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双双出线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哈哈哈哈,他们怎么想的还不简单,不就是打算趁机练练替补吗?陈三生话音刚落没多久,“迷信思想要不得”这勉强称得上是大V的ID就发了条微博,“捶地大笑”。

    他的备注是“知名解说贺小伟”。

    同行是冤家……

    “是啊,没想到松大这么强!”

    “上一场华海拼到损兵折将才拿下明岛,他们竟然玩出了猫戏老鼠的感觉!”

    “而且楼成还是没真正发挥,从头到尾都游刃有余,倒是林缺暴露出了点东西。”

    “陈三生眼光不行嘛,亏他还是曾经的六品,还没贺教主你看得清楚。”

    “事后诸葛亮谁不会当?”

    一条条评论里,兴奋刷着微博,遍地寻找夸奖楼成文字的“长夜将至”闫小玲也看到了这个,心中一喜,激动外冲,便转发问道:

    “这是不是说明松大比华海强?下场赢的可能更大?”

    刚发送成功,她忽然咯噔了一下,记起了贺小伟的种种毒奶传闻。

    如果,如果他表态站松大这边,那我不是好心办坏事了吗?

    念头泛起,闫小玲打了个哆嗦,秒删了自己刚才的转发提问,并默默祈祷道:

    “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

    做完这些,她切换至楼成粉丝论坛的界面,打算还是请教“盖世龙王”比较好。

    此时,一个个庆祝帖子已占据了版面:

    “So.easy!”“好名字都被狗啃了”用“弹响指”的表情道。

    “幻梵”“仰天大笑”:“哈哈,亏我看得那么紧张,原来一切都是套路啊,偶像他们太坏了!”

    “哎,这个月套套钱没有了……”“一贯纯爱俊冈本”“呆滞”说道,“我压了明岛,想的是如果松大输了,我至少能赚一笔钱来安慰我的心灵,要是松大赢了,就相当于拿钱换开心,怎么样都不吃亏……”

    闫小玲看得忍俊不住,笑了一阵才@“盖世龙王”:

    “我家楼成他们赢得比华海轻松,小组第一是不是稳了?”

    “稳你个头啊!没听说过‘打法克制’这四个字吗?特点不一样,擅长不一样,拿同一个对手作为判断标准,完全不够准确。”“盖世龙王”笑骂了闫小玲一句。

    闫小玲“哭唧唧”道:“我就是不懂才来请教你啊,宝宝委屈宝宝难过宝宝闹小情绪了!”

    “好啦好啦,我认真讲,事前谁能想到林缺也练成了九字真言里的‘行’字音,呃,恐怕不止,这和楼成的‘兵’字音搭配,正好克制这方面存在短板的何氏三兄弟,赢他们相对就比较轻松了,而安朝阳没精神攻击类秘法,又没异能,纯凭武道实力来破,顶多有邢晶晶的幻术配合,难度当然就不一样了。”

    “盖世龙王”详细解释道,“从实战里可以看出,安朝阳至少有了六品的水准,他将是楼成本次比赛遭遇的第一位强敌,必须拿出全部本事才有希望赢下的强敌。”

    闫小玲看得很专注,良久后才“撒花”道:

    “期待我家楼成火力全开的样子!”

    …………

    擂台之上,听着现场观众们的欢呼、鼓掌与喇叭声祝贺,看着何氏三兄弟背影颓丧地离开,楼成收起架子,第一时间就神情欣喜地转到了严喆珂的身前,对着她伸出了右手,勾勒着嘴角低声问道:

    “感觉怎么样?”

    严喆珂的脸蛋因激烈打斗和兴奋开心而绯红,眼眸晶晶亮地与楼成击了下掌,喘息着道:

    “很不错!”

    虽然何氏三兄弟每次攻击她都不会超过两招,免得被楼成和林缺赶上,完成合围,破掉轮转,但他们的配合确实出色,本身又有境界上的优势,依旧让严喆珂和林桦这两人组遭遇了不少考验,让女孩真切体会到了与不用“还劲抱力”的八品丹境货真价实打一场的滋味,收获匪浅。

    两人相视一笑,楼成迈步来到林桦旁边,边和她击掌,边进行赞扬:

    “发挥得很好!”

    当孙剑和林桦都因为不能入静,内练难以深入掌握,武道实力出现提升缓慢的情况后,两人间的水准差异是越来越小,几乎持平,这个时候,更细心的林桦在出场顺位上便超过了男友。

    “我自己也这么觉得。”林桦幽默地回答道。

    身形移动,楼成又对着李懋伸出了手,呵呵笑道:

    “打得不错!”

    李懋吐了口气,抬手与楼成相击,意犹未尽地回答:

    “没想到我能和丹境强者过这么多招……”

    虽然不是连续的!

    楼成回以笑容,转头望向了旁边的蔡宗明,还没来得及伸手和说话,就听见小明同学美滋滋地主动开口:

    “哈哈,我赢了一位丹境强者!”

