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无胆匪类

    看着五官凶恶牛高马大的朴元快步跑上擂台,楼成本能就凝聚了注意,转动起念头,开始思考这一局比赛该怎么打。

    虽然自己被犯下的错误弄得接近了极限,但在接下来的战斗里肯定也不会虚应故事,胡乱敷衍。

    这是团队比赛,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大舅哥是要强过朴元不少,珂珂却弱于晶晶姐很多,综合来看,胜负难料,所以自己这边能多大程度削弱对手,就得尽量去做!

    可惜啊,大家都知道我的体力不是没有极限了,要不然还能以此诈一诈朴元,看能否搏出个胜利来……

    朴元往预定位置站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有些打鼓的。

    他知道对方战胜安师兄后应该也差不多了,但这种顶尖六品的“凶人”,就算已经做不出丹境的爆发,自己也不敢有任何轻视,垂死挣扎的猛兽反而是最危险的一种存在,“回光返照”可不仅仅只用来形容人死前的情况!

    自己个性是很冲动,经常和人发生摩擦,从小学开始就不断地背着处分,是同学邻居们眼里的“恶人”,但一直只是处分,而没去过局子里,难道不能说明一些问题吗?

    是,我身高、长相和凶恶的气质在那里,矛盾的另外一方往往不敢反抗,但也足以证明,我打人时下手是非常有分寸的,不会因为愤怒而失控,心思还是比较缜密的,外粗内细说得就是我!

    对付现在状态的楼成,还是得“稳”字当头,绝不能和他去拼生死瞬间!

    念头喷涌,旋即落下,朴元双脚分开,不丁不八地摆出了架子。

    裁判喘了口气,决定这场之后就和比赛监督对换位置。

    他举起右手,猛地挥下,声音洪亮异常:

    “开始!”

    言犹在耳,朴元压根儿没去看楼成会做什么,双腿一粗,关节发力,就像一只棕熊,摇摇晃晃但速度极快地奔到了右侧十几米开外。

    不管怎么样,先做闪避不会错!

    千万不能给楼成“行”字音爆发加速的机会,安师兄就是开场一着不慎,落入了被动!

    楼成为之哑然,险些失笑,干脆不动不移,甚至半垂下了眼帘,做出“你尽管游走,跟一步算我输”的样子,仿佛要抓紧时间吐纳调息,以求更大程度地恢复。

    看到这幕,朴元的脑袋顿时就大了,不敢给对方那样的机会,硬着头皮便改变了方向。

    蹬蹬蹬!

    他似乎长了两只象腿,有力又“轻盈”地迈步,带着高壮沉重的身体,风驰电掣般冲向了楼成。

    象形,“野象冲撞”!

    大象是挺笨重,但它的冲锋可一点也不慢,甚至很快很快!

    蹬蹬蹬!

    擂台被朴元踩得轻微摇晃,眼见着快接近楼成身侧,他忽然一荡重心,像是一头矫捷的羚羊,化着美妙的弧线,闪到了对手的背后,紧跟着,舒展身体,化作巨熊,凶猛前靠!

    熊形,“巨熊撞树”!

    这一招在接近七品的朴元使来,别说是大树,换做铁杆,也一样能撞断!

    可他发劲狠撞的刹那,一直没动的楼成突地提脚,往前小跳了一步,就像是在进行演练过千百次的配合。

    脑后没长眼,心内有冰镜!

    啪!

    朴元一下撞到了空处,炸响了气流,心中知道不好,当即就回流了气血,还劲抱力。

    脚尖一点,楼成借力转身,反向急扑对手。

    他右臂绷紧抖出,脑海内观想出了冰封的大江,凝结的动能,和震荡的雷云。

    简化外罡,“当头棒喝”!

    之所以选择这招,没有“内爆”,是因为楼成还在寻求胜利,而不是只图削弱敌人!

    在火焰异能和冰霜异能都消耗殆尽的情况下,他的简化外罡,无论“当头棒喝”,还是“内爆”之拳,威力都下降了不少,所以后者仅能造成内部的震荡和翻腾,让朴元受到一定程度的轻伤,而不会失去大部分战力。

    至于前者,对精神和思维的冻结虽然也会变弱许多,但因此造成的僵直和迟缓还是会出现,哪怕只是短暂出现,也足以让自己在近身肉搏的情况下把握住!

    啪!

