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行!”

    带着奇妙韵律的低沉嗓音回荡擂台,伴随着一道宛若流星般的身影砰地扑向何一方,看傻了直播间内的刘畅和陈三生,惊出了何尔龙与何三泰一身白毛汗。

    林缺会“行”字音!

    他竟然会“行”字音!

    这种秘法不该是同门同派才有可能同时掌握吗?

    念头一闪间,何尔龙与何三泰的瞳孔收缩如针尖,顾不得想太多,本能便做出了应对。

    他们仿佛有心电感应,几乎同一瞬间让气血回流,使劲力、精神、活着的感觉等尽数凝缩于了下腹一点。

    轰!

    火山爆发,丹境喷薄,两人的大腿明显一胀,脚下踩裂了地面,身形腾空而起,如同破云之箭,急射向了何一方所在。

    突遇意外,单个实力本就差了不止一筹的他们没办法再藏私,没办法再按照既定的计划按部就班地执行了!

    “天地红尘剑阵”秘诀,“穿云电剑”!

    这是爆发和提升速度的绝学,让布阵弟子被敌人打乱节奏后,互相之间能够及时救援!

    先前何氏三兄弟跑位灵活,轮转有序,始终保持着阵法的某一个变化,让楼成和林缺即使追赶上了一位,也会瞬间遭遇联手,不得不先行应对,难以纠缠住敌人,被他们顺利脱出。

    外罡以下,或者说非人层次内练根髓有成以下,不是修炼金刚不坏等功法的武者和类似余志的家伙,面对低品阶的敌人联手,依然得小心翼翼,避免顾此失彼,因为稍有不慎,挨上一两下,那也是会伤筋动骨乃至受到严重内伤的。

    处于这个阶段的武者绝大部分属于高攻低防,打中别人两三下会造成致命伤害,被别人打中两三下也会如此,当然,他们是能用“还劲抱力”来卸力反打,不超过一定程度不怕被命中,可何氏三兄弟的“剑法”招招要害,那就不得不防,不得不避了,即使林缺有“阴阳转”也一样。

    正因为如此,先前的穿插轮转里,何氏三兄弟不仅没用“穿云电剑”,就连丹境爆发都未施展,初步完成了保存自身并拖累较弱敌人的战略目标。

    可现在,林缺异军突起的“行”字诀,与楼成的“兵”字诀完美配合,一下就打乱了他们的规划,逼得他们不得不仓促间爆发全力!

    砰!砰!

    空气被撞得炸开,何尔龙与何三泰“电剑”穿云,仗着距离较短,眼见着就要只比林缺慢半拍地赶至大哥身旁,那样的话,林缺除非不顾自身,强行出手,才能拿下还未从“兵”字诀里回神的何一方,可如此一来,他不仅会同时离场,还有不小可能受伤,将严重影响到后续的比赛。

    就在这时,几乎快拉出残影制造音爆的林缺突然顿步,一如以往每次施展“流星爆”之前那样。

    尖锐刺耳的摩擦之声里,何尔龙与何三泰没想林缺会停,扑了个空,与对手擦身而过,率先赶至了何一方的旁边。

    啪!

    林缺收缩了急刹车的动量,旋即通过“还劲抱力”和“阴阳转”将它们导向了脚底,猛踩了地面。

    斗部,第十六式,“地裂”!

    哐当!

    擂台急切晃动了两下,何尔龙与何三泰还没来得及收住先前“电剑”穿云之势就遭遇了此劫,不由短暂失去重心,差点撞到了何一方,而何一方更是狼狈,刚从“兵”字诀那锋锐酷烈的感觉里恢复少许,脚下就已裂开了一道缝隙,并有碎石往上“喷”出,于是,他左脚猛地拉起,身体向后一仰,脑袋尚晕,肌肉犹颤。

    林缺一脚踏出,顺势便借力跃起,化作一只威猛的猎鹰,跳过了半挡在前方的何尔龙与何三泰,施施然将手一伸,在因“兵”字诀胆战心惊,因“地裂”散去了架子的何一方头顶撑了一下,跳了过去,半空转身,落往地面。

    旁边的裁判当即拉过何一方,将晕乎乎的他扔出了擂台,使得他脱离了战团。

    何一方,淘汰!

    林缺刚才那优雅的一撑,如果真正发力,那现场观众都能听见何一方颈骨断裂的声音,看见他的脑袋被按进胸腔!

    何尔龙和何三泰知大势已去,但不愿就此服输,当即互相碰撞了一下,借力反弹,化了个弧线欺往林缺,要趁他立足未稳,连环爆发,左右夹起,扳回一城。

    可这个时候,他们背后风声激荡,一道阴影笼罩而来,楼成已高速临近!

    在现场的观众眼里,楼成用出“兵”字音后,缓了一下方才扑出,于林缺急冲、停顿、跃起的瞬息过程里及时抵达。

    后背汗毛一炸,脚下阴影呈现,何尔龙和何三泰心头一颤,不敢继续夹攻林缺,重心一荡,步法变化,又一次划着弧线,进行快速穿插。

    但是,没有了何一方,楼成和林缺就能各自锁定一个目标,紧追到底了,不用再担心遭受轮转跑位后的联手。

    何尔龙何三泰真要靠拢,二对二,谁怕谁!

