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战在即

    松大武道社更衣室内。

    看完了帝都和国阳的比赛,施老头拍了下掌,吸引到了楼成等人的注意,咳嗽了两声道:“今晚就不要出去吃宵夜庆祝进前四了,早点休息,明天正常锤炼,到半决赛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三天了。”

    说到这里,他呵呵一笑:

    “老头子我明白,你们这帮小家伙都不累,只是通过这样方式,让你们把那根弦绷紧,挑战帝都就该有挑战帝都的样子,不能再松松垮垮了!”

    听见施老头这番话,楼成和严喆珂他们对视了一眼,霍然有了大战在即的感觉,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

    “是,师父(教练)!”他们齐声回答,思绪都已飘飞到了两天之后的那个晚上。

    是一飞冲天,还是差了火候,仍需积累,就看这一战了!

    …………

    乘坐大巴返回酒店的途中,他们闲聊的话题已从轻取锦丰,“嘴王”这外号没有取错等转移到了帝都学院武道社相关的事情上,少年热血,气氛高涨。

    临下车时,正提及任莉武功的严喆珂忽然捂嘴轻笑,引来了楼成诧异的眼神:

    “怎么了?”

    任莉的武功有什么好笑的?

    “我想起了一个典故~”严喆珂语气轻快地说道,蹦下了大巴最后一层踏板,跳到了酒店门口。

    “什么典故啊?”楼成微笑看着女孩的一举一动,不快不慢地走在她的侧后,

    这引得蔡宗明凑到李懋耳边,低声吐槽道:“你看橙子,这笑,妈蛋,我看出了宠溺一笑的味道!”

    李懋这条单身狗羡慕地反问道:“我也想有个女朋友让我宠溺一笑……诶,嘴王,你别说橙子啊,你自己在女朋友面前不这样?”

    “不会,在我家那口子面前,我更多是谦卑的笑……”蔡宗明摊了摊手道,“我的审美我的情趣,你这种凡人不会明白的。”

    另外一边,严喆珂眼眸上转,笑意盈盈道:“崆峒院不是以‘风部’绝学为根基,并掌握了一部分‘瘟部’残篇吗?”

    “对。”楼成配合着回答。

    “因为得到的‘瘟部’功法只有残篇,缺乏最高深的内容,崆峒院前辈试图将它糅合进‘风部’里,再创‘魑魅魍魉?黄泉之路’这‘瘟部’外罡里的杀招,结果弄出来一堆奇奇怪怪的武功。”严喆珂与楼成手拉着手走进了酒店大堂,分享着自己知晓的那个典故。

    “有多奇怪?”楼成饶有兴致地问道。

    “呃,举个例子吧,练成这些奇怪武功的崆峒院前辈被取了好几个有趣的外号,比如,‘人形生化武器’,‘行走的毒气弹’,‘世界公约禁止者’,‘大规模杀伤性外罡’……”严喆珂越说越想笑,“就差我国庄重承诺,绝不首先使用崆峒院外罡武者了~”

    楼成听得瞠目结舌,好半天才道:“这还挺可怕的……还好任莉没到非人,就算接触到这些奇怪武功,也练不出什么明显的效果来。”

    严喆珂抿嘴一笑,酒窝浅浅道:“傻孩子~你不用担心这个,因为这些奇怪武功杀性太重,容易误伤无辜,崆峒院一直进行着严控,非通过重重考验心性不错的嫡传弟子和长老不得传授,就算顶级赛里,也很少出现,要不然我刚提那些外号的时候,就不会说‘有趣’,而该讲‘恐怖’了。”

    “顶级赛里很少出现,难怪我不知道……”楼成恍然大悟。

    说说笑笑中,两人进了电梯,来到了房间所在的楼层。

    滴!严喆珂刷卡进屋,临关门时,她忽然转身,通过缝隙,眼眸晶亮地看着楼成道,嘴角含笑道:

    “今晚还要一起看帝都的比赛视频吗?”

    这个时间点,这样的邀请,楼成心中热血一沸,直冲脑门,就要推门而入,抱着小仙女就开啃,可想到先前师父的吩咐,想到大战在即,一时又有点犹豫,觉得还是该修心养性,全力准备才对。

    短暂犹豫之中,他看见严喆珂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慧黠,听到她语气轻快地说道:

    “看来是不想咯,那就算了吧~”

    话音未落,她早有准备,已是哐当一声关上了房门,留下了一阵没有掩饰的清澈笑声,非常得意。

    霍然之间,楼成恍然大悟,珂小珂同学这是故意在逗弄自己,她很清楚,以自己的性格,肯定会考虑与帝都的大战,考虑师父的提点,必然出现犹豫,从开始就压根儿没想过真让自己进房!

    “你竟然会反撩了!会捉弄我了!”楼成拿出手机,发了消息过去,用叹号表现自己的感受。

    “嘿嘿……”严喆珂迅速回复,先是笑了一声,接着才道,“我也就你不会的时候才敢撩撩你~”

    要不然多不好意思啊!