    楼成的右拳劈打往下,脆响之声像是暮鼓晨钟,悠然回荡于了擂台四周。

    这个时候,朴元凝缩于一点的气血精神和劲力喷薄爆发,胀大了他的躯体,但他并没有像正常情况下那样挥拳反冲或者抽腿伤人,而是谨慎小心地一撑双脚,踩裂青砖,往后急退。

    不管怎么样,先闪远点不会错!

    啪!一拳击空,楼成真是好气又好笑,这货看起来三大五粗,恶形恶状,并且据说劣迹不少,非常善于欺压别人,怎么就这么胆小这么谨慎呢?

    他不见沮丧,当即回抱了劲力,爆发于脚底。

    喀嚓!

    地面一裂,他腾空跃出,瞬息间就扑到了朴元身前,双手探出,肘腕连抖,虚实不定地笼罩了敌人七处地方。

    “冰部”,第一十三式,“雪茫”!

    但这一次,没有异能配合,他只能靠着霜劲的波动,降低了周围的温度,制造出了稀薄的白雾。

    雪雾茫茫,朴元来不及闪避,根据之前看视频集锦时思考过的应对,直接就绷紧大腿,弹挺膝盖,抢先踢出了一脚,以让敌人的“寒从脚下起”自投罗网!

    与此同时,他肘部一抖,两手抬起,挡住了要害,摆出随便你打的姿态。

    这一切在楼成的冰镜里都清晰映见,他不慌不忙,往后一撤左脚,让朴元的弹腿啪地踢中了空气。

    而随着左脚的后撤,他身体反向前倾,强行带动了双手的出招轨迹变化,啪地闪过了敌人的格挡,捶打向了对方的两侧肩膀。

    “雪茫”之式虚虚实实,手上动作也能为真!

    朴元心中一惊,眼见着肩膀就要被砸中,当即顺势踏脚,跺向地面,引领身体急速下蹲,让楼成的“双捶”虽然碰到了目标,却没能发上力。

    啪啪两声!楼成关节发力,筋膜拉伸,十根指头齐齐弹出,一下就按在了朴元的肩头,借力腾空,翻身往上。

    这吓得朴元想到了安朝阳失败的那招,就要回流气血,炸了丹劲,喷射往前,抢先避开。

    就在这时,楼成忽然十指用力,抓住了他的肩膀,半空肌肉鼓胀,腰腹发劲,循着本身前翻之势,猛地就将朴元抓拿扔出,扔向了半空!

    “漂亮!”直播间内的陈三生击节赞叹。

    这番打斗简直能写进教科书写进秘籍了!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的严喆珂嘴巴微张,神情又呆又喜。

    将朴元扔到上方后,楼成双脚着地,好整以暇地观想出了一轮灼热沉重的赤色大日。

    这一次,他知道自己极限将近,也就不用“当头棒喝”了,改为“内爆”制造杀伤!

    看你这次还怎么躲!

    虽然在半空就调整姿势了,但朴元没有飞行异能,无法阻止下坠之势,身体一缩一放,配合着丹境的爆发,化作一颗“陨石”,“撞”向了楼成。

    灼热的波动凝缩抱团,“赤色大日”变化为了兽身人首脚踏火龙的祝融,楼成不闪不避,腰背一沉,握拳上擂。

    啪!

    冲天之炮!

    砰!朴元抡出的拳头与楼成的“内爆”之拳碰了个正着。

    轰隆!

    他体内气劲一炸,五脏六腑尽数晃动,眼睛甚至都有充血。

    蹬蹬蹬!已近极限的楼成被丹境爆发的力量一压,顿时往后急退,免得腿部出现骨折。

    噗通!生受了内爆的朴元难以稳住身形,险些跌倒,但他瞬间“还劲抱力”,消解了大部分影响,维持好了重心,然后身形一弹,又电射出了十几二十米。

    对,远离了楼成十几二十米!

    这厮貌似凶恶,怎么是这样的无胆匪类,如此滑不溜丢?还打算欺负下对方立足不稳机会的楼成忍俊不住,摇了摇头,见自身连冰镜都无法维持了,干脆举了举手,示意放弃。

    裁判看见他姿态悠然,险些没反应过来,两秒后才高抬手臂道:

    “第二局,朴元胜!”

    这一瞬间,朴元竟莫名感动,楼成再能撑下去,自己真不知道会不会输了……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林缺一跃而起,早就已经脱掉了外套,放好了毛巾。

    我等很久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