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脉相传

    纪建章刚入宅子,严喆珂就一阵风般蹿了出来,又是担心又是好奇地望着楼成道:“外公和你说了什么呀?”

    “他关心我们生孩子的问题。”直视着女友清澈晶莹黑白分明的眼眸,楼成忍着笑,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总结能力满分!

    “啊……”严喆珂满眼懵逼,白嫩的脸颊迅速泛起了一抹晕红,不敢相信地嗔道,“怎么可能?外公怎么可能和你谈这种事情!”

    这多不好意思啊!哪有第一次上门就聊生孩子问题的!

    楼成笑了出声,清了清喉咙道:“纪前辈最开始是说你先天不足,子嗣艰难。”

    “我怎么不知道……”严喆珂茫然脱口。

    “他说这一点只有他和你姥姥清楚,连太后和岳父大人都被瞒着。”楼成哪忍心见小仙女难过,没卖关子,当即补充道,“不过嘛,只是艰难,不是没有希望,你外公很满意我身体强壮,即将非人,再加上气血旺盛,那都不是事儿~嗯,和正常人差不多啦。”

    严喆珂粉唇嗫嚅了几下,最终啐了一口,好气又好笑地说道:

    “怎么感觉你说的好污!”

    她还没来得及自怜身体,就被打消了失落和难受,感觉颇为复杂。

    “哪里污了?你别被污彤给带坏了啊,看什么都觉得污,总之,这说明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楼成顺势就说起了甜言蜜语。

    严喆珂眼眸一翻,目光带笑地哼唧了两声:

    “外公肯定是拿这事来试探你……”

    她没问楼成是怎么回答的,外公满意的表现说明一切!

    遥想着橙子会有的应对,会有的表态,会有的坚决,她眸光转润,亮得异常柔和,心里忽生羞喜之意,一时竟不敢直视楼成,只用眼角余光偷瞄了他两下,故作淡定地说道:“走,我领你去见姥姥。”

    “嗯。”楼成伸手拉住了严喆珂的纤掌,与她肩并肩往内行去,并顺口把纪建章展露气势暗助自己的事情也说了一遍。

    “这都是爱屋及乌,明白吗,爱,屋,及,乌~!”严喆珂听得眉开眼笑,心花怒放,以浮夸的方式自赞了一句。

    “是是是,都是沾小仙女的光。”说到这里,楼成忽然失笑,“你外公早知道我们在谈恋爱了,过年的时候,他根本是顺水推舟给的九字诀参考典籍。”

    “什么?”严喆珂愣了一下,等听楼成详详细细的解释完,突地缩回手,捂住脸,又羞又急地嚷嚷道,“我不要进去了!橙子,我们走!好丢脸好丢脸!当时外公和姥姥肯定在看我笑话!”

    我那次竟然还觉得自己演技很好,机智无双!

    楼成憋着笑,欣赏和记忆着女友的反应,末了才收敛情绪,哄了一阵。

    “忘记这件事情!”终于,严喆珂“恶狠狠”地瞪了眼男友,迈开步伐,走入了正厅,嘴巴嘟得老高,都能挂个酱油瓶了。

    正厅内,纪建章和窦宁坐于上首两个位置,看见宝贝外孙女的表情后,相视一笑,略过此事,直接招呼着楼成随意就坐。

    对于珂珂她外婆,楼成一直是怀揣着敬仰心态的,她在二十九岁前,抽空生了三孩子,竟然都能踏入外罡境界,让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武者情何以堪!

    有的人就是为了打击别人而存在的,珂珂她外婆就是其中之一,轻轻松松证外罡!

    “小楼,你比珂珂大了快一岁吧?”窦宁神采奕奕,眉眼间不见丝毫皱纹,只是岁月沉淀出来的气质让她看起来有四十来岁,与纪明玉严喆珂都有几分挂相。

    “对,我二月的生日,她十二月的。”楼成微笑回答。

    窦宁轻轻点头:“不错,如果你能在年内成就非人,将来外罡的希望不小,呵呵,比我和珂珂她外公当年都强。”

    “姥姥,你也知道年内成就非人这个赌约呀?”严喆珂忘记了“生气”,又惊又喜地开口问道。

    “你别以为姥姥我是老古董,不懂得玩电脑和手机,我都学会刷微博快半年了……”说到这里,窦宁“指责”着外孙女笑道,“珂珂,你不关心我!”

    “……”严喆珂一时竟无言以对,乖乖低下头,“诚恳”道歉,“姥姥,我错了,你微博昵称是什么,我马上关注你!”

