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天外飞仙(两章合一)

    面对安朝阳的请求,经常被队员们私下调侃为“阿卡林”男的华海大学武道社教练葛烈推了推眼镜道:

    “好。”

    他是混迹大学武道圈多年的教练,与山北的黄清一样,更擅长教导新人,指点炼体层次和初入丹境的武者,对于以往很少出现于这个圈子的天之骄子类生物明显缺乏经验。

    得到了教练的同意,箍好了头发的安朝阳缓缓站起,环视了更衣室一圈,闲聊般对朴元邢晶晶等人笑道: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眨眼就大四了,还有不到三个月,我就得去星海报到了,得向大家说一声再见了。”

    “我还记得大一那年,我刚入校的时候还是职九,除了心高气傲,什么也没有,多亏了师兄师姐们用最大的善意接纳,我才能一步步成长,赶在了那年全国赛前踏入丹境,和大家一起捧起了象征我们这个圈子最高荣誉的‘飞天杯’。”

    “直到今天,我依然能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的场景,记得每个人都拼尽了全力的感动,记得他们流下的汗水和泪水,记得最后那种无法言喻的狂喜。”

    “这一切好像就发生在昨天,可师兄师姐们和我这一届的其他队友们早已离开了这里,走向了人生的下一段旅程,开学之前,我也认真想过,要不要提前退出,每天都去星海俱乐部跟着外罡强者们修炼,而不是隔三差五才去。”

    “说句可能有些矫情的话,我觉得自己割舍不下,我想善始善终,想和你们一起分享那种极致的喜悦和感动,想将冠军的‘基因’传承给你们,传承给一届又一届的师弟师妹们,想告诉你们一句话。”

    他顿了顿,感怀的表情突然肃穆,声音陡地变大:

    “我们是冠军!”

    朴元和张栋梁等人听得各有感触,就连冷情的邢晶晶也涟漪了眸光,他们心中热血沸腾,跟着安朝阳就齐声呐喊道:

    “我们是冠军!”

    我们要拿回失去的荣誉!

    …………

    松大武道社的更衣室内,看见楼成主动求战,施老头啧啧道:

    “年轻就是好啊,想当年,哎,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去吧,去为大家拿下最至关重要的胜利!”

    “是,师父!”楼成庄重点头,精气神意仿佛化作实质冲出。

    施老头咳嗽了两声,望向林缺和严喆珂等人:

    “这场比赛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说吧?”

    “不用!”仿佛受到楼成请战的感染,林缺也跟着蔡宗明他们张开了嘴巴,激荡地回答。

    “不用就好,老头子我就多说一句,别看不起华海,也别被吓到,要想拿到最高的荣誉,注定得掀翻一个个以前的冠军!”施老头难得正经地开口。

    “嗯!”楼成他们用力点头,再次围成了一圈,左手搭着旁边人的肩膀,右手伸到中央,彼此重叠。

    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先是往下一压,旋即抽手,高喊出声,喊出了心里的紧张忐忑和激动期待:

    “必胜!”

    宣泄出大部分负面情绪后,施老头转身打开了更衣室的大门,缓步往外走去。

    就在楼成正要跟随时,却被严喆珂拉了一下,不由顿住了脚步。

    “怎么了?”楼成压低声音,疑惑问道。

    两人落到了最后,被前面队友的身形所遮住,严喆珂什么也没说,双手抓住楼成的衣服,脚尖踮起,粉唇印在了他的嘴上。

    香舌暗吐,主动纠缠,女孩热情地做了几秒深吻,然后退了开来,脸蛋红扑扑,眼眸亮晶晶地握拳低喊:

    “亲爱的,加油!”

    楼成还茫然回味于突如其来的嫩滑,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愣了两秒才明白严喆珂的用意,当即惊喜开口:

    “亲爱的,你也加油!”

    看着女孩水光润泽的唇瓣,他艰难收回了视线,和严喆珂一起快步跟上了林桦他们,险些掉队。

    唔,有种打了鸡血的感觉……楼成嘴角勾勒,每一步都走得愈发沉稳,对蔡宗明挤眉弄眼的调侃视而不见。

    此时,四周小喇叭声接连不断,武道场馆内掀起了海啸般的热浪。

    等到松大和华海各自落座,头发花白的裁判穿着黑色武道服出现于擂台中央,向着两侧招了招手,广播员则配合地喊道:

    “华海大学武道社对阵松城大学武道社的比赛开始。”

    “第一局,安朝阳,楼成!”

