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机智的楼成

    被楼成的激情与战意感染,被那一声长啸催发,看台上绝大部分观众顿时热血沸腾,不约而同地喊出了那两个字:

    “冠军!冠军!”

    “冠军!冠军!”

    今天的松大,今天的林缺,今天的楼成,无愧于冠军!

    妈的,我还没登场呢……弄得我是来打酱油一样……许万年终于从楼成的眼神和气势里摆脱,半是腹诽半是发愣地想着。

    不过,老实说,他确实心里打鼓,毫无信心,这样的楼成就像是新的大魔王,让自己只能仰望,难生战意。

    要不是他的异能克制我的乌鸦嘴,我,我不会这样……

    中年白发的教练黄清轻叹一声,拍了拍许万年的肩膀,语气温和地说道:

    “别怕,志荣的‘暗毒劲’比去年又有提升,楼成现在肯定是强弩之末了,你闭好嘴,认真打,赢他的希望不小。”

    被这不急不徐的话语安抚,许万年紧张畏惧的心情缓解了很多,用力点头:

    “嗯,我会好好打的!”

    大学四年,前面渐入佳境,及至完美,我可不想以失败结局!

    他站了起来,深吸了口气,就要向着擂台大步行去。

    这时,黄清眼神闪烁了一下,又叮嘱道:

    “如果到了绝境,可以搏一搏‘乌鸦嘴’!”

    大部分异能的效果会随着身体状态的下降而减弱,楼成接近极限后,未必还能反弹“乌鸦嘴”!

    但是,事情总有特例,而且即使楼成这方面异能真变弱了,也未必会减到扛不住许万年诅咒的程度,一开场就尝试“乌鸦嘴”等于扔骰子,一半成功一半自杀,将命运交给上天,非智者所取。

    等到即将失败,没有了退路,再死马当活马医!

    “好!”许万年惜字如金,想象着自己用一条拉链缝上嘴巴的场景,以此告诫自身等下不要胡乱开口。

    蹬蹬蹬!他走得很急,步伐很重。

    擂台之上的方志荣已从“兵字诀”的影响里回神,虽未受到什么伤害,但脸色却阵青阵白,眼眸里充满了对自己对一切的恼怒。

    面对苦战过彭乐云的楼成,面对消耗极大身负内伤的楼成,我竟然输得这么没反抗之力,从头到尾,始终被动,仿佛一直在被对方戏耍。

    而一年半前,他还是没练过武功的菜鸟,和我相差甚远!

    方志荣无颜再立于擂台,转过身体,涨红着脸庞,目光又羞又凶地冲向了山北大学武道社的更衣室。

    途中与许万年相逢时,他咬了咬牙,恨恨道:

    “别被楼成骗了,他到极限了!”

    最后的交手里,他捏住了楼成的右臂,灌注了毒劲,“听”到了他状况的不佳。

    许万年微微颔首,信心有充足了几分。

    就由我来结束战斗吧,由我来担负起三连冠的重任!

    …………

    “不得不说,这一场的发展出乎了我的预料。”直播间内,陈三生唏嘘叹息道。

    “你不觉得楼成会赢?”主持人刘畅诧异反问。

    三生同学不是说楼成有四成的赢面吗?

    “不不不,我知道楼成可能会赢,但没想到他赢得这么轻松,一切尽在掌握之中。”陈三生想了想又补充道,“这个轻松不是指他节省了体力,没怎么消耗,而是整个战斗的过程里,他始终没被实质威胁到,始终占据了主动,在自身挑选的时机,以自身认可的方式,如愿拿下了对手,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不仅身体的素质、掌握的招式和具备的异能比方志荣强,在另外的很多方面,也是高过对方一个境界,一个品阶的,甚至不止。”

    能在非人之前就练成“冰镜”的武者一向稀少,绝大部分顶尖六品都没这本事,当然,彭乐云和任莉这种当世天骄,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境界,只是缺乏相仿的绝学,这也证明了意后的眼光不差,安朝阳已初步掌握了“幽湖圆镜智”!

    “有道理…我还注意到,楼成这一场有了明显的节奏变化,他果然战斗天赋超群啊!才接受教育,立刻就掌握了!”刘畅感慨赞叹道,“第四局的比赛马上开始,呵呵,三生,以你刚才的分析,松大的冠军差不多稳了?”

    “那还差点。”陈三生谦虚道,“我只想送许万年一句歌词。”

    “什么歌词?”刘畅好奇问道。

    “我已经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陈三生唱了起来。

    刘畅哈哈笑道:“你这是在毒奶松大毒奶楼成啊。”

    “不怕,楼成有反弹诅咒和毒奶的异能。”陈三生诙谐笑道。

    粉丝论坛内,开始激动的“长夜将至”闫小玲发了个挥舞皮鞭的表情道:

    “哪里是悲剧,我等着无厘头喜剧的上演!”

    “警报警报!未来几分钟千万千万不能喝水~”“幻梵”兴高采烈地回复。

    他们兴致勃勃讨论中,松大武道社席位处,严喆珂眸光变柔,愈发明亮,低啐了一口道:“笨蛋橙子,不是讨厌那个外号吗,怎么还吼来吼去……”

    “真是没有取错的外号?”她噗嗤失声,嘴角的弧度美丽异常。

    有了和穆老汉那一战的经验,她对男友接下来的比赛充满了信心,不再那么忐忑和担忧,喜悦和兴奋开始酝酿。

    嘿嘿,我可是为这个冠军出过力,流过汗的,不是只会喊666的咸鱼!

    李懋和蔡宗明等人都已经站了起来,就等着喜剧过后,一涌而上,举起楼成,抛向空中!

    蹬蹬蹬!

