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计划不如变化快

    “叮”的一声短信响,楼成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冠军奖金已然到账:

    “您尾号是XXXX的储蓄卡账户4月30日9点45分电子汇入收入250000 . 00元,活期余额904724 . 84元……”

    由于本届大学武道会全国赛关注颇高,转播的版权费用和门票收入等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每一支赛区出线的队伍最少能拿到50万元,填补完来回交通费、大半个月食宿费、大巴和练习场地租赁费等还有剩余,可以给教练和队员们发点补贴。

    而要是打入了前八,至少能拿到80万,前四是110万,亚军是140万,冠军独揽180万!

    这一次,松大校方比选拔赛时还要慷慨,扣掉38万的各种开销后,只拿走了30万的管理费用,施老头、楼成和林缺作为核心,作为中流砥柱,各自得25万。

    上场较多且在帝都一战里拿下关键胜利的严喆珂10万,拼到受伤的李懋8万,单独登过场的蔡宗明6万,对付何氏兄弟阵法时有出战的林桦4万,孙剑、何紫和王大力三位替补每人1 . 5万,操劳琐事处理日常的黎小文1万。

    剩下的里面,参与特训却没能前往帝都的队员每人三千的训练补贴,其余归入武道社公账,应付平时的小开销,比如电脑维修啦,聚餐啦,聚餐啦,聚餐啦……

    “不知不觉,我快是百万富翁了啊……”楼成又欣喜又好笑地截了个图,毫不掩饰地将自己小金库的虚实炫耀给了严喆珂。

    他倒不是觉得自己真算有钱人了,而是作为一名大学生,暂时无需购房,不考虑买车,什么结婚的准备,蜜月的花费,奶孩子的基金,未来养老的储备,也都还遥远得形不成具体概念。

    并且,自己每个月还能去冰神宗的产业领一份丹药和材料,日常则都在校园里,一两周才会外出约会一次,其中,吃得再多,不追求顶级食材的情况下,这方面的消耗也就那么回事,类似种种加起来,即使算上配合“者”字诀内练的额外丹药开销,从二月中到现在,总共用了亦不足十万。

    这对以往的楼成来说赚钱压力是不小,可有了吴婷他爸的代言合同70万,全国赛冠军的奖金25万,他难免会生出钱怎么花都花不掉的美好感受。

    看来我还是太淳朴了……他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严喆珂迅速回复,“捂嘴”笑道:“我的奖金也到了,算上我的,正好是百万富翁 ~ ”

    “不是应该说咱们家正好是百万富翁吗?”楼成“得意地推了下墨镜”,顺口说道,“我收拾完行李了,现在过来找你?”

    他们已经做好了五一的外出旅行计划,想着前面大半个月都没上课,全靠自习,也就不在乎多逃一天课了,决定提早出发,晚归一天,既避开交通高峰,又让假期近乎翻倍!

    多美好的事情啊!

    严喆珂“茫然呆坐”道:“你再等等,我抹点东西,稍微弄一下。”

    “咦,这是要化妆吗?好郑重的待遇,我有点受宠若惊啊!”楼成“挑眉笑道”。

    “你不是说我见女孩子才特别重视,和你约会都不太慎重了吗?哼,满足你的心愿!”严喆珂发了个“扭头望天”的表情。

    “期待!”楼成开始浮想联翩。

    放下手机,一时呈空闲状态的他左顾右盼,正好看见“劳模”张敬业背上行李,走向了门边,路过了自己。

    “和你家那位旅行去?”楼成低笑问道。

    “对啊,你也是?”西北汉子张敬业瞄了眼桌上的大背包。

    “嗯,下午的课不上了?”楼成调侃道。

    张敬业斜眼看他,好笑道:“我觉得你应该也是不去的。”

    “是啊,好巧啊!”楼成浮夸回答。

    “好巧!”张敬业回以笑容,走出了小寝室的门。

    这时,室长赵强抽出几本书,塞入了挎包里,打趣了一句:

    “羡慕你们这些有女朋友的人,我只能认真上课了!”

    “嘿,阿强,你前阵子不是说想对一个老同学下手吗?”楼成心中一动,八卦问道。

    寒假的时候,赵强和一位也在松城读书的高中同班女生重新联络上了,这几个月聊得颇为火热,在寝室里宣称要抓住机会下手,摆脱单身狗的标签。

    赵强咳嗽了两声,面露赧色道:“也就是想想而已……”

    “同学,追女孩子这种事情不能光靠想啊,必须付诸行动,不要害怕失败。”楼成先是一本正经地提点,继而窃笑道,“失败多了,你也就习惯了!反正隔壁有‘情圣’,多讨教没错的!”

