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暗助

    “外公……”严喆珂吓了一跳,本能往侧方跨了半步,挡在了楼成的身前。

    外公支开我想对橙子做什么?

    见状,纪建章摇头失笑:“你这丫头,和你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女生外向啊,女生外向……放心,我就和小楼说几句话。”

    严喆珂黑白分明的眼眸眨了眨,一副“你要保证”的狐疑样子。

    “珂珂,没事的,你先去看看姥姥。”楼成吸了口气,故作从容地安抚着女友。

    纪前辈真想为难我,在场谁也挡不住啊……

    “那我等下来找你。”严喆珂轻捏了下楼成的右手,故意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才一步三回头地进了宅子,纪灵乾则指挥着司机找地停车,假装没注意这边的动静。

    “走吧,我们绕宅子走一圈。”纪建章穿着一身暗蓝色的宽松武道服,双手负在背后,慢悠悠往前踱步。

    “好的。”楼成刻意落后半步,走得不急不徐。

    旁边池塘水色分明,道路芳草萋萋,纪建章腰杆笔直,两鬓斑白,行走间自有种久居上位的威严和外通天地的浩大,虽然他一时没有开口,但越不说话,给人的压迫感越是恐怖。

    如果不曾直面过“意后”“罪火天君”等顶尖外罡强者,光凭与自家不正经师父的相处,楼成此时多半已战战兢兢,手脚发软,可现在,他每一步都走得很稳,既保持着对长辈的尊敬态度,也流露出心意坚定的自若,并且不贸贸然寻找话题,而是享受着无声的沉默。

    我敬你,不是为了其他,只因为你是珂珂的外公,是武道路上的前行者!

    又走了一阵,纪建章背着双手,目视前方,叹息笑道:

    “灵犀和灵方带回来的两小子虽然家学渊源,号称精英,但别说陪我散步了,单独和我待个两三分钟都受不了,那额头的冷汗哦……”

    说着说着,他微不可及地摇了摇头。

    “晚辈是被我师父他老人家操练惯了。”楼成谦虚回答。

    他心里充满了谨慎之情,觉得珂珂她外公找自己谈话不会那么简单。

    纪前辈昔年以两仪磁光剑名动天下,如今是否用剑法入话术,藏着什么微妙含义?

    “你师父那性子,能教出你这种徒弟,也不容易。”纪建章低笑一声,转而望向天边,语气苍老而飘忽地说道,“珂珂那丫头,打小身体不好,先天不足,我们做长辈的,难免就多疼爱几分。”

    “晚辈会好好照顾她的,不让她受委屈。”楼成言简意赅地承诺。

    “她最终能够好转,能健康长大,有不少方面的因素,我和她外婆算是做了些事情,对她身体状况的了解,要胜过她妈和她爸,有一点,始终瞒着他们。”纪建章缓慢说道,视线已收了回来,投在了池塘被微风荡起的涟漪之上。

    有什么需要瞒着太后和岳父大人,瞒着珂珂的?楼成心里咯噔了一下,涌起了不好的预感,莫名地发慌。

    以纪前辈的身份和地位,以他对珂珂的疼爱,不会在类似事情上欺骗我的!

    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他开始胡思乱想时,纪建章忽然顿步,回过脑袋,目光锐利地望了过来,声音沉缓地开口:

    “珂珂先天不足,将来子嗣艰难,你能接受吗?”

    他的话语就像他的剑法,凌厉,锋锐,没有掩饰,直指心底。

    预料的庞大冲击如约而至,楼成反倒松了口气,因为这比自己想象的珂珂先天不足活不过三十岁等状况好太多!

    在他这个年纪,以他所处的校园环境,对后代,对孩子,还只停留于和严喆珂偶尔畅想时的印象,没什么具体的概念和深沉的渴望,心情莫名沉重之中,更多是对女友的心疼,替她感到难受。

    回视着纪建章的目光,楼成默然了十几秒,组织起语言道:

    “我和珂珂在一起,是因为喜欢她,而不是她能生孩子。”

    纪建章眼睛微眯,嘿了一声:

    “别说得这么绝对,你现在年纪还小,还不是很能体会这种事情,等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你认识的朋友,你身边的亲戚,都有了孩子,享受着天伦之乐,你会不遗憾,不失落,不后悔?”

    他描述得极富感染力,以楼成如今的年龄和阅历,竟也感受到了那种难以言喻的沉重,心情顿时就黯淡了几分。

    他闭了闭眼睛,想象了一下那样的未来,沉吟着道:

    “我能接受,大不了去领养一个孩子……”

    说到这里,他苦中作乐般想道,即使不领养,俗话不也说了吗,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爱情就变成亲情了,我可以把珂珂当做女儿来疼,也算是有孩子了……

    当然,这句话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纪建章表情严肃,双手依旧负于身后,又开口问了一句:

    “就当你能接受,但你父母能接受吗?你家人能接受吗?”

