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当世天骄之战(第一更和第二更)

    “前”字音低沉回荡,楼成心头的颤栗和惊悚旋即平复,脑海内再没有“天魔幻生”之感,只体前肉眼可见的小型龙卷风真实不虚。

    有了“罡风环绕”的庇佑,任莉无需再担心遭“冰火双焚”直接打中,也不必畏惧“兵”字诀的影响,而楼成除了做出闪避,等待时机,似乎没别的办法了。

    可是,气势争锋还在继续,楼成如果刚一开场就被逼得退避三舍,心灵上难免就会落于弱势,对后续的较量将有一定的不利影响,真到了毫厘之差决胜负的时候,或许就是关键因素了!

    楼成念头一闪,不退不避,反倒往前迎了半步,摆动右臂,对着呼啸而来的小型龙卷风打出了拳头。

    轰隆!

    拳击虚空,气流膨胀,火光腾起,翻滚往外,与龙卷风形成了对冲。

    火焰异能的最初级应用,爆裂拳!

    “呜”的风声一下拔高,焰浪和旋风齐齐崩散,四下流逸,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从解体的“风涡”里蹿出,绕了个小弧线,半俯着身体,侧击楼成。

    楼成早有预料,大腿一绷一胀,左脚啪地就踢了出去,凭空炸出了一声脆响。

    任莉尚未临近,就有所感应,身躯再往下弓,右拳张开,化作掌刀,刚劲凶猛地斩向了楼成脚踝往上一点的那块骨头,连挡带攻!

    砰!

    楼成只觉小腿一阵疼痛,似乎受了少许硬伤,不由自主将它往后一甩,收了回来。

    任莉手刀上弹,与左掌交错相对,中央只留下了一张A4纸厚度的薄薄缝隙。

    啪!她腰背一拧,体内筋骨齐鸣,劲力奔腾,然后双掌一错,激荡出一道薄如蝉翼的风刃往外飞旋。

    嗖的一声,楼成头皮发麻,有激必应,想都没想就埋下了脑袋。

    刷!锐“风”吹过,他短短的寸发掉下了一撮,断处整齐光滑。

    “风部”,第一十八式,“凛风”!

    头刚埋,楼成身已动,左手前甩,腕部一抖一勾,打出了一道贴地游走的皓白寒光,以攻代守,不给任莉趁隙连招的机会,并顺势侧过了身体,紧跟着冰焰靠撞了出去,一招接一招,仿佛永不停息的“狂风暴雪”!

    两人是拳脚能够相遇的近距离,任莉打出“凛风”后,刚要前扑,便面临了“冰焚”的袭击,眼见着躲避不过,大腿一提,脚踝一转,瞬间发劲,绷紧脚背,硬生生踢出了一股劲风。

    轰!

    风中冰焰,寒光冲霄,隔在楼成和任莉之间。

    砰!楼成撞散了皓白“火光”,撞向了对手!

    可这个时候,任莉似乎没有了重量,随着“冰焚”爆开和贴山靠撞制造的急风,轻飘飘向后一荡,恰好让楼成的攻击落到了空处。

    她左脚落地,气血一收一放,当即踩裂了青砖,反向扑出,侧身一靠!

    喀嚓之声里,楼成来不及做别的变化,跟着“还劲抱力”,舒展身体,膨胀肌肉,以硬对硬。

    砰!

    风声呜咽,两人的身躯同时往后一荡,又同时弹动脊椎,回折向前,轰出了拳头,“配合”之默契,像是演练过千百次。

    这让楼成相信,任莉应该也掌握了感应敌人动静的类似功夫,只是没自家“冰镜”那么玄奥而已。

    砰!两人的拳头齐齐从腰侧崩出,分毫不差地碰撞在了一起,一边是炽热烧灼的气息灌注,一边是胀痛撕裂筋脉皮膜的波动肆掠。

    “祝融劲”对“风后劲”!

    呜!来自九霄的狂风消耗自身,吹灭了“火流”!

    而到了这个地步,“狂风”并未平息,依旧连绵不绝地肆掠着!

    这就是“风后劲”最大的特点,持续时间长,比任何劲力持续的时间都长!