    许万年刚来到楼成对面,被他战意澎湃的眼神一瞧,莫名又有了点打滚,小腿肚子持续发紧,油然冒出了个念头:

    这样的气势真是可怕啊!

    然而,此时的楼成看似外表强硬,气势惊人,可实际的身体状况却是相当得差。

    方志荣苦练提升后,他的“暗毒劲”除开让人胸闷气短呼吸不畅的效果外,还多了让人身体虚弱精神疲惫的特点,让楼成开始困顿,脑袋出现了发木症状,即使有金丹对体力的补充,也无法再维持“冰镜”,更别说使用“还劲抱力”和简化外罡了。

    ——“者”字诀内练是打磨身体,提高素质,凝练精神,外用则是帮别人恢复体力,并无疗伤效果,也不能帮助自身重登巅峰,而且方志荣的暗毒劲是有真实毒素存在的,还劲抱力无法大幅度消解,要不是趁着毒性彻底发作前,完成了一次还劲抱力,楼成现在的状态会更差。

    不过嘛,这些都不足以为他人道也……唱空城计的我一样有希望打败许万年……楼成微沉腰部,重摆架子,试图从气势上动摇对手。

    他右臂的伤势比上一局结束时并无明显加重,因为方志荣最后那一抓以灌注毒素为先,等到他要接撕咬后续时,已被“兵”字诀震住,换句话说,楼成只要能忍得住痛,右手勉强还能动。

    念头转动间,裁判已举起了右手,吸了口气喊道:

    “开始!”

    或许是最后一局的比赛开始了!

    蹬蹬蹬!楼成压低腰背,再化北风,大步呼啸着“卷”向了许万年,招式未出,气势先行。

    许万年信心不足,不敢正面硬抗,怕遭遇“兵”字音或者简化外罡,脚下一错,踩着禹步,转折玄妙地闪到了旁边,然后拉开架势,以右臂做长柄巨锤,横扫往前。

    雷部二十四捶法,板荡捶!

    他觉得必须给予楼成足够的压力,免得对方能边打边恢复,重新聚集起一拼之力!

    这个过程里,许万年始终紧闭着嘴巴,怕习惯成自然地吐出什么话语,好的不灵坏的灵。

    楼成脊椎一弹,腰背一折,重心圆润如意地“滚动”,以游斗的姿态轻松避开,滑步来到了敌人的侧方,欺到了他的近前。

    啪!

    他膝关节一响,右脚飞快踢出,凶猛地蹬踩向许万年的踝关节。

    厉害,不愧是六品的底子,比我不知灵活到哪里去了……许万年本就不是以身法和敏捷见长的武者,见来不及抽腿硬挡——那样的话会直接将关节送给对方,于是腰背后扯,左脚回拉,退了一步,闪过了踩踏。

    楼成右脚点地,左脚紧凑跟上,同样又是蹬踩踝关节和脚面。

    啪啪啪!

    他连“踢”了三下,许万年连退了三步,从慌乱到从容。

    而经过这一番交手,他也察觉到了楼成的虚弱,动摇的心灵开始平复,气势有所回升!

    楼成不依不饶,又是一脚蹬踩而出,许万年应激后退,打算抓住空隙就反弹抽腿,展开狂攻,压制敌人。

    就在这时,楼成身体后倾,踢出的那一脚早有预谋般中途散去了劲力,变得软软绵绵。

    而他的双手已然抬起,结出了印诀,表情肃穆而庄严,

    这是节奏的变化,这是“兵”字诀!

    看到这一幕,许万年顿时亡魂直冒,正做后撤步的自己除非不要架子,否则来不及躲开秘法的正面了!

    电光石火间,他来不及多想,按照看视频时推测过的应对,将舌尖抵住了牙齿,轻轻一咬,以疼痛刺激大脑,抵抗“兵字音”的侵袭。

    与此同时,他一手上抬,一手下按,护住了身体要害。

    撑过这一招,他肯定就到极限了,胜利将属于我!许万年给自己打着气。

    可是,他眸子里表情肃穆的楼成却于嘴角处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结印的左手闪电般探出,腕部一勾一抖,打出了一道贴地游走的皓白寒光!

    不好意思,不是“兵”字诀!

    我哪还有精神用“兵”字诀!

    我艹!许万年心头立生怒骂,舌尖处的疼痛却已袭上了他的脑海,让他为之一颤,而摆好的架子哪是说散就来得及散掉的。

    “卧擦!这贱人!”蔡宗明嘴巴半张,脱口而出,好气又好笑。

    橙子这货剽窃我的创意啊!

    啪!

    寒光击中了许万年的双腿,“晶莹”如同苍白的火焰般跃起,一下冻住了他的身体!

    就是现在!

    楼成强撑着精神,腰背一挺,滑翔踢腿,直踹许万年的双腿之间!

    许万年被冻得瑟瑟发抖,脑袋瞬间清醒,想到教练的提点,再顾不得其他,夹紧了臀部,脱口喊道:

    “拉伤!”

    他目前“乌鸦嘴”是有限制的,不是说天降陨石就能真地天降陨石,而这样的距离下,这样的姿势中,喊踢空那多半是没用的。

    楼成没受任何影响,滑翔踢腿凶猛异常。

    砰!

    裁判出腿抵住了他这一腿,举起右手道:

    “第四局,楼成胜!”

    “最终赛果,松城大学武道社胜!”

    观众们愣了一下,旋即高呼出声:

    “冠军!冠军!”

    “松大冠军!”

    “楼成冠军!”

    这样的浪潮里,许万年表情痛苦地望向裁判道:

    “能不能找个人扶我,我屁股抽筋了……”

    也可能是臀部肌肉拉伤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