    气氛愈发地凝重,楼成几乎能够想象得到老妈的反对老爸的沉默,他吸了口气,拳头握了一下后松开:“珂珂是嫁给我,不是嫁给我爸我妈,不是嫁给我亲戚,他们接受那很好,不接受,也不妨碍我们在一起,大不了我家的事情,就一直由我自己出面处理,不让他们有什么接触,没了接触,也就少了矛盾。”

    纪建章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追问,转过头,继续往前方踱步,语气悠悠地说道:

    “不错,不过你也不必太在意,珂珂只是子嗣艰难,不代表没有希望,以你旺盛的气血和必将非人的身体,希望挺大的。”

    说话间,他嘴角微勾,流露出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再不复之前的严肃和凝重。

    啊……楼成已经傻在了那里。

    不必太在意……希望挺大的,挺大的,大的……

    这么说来,我之前的挣扎和难过,心疼与决绝,都是因为一个虚幻的假设而来,白白浪费了感情?

    外公,你可是珂珂口中威严而亲厚的长辈,是我心目里德高望重的前辈,你,你怎么能在这种事情上以欺骗的方式来考验我,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不对,他老人家也没骗我,只不过一开始没把话给说完而已……

    这……不怕武功真,就怕套路深!

    纪建章仿佛能察觉到楼成的心思,脸上的笑意愈发明显,脚步顿住,等在前面,岔开了话题,悠然道:

    “其实,我早知道你们俩在谈朋友了。”

    “啊?”楼成一脸迷茫。

    早知道?有多早?

    见他已然跟上,纪建章再次负手,慢慢前行,笑眯眯道:

    “老宅子嘛,隔音不是太好,我耳力也还算行,虽然不会刻意去听什么,但珂珂那丫头有时候太开心,没怎么控制音量,我又恰好路过,于是听到了两三句,而且谢家那小子还提过一次,嗯,你一直表现得都不错,过年的时候,嘿,那丫头还装模作样帮你求九字诀,我顺水推舟就答应了下来。”

    我擦,外公你这么厉害,珂珂知道吗?楼成嘴巴半张,险些无法合拢。

    敢情我们这么小心翼翼,偷偷摸摸,谁都没瞒过啊!

    不,就瞒过了岳父大人……可怜的他……

    话又说回来,有了太后前车之鉴,纪前辈对类似的蛛丝马迹自然不会再粗心大意了!

    吃一堑长一智!

    此时此刻,楼成心里的纪建章形象已然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再是那种威严含蓄但疼爱儿孙的封建家长。

    如果说自家师父只是故作高深,心眼其实很直,那纪前辈就是货真价实的老狐狸!

    “当时珂珂还很得意……”楼成说到这里,险些笑出声,心情一下愉悦,迫切地想看到珂小珂同学对此的反应。

    纪建章摇头一笑,再开口时,已问起了别的事情:

    “小楼,你是以冰火平衡来还劲抱力的?”

    作为蜀山斋长老,接触过不少修真的典籍,他自能比一般外罡看出更多东西,而他话题的不断改变和跳跃,始终让楼成摸不到脉络,就像面对那飘渺难测的剑法,只能被动应付。

    想了一下,楼成坦然回答:“是的,我师父他老人家和军方有关系,晚辈很早就见识过修真的东西,结合自身的情况,有所融合。”

    纪建章若有所思地点头:“那你再往上走,想突破非人,对冰火对阴阳得有更深的领悟和把握。”

    不等楼成回答,他自顾自说道:“我以两仪磁光剑入武道,蜀山斋又执掌着太清道德篇,对阴阳还算有几分心得……”

    纪建章话音刚落,楼成顿觉天色忽地变暗,星空仿佛直接降临于了地面,和荷塘月色等融为了一体,似幻似真。

    福至心灵,他没有再言,一边跟着负手前行的纪建章散步,一边半闭上眼睛,细细体悟着周遭虚幻与现实难分的气势场。

    火为阳,冰为阴,璀璨星辰为阳,无垠漆黑为阴……动为阳,静为阴,顺转为阳,扭转为阴……世间万物由一而来,本身便有阴阳正反之分……

    种种感受浸入,楼成莫名就想到了自身所学,0为阴,1为阳,00111100,万事万物,皆能描述……

    不知不觉,纪建章停下了脚步,周围阳光灿烂,哪有什么深邃星空。

    此时,两人已回到了散步的起点。

    “明白了吗?”纪建章微笑问道。

    “一点点。”楼成略微不好意思地如实回答。

    “有一点点就好。”纪建章笑了一声,轻振手臂,向着宅子正厅飘然行去。

    楼成怔在了那里,心中泛出了诸多念头:

    我和珂珂还没有结婚,纪前辈不好直接教导什么,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让我体悟他的阴阳两仪气势?

    他这是在暗助我尽早成就非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