    赵强忽地哎了一声:“我要是有你一半的能耐,早信心十足地下手了!”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着?只能勉为其难地骄傲一下了。”楼成笑着摊了摊手,“不过话说回来,我鼓起勇气追我家珂珂的时候,也没什么本事啊,用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他开玩笑地抹了把头发。

    当然,不昧着良心地说,和珂珂的关系有实质突破,还是因为自身在小武圣擂台赛时让她有了代入,和她共同经历了一段昂扬奋发又屡创奇迹的旅程,并且展现了让女孩子觉得可靠的品质和潜力。

    “鼓起勇气追”这五个字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追一个女孩子,人家就必须得接受的规矩。

    “也是啊……”赵强仿佛才想到这点,认真沉吟了下道,“算了,有位长者用自己的人生经验教育我们,得趁年轻多读书,多学习,多掌握各方面的知识,不能浪费于情情爱爱。”

    “……”楼成无言以对,目送赵强背上挎包离开寝室。

    玩了一阵手机,他终于收到了严喆珂的消息,女孩“乖巧端坐”道:“再等五分钟你就可以出门了。”

    “好的。”楼成迅速回复,小心翼翼将右臂穿过背包的带子,负好了行囊。

    这五分钟还是到珂珂宿舍门口等吧!

    他正要迈步,老邱邱志高满脸汗水地跑了回来,嘴里嚷嚷道:

    “我擦,迟了迟了,要迟到了!”

    抬眼间,看见楼成,他露出笑容,满怀期待地问道:

    “橙子,你说,我有希望在大四前到业余三品吗?”

    经过快四个学期的刻苦努力后,他悲伤地发现自己可能真不是学习这块料,虽然没挂过科,但也不是全班前百分之二十的水准,连最低等的奖学金都没拿过,怎么追都追不上去,于是开始现实地思考问题,打算将武道捡起来,混个业余前三品的证书,为大四时找工作增添砝码。

    “以你的体格和力量,只要能坚持一周三次以上的锤炼,希望蛮大的。”楼成中肯地回答。

    邱志高顿时眉开眼笑,在他的心里,楼成已是大学武道圈子的宗师级人物,他确定自己没问题,那就真没问题了!

    “好的,有空的话,你指点我两句啊,回头有什么事尽管说。”老邱急着去上课,匆忙收拾了书包,跑进了寝室卫生间,直接冲起了冷水澡。

    呼,每个人大学的发展都不一样啊……楼成感叹了一声,背着行囊出了小寝室的门,路过隔壁时,他随意瞄了一眼,忽然被惊呆了:

    小明同学正埋头苦读,时而奋笔疾书,打着草稿!

    “我擦,你这是受到什么打击了?”楼成吓了一跳,脱口而出。

    蔡宗明抬头侧脸,没好气道:“认真学习怎么了?都快一个月没怎么上课了,得把落下的功课补回来!”

    说着,他露出了一抹“自暴自弃”的笑容:“这不是我说的,我家方圆说的……”

    “那你怎么不去教室自习?”楼成恍然大悟,下意识问了一句。

    “在寝室自习有问题?”小明同学疑惑反问。

    “你不怕承受不住电脑游戏的诱惑?”楼成呵呵笑道。

    “自从手游大火,想玩的去教室一样能玩,我不追求表面的形式。”蔡宗明“正气凛然”地回答。

    楼成啧啧道:“可教室自习的氛围不一样啊,大家都在学习,你一个人玩手游,会不好意思的,也就会克制住自己了。”

    蔡宗明嘿了一声,一脸你图样图森破的表情:“橙子,你丫觉得我是那种会被别人影响,会被气氛感染,然后就不玩游戏认真学习的人吗?”

    “……不是。”楼成竖了下大拇指,扭头就走,冲向了门口。

    …………

    在三栋宿舍外没等几分钟,楼成就看见女友拉着新的行李箱娉娉婷婷走了出来,刘海清丽,五官精致,裙袂飘逸,双腿笔直,如诗如画。

    认真打扮过的珂珂真美……楼成没有掩饰自己喜爱而灼热的目光,看得严喆珂下巴微扬,目光向旁,得意略放。

    “我来。”楼成要伸手接过她的拉杆箱。

    “不用了,我自己拿,你这个残障人士~”严喆珂美眸一横。

    楼成好笑道:“残就不说了,障是什么鬼?”

    “嘿嘿……”严喆珂先是笑而不语,接着转眸娇道,“你得空出手牵我呀~!”

    楼成闻言笑道:“没事,我都没打夹板了,牵个小仙女还是不成问题的。”

    严喆珂正待说话,手机突地发响,有电话进来。

    “我外公……”她看了一眼,疑惑地对楼成说道,然后才选择了接通,“喂,外公?”

    “喂,珂珂……”纪建章略显苍老的声音笑道,“五一把小楼带过来让我和你外婆瞧瞧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