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沉淀

    约饭的地方是个没挂任何招牌的院子,楼成走到门口时,穿着白色及膝连衣裙的严喆珂已等待在了外面,乌黑亮丽的长发被穿过巷子的风刮动,轻然起舞,美得仿佛一张画卷。

    看见男友,她眼睛一亮,迎上两步,伸出手帮男友整理了下衬衣的领子和褶皱,抿嘴含笑道:“别紧张,就普通的吃吃饭说说话。”

    “我本来不紧张的,你这么一说,忽然又有一点了。”楼成故意开了句玩笑。

    严喆珂美眸流盼,横了他一眼,拉着他没受伤的手,转身朝向了院子:

    “走吧!”

    穿过有着斑驳痕迹的大门,穿过攀爬着藤蔓的花架,穿过水色清澈的小池塘,楼成和严喆珂在淡淡花香味的缭绕中,进入了东边的那排房子,进入了安静隐秘的暖阁。

    一张古朴的四方桌摆放于靠窗的位置,外面有花绽开,有叶繁茂,有波轻荡。

    楼成顾不得打量墙上悬挂的字画,多宝阁上衬托的物件,将眸光投向了四方桌,投向了自身认定的岳父和岳母大人:

    “叔叔阿姨好。”

    “坐吧。”纪明玉笑着指了指严开对面的位置。

    “好。”楼成落后半步,随着严喆珂坐下。

    就在他觉得尴尬和微妙的气氛在一点点酝酿时,纪明玉笑吟吟说道:“单论帝都本地菜,这家在我心目里能排前五,而且环境更合适,呵呵,我现在的口味更偏秀山,你应该能吃得惯。”

    “其实我这个人不挑食的,食材不奇葩,味道还可以,我都没问题。”楼成微笑回应。

    纪明玉点了点头:“用最好的食材做出好吃的东西,没什么了不起,能用一般的食材弄出让人赞不绝口的普通菜式,才算真本事,两者再结合,最好的食材,真正的本事,出来的就是美味佳肴了。”

    “比如说这家?”严喆珂故意反问,活跃气氛。

    有了气场极强的太后主动引导话题,尴尬的气氛褪去,楼成自在了不少,有问有答,中规中矩。

    严开没怎么和他说话,只是时不时会附和纪明玉两句,或者感叹地瞄一眼严喆珂不断为她“半残”男友夹菜的举动,心酸于女儿的细心和体贴。

    珂珂真地长大了……

    一盘盘菜肴布上又撤去,胃口已经非人的楼成没好意思展露本色,以聊天为主,吃饭为辅。

    嗯,菜确实还不错,就是分量不太够……好在太后点了何止十人份……不愧是武道世家,这些细节都注意到了……他默默地想着。

    临到尾声,严开看了他一眼,抿了口茶水,第一次主动发问:

    “小楼,你对将来是怎么安排的?”

    安排?楼成愣了一下,正要组织语言,严开已补充道:“你师父和军方关系匪浅,少不了这方面的纠葛,你是想走这条路,还是打职业赛?”

    “严叔叔,我这个人其实很怕死的。”楼成想了想,自嘲笑道,“没必要的话,我真不想拿生命去冒险,还是打职业赛过日子更适合我。”

    严开微微颔首:“那你有什么目标吗?成外罡?”

    “对。”楼成坦然回答,“一是我熟悉的印象深刻的武者都是外罡,我希望能够有挑战他们的实力,能够和他们一争长短,二是……”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二嘛,因为珂珂的外公和姥姥都是外罡。”

    话短意深,严喆珂顿时听得眉眼一弯,浅笑浮面,贝齿咬了咬嘴唇,想娇嗔一句,又碍于父母在场,强行忍了下来。

    严开则仿佛被勾动了往事,一下有了感触,沉默半响后才道:

    “不错,好好努力。”

    虽然我自问也算事业成就,涵养足够,但每次面对身为外罡强者的岳父岳母时,感受还是相当复杂……而且明玉的生意大部分也是仰仗着纪家,仰仗着两位外罡……

    严开没再多言,纪明玉岔开了话题,重新将气氛变得自然,等到最后,她微笑望向楼成道:“小楼,你们是明早回松城?”

    “对,十点多的飞机。”楼成如实回答。

    纪明玉又转而看向了严喆珂:“珂珂,今天还是跟着我们吧,到了帝都,有些长辈还是得拜访一下的。”

    “好的。”严喆珂清脆地答应了下来。

    一番告别后,她将楼成送到了院子门口。

    “这就结束了?”楼成回头瞄了眼,满脸茫然地问道。

    这和自己想象的见岳父岳母场景完全不同啊!