    而擂台之上并不是只有他们四个,严喆珂林桦和蔡宗明李懋虽然经过和丹境强者的多次交手,体力下降严重,但还是未接近极限,犹能做出拦截围堵的事情。

    有了他们的干扰,几十秒后,何尔龙何三泰的穿插就被逐渐限制住了,与楼成林缺的距离越来越短。

    啪!

    林桦鼓起余劲,迅猛抽腿,矫捷踢向了前方,逼得何尔龙要么硬拼要么变向。

    重心如汞,滑溜一荡,何尔龙及时拉动脊椎,闪向了林桦左侧。

    可是,严喆珂已等待在了那里,小跳半步,肩膀下沉,啪地一记崩拳轰向了他的腹部。

    快速吸了口气,何尔龙猛然收缩了小腹,接着强行横移,试图绕过严喆珂。

    然而,有了这样的耽搁,楼成没用“行”字诀都已轻松赶上,气血劲力一收一放,将丹境爆发的澎湃大力导向了腿部,以极快的速度踢出了右脚,快得如有残影。

    再也无法闪避,何尔龙重心一沉,“还劲抱力”,腿部霍然粗大,凶悍地侧踢了出去。

    砰!

    何尔龙直接被踢得往侧方踉跄,赶紧回流了气血,以两连爆稳住了身形,楼成则将反弹之势纳入了本身的“还劲抱力”,完成了“狂风暴雪”与丹境爆发的糅合。

    啪!

    他拳头再出,钻心一捶,与何尔龙及时架起的手臂碰撞在了一起。

    后撤步,再撤步,何尔龙连连倒退,方才稳住,楼成神闲气定,气劲一收,又做爆发。凶猛地扑了上去,一下就欺近了失掉架子的敌人,右手闪电探出,抓住了对方的肩膀。

    气血劲力精神又是一抱,楼成身体膨胀,腰背急转,一把便将何尔龙提了起来,然后舒展手臂,直接把对方扔了出去!

    啪!

    何尔龙双脚着地,傻傻站在了擂台之外的地面!

    到了避无可避的阶段,楼成的N连爆和“狂风暴雪”式的衔接能让每一位七品和八品丹境怀疑人生!

    另外一边,李懋以浩浩荡荡“大雪崩”之势,手成单鞭,抽得何三泰临时转向,被蔡宗明靠入了咫尺范围。

    小明同学背部微弓,右臂前伸格挡,左拳夹杂着风声,又快又狠地轰向了何三泰的丹田位置。

    这种距离下,何三泰根本不可能去做闪避,只能炸了肩膀之劲,猛提手臂,及时伸掌,垫在了下腹。

    噗!

    蔡宗明刚有打中,便感觉对方气血精神和劲力齐齐一缩,连带着自身仿佛打在了空处。

    何三泰刚做“还劲抱力”,便听见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巨响,脚底擂台的深处位置如有炸弹被引爆,猛然就晃动了起来。

    林缺已至,斗部“地裂”!

    轰!他气劲一放,下意识就发力脚底,抵住了地面的裂开和破碎青砖的喷薄,维持住了身体的平衡。

    啪!李懋赶上,侧过身体,横肘一撞,直击何三泰背部脊椎,蔡宗明则张开五指,化拳为掌,靠着关节和筋膜的二次发力,忽然上弹,贴着何三泰腹部衣物就是一按!

    前有狼,后有虎,而且蔡宗明那种已非“还劲抱力”可以化解,何三泰只能叹了口气,看见对手被裁判按住,听见一道声音压过了观众们的小喇叭声:

    “最终结果,松大武道社胜!”

    特殊赛制时,裁判不止一位。

    …………

    “最终结果,松大武道社胜!”

    伴随着裁判的宣告,四周的观众们欢呼齐鸣。

    …………

    “最终结果,松大武道社胜!”

    直播间内,自林缺用出“行”字诀后就哑然失语的主持人刘畅和嘉宾陈三生终于回过了神。

    “精彩啊……没想到林缺也会‘行’字音……”刘畅感叹出声。

    “是啊,谁能想到呢?”陈三生语气复杂。

    刘畅想了想,泛起了疑惑道:“既然林缺会‘行’字音,那他和楼成之前为什么不这样配合?”

    “距离问题,先前何氏三兄弟间的距离更好,不同时受‘兵’字音影响,且救援更方便,林缺哪怕用上‘行’字音,也未必能抓得住对方被‘兵’字音侵袭精神的两三秒钟,更不用说让他们忙中出错了。”陈三生详细解释道。

    “不不不,我是说最早。”刘畅赶紧纠正了自己的说法。

    “最早?最早的时候,楼成不是被何氏三兄弟轮转攻击吗?腾不出手来用‘兵’字音,而何氏三兄弟都是一碰就收,一招就撤,林缺就算用了‘行’字音,也抓不住他们的尾巴啊。”陈三生分析着开场时的战局。

    刘畅摇了摇头,再次纠正道:“不,我是说最早最早,楼成用‘冰火双焚’阻拦何氏三兄弟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只要用一个‘兵’字音控制住最后面的何三泰,何尔龙和何一方不仅惯性往前,救援会有迟钝,还会因为距离较近,受到一定影响,然后林缺‘行’字音过去,不就能解决掉何三泰,重复刚才的事情了吗?”

    也就是说,当时松大如果这么做的话,战斗在几十秒内就结束了!

    “这……”陈三生顿时听得目瞪口呆,使劲去想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因素阻碍了松大如此做,但半天之后,他没发现有任何问题,只能苦笑回答:“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