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一人挑翻一队

    “一穿三!”

    “一穿三!”

    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兴奋喊声,楼成笑了笑,转头望向了湖东大学席位处,看见了个子瘦高脸色沉凝的吴庸缓缓站起。

    留个职业九品的对手给大舅哥好像没什么意思啊……

    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犹有余力,这样转身就下场似乎有歧视弱小的嫌疑,是对吴庸这名武者的不尊重……

    再说,我还没真正做到过一穿三,总得体验体验嘛!

    既然如此,那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心意一定,楼成双脚微分,重新摆开了架子,做出等待第三局的模样,心里颇有点跃跃欲试。

    再是经历颇多,再是逐渐成熟,也无法掩盖他只有二十岁的事实,朝气和蓬勃还没有从他身上离去。

    有首歌不是这么唱过吗?大概意思就是,哪怕岁数增长,变得老了,心里面活着的还是当初那个年轻人。

    而一看到楼成摆出的架势,四周的观众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齐齐鼓噪,发出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

    在全国大学武道会的决赛圈里,“一穿三”可不是什么常见的事情!

    …………

    “楼成看来真要‘一穿三’了啊。”直播间内,主持人刘畅呵呵道。

    陈三生摇头笑道:“没办法,以弱击强的情况下,只要一步出错,满盘就会崩溃,韩佩佩被楼成新练的九字真言晃到时,接下来的发展就可以想象了,哎,我刚才预测过余志会成为活靶子,但没想到他会输得这么快这么脆。”

    “是啊,我以为他凭着那身肥肉,怎么也能撑个几十招的,结果……刘畅叹了口气。

    结果被人轻松虐败,湖东大学即将遭遇三杀,这TM就有点尴尬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余志的战斗风格就是逼得别人硬拼,而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要想逃过和楼成的简化外罡硬拼,那太为难他了,输只是迟早的事情。”陈三生盯着缓慢走向擂台的吴庸说道,“楼成那平衡抱丹回流气血的一手也愈发炉火纯青,让人防不胜防了,余志着了道很正常。”

    “好啦,第三局开始了,三生,你简单为我们点评一下刚才的战斗吧。”刘畅把控着时间。

    “具体的情况和我赛前的分析差不多,没什么好说的。”陈三生顿了顿道,“至于楼成,如果说去年十二月份和彭乐云交手的时候,他是靠着几个强点硬拖上来的六品战力,别的地方短板明显,那现在,他是货真价实的六品水准了,各个方面各种意义上。”

    “不不不,最实际的方面不是,他还没拿到六品证书,还不是真正的六品,二十岁的八品,一般般嘛。”刘畅以微博上出现的梗开了句玩笑。

    陈三生附和着笑了两声,末了才感慨道:“不和彭乐云他们比较,单论本身,楼成被称为‘天之骄子’实至名归,嗯,不是候选!”

    …………

    “哈哈,解说大叔他们夸楼成夸得我都脸红了呢,谦虚,谦虚,做人得谦虚。”“长夜将至”闫小玲“心花怒放”的表情发帖道。

    “是呀是呀,偶都替他们感到不好意思了!”“卖呀卖馄饨”“手舞足蹈”。

    “嘤嘤嘤,我啥都不想说,我就喊两声,一穿三!一穿三!”“幻梵”“挥舞着红旗”。

    ……

    “你们这群小丫头,就知道发花痴,不能有点技术含量吗?”“盖世龙王”“鄙夷”道,“要我说,那胖子还真可伶,换做别的没异能没简化外罡的弱六品,他未必会输!”

    “打法被克制,前面的队友又不给力,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擂台之路”游荡过来摊手道。

    “天马行空”“捶地大笑”:“胖子刚才那一脸悲壮的表情乐死我了!看见韩佩佩没造成什么伤害后,他估计就死心了。”

    “也就是胖子,换其他人挨这么几连爆早挂了!赤血和白浊横飞!别想歪,我说的是脑浆!”“一贯纯爱俊冈本”滑稽道。

    对方两大主将落败,胜利再无悬念,论坛的气氛活泼又轻松。

    …………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严喆珂改变了坐姿,斯文而秀气,她偷偷瞄了眼自家表哥,想确认他对橙子“一穿三”的看法。

    林缺披着的薄外套未脱,神情淡然,不见涟漪,没有丝毫的战意。

    要上去欺负一位职业九品的武者,而且无关大局,他委实提不起劲来。

    坐等橙子“一穿三”!严喆珂彻底放下心来,乐滋滋地望向了擂台,李懋孙剑等人已拿出了手机,装作围观群众,开始记录松大武道社时隔多年后的全国赛第一场胜利!