    “对呀,不这样结束,你还想做什么?”严喆珂眨了下眼睛,好笑反问。

    “不是应该问我具体的情况吗?比如姓嘛,叫嘛,从哪来,往哪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楼成用开玩笑的口吻回答。

    按照别人的经验,这种见面都会有盘问啊!

    “噗……”严喆珂莞尔失笑,“你具体的情况,他们又不是没渠道查到,而且正常情况也应该是先私下问我,哪有直接开口问你的,这多不礼貌多尴尬啊!”

    “好吧。”楼成松了口气。

    严喆珂抿了抿嘴,忽然羞不自胜地扭头望向旁边,补了一句:

    “太后现在对你特别,特别满意……觉得你有天赋,又可靠,说到能做到……她支持了,我爸,我爸也就只能接受了。”

    楼成心里一喜,故意浮夸道:

    “这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美得你哟!”严喆珂回头白了他一眼,可眸子里尽是掩饰不住的喜意。

    两人又聊了几句,才各自返回,楼成下午没事,放松了心情,未找在帝都的高中同学们聚会,只是在Q上和他们聊了一阵,偷得浮生半日闲。

    到了夜里,齐芳按照每天的习惯,在十点多给他打来了电话,分享这一天里自己得到了多少的恭贺。

    翌日,楼成没有放松,依旧来到附近的公园锤炼。

    快要结束时,他突然发现自家师父不知什么时候已拿着酒壶站到了旁边。

    “林缺被‘抓’回蜀山斋了,之后应该不来了,你有什么打算?”施老头扬了扬下巴。

    不等楼成回答,他自顾自往下说着:“为师帮你们校长拿到冠军了,也休息够了,你也勉勉强强可以出师了,是时候离开了,臭小子,你想提前进入职业赛,还是怎么着?”

    师父也要走了啊……楼成一阵恍惚,心里那个念头反而更加清晰和坚定了,他沉吟了下道:

    “师父,我一年半提升到现在的程度,走得太快太急了,这次全国赛都已经暴露了不少问题,我想沉下去,沉淀一年,好好打磨,等有了非人境界再进入职业赛可能更好。”

    “还有,林缺走了,您也走了,我要是再走,武道社不是一下子又回到了以前的情况吗?是,是比以前强不少,但大家都还没来得及真正成长起来,下学期多半又没法赛区出线了,会对他们造成很大打击,而且松大的同学好不容易才重新支持我们,有了热情,突然回到原点,他们肯定很失望,很难过……”

    “我想,我想再留一年,带一带其他人,等他们成长起来,有了后续的新鲜血液,再离开,呵呵,到时候,我也大四了,没什么课了,就算提前走,也能混张文凭……”

    施老头闻言一笑,喝了口酒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抬抬屁股,我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嘿,突然爆发异能是林缺能做得出来的事情,而你肯定会选择再留一年……不过嘛,到时候老头子我也有些事情交给你做。”

    “什么事?”楼成诧异问道。

    “有关九字诀的,有关炎帝劲的,我会挑一些简单的事让你自己去做,既让你有收获,也给你点磨砺,到时候再说。”施老头难得正经地说道。

    因为没有“祝融劲”进阶的“炎帝劲”,为了冰火平衡,楼成的“冰霜劲”才一直没往“冰魄劲”衍变。

    “好的。”楼成压住好奇,没再追问。

    施老头背过手,啧啧了一声:

    “好好沉淀吧,看你多久能进非人。”

    …………

    锤炼结束,武道社众人会合,赶去了机场,飞回了松城,沿路之上,只知道林缺已回蜀山斋养伤的其他人,嘻嘻哈哈,很有点衣锦还乡的兴奋,楼成则将自家师父也要离开的事情透露给了严喆珂,两人皆是感伤。

    下了飞机,有校车来接,楼成等人返回了阔别多日的松大新校区。

    这一次,校车直接停到了武道场馆外,让他们能先将全国赛冠军奖杯放入荣誉室,等到周一,则会去见校长,接受表扬。

    下了车,走向武道场馆门口。

    “忽然有点陌生了……”楼成侧过头,微笑对严喆珂吐槽。

    说话间,两人临近了大门,突然愣在了那里,因为里面坐满了同学,自发地坐满了同学,男男女女,好几大千!

    他们举着横幅,有组织地齐声呐喊道:

    “我们来了!”

    “我们是冠军!”

    热烈澎湃的气氛扑面而来,楼成的心却突然沉淀了下来,不自觉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们是冠军!”

    (第二部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