    楼成对此不是没有了解,“祝融劲”刚被吹“熄”,体内的寒潮就在冰火平衡的驱动下,自行涌来,层层冻结,将侵入的“狂风”彻底消弭了!

    两人一个肌肉筋膜撕裂般疼痛,一个血管经脉灼意明显,齐齐缓了半拍,楼成仗着劲力有异能辅助,造成的伤害更大,抢先恢复,屈起了右腿,在这种极近距离中膝撞往敌人的下腹。

    任莉银牙一咬,微侧身体,同样提腿屈膝,回撞了过去。

    砰!

    楼成和任莉的脸上同一瞬间闪过了同样的痛苦之色——关节之处是人体薄弱位置,膝盖也不例外,两人谁也不敢收力,那样的话,必将遭遇粉碎性骨折。

    忍着疼痛,楼成以膝盖为支点,忽地弹出小腿,侧踢对手,而任莉并未慌乱,腰肢一斜,移出了空当,险险避开。

    没有缓气的余地,两人各自回撤一步后,又都做出了收缩劲力和精神的尝试。

    轰!丹劲喷薄,任莉转动腰背,啪地横抽出了左腿,快得近乎在风中留下残影,楼成针锋相对,也是膨胀肌肉,回以鞭腿,以“鞘末”发劲。

    砰!

    闷响声里,两人的脚背似乎短暂凝固在了半空,周围有一股股的白色气浪翻滚,转瞬即逝。

    啪啪啪啪啪啪啪!任莉快速收腿,回旋再踢,一连踢出七脚,以连爆的姿态制造出了腿法残影,整个人都仿佛腾到了空中!

    风部,第二十七式,“龙卷”!

    砰砰砰砰砰砰砰!楼成以大雪崩之势驾驭着连爆,虽然每次都没能借到太多力量,但却以一次快过一次的法门险险跟上了任莉的“龙卷”,守得固若金汤!

    两人寸步不移,酣战之处像是挨了一枚炮弹,出现了浅坑,出现了裂缝,出现了劲风,出现了碎石。

    眼见着“龙卷”没有止境,越来越快,连环往复,楼成不敢再以“暴雪二十四击”硬挡,“八连爆”后忽地观想出雷云震荡的画面,绷紧了脚背、小腿和大腿的肌肉筋膜,抽出了一记“震禅”!

    这几个月来,他在“雷音震禅”上的造诣早非昔日阿蒙!

    轰!

    两腿横向交错,碰撞于虚空,剧烈的震荡沿着任莉的脚步瞬间上涌,晃动了她的气血和肌肉。

    颤栗之中,她“还劲抱力”的尝试一缓,未能做出“九连爆”,而未曾借力的楼成在“龙卷”的压迫下,也不由自主往后晃了晃身体,做出了撤步。

    脚弓刚落,楼成双手忽地抬起,结出了印诀,庄严肃穆地开口低喊:

    “兵!”

    苦战许久,他终于找到机会使用“兵”字诀了!

    风声一烈,残酷的气息弥漫而出,任莉就像来到战场,面对了几百名骑手,他们戴着铁质头盔,披着锁子甲,骑着神骏的马匹,然后,同时放下了面罩,抬起了长枪,俯下了身体,紧接着,他们双腿一夹,冲锋往前,枪尖指处,所向披靡!

    蹬蹬蹬!

    大地摇晃,寒意入魂,不是久经沙场之辈,都难免心惊胆战,魂不附体,任莉也不例外,但她的意志和精神就像一团没有形状的风,受到压迫和刺激后,先是散开,继而重新聚拢,眼中的神采跟着迅速恢复。

    不过,楼成压根儿没想过自己还不算大成的“兵”字诀能影响任莉这种大派嫡传多久,只是藉此抢出一个先机。

    声音回荡之中,他后撤的左脚发力,整个人反弹前扑,脑海内观想出了一轮沉重又高温的赤色大日!

    吸取上次对阵安朝阳的教训,他这次先用火部简化外罡“内爆”!