    “仗剑心不死。”窦宁脸颊上露出了标志性的酒窝。

    “呃,和我的好像……”严喆珂怔了一下。

    她的微博昵称是“仗剑不喝酒”。

    “我就比照着你的昵称取的。”窦宁说得兴高采烈。

    听着一老一小的对话,楼成有些傻眼,这和自己预想的珂珂外婆形象不一样啊。

    在他看来,能于武道提升的关键十年,怀了三次孕,生了三孩子,珂珂她外婆应该是那种偏传统,个性较为温柔的前辈女侠,谁知道压根儿不是这么回事。

    之所以抽空去生三孩子,不是因为其他,就是想生,就是任性……

    我总算明白太后遗传谁了……

    楼成下意识望向了纪建章,只见这位大名鼎鼎的“倾天剑”也是一脸“无奈”的笑容。

    这时,纪灵乾如回自己家般走了进来,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窦宁则从自己的微博昵称发散,讲起了当年和纪建章仗剑走天涯的往事。

    那个时候,职业赛草创,各方面都不规范,高手们每年能打的擂台有限,时间相当宽裕,为了锤炼,也为了满足心里的任侠情怀,已结为夫妻的纪建章和窦宁南下战乱地区,经历了不少事情,比如“跳伞关双剑斩大日”,“黄沙绿洲大破邪教”,“万里雨林追杀降头师‘蛊王’”,“摩罗城刺杀传教士首领”,“两人双剑,甘冒奇险,夜入军营,擒下了位割据一方的军阀”……

    他们与军方没什么牵连,参与的事情无需避讳,不用像施老头那样,每次想吹个牛,都碍于保密承诺,讲不出什么花来,让楼成听得津津有味,仿佛自身也经历了一番类似的事情,严喆珂和纪灵乾则多有耳闻,配合着发问,活跃着气氛。

    到了晚饭,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窦宁和纪建章意犹未尽,餐桌上又絮絮叨叨了一阵。

    等吃饱喝足,老爷子和老太太心情不错地出门遛弯去了,纪灵乾看着楼成和严喆珂,背后打趣了两位长辈一句:

    “佳婿入门,老怀安慰啊。”

    “哪里哪里。”楼成客气回答,转而笑道,“这都是看珂珂的面子!”

    纪灵乾沉默了一下,忽然摇头叹息:“我现在真信一壶水不响,半壶水响叮当了,小楼,今天来接你的时候,我其实挺担心的,想着少年成名,当世天骄,多半很傲很自负,不是那么好相处,可实际一聊,才发现你这个人自信内敛,温润如玉,真有宗师气度,我问一句啊,彭乐云、任莉他们是不是也这样?”

    “他们的性格可能各有不同,但都傲在骨子里,而不是表现于身外,不难相处。”楼成以自己的感受说道。

    纪灵乾呵呵一笑:“和传闻的一样……当世天骄是这样子啊……想当年,我二十二岁有着六品实力的时候,那真是狂得没边,走路生风不说,简直恨不得横着走,看周围的同辈谁都是傻逼废物,等到后来受了几次挫折,足足四年多才踏入非人,外罡近乎无望,才算明白过来,沉下了心,要是,哎,早点认识你,多被你打击几次,我说不定就不止于现在的成就了。”

    “早几年认识我?那我还是个小屁孩呢。”楼成刻意开了句玩笑,“灵乾哥,想想梁一凡,还是有希望的。”

    纪灵乾没再说什么,转而笑道:“你们要出去玩吗?我可以当司机。”

    “不用了,灵乾哥,我会开车的!”严喆珂笑吟吟回答。

    “那行,不打扰你们俩约会了。”纪灵乾笑着挥了挥手。

    目送他远去后,严喆珂下巴一抬,尾音上扬道:

    “走,姐姐领你游车河~”

    “你会开车?”楼成之前都没问过这事。

    “崇拜吧?我高三暑假的时候就把驾照考了!”严喆珂背后似乎有条小尾巴翘了起来。

    “厉害!”楼成夸了一句。

    接下来,他跟着女孩进了车库,上了一辆白色的轿车,看见她在那里捣鼓了半天还没发动,于是疑惑问道:“怎么了?”

    他话音刚落,发动机被点燃的声音传出,严喆珂欢呼了一声道:

    “准备出发~!”

    说完,她扭头看向楼成,略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

    “从拿了驾照,我就没摸过车了……”

    楼成吓了一跳,嘴巴半张,脱口问道:“那你能开吗?”

    “能啊,开车多简单呀!我熟悉下就好了!”严喆珂专注地看向前方,开动了轿车。

    听到女友的回答,楼成顿觉自己误上了贼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