    “谁说的?那天谁在门口说‘你不是想亲我’吗?”楼成调侃了一句。

    他算是明白很久了,和女孩子相处,一味讨好一味甜言蜜语是不行的,时不时打趣打趣,捉弄捉弄,才能亲密无间。

    “忘记它!不,我才没有说过!”严喆珂羞恼回复。

    人家好不容易主动一回,你竟然敢笑!哼哼,以后才不和你亲近!

    楼成见好就收,转而笑道:“你猜我现在在考虑什么?”

    严喆珂“手托下巴眼珠转动”道:“考虑下一次我再敢反撩你,你就不管其他了?哼,才没有下一次!”

    “不是。”楼成“窃笑”道,“我在考虑要不要破门而入,以及这扇门死无全尸之后,要赔酒店多少钱?”

    别说门了,墙都挡不住自己!

    “……”严喆珂发了个“怒气勃勃”的表情,“快回去睡觉!”

    “好吧。”打情骂俏了一阵,楼成回到自家房间,进行了洗漱,等躺到床上,边和严喆珂聊天,边刷着论坛网站和微博,时不时与“嘴王”蒋胖他们闲扯几句。

    此时,微博的博彩公司官网已公布了最新的赔率,帝都和松大半决赛的赔率:

    帝都,1赔1.3(含本金),松大,1赔1.5(含本金)。

    双方的赔率相当接近,帝都略低一点,说明大众认为他们的赢面要稍高少许。

    “还算合理……”楼成目光扫过,看起了知名武道大V们对这场比赛的分析和预测。

    “陈家三生”道:

    “林缺强于陈敌国,严喆珂弱于蒋景峰或者蒋空蝉,最终的结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楼成和任莉谁胜谁负,要是楼成赢了一招半式,稍微再消耗一点陈敌国,那林缺就能保持还算不错的实力面对蒋景峰或者蒋空蝉了,哪怕依然会输,也能将对方耗到很疲惫的程度,让严喆珂有不小的希望获胜,毕竟这两位八品都是纯粹的武者,没有异能。”

    “如果任莉获胜,那林缺会提前有所消耗,再面对正常七品水准甚至更强一点的陈敌国时,稍有不慎,都可能失败,即使赢下,也差不多接近极限了,这样的话,蒋景峰或者蒋空蝉能保留大部分体力面对严喆珂,他们心态不崩,不发挥失常的情况下,结局可想而知。”

    “那么,楼成和任莉谁的赢面更高呢?从目前表现出的实力来看,楼成有着货真价实的顶尖六品战力,而任莉还未完整展露过水准,当然,我们都确信她必定有顶尖六品的境界了,甚至说不定已经接近非人。”

    “从这个角度看,两人相差仿佛,但另外的方面,任莉知己知彼,楼成知己不知彼,所以,我谨慎地看好任莉险胜,帝都再进决赛!”

    “江湖百晓生”这次没发长微博,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胜负概率,任六楼四,帝都胜!”

    “迷信思想要不得”同样如此,铿锵有力地说道:

    “松大替补太弱,他们拿什么去拼赢帝都?”

    不错,这口毒奶喂得好……楼成笑了一声,正待点进去看评论,却被严喆珂转发了一个采访视频过来:“快看快看,任莉的赛后采访!”

    呃……楼成缓冲了视频,认真地看了起来。

    任莉绑了个半丸子头,洋娃娃般站在记者前方,个头中等,不高不矮。

    “今天还是三个问题,但不涉及本场比赛。”记者明显和任莉较熟,笑吟吟说道。

    “嗯。”任莉微微点头。

    “第一,大家其实都很好奇,你不像彭乐云,对物理有着异乎寻常的喜好,为什么还要考进大学,而不是接受崆峒院的安排,一步步参与职业赛?”记者饶有兴致地问道。

    任莉嘴巴微张,眼眸上飘道:

    “我爸妈都是大学里的教授,我要是不读个本科,感觉自己就是个文盲,和他们会有代沟,而且掌握的知识越多,对武道更能触类旁通吧。”

    “原来是书香门第。”记者赞了一句,“那第二个问题,我听说你平常都很迷糊,尤其路盲,已经到了绝症晚期?”

    任莉不自觉嘟了下嘴,略显委屈地回答:

    “他们说我经常处在‘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的状态,我是这么认为的,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只能专心做好两三件事情,至于其他,就那样过吧……”

    “哈哈,我怎么感觉你这个答案很无力。”记者笑了一声,“第三,你对自己和楼成的比赛怎么看?谁的赢面更高?”

    “从实力上讲,五五吧,看谁临场发挥更好。”任莉诚恳回答。

    记者摇了摇头:“不对诶,你这次全国赛还没暴露过底牌,光从这点上讲,你就有优势啊!”

    任莉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哎呀,你不要拆穿我嘛”。

    这采访的视频里,弹幕一条条飘过,都是在说“哇,好萌”“萌我一脸血”“任莉,我永远支持你!”“支持你,打爆楼成!”等话语。

    楼成看得好气又好笑,愈发期待起接下来的半决赛。

    当然,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旁观彭乐云和安朝阳的战斗,从中窥出前者如今的真实水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