    赤色大日一现,楼成体内的热流便仿佛受到引力的影响,瞬间坍缩,凝聚成了一团。

    脑海内观想画面改变,兽首人身脚踏赤龙的祝融横空出世,让即将炸开的“火团”稍微变得平静,可以控制。

    楼成前跨一步,手臂摆动,向着对手就崩打出了右拳。

    任莉在他反扑后便已恢复,见躲闪不开,也是沉下了心神,观想出了一团上接九霄下连大地的青色飓风,巨石、树木和海水等被卷入其中,卷向了上苍!

    肌肉胀缩,内脏蠕动,波动产生,她观想的画面为之一变,一尊由各种各样风构成的女性神灵之相浮现,镇压住了失控的一切。

    面对楼成崩打而来的拳头,任莉略微侧身,肩膀炸劲,手臂一胀,左拳毫不退让地“海底捞月”。

    “风部”第十式,简化外罡“九霄息”!

    轰!

    拳头抵着拳头,狂风涌出,吹散了大半“火团”,但剩下的还是涌入了任莉的体内,猛烈炸开,翻腾出火浪,摇晃了她的脏腑,撼动了她的气血。

    就在任莉喉头有铁锈味道弥漫的时候,楼成则感觉她那一拳不像是从正面打来,而是从自家脚底升起,“风劲”往上呼啸,一边试图撕裂自己的肌肉筋膜,一边想带动自己“飞升”九霄。

    任莉咬着牙,腰背一挺,手臂膨胀,忽地用劲一拖一挑,便让楼成腾空而起,没有重量般直去上苍!

    这就是“九霄息”的特殊之处,送人“飞升”,而一旦脚离实地,没有飞行异能的情况下,武者往往就很危险了!

    曾经有异国武士体验过,给了它一个来自漫画的绰号,升龙霸!

    一招挑飞楼成,任莉快速做了个“还劲抱力”,消解了内爆带来的大部分影响,然后对着即将下落的敌人,踩出风步,转动身躯,化作一团螺旋劲风,呼啸着往上腾起。

    “罡风”的庇佑下,她两手握拳,如扮钻头!

    连招,再见连招!

    在任莉“还劲抱力”的时候,楼成已然调整好重心,见她杀招连环,不敢怠慢,忙凝聚了热流,往下一压一勾左掌,打出了一团暴虐赤红的火球。

    “焰焚”!

    轰隆!

    火球正中任莉,却被旋风驱散,一朵一朵,落往下方,而任莉的身影却从风形旁边蹿出,上升速度不减,一下就与楼成平齐。

    楼成暗道了一声侥幸,如果自己刚才不留余地,直接压缩所有的火焰异能,试图炸飞对手,那就会打到空处,白白浪费,陷入坐蜡的境地。

    啪!

    他右手手腕一勾一抖,晶莹的寒光飞出,直打任莉面门,与此同时,他下压的左掌握紧,勾拳袭向了对手的下腹。

    这个过程里,楼成在下落,任莉上冲之势刚刚停息。

    任莉右拳本就在脖颈前方,见冰焚射来,不慌不忙张开,反掌一崩,原地抡向了虚空。

    啪!

    脆响声里,一股劲风生出,提前引爆了寒光。

    而对于楼成的左手勾拳,她只是下探了手掌,稳稳接住。

    紧跟着,任莉吸了口气,身体有所膨胀,下落之势顿时放缓,像是短暂有降落伞张开,有风在托着她。

    一个快落,一个缓降,楼成和她的位置迅速变成一下一上。

    啪!任莉吐出浊气,恢复了下落速度,左脚踢出,往下一踹,以居高临下的威势疯狂攻击楼成的头部。

    楼成架起右臂,主动上迎,保持着心如冰镜感应入微的状态,进行格挡。

    砰!

    任莉借了下落之力,一脚踹得楼成手臂弹开,紧跟着,她顺反弹之势,抽出了右腿,连环攻击,竟没有丝毫空隙!

    一脚不够,那就再来一脚!

    楼成左臂再架,勉强挡住,可就在任莉要趁他架子完全散开之际,回旋再踢,一脚克敌时,却啪地踢到了空处。

    被连踹两脚后,他下落的速度变快,脱离了接触,“撞”向了地面。

    蹬!