    轰的一声,欢呼爆发,场馆内仿佛低空掠过了一架飞机。

    刷!

    楼成拉下衣链,一把脱掉了薄薄的外套,霍然站了起来。

    另外一边,安朝阳岳峙渊渟般缓缓起身,搭在他肩膀上的白色毛巾飘飞跌落。

    天骄之战,一触即发!

    和严喆珂林缺他们击了下掌后,楼成在连续的闪光里一步步走向了石阶,每走一步,他的意志就勃发一分,气势也随之高涨一分,而安朝阳内敛着所有,越靠近擂台越是内敛。

    当他们登临往上,看到了彼此的时候,各自眼眸突有精芒闪过。

    安朝阳的感觉里,楼成便像是一座巍峨高耸又沉稳厚重的雪山,在呼啸惨烈的北风里一寸寸靠近着自己,显露出能让牧民匍匐朝拜的“身姿”,而楼成的心灵内,安朝阳仿佛漫无边际的大海,浪花轻荡,包容着一切也吞没着一切!

    啪!

    两人视线接触,半空气机似要化作电火花冒出。

    这是气势的争锋,这是意志的较量!

    蹬蹬蹬!两人的步伐同时变重,精神锁定着对方,缓缓来到了预定的位置,忘记了裁判,忘记了还有所谓的对话时间。

    三分钟过去,他们谁也没占到上风,裁判举起了右手,声压四周道:

    “开始!”

    音犹在耳,早已于脑海勾勒好古字的楼成猛地抬起双手,结出印诀,低沉喊道:

    “行!”

    砰的一声,他的身形撞破了“空气障碍”,眨眼的工夫就抹平了八米的距离,出现于了安朝阳的面前,并顺势侧身,鼓胀肌肉,化作真正的铁山,靠向了对手。

    这样的速度,这样的撞击,别说血肉之躯了,就算铁皮人,也一样无法承受!

    刚一开场,楼成就全力而为,以安朝阳的境界,都来不及闪避!

    面对于此,安朝阳快速吸了口气,双脚一抵,腰背导力,右臂粗大着按了出去。

    他的手掌刚一接触到楼成的左边胳膊,感受到那高速冲撞的恐怖力量,当即蠕动肌肉,微缩筋膜,并向后甩身,做了一个撤步。

    砰!

    楼成的贴山靠被抵住的瞬间,他腰背发劲,蓄谋已久的右臂隐蔽摆出,借着前冲之势,轰向了位于左侧的敌人胸腹之间,拳面上白气弥漫,脑海内大江冰封。

    冰霜劲!连续招!

    近在咫尺的较量中,安朝**本没法去躲闪,只能凭借本能,抽动两肋筋膜,快抬左臂,伸掌挡在了楼成的拳头前方。

    啪!寒流奔涌,劲力灌注,就要冻僵安朝阳的肌肉,迟钝他的关节。

    可这个时候,楼成只觉对方体内仿佛有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自己的“冰霜劲”涌入后立刻消失无踪,没能荡起丝毫的涟漪。

    “水部”核心劲力,“汪洋劲”!

    就在“冰霜劲”被“汪洋劲”化解的时候,安朝阳抵住楼成左边胳膊的手掌陡然凸显出青黑的筋脉,即将发力擒拿,生撕硬扯!

    楼成早已预料,不慌不忙吸了口气,一下让左臂肌肉和筋膜鼓了起来,撑开了对手的五指,让他的力量急切间无法深入。

    与此同时,楼成大腿肌肉一提,脚尖已啪地直踹向敌人的膝关节,攻其薄弱。

    啪!安朝阳仿佛“听”到了动静,及时踢腿,脚对脚地挡住了对手的突袭。

    啪啪啪!楼成上身不动,双腿连环,疾风暴雨般踢向了敌人的膝关节和踝关节,从开场到现在,他一直在攻,不断在攻!

    经历过两次生死搏斗后,他清楚明白地知道,在同水准的较量里,谁占到了先机,谁就将更靠近胜利,处于被动的那方得付出更多,或者更灵机应变,才有希望扳回。

    一步先,步步先!

