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拼

    “卫冕冠军强势出击,兵不血刃轻取星海!”

    “十招解决!彭乐云只是热身!”

    “恐怖的山北,恐怖的彭乐云,今年的冠军还有悬念吗?”

    “真正的天之骄子!”

    开幕赛结束的当晚,各大门户网站的武道版块和微博论坛等地方,各种标题已然喧嚣尘上,楼成看了几眼,便放下了手机,闭上了双眸,开始酝酿睡意。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特别提醒”的声音,明白珂小珂同学发来了新的消息。

    “刚才光顾着晚安,都忘记说正经事了。”严喆珂“害羞红脸”道,“亲爱的,加油~!”

    楼成嘴角翘起,拿起手机,按住说话道:

    “亲爱的,一起加油!”

    没再黏糊,两人各自入睡,天刚蒙蒙亮,楼成准时起床,来到附近的公园锤炼。

    八点整,他回到酒店,与严喆珂享受了还算不错的赠送早餐,接着跟随大部队,前往了预定的武道馆进行放松性训练。

    午饭后,他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到女孩房间又一次重温了湖东大学武道社最近半年的比赛视频。

    五点二十分,简单用过晚餐,他们俩和林缺等人依次登上大巴,抢在堵车最高峰前抵达了帝都市武道场馆。

    快下车的时候,楼成点入APP,发了条微博:

    “第一次全国赛,即将开始!”

    发送成功后,他没看转发和评论,直接将手机塞入了衣服口袋里,心里默默对自己喊了一声:

    “必胜!”

    …………

    帝都市武道场馆有八个更衣室,布置都相当豪华,有长凳有沙发,有按摩椅有电视机。

    此时还不到六点半,施老头示意大家没必要那么紧绷,该干嘛干嘛。

    没去看手机影响心情,楼成和严喆珂小声闲聊到了七点半,在今晚的第一场比赛即将开始时,选择了闭目养神——华海与明岛的较量确实能展露双方很多东西,有助于自身了解对方,但没必要急着今晚就看,后面还有整整四天可以研究,迎战湖东前,专注认真不分心是好的习惯!

    严喆珂昨晚准时来了大姨妈,今天虽然不怎么疼了,强行出场没有问题,但状态还是受了影响,觉得比不过李懋等人,理智考虑后,选择了放弃,以武道社利益为重。

    嗯,后面的比赛都能生龙活虎了!

    她睁着眼眸,右手白嫩修长的五根指头和楼成紧紧交扣,脑海内重又浮现出了湖东大学武道社三位主将的情况:

    余志,大四学生,天生体型独特,勉强算有异禀,是彭乐云任莉进入大学武道圈子的直接受益者!原本的他被认为遭天赋拖累,很难体成大丹,但分别被彭乐云和任莉虐过一次后,似乎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从而打通了“任督二脉”,终于迈出了那至关重要的一步,于去年全国赛后成功“还劲抱力”。

    而且他甫一晋升,就将天赋的拖累转化为了优势,直接有了接近顶尖八品的水准,其后又经历了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百尺竿头再前一步,如今十一个月过去,实力肯定更加可怕了!

    博彩公司为此开出了赔率,认为余志极大可能有了强七乃至顶尖七品的战力。

    这是湖东大学能以赛区第一名身份出现的理由,但不是他们被认为在第二档里出类拔萃的原因,后者是基于另外一位选手的突破,“魂言”韩佩佩!

    韩佩佩,女,大三学生,有着“音波”异能,可以娴熟地制造超声波和次声波,在她职业九品的时候,这方面还不算强势,但本次分区赛前,她也于近两年的煎熬和磨砺后,迈出了体成大丹的一步,这几个月来,她提升不像余志那么快,可异能却更加可怕了,综合战力被认为接近甚至有着七品。

    两位主将的强势,让湖东大学武道社名列山北、帝都、华海、广南、松大、明岛之后,位列夺冠赔率榜第七位,这也是为什么D组被称为超级死亡小组的缘由。

    在这样一个小组,即使杀了出去,闯入前八,多半也是“遍体鳞伤”了!

    湖东大学武道社还有位主将是大二的吴庸,顶尖九品,被认为极大希望踏入丹境。

    除此之外,湖东的替补也不差,两位职九,四位业一。

    …………

    另一处更衣室内,浑身肥肉如同相扑的余志没去打开电视机,只侧头倾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笑了一声道:

    “明岛那三兄弟肯定会申请特殊赛制,同进同退,他们的比赛要比正常快,可能五分钟,可能十分钟,很快就会轮到我们了。”

    说到这里,余志看了眼皮肤较黑眼睛明亮的韩佩佩,又环视了吴庸等人一圈,逐渐肃穆了表情道:

    “楼成很强,非常强,林缺也不会比我和佩佩弱,这两点,我们没法否认,也不可能装作看不到。”

    “是的,松大确实比我们强,是本届比赛仅次于山北和帝都,与广南华海并列的强势队伍!”