    是你最后出手的没错,但……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没再搭理这货。

    最后,他面对了林缺,想说点什么,又觉得没什么好说,因此就只是单纯地伸出了右手。

    林缺表情淡漠,眼眸幽深,啪地与楼成击了下掌,平平静静开口道:

    “打得不错。”

    不要学我……不要抢我台词……楼成傻眼地看着大舅哥转身走向石阶,忽然深刻体会到了舒记者口中的那种冷幽默。

    开学没多久,严喆珂就将“行”字诀交给了林缺,等到他初步掌握,才让他代替自己向外公和姥姥汇报。

    故事的背景是,林缺对九字诀也感兴趣,从表妹手里要来了资料,时常钻研,并因此和表妹一块请教楼成,掌握了三门九字诀的楼成,而楼成古道热肠,助人为乐,不计代价地帮忙琢磨,结合自身所学的琢磨,终于,他悟出了“行”字诀。

    善良厚道的楼成没有隐瞒此事,主动将“行”字诀的真实字意交给了林缺和严喆珂,甚至还过意不去地补偿了“者”字诀,算是和蜀山斋进行交换。

    看看,看看,多好的有为青年啊,不欺暗室,君子慎独,拾金不昧,不贪便宜!

    至于严喆珂的外公和姥姥会不会信这个故事,楼成倒是无所谓,对他来说,现在有足够的信心登纪家的大门。

    松大武道社几人对着四周挥手致意,因为接下来还有场比赛,他们没多做停留,相继走下了擂台,与施老头何紫等汇合,转向更衣室所在。

    走着走着,楼成侧头看了下身旁的严喆珂,只见她神思浮动,眸光璀璨,注意力不知飘到了哪里。

    “在想什么?”楼成压低嗓音笑道。

    严喆珂抿嘴浅笑,眼眸仿佛含着星子般道:

    “在回味刚才的交手过程。”

    说到这里,她难掩骄傲道:

    “感觉自己打得真棒~!”

    噗……楼成险些失笑,觉得这样的珂小珂同学挺可爱的。

    快进更衣室大门时,他回头望了眼后面的队友,恰好与蔡宗明四目相接。

    “嘿嘿,我赢了一位丹境强者!”小明同学乐呵呵重复。

    “你有完没完?”楼成笑骂一句。

    蔡宗明啧啧道:“当然没完,我还等着比赛重播,截下最后的画面发空间和朋友圈!”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楼成干笑一声,损着“嘴王”道。

    “谢谢夸奖!”蔡宗明浑不在意。

    两人的相声还没说完,就听见先进更衣室的孙剑等人齐齐呐喊道:

    “前八了!前八了!”

    山北之后,松城大学武道社也锁定了一个八强名额!

    接下来将是小组头名的争夺!

    三分钟后,另外的更衣室大门打开,安朝阳领头,华海武道社一行人鱼贯而出。

    他们也与楼成等人上次的选择一样,比赛前没关注同组的对阵。

    当然,赢下了明岛的楼成他们,此时正好整以暇地边洗澡涂药放松肌肉,边通过电视收看直播。

    第一局,安朝阳率先登场,同样面对了“魂言”韩佩佩,在没有“兵”字诀和“行”字诀的情况下,他靠着流水潺潺般的步法,迅速缩小了和对手的距离,等拉近到一定程度后,他做出了丹境十一连爆,靠速度靠反应生吃了韩佩佩的音波反馈,就像当初楼成对付柳寻真一样。

    四十三秒,韩佩佩败!

    第二局,修行星海“水部”传承的安朝阳展现了超过正常六品的体力,并首次用出了简化外罡招式“洪水”,在恶心和眩晕残留的情况下,险胜了余志。

    第三局,安朝阳主动离场。

    第四局,朴元轻取吴庸,华海三比一拿下了湖东。

    至此,D小组两支出线队伍确定,谁第一谁就将在八强战占据有利身位!

    …………

    更衣室内,看完了安朝阳的战斗,李懋孙剑等人下意识就望向了楼成。

    楼成拍了下武道服,眼中战意凸显,故作悠然地站起道:

    “走吧,该回去了。”

    距离下一场比赛,还有四天!

    回程的大巴上,严喆珂残留着激动,时而与楼成讨论着自己先前在擂台上的应对有没有什么值得改进的地方,时而和他交流着刚才安朝阳的表现。

    等到堵在半途,她兴奋褪去,消耗颇大的后遗症呈现了出来。

    “橙子,我睡会儿,到了叫醒我。”严喆珂动了动身体,找了个舒服的姿态偏头靠着楼成。

    “嗯。”楼成微笑点头。

    没过多久,严喆珂就进入了梦乡,嘴角有可疑的晶莹滑落。

    大半个小时后,大巴终于开回了酒店,楼成侧过头,含笑看了看女孩,动作轻柔地伸出手去,拿住了她另外一边的胳膊,然后腰腹发了巧劲,将她抖上了自己的背部。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严喆珂完全没被惊醒。

    拿上装武道服武道鞋和女孩杂物的几个袋子,楼成背着严喆珂,脚步沉稳地走下了大巴,看得后面的林桦忍不住掐了下孙剑,低声嗔道:

    “看看人家橙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