    砰砰砰!安朝阳也是疯狂抽腿出脚,或许是靠着接触听劲,总能险险挡住楼成的进攻。

    眼见着一时难以得逞,楼成刚踢出的左脚忽然于半途踩落,接着反弹之势,他肘部一甩,让右臂弹了起来,脱离了安朝阳的左掌,电射向他的面目。

    这一击蕴含着“祝融劲”和异能的外放,一旦打在空处或被对手挡住,立刻喷薄出火焰,烧向敌人的脸部,逼得他只能匆忙闪避,暴露出破绽。

    就在这时,安朝阳汗毛一炸,感应到了危险,试图擒拿楼成左臂的手掌该抓为推,让对手的身体往后一晃。

    紧跟着,他腰腹福发力,另外一只手搬拦往上,及时打在了楼成右拳的腕部。

    啪!

    楼成的拳头被身体的后晃和腕部的上拨弄得斜斜一“仰”,赤红的火焰擦着安朝阳的脑袋冲入了半空,焦曲了他几根头发。

    身体后晃,楼成顺势撤步,安朝阳见好不容易扳回局面,当然立刻上抢,转守为攻。

    可是,他刚迈出左脚,就感觉落地处滑溜异常,身体止不住地想要仰倒!

    两人间的地面不知什么已凝出了一层晶莹的寒冰!

    楼成刚才的每一次踢腿,落脚时都抖出了一股霜劲,隐蔽地制造出了陷阱。

    冰部,第一十七式,“极地”!

    这是其中的一种应用!

    楼成的故意后退,就是为了给安朝阳挖坑!

    刺啦!

    安朝阳左脚一滑,重心失去,当即收缩了瞳孔,回流了气血。

    虽然以丹境的特点,这个时候用重心如汞来控制身体并不困难,但他很清楚,对方立刻就会趁势狂攻,那样的话,刚恢复平衡的自己多半来不及发力,既然如此,用“还劲抱力”连消带打,后接爆发,更锲和当前的危局。

    安朝阳凝聚气劲精神于丹田时,楼成却没有抢攻,而是施施然抬起双手,结出印诀,庄严肃穆地吐气开声:

    “兵!”

    你有海纳百川之势可以对抗精神攻击类秘法,那我就选择你所有的一切都收缩在下腹时使用!看你拿什么来抗!

    “兵!”

    四周气氛当即惨烈,兵锋交错的冷酷凸显而出。

    安朝阳的精神刚喷薄而出,就遭遇了这个,一时仿佛陷入了绝境,正被敌人排队枪毙,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动作颤颤巍巍,丹境的爆发凭空流逝。

    啪!

    楼成气血一抱一放,右臂绷紧,拳头擂出,轰向了对手。

    安朝阳确实强横,这种情况下,竟还能勉力架起了双臂。

    砰!

    力量一炸,他被打得失去了架子,往后连退。

    而楼成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大步抢前,连续观想出了“天寒地冻”和“大江冰封”的画面,高举了左臂,做出“棒喝”之势!

    嘶!呼!

    观众或倒吸了凉气,或发出了惊叫。

    从裁判喊下“开始”起,他们就被楼成没有停息的连续抢攻和两人间的近身短打拳拳到肉弄得快喘不过气来,生怕一个眨眼,激烈的比赛就已结束。

    这个过程里,他们只觉把握着主动的楼成打法阳刚威猛,深具暴力美学的精髓,不由肾上腺素分泌,颤抖了心灵。

    而现在,楼成更是凶猛到没有朋友,安朝阳似乎即将败北!

    “方寸之间,生死之境……”对于两人先前的那段交手,解说嘉宾陈三生油然喟叹。

    严喆珂看得美眸璀璨,眼睛里似乎只剩下男友的身影。

    安朝阳刚一后退,就看见楼成欺到了近前,他明白胜负只在一瞬之间了,当即做出观想,牵扯筋膜,蠕动肌肉。

    蹬!

    他双脚一沉,忽然就稳住了身体,而脚下的擂台出现了晃动。

    这一秒,他仿佛变成了大地,与擂台练成了一体!

    可是,他稳住身体的瞬息,楼成高举的手臂已化作铁棍,啪地劈打了下来,不给他闪避的机会,也不给他“还劲抱力”和观想出招的时间!

