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纪家

    “啊……”听到外公的吩咐,严喆珂一时有点懵逼,下意识看向了身前的楼成,没直接做出答复。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外公怎么突然就让我带橙子去江南?

    也不早说!

    楼成如今的感官异常强横,咫尺之间,早有耳闻,念头起伏中,已含笑对女友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有问题。

    虽然不能和珂珂单独旅行,比较失望,但早日得到她长辈认同,等于登堂入室,会给她很强的安全感。

    反正以后有的是类似机会!

    征求了男友的意见后,严喆珂才算缓过神来,鼓了鼓腮帮子道:

    “外公,你怎么不早说?我和橙子都还有别的安排呢,好啦,好啦,我们过来我们过来,马上去改签。”

    纪建章微笑道:“我以为你会主动带他来见见外公我的,结果等了一天又一天,还是没消息,只好厚着老脸,自己来邀请了。”

    严喆珂被说得俏脸一红,讪讪笑道:“我这不是想着等暑假的时候吗……”

    她怕自家傻橙子被欺负,打算等楼成踏入了非人境界才领到纪家走一圈。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你把小楼的身份信息发过来,我吩咐人帮你们安排行程。”纪建章呵呵笑道。

    通话结束后,严喆珂瞄了眼楼成,略显不好意思地撒娇道:

    “外公真是,我们都订好机票和酒店了才说!”

    “没事,去哪里旅游不是旅游?”楼成宽慰地笑道,“不过我做的攻略就派不上用场了,接下来只能靠严教练你‘带路’了!”

    “放心,不会把你弄丢的~!”严喆珂眉眼一弯,感动于男友的理解,接着故意活跃气氛道,“好气哦,退不了全款,都怪外公,得让他给你包个大大的红包!”

    “红包?”楼成茫然反问。

    “江南习俗,确定了关系的男女,咳……”严喆珂的脸颊略微泛红,扭头望向旁边道,“第一次上门的时候,长辈会给红包的。”

    “外孙女婿红包啊!”楼成笑眯眯地进行了总结。

    老实说,他对见严喆珂外公和姥姥并不紧张,在自身这一辈年轻人的认知里,岳父岳母是直接与女友相关的,自然会更重视,也就更忐忑,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这些,隔了一代,影响似乎已经不是太大了。

    至于那是外罡强者这点,自己又不是没见过外罡,没外罡撑腰!

    两人说说笑笑间,严喆珂将自己存在手机里的楼成身份信息发给了外公,等待他协调,而周围来往的松大同学,早将目光投向了他们,致以了无声的问候,其中不乏鼓起勇气过来要签名的。

    自拿到全国赛冠军后,楼成已是处于“松大无人不识君”的状态,成为了不少师哥师姐学弟学妹和同届同学的偶像,走到哪里,都能吸引眼球,感受善意。

    就在他考虑着阳光渐盛,围观者增多,要拉着珂小珂同学找咖啡馆等地方避暑等待时,很快就有电话联络了女孩,转告了几个头等舱的情况,让她进行选择,并说如果还不满意,可以用蜀山斋的私人飞机和申请的航线。

    “就中午十二点半的这班。”严喆珂没太劳烦别人,迅速做出了决定。

    接下来,他们按照原先的规划,乘坐校车离开了松大,抵达了机场,只不过,航班已变,机票上的目的地也由隔壁省改成了江南省。

    没有晚点,没有延误,航班准时起飞,楼成喝着本身制冷的矿泉水,随口与女友闲扯:“珂珂,我在想个问题啊。”

    “什么?”严喆珂转过头,眸子清澈而美丽地望着男友。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爸你妈,还有你外公姥姥爷爷奶奶,都不满意我,不想你和我结婚,你会怎么做?”楼成低笑问道。

    正是因为太后满意自己,岳父没有反对,他才敢问这事,仅是作为情侣间交流感情的一种方式。

    严喆珂眼眸上转,洁白的牙齿轻咬了下嘴唇,梨涡一现道:“当然是听他们的~”

    “啊……”楼成愣了一愣。

    珂小珂同学,这答案不对啊!

    看见他的反应,严喆珂捂嘴轻笑,流泻出泉水般的愉悦,末了才道:“你好好骗哦!”

    打趣完毕,她抿了抿嘴,边思索边说道:“是我结婚,又不是他们结婚,我自己的意见才最重要嘛,他们不反对我很开心,他们反对,我也会按自己的想法来,只要有能力养活自己,过得很好,其他人的意见就只是点缀,我一向不觉得什么双方亲戚的祝福很重要,当初太后什么祝福都没有,不也乐呵呵地过下去了?”

    “我发现你受太后的影响很深啊……”楼成因女孩的答案而眉开眼笑。

    “珠玉在前嘛~”严喆珂尾音上扬地笑道,转而问道,“那你呢?要是你爸你妈不喜欢我,你会怎么做?”