    刚一落地,楼成便往后撤步,化解急坠之势,刚有稳住,任莉也已重踩擂台,往左一跨,反旋向前,以“风步”荡起一股小型龙卷风,吹出了一阵直钻心底的呜呜之声!

    这撼动精神的声音里,楼成“冰镜”一解,脑袋一晕,然后才以沉稳坚韧的意志守住,观想出了古字,结印低喊:

    “前”!

    他脑海重归清明当中,风声一锐,任莉从龙卷里电射而出,欺到了他的身前,快得让现场的观众们差点没能捕捉到身影。

    风部,第二十二式,呼啸!

    快速拉近距离的过程中,任莉观想出了一副人体画面,有着无数诡异黑气钻进钻出的人体。

    脚步一顿,她脑海场景变化,一尊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三头六臂,竖眼幽深的神灵从天而降,各只手分别持着印、钟、幡等物。

    啪!

    脑海神灵摇动旗幡,震响磬钟的刹那,任莉右臂一抖,挥出拳头,斜下一捶!

    “瘟部”简化外罡,“病痛”!

    而有前字诀的楼成并未受“风步”的音功影响太久,任莉靠近时,他就已然完全清醒,见即使闪避也可能被擦中,干脆又一次观想出了赤色大日和火神祝融,以“内爆”强硬“回答”任莉的攻击!

    哪怕你接近非人,有简化外罡产生的劲力和波动消解“内爆”的威力,三招多半重创不了你,但也能让你受到不轻的内伤,实力急剧下降!

    这是第二下!

    砰!楼成身体忽感空乏,只觉胸闷气短,手脚无力,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而任莉倒退了一步,晶莹如含星子的眸中冒出了一条条血丝,五脏六腑翻滚到她恶心想吐,脑袋发胀。

    不能给他“还劲抱力”消解“病痛”的机会,任莉咬紧了牙关,忍着身体的难受,抢前抖臂,啪地一声抽向了敌人的脑袋。

    楼成气虚体弱,发劲艰难,勉强才抬起手臂,往上一架。

    砰!他被打得后撤一步,摇摇晃晃,而任莉顶着眼前冒出的一颗颗金色星辰,腰背一摆,左腿急促抽出。

    摇晃之中,楼成干脆顺势后弹,踉踉跄跄,步伐虚浮,险险避开了这一记踢腿。

    任莉还想再抢,抓住机会拿下对手,可体内气血脏腑的翻腾让她出现了眩晕,没能及时迈步,只好吸了口气,回流气血、劲力、精神和内爆震荡的影响,还抱于丹田。

    楼成见状,也赶紧以意志驾驭精神,勉强着做出“还劲抱力”,将“病痛”收缩于了冰火之中。

    从开战到现在,两人的战斗竟然还是第一次出现平缓阶段!

    “精彩!”直播间内,陈三生很想以粗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真TM精彩!

    这场战斗,双方胜负之势是不断在转化的,时而任莉,时而楼成,两人一直在试图把握住主动,一直在尝试抢攻,全程打得没有一处尿点,让人连喝口水都不敢,生怕一眨眼就错失了什么关键的地方。

    如果把刚才的战斗分割成一段一段,大家会发现,他们是在以生死相搏的状态激战,而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久好久,直到现出才算有所缓和,换作大部分六品,早在这种压迫式的侵略性打法下崩溃了,他们却竟然双双坚持住了。

    不愧是当世天骄!

    我还能说什么呢?陈三生脑海内冒出了一个有趣的表情。

    现场观众们则从最开始的呐喊喝彩发展到了后面的渐渐静默,直到楼成和任莉短暂分开,才如梦初醒,大声疾呼,疯狂叫好!

    “好!”

    “厉害!”

    声浪如海,惊醒了目不转睛看着擂台的严喆珂,她松了松紧握的双拳,缓和了下嘴唇被咬住的疼痛,从那种喘不过气来的激烈里恢复少许。

    就在这时,她眼眸再次专注,因为楼成和任莉都不想放过对方虚弱的机会,各自“还劲抱力”后,当即前扑,凶猛靠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