    擂台之上,余志双手支撑,艰难爬起,头部已变得鼻青脸肿,挂上了两条血龙。

    他对楼成点了点头,肥肉抖动地走向了石阶,虽然有些踉跄,但脚步还是不见虚浮。

    看了看他的背影,又望了望地上的人形浅坑,楼成不由倒吸了口气,有些佩服对手的抗击打能力。

    这走在路上,哪怕被车撞了,也只是翻个身,拍拍灰尘,屁事没有吧?

    换做自己,如果不发力去抗,直接拿身板去挡,那受伤是肯定的!

    缓步离开,余志望着脚下的道路,心里忽然有了些莫名的感叹。

    我的大学武道生涯真的快接近尾声了……

    吴庸苦笑和他对视了一眼,卸掉了所有的包袱,一步步登上了擂台。

    于他而言,要想在这种情况下翻盘,只能寄希望于天降陨石,砸死砸伤松大武道社一票人,除此之外,别无可能!

    所以,那就什么都不想,好好地体验一下与六品丹境的较量吧!

    来到楼成对面,他摆好架子,目光望向了敌人。

    楼成腰部一沉,右臂前伸,做出了开门迎客的起手式。

    裁判没做耽搁,挥舞手臂,朗声喊道:

    “开始!”

    啪啪啪,吴庸体内筋骨齐鸣,仿佛一台跑车在极限提速。

    呼的风声之中,他步法灵活,三蹿两进便抢到了楼成身侧,内抵双脚,拧腰转背,以手臂为单鞭,凶猛地抽了出去。

    砰!楼成身形不动,一个抬手,准确架住。

    就在这时,吴庸左脚飞快踢出,肌肉的蠕动抵消了摩擦的动静,无声又无息。

    致命暗腿!

    可是,他腿刚发力,楼成便已侧踢而出,准确踹中了他的脚面,化风波于无形。

    吴庸忍着心绪的波动,步法展开,绕着楼成进行攻击,正捶,反捶,逆捶,斜捶,双乱捶不断使出,啪啪作响,而楼成不移不晃,总是及时出招,恰到好处挡下了对手的每一次进攻,就像是师父在给弟子喂招。

    一轮狂攻过后,吴庸到了缓气阶段,正要退后,拉开距离,却看见楼成啪地反抡出了右臂,快若迅风般临近了自己的拳头。

    他慌忙收势,可楼成肘部一弹,五指张开,一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急发了回拉之力。

    吴庸承受不住,身体前晃,被楼成顺势屈肩横肘,抵在了胸口。

    裁判隐蔽地打了个哈欠,举手喊道:

    “第三局,楼成胜!”

    “本场比赛,松大武道社胜!”

    不错不错……听到裁判的声音,吴庸反而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发挥正常,没有丢脸。

    当然,也是楼成厚道,压根儿就没用“还劲抱力”和异能杀招等。

    他刚直起身体,忽然凝固了眼眸,发现了一个事实。

    从开战到现在,楼成没有移动半步!

    立在那里,就把自己给赢了!

    轰的一声,观众们爆发热烈的欢呼:

    “三杀!”

    “三杀!”

    “三杀!”

    喊了几遍后,不知谁带头,全场逐渐响起了另外的声音,从杂乱到整齐,回荡于了四周:

    “天之骄子!”

    “天之骄子!”

    “天之骄子!”

    楼成嘴角勾勒,对着观众们挥舞了下手臂,然后转身离开了擂台,返回了松大武道社席位处,视线与严喆珂喜意明显的眸光交汇在了一起。

    “按照规矩,‘一穿三’的人得请全队吃大餐!”蔡宗明跳了出来,像是一颗灯泡,明晃晃地挡在了两人之间。

    来到帝都,和女朋友近在咫尺,他状态是异常的好,各个方面各种意义上。

    “什么规矩?我怎么不知道?”楼成狐疑地看着他。

    小明同学得意笑道:“我们队委会刚才一致通过的规矩。”

    “哪来的队委会?”楼成好笑问道。

    “刚才成立的!”蔡宗明嘿嘿笑道。

    “那今晚请你们吃帝都的烤串吧。”楼成本来也想拉大家去稍微庆祝一下开门红的。

    “咳咳。”施老头插言道,“既然大家都没累到,明天的放松性训练取消,开始进行配合练习,夜宵悠着点。”

    下一场,松大对明岛!

    施老头没急就章地让缺乏阵法基础的队员们学习相关东西,只是让他们进行针对性的两人配合三人配合。

    “是,教练!”严喆珂等人兴高采烈地回答。

    …………

    夜宵归来,和楼成腻歪了一阵,严喆珂回到房间,洗漱上床。

    互道晚安后,即将入睡前,她顺手刷了下各个门户网站的武道版块,“悄悄”地看别人怎么夸橙子。

    页面浮现,一个个标题跃入了她的眼眸:

    “十招热身算什么?楼成一人挑翻湖东!”

    “本届比赛第一次‘一穿三’,楼成游刃有余!”

    “因为他,死亡小组不死亡!”

    “候选去掉,当世天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