    我擦,问类似的事情果然都会烧回自己身上……楼成腹诽了自己一句,先恭维道,“我家珂小珂这么可爱这么漂亮这么善良这么懂事,我爸我妈肯定会很喜欢的……”

    他顿了顿,改用正经的态度道:“我的想法和你差不多,嗯,都是严教练熏陶得好,还有,也许是我翅膀硬了吧,有实力有底气不依赖父母,自己就能过得不错,所以,他们的意见对我只是参考,我会孝顺他们,但不表示什么都得听他们的,其实吧,我家现在,关于我的事情,差不多都是我自己拿主意了。”

    这是一种家庭地位的自然衍化,只要本身性格不懦弱,不愚孝,拿得定主意,那自身事业有一定成就后,差不多都是替父母做主,而不是父母来做主了。

    严喆珂静静听着楼成诉说,眼眸晶亮泛漪,可最后却突地噗嗤失笑:

    “橙子,哈哈,我想到了一句话,哈哈,有了媳妇忘了娘!”

    “喂,正经点!”楼成无奈摊手。

    情侣在一起,只要是认认真真想结婚,想过一辈子的,都免不了幻想未来,讨论婚姻生活里的方方面面。

    不知不觉,飞机开始下降,平稳落到了停机坪上,一段滑行后,楼成和严喆珂出了舱,向着到达大厅行去。

    途中,女孩接了个电话,转头对楼成道:

    “橙子,我们等下直接去停车场,灵乾哥来接我。”

    纪家上一代行“明”字,这一代用“灵”,纪灵乾不是纪建章这一支的,属于他弟弟那一脉,二十八岁的武者,入非人已经两年,五品,在纪家的安保公司做副总裁,与这边的关系相当好。

    而严喆珂大舅舅的女儿是她关系最好的表姐,纪灵犀,二舅舅家同样两个孩子,表姐纪灵方,表弟纪灵云。

    “灵乾哥亲自来啊,哈哈,每次你提到他,我都想起零钱……”楼成开了句玩笑,左手拖着拉杆箱,右手被女孩牵着。

    严喆珂抿嘴低笑道:“我也是,弄得喊他的时候经常笑场,呃,你等下也跟着叫灵乾哥,见了我外公和姥姥,你就喊纪爷爷和窦奶奶,或者纪前辈窦前辈……”

    她认真地叮嘱着称呼问题。

    没用多久,两人找到了纪灵乾说的位置,看见了辆深蓝色的商务车。

    纪灵乾个子瘦高,眉眼俊朗,气质沉稳,随意穿着深色系的休闲衬衣和裤子,看见楼成和严喆珂手牵着手过来后,摇头笑道:

    “楼成,你手臂不是受伤了吗?别惯着我妹。”

    “灵乾哥,你说什么啊?他非要牵我的,还不准我自己拿行李!”严喆珂娇嗔了一句。

    “灵乾哥。”楼成跟着喊道,微笑着动了动右臂,“初步愈合了已经。”

    纪灵乾叹息了一声:“看见你们这样子,就想起了我初恋,哎,上车吧,车上再说。”

    车门打开,里面空间宽阔,有帘子和隔断遮蔽了驾驶位置,让司机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两排座椅则调成了相对的状态,周围有吧台和小冰箱等施设。

    放好行李后,楼成没怎么打量车里别的地方,跟着严喆珂坐下,纪灵乾则一屁股落到了对面的位置。

    “要喝点什么吗?”他微笑指了指吧台。

    “我不喝了,刚飞机上喝了好多。”严喆珂侧头望向楼成,“你呢。”

    “我也不用了。”楼成摇头回答。

    说话间,车门合拢,车辆平稳前行,安静转弯。

    纪灵乾双手交叉,放于身前,低沉笑道:“楼成,唔,我喊你小楼吧,要不然太生疏了,你大学赛的几场关键战,我都看过了,不错,珂珂很有眼光,比我当年强多了,难怪二爷爷主动请你过来。”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严喆珂:“这事二爷爷弄得太仓促,大家都不在,过节出去玩了,就我前段时间去南边做了个安保任务,累得不行,正在家休息,被抓了壮丁。”

    “我以为外公早安排好了……这样也好……”严喆珂先是疑惑,继而松了口气。

    这样一来,橙子就只需要见见外公和姥姥,相对更轻松,不那么尴尬。

    自家的男友自家心疼!

    “好什么?灵犀灵方她们都说要赶回来见见当世天骄。”纪灵乾嘿了一声。

    不管纪灵乾是不是真心实意,听到这句话时,楼成莫名就有了几分虚荣感,心里一阵暗爽。

    一路之中,主要是严喆珂和纪灵乾聊天,楼成间或插嘴几句,倒也不是太拘谨,等车辆开到了纪家老宅,入了院子时,气机牵引,他霍然外望,透过深色的玻璃,看见一位鬓角略微斑白的清癯老者立在花架旁。

    “外公~”严喆珂蹦跳下车,喊了一句。

    楼成跟着过去,恭敬开口:

    “纪前辈。”

    这便是鼎鼎有名的“倾天剑”,气势不露,渊深似海!

    纪建章微笑颔首,对严喆珂道:“珂珂,你先进去见你外婆。”

    说到这里,他转而看向楼成:

    “小楼,陪我去散个步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