    简化外罡,“当头棒喝”!

    安朝阳似乎已放弃了希望,只破罐子破摔地炸了肩膀之劲,一提右臂,搬拦往上。

    噗!

    楼成的拳头甫一打中对手的胳膊,勃发出那种冻结思维的寒潮,就感觉在那稍纵即逝的刹那之间,安朝阳的气血精神和劲力开始收缩。

    这时机是如此恰好,以至于安朝阳体表浮现出寒霜,眼眸变得呆滞后,“还劲抱力”依旧在进行!

    各种感觉一收一炸,冻结之力被喷出,安朝阳当即恢复了神智,甚至膨胀了身躯,反冲出了左拳!

    要以这种方式化解“当头棒喝”,没有对楼成出手时机最精准的把握,根本不可能办到,要么迟了,思维冻结,无法做出“还劲抱力”,要么早了,寒潮还未进入,不能以此化解,依旧呆滞精神!

    “幽湖圆镜智!”这个瞬间,楼成脑海冒出了一个名词。

    这是“水部”与自家“冰镜”类似的绝学,外罡以下武功里最难练的那种!

    想不到安朝阳竟然练成了!

    不愧是“意后”亲传!

    啪!

    安朝阳的左拳仿佛一条蛟龙,冲出了低洼,冲出了浅滩,以矫捷的身姿直袭楼成而去。

    楼成来不及闪避和抱丹,只能学着对手刚才,架起双臂,强行抵挡。

    砰!

    他身体急晃,眼见着就要步步后退,失去架子。

    当此关键时刻,楼成猛地回流气血,稳坐住了金銮,保持住了重心。

    安朝阳顺势回荡手臂,又做抱丹,以水流连绵的姿态做出了“两连爆”,抖出了右手,握拳急砸!

    楼成知道不能去躲,丹劲喷薄,胳膊膨胀,往上一架。

    砰!

    闷响声里,安朝阳掌握着主动,借力又打。

    啪啪啪!三连爆,四连爆,五连爆,六连爆,楼成只觉对手的进攻很像自己的“暴雪二十四击”,一下重过一下,一下猛过一下,而且兼具了流水的圆润畅通!

    砰砰砰!七连爆,八连爆,九连爆,十连爆,落于被动,借力不够的楼成被安朝阳一浪高过一浪的“洪水之势”打得连连退步,每一步都踩出了坑洞,踩出了裂缝,踩出了脚印。

    但这样的情景里,他并没有慌乱,不就是被压制,被打得后退吗?

    那晚拆楼之战,我已经体会过了,而且这里还没有墙壁来伤害我的背部,阻挡我的撤步!

    十一连爆,十二连爆,十三连爆……安朝阳一口气打到了十四连爆,头顶的发带断裂,半长的发丝飘扬于空中,楼成勉力抵挡,虽退不乱,针锋相对地做出了十四连爆,两人经过的地方就像被炸弹给犁了一遍!

    “胜负之势逆转了,不愧是安朝阳,不愧是沉睡的猛虎!”直播间内,陈三生击节叫好。

    严喆珂和蔡宗明等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站了起来,眸光紧张地望着擂台,观众们的热血则被刺激得愈发澎湃,欢呼之声震耳欲聋。

    十四连爆后,安朝阳缓下了狂攻,步法一改,绕着楼成不断出拳推掌,每一击都夹杂着“汪洋劲”。

    楼成不落颓势,以“冰霜劲”和“祝融劲”交替应对,但寒潮和热流都被对手海纳百川般的劲力给包容消解了。

    当然,他的劲力掺杂着异能,要强于对手,安朝阳的脸色渐渐有了青白与潮红的交替,显然还是受到了影响,正一点点叠加的影响!

    而楼成也被“汪洋劲”侵蚀少许,慢慢有了筋脉鼓胀,呼吸不够通畅的感觉,像是正一寸寸沉入大海!

    水部,第十五式,“溺”!

    面对于此,楼成几次试图以“冰焚”和“雪茫”等打开局面,缓一口气,可安朝阳掌握着主动,又对他的招式相当了解,始终没给他脱离的机会。

    站至酣处,安朝阳瞄了眼环境,忽然又改变了打法,观想出了“水潮疯涨”和“堤坝崩塌”的画面。

    啪!

