赶在午饭前回去。

    “呃……”楼成心中一动道,“那,我送你回正阙吧。”

    “好呀。”严喆珂没有矫情,惊喜地点头。

    …………

    除夕夜晚,刚从正阙县“溜达”回来的楼成开开心心在爷爷家团年,时不时就把手伸进兜里,摸一摸新皮夹。

    而由于他出息了,楼元伟去年也没折腾,一家人很是舒心,不见了潜藏的忧愁,兴高采烈地迎接着新年。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楼成正要溜去阳台给珂小珂同学打电话,突然就感受到了手机的振动。

    凝目一看,闪烁的名字是“小仙女”。

    “好巧,我正想给你打过来的。”阳台之上,楼成背靠角落,欣喜说道。

    “这不是看在你快生日的份上吗?”严喆珂“傲娇”回答,“就等着给你说句生日快乐就睡觉了!”

    “反正我很受宠若惊。”楼成低笑着表达自己的心情。

    “嘿嘿。”严喆珂笑了一声。

    闲扯几句,外面鞭炮声开始猛烈,将所有的动静都掩盖了,楼成和严喆珂就像去年那样,没再说话,依靠敏锐的感官,静静听着对方的呼吸声音,一丝一缕,深入心扉。

    噼里啪啦的响声变小之后,楼成心情温暖而宁静地说道: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还有,生日快乐~”

    “你也生日快乐。”

    “噗,我哪里来的生日快乐?”

    “我的生日你当然要同乐啊。”

    “好吧好吧。”

    “今天能再唱首歌吗?”

    “想听什么?生日歌?”

    “唱‘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不要!”

    “唱嘛。”

    “……就一句,一句!”

    ……

    窗外烟花四起,新一年的起始灿烂而辉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