    “但这不表示我们就一定会输,我们是有差距,可差距没大到怎么都无法弥补的程度!”

    见队员们慢慢也变得庄重,余志略显尖利的嗓音拔高:

    “而且我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我们的目标只是前八。”

    “在出发前,我对大家喊过,目标前八,但也只是前八!”

    “换句话说,我们不在意小组赛拼到什么程度,哪怕拼到重伤,主将不齐,八强战脆败,我们也无所谓!”

    “而松大不行,他们想进前四,他们想争一争冠军,他们要最大程度地保留自身,对付后面的淘汰赛,真要拼命,多半会畏手畏脚!”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一番话鼓动得吴庸等人热血沸腾,似乎看到了掀翻热门的希望,靠勇气和毅力以弱胜强的希望!

    余志抖动了下两颊肥肉,看到韩佩佩道:

    “佩佩,你第一个登场,不管遇到谁,都用异能最大程度造成杀伤,为后面创造机会!”

    湖东大学原本有位叫做沈劲夫的教练,但与余志起过冲突,管不住刺头,被学校忍痛解雇了。

    “好的!”韩佩佩是位内向的女孩,没有多言。

    环顾四周,余志指了指自己:

    “我第二个出战,不计代价血拼对手!”

    “吴庸,你最后镇场,不用去考虑会遇到谁,总之,全力以赴!”

    布置完出场顺序,他缓了口气道:

    “我没说怎么样怎么样做就能拼掉林缺,拼掉楼成,就是为了让大家不去想着会怎样怎样,而是立足眼前,一局一局地去拼,用尽全力地去拼!”

    吴庸和韩佩佩等人纷纷点头,齐声附和道:

    “拼!”

    …………

    松大武道社更衣室内。

    施老头拍了下掌,打破了安静的气氛,引来了众人的注意。

    “好啦,严丫头,你来说说湖东最可能的顺序。”他笑呵呵地看向严喆珂。

    熟悉的节奏,熟悉的流程,让李懋等人莫名就放松了不少,似乎这不是一场全国赛,而只是普普通通的比赛。

    严喆珂早已习惯,往上看了看,斟酌着道:

    “说句骄傲自满的话,湖东想赢我们,只有立足在一个‘拼’字上。”

    哈哈……这话顿时逗得楼成等人失笑,更衣室内的紧绷又缓和了许多。

    严喆珂抿了抿嘴,浅笑道:“湖东既然要‘拼’,那多半是先上最具杀伤力的韩佩佩,能拼掉林缺,拼伤橙子,就是胜利。”

    “余志中间出场,再拼一波,吴庸或者别的职九最后扫尾。”

    “他们别的不讲,气势肯定会拿出来。”

    施老头满意颔首:“那我们该怎么应对呢?”

    “不自乱阵脚,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严喆珂笑吟吟回答,“反正都听施教练您安排。”

    “咳,这样吧,第一场比赛,谨慎为重,免得出现意外,影响之后的心情。”施老头咳嗽两声道。

    “嗯,谨慎为重!”李懋和孙剑等人完全赞同。

    “这个谨慎还包括考虑后续,不能第一场就伤了谁谁谁,那打明岛和华海就艰难了,对吧?”施老头呵呵笑道,“面对韩佩佩,最不容易受伤的是谁?”

    他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就齐刷刷地投向了楼成,就连林缺,原本战意明显,也被说得松动了态度,考虑起之后两场比赛。

    感受大家的注视,楼成微微一笑,上前一步道:

    “师父,我想打头阵!”

    武道社在全国赛上的第一枪就由我来打响吧!

    “打吧,要是输了回来,看老头子我不拿鞋底抽你!”施老头笑骂了一声,转而望向林缺,“林小子,你第二位,不需要我叮嘱什么了吧?”

    “不用!”林缺沉声回答。

    “李懋,你最后登场,扫个尾,不必紧张,前面两小子如狼似虎,你可能上不了场。”施老头笑眯眯说道。

    李懋心里的紧张被彻底化去,跟着笑道:

    “还是希望他们给我留点机会啊!”

    经过这几个月的苦练,掌握了入静和内练法的他有了真正职九的水准,自信心强大了不少!

    “替补嘛,老样子,蔡宗明,孙剑,林桦。”施老头摆了摆手道。

    稍等片刻,外面传来消息,华海付出了主力张栋梁和替补邓韵陶受伤的代价,险破明岛何氏三兄弟的阵法,而何尔龙在这场比赛里展现了丹气的境界!

    三丹境阵法成形!

    楼成等人没太在意这件事情,或者说没心思去想这件事情,因为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

    更衣室外,灯光灿烂,照落往下,楼成推开大门,当先迈步而出。

    四周杂音齐响,欢呼与嘘声共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