    他全身肌肉鼓胀,凭空高了几分,右拳凶狠擂出,直冲直打!

    楼成趁他观想的机会,做出了“还劲抱力”,凝缩了那种溺水般的感觉,然后喷薄了丹劲,摆动了腰背,轰出了粗大的右臂。

    砰!

    声响惊人,回荡四周,全力爆发的楼成竟然被没用“还劲抱力”的安朝阳硬生生打退了两步。

    “水部”简化外罡,洪水!

    取其汹涌澎湃,其势难挡,淹没一切之意!

    它没有冻结麻痹敌人的效果,只有纯粹的力量,刺激产生的力量,超过了丹劲喷薄的力量!

    当然,这种刺激气血的招式,安朝阳也不敢多用,一场比赛顶多三次,用于现在,刚刚好!

    啪!

    楼成退后两步,稳住身形,眼角余光突地看见了擂台的边缘线。

    再退一步,自己就将跌落下去!

    安朝阳忍耐了那么久,就是因为现在环境合适,才用出简化外罡“洪水”!

    他抢步跟上,脑海内先是呈现了“浑浊水流滚滚而来,水面不断高涨”的场景,接着就是“两岸堤坝再难以承受,突然垮塌”!

    轰!

    堤坝垮塌,“洪水”奔涌,安朝阳再次直冲直打地崩出了右拳,要凭借那恐怖的力量,硬生生将楼成打落擂台!

    “楼成输了……”直播间里,陈三生喟然长叹。

    蔡宗明等人一下屏住了呼吸,严喆珂紧咬住了下唇。

    楼成心中无数念头闪过,背后就是失败的边缘。

    他抓住其中一个想法,与心灵内观想出了一轮赤色太阳高踞正中的画面。

    这恐怖沉重的“火球”一现,楼成体内的热流就开始凝聚,开始坍缩,开始抱团。

    刹那之后,楼成观想的画面改变了,兽身人首的火神祝融脚踏赤龙出现,一下让暴虐的火团沉静了下来,变得可控。

    啪!

    他双脚一抵,对轰出了拳头。

    轰!

    两个拳头短暂的凝固里,安朝阳只觉体内有什么东西爆开了,内脏翻滚,气血乱流,脑海嗡隆一片,喉咙直接冒出了铁锈味。

    他想都没想,立刻“还劲抱力”,化解来自体内的震荡。

    而楼成没能抗住“洪水”的暴力,往后退了两步,跌下了擂台。

    在一声声惋惜的感叹里,他眼眸冷静如冰,半空转身,将剩下所有的火焰异能集中于了右手,往着地面抖了出去。

    “火球”成形,炸向了场地。

    轰隆!

    擂台旁边的地面炸出了坑洞,往上翻滚出弥漫烟尘和冲击气浪。

    借助于此,楼成调整肌肉,神灵天降般反弹飞起,大鹏展翅般重归擂台,扑往了敌人!

    身在半空,他又将大半寒潮汇聚,化作一道寒光,丢向了安朝阳,正“还劲抱力”消除内爆的安朝阳。

    紧跟着,楼成鹞子翻身,右臂伸出,劈打向对手,而他的脑海内,“大江冰封”,雷云震荡!

    光芒皓白,精神内缩的安朝阳被直接砸中,体表凝出了白霜,结出了冰层,但他随即喷薄的丹劲,一下鼓胀了躯体,撑裂了这些。

    寒冷带来的迟钝里,他只见烟雾簇拥之中,楼成“从天而降”,扑到了自己身前,右臂已然临近。

    天外飞仙,当头棒喝!

    砰!

    安朝阳下意识抬手格挡,抵住了楼成的拳头,但他的思维当即一空,念头似乎全被冻结。

    楼成一招得手,化拳为按,重又腾空,翻个跟头,翻过了安朝阳的头顶,双手施施然从两侧贴了他的太阳穴一下。

    啪!楼成双脚着地,只觉寒潮、热流与精神都已贼去楼空,差点就引发了金丹的再次失衡,而他的背后,安朝阳还呆立在那里,面朝擂台之外。

    这时,裁判收回试图阻止的双臂,举起喊道:

    “第一局,楼成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