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6月26日

    决定一下,楼成和严喆珂心里顿时涌起了两情相悦的欣喜情怀和不管其他互许一生的刺激感,女孩挣扎着便要起床,可刚掀开被子,就看见了自身白嫩晃眼的肌肤和男友于激情中留下的一个个痕迹,羞得忙又裹上了自己,用左脚轻踢了下楼成:

    “把我的睡衣拿出来!”

    昨晚双方太过激动太过急切,以至于她压根儿没来得及换!

    楼成低笑一声,伸手握了握女孩踢来的脚掌,翻身下床,就这么赤着身体走到了珂小珂同学的行李箱前,翻出了一件露锁骨的睡裙,而严喆珂一边偷瞄着他不夸张但线条刚硬蕴含着极强爆发感的肌肉,脑袋晕陶陶地回想起了昨晚,一边在被窝里摸索寻找到内衣,动作轻快地穿好。

    等套好睡裙,双脚着地,刚要站直时,她忽地颦起眉头,露出几分疼痛的神色。

    “怎么了?”楼成一个跨步靠近,关心地扶住了她。

    “都是你!”严喆珂轻抬右脚,没有用力地踹了男友一下,羞嗔道,“一次又一次……”

    说着说着,她声音减低,脸上红晕浮现,迅速蔓延,烧到了耳根,烧到了脖子。

    “可第二次是你主动‘挑衅’的啊……”楼成颇有点冤枉地申述道。

    “怪我咯?”严喆珂转眸瞪了他一眼,顾盼之间,莫名多了几分让楼成舍不得离开这屋子的风情,夹杂着青涩和懵懂的风情。

    楼成低眉轻笑,嗓音沉厚地回答:

    “都怪我!都怪我!”

    他“自责”地一脸满足。

    再说,除开第二次,后面确实都是食髓知味的自己忍耐不住,主动挑起的战火,并且忘记了怜惜珂珂初次的娇弱,有些太过激烈,直到她挂起了免战牌,两人搂着聊了很久,心灵沟通。

    严喆珂眸光盈盈地横了他一眼,适应了下,挪动脚步,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

    少顷,哗啦啦淋浴声传出,勾得楼成心痒痒的,想要摸进去,来个鸳鸯浴。

    但这样一来,他觉得自己肯定把持不住,那珂珂今天多半就出不了门了,于是开了瓶矿水泉,清醒了下,快速套上衣服,穿上裤子,开始搜索拿结婚证需要准备哪些材料,有什么流程。

    等到他心中有了底,严喆珂已洗漱完毕,脸颊红红地走了出来,也不知是被热水熏的,还是因为照见了身上的痕迹。

    她头发湿漉漉垂下,裹了一个白毛巾吸水,刘海斜斜,眉眼间的清纯与干净染上了几分慵懒几分柔意和几分焕发的光彩。

    楼成含笑看着,似乎怎么都看不够,看得严喆珂嘟嘴扭头,眼睫毛轻轻颤动道:

    “你傻看什么,还不来帮我吹头发!”

    “好咧!”楼成先用两块白毛巾吸走了女友秀发上的大部分水渍,接着找到酒店的吹风机,用心地帮她弄干,目光温柔,动作亲昵,像是在爱抚一件稀世珍宝。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阵,让楼成又一次体会到了长发女孩洗头的艰难,光吹干的流程都这么辛苦,再加上其他部分,整体可想而知。

    所以,一定要珍惜为你洗头的长发女生……

    严喆珂静静坐在床沿,享受着暖风的吹拂、变烫后的拉远和男友细致的动作,眉眼低垂,嘴角微翘。

    画眉之乐,莫过于此。

    “好啦,你快去洗漱~”严喆珂拢了下乌发,娇声将楼成推进了卫生间,自己则翻找行李箱,根据天气搭配着衣物。

    楼成弄好出来时,窗帘已被拉开,外面阳光明媚,一扫昨日的阴沉,于房内洒下了一块又一块的金色,而小仙女穿着浅色雪纺衫、牛仔短裙和昨日的板鞋,赤着两条白生生嫩乎乎的秀腿,背着窗,映着光,美得竟有几分不真实。

    他怔怔看着时,严喆珂正将昨晚肆掠弄脏后丢弃于地的床单弄到旁边堆放,嘴唇轻咬地看了过来,又羞又臊地说道:

    “等下保洁阿姨看到这个怎么办?要不我们把它烧了吧!”

    “烧了话,就不仅仅是保洁阿姨知道了……”楼成忍俊不住,打消了珂小珂同学的天真,并开玩笑道,“要不然,我们偷回去做收藏?”

    “变态!”严喆珂哼了一声,自暴自弃将此事抛诸脑后,弯腰整理了下床铺,不知不觉从被窝里摸出了自己那双肤色丝袜,上面也留下了两人昨晚激情的少许痕迹,

    她脸色一红,记起最初,忙将袜子揉成一团,砸向了楼成:

    “你个变态!”

    楼成只能傻笑回应了。

    …………

    吃过鲜奶蛋糕,楼成直接约了车在酒店外等,免得严喆珂多走。

    一路顺利,两人甚至来得及在学校食堂解决午饭,到了两点上班时间,便摸进了学校办公楼,找到了学生处户籍管理科。

    “老师,你好,我们想借一下户口页,不知道需要哪些手续?”楼成厚着脸皮,当先进入房间,对坐在桌子后的中年妇女微笑道。

    这位户籍管理科的老师抬头看了一眼,诧异脱口道:

    “楼成,严喆珂!”

    松大无人不识君!

    见是学校的“名人”,她脸上出现了笑容:“你们借户口页干什么?”

    “老师,你知道我们俩在谈恋爱吧?”楼成说得理直气壮,毫无羞色,倒是严喆珂忍不住埋低了头,伸手拧了他腰间一下。

    楼成被拧得不痛反甜,笑呵呵继续道:“我们俩想趁暑假回家前出国旅游一趟,这不就来借户口页办签证了吗?”

    这是他们刚才商量好的理由,如果说要借户口页去结婚,还不把老师给吓坏了,然后便引来院长,引来校长,引来父母,于是事情就复杂了。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哦,比我们那时候会玩多了。”换做别的学生情侣,户籍科老师肯定毫不留情就将此事打回去,可眼前两位,谈恋爱谈得学校人尽皆知,上头都没说什么,自己也不好装出严肃正经的样子。

    而且,真想为难他们,还得掂量下以后怕不怕走夜路……

    据说喜欢那严喆珂的男生很多,可掂量过自己的身板后,都不敢靠近她了……

    会玩?比你想象得还会玩……楼成腹诽了一句,堆起笑容道:“老师,帮帮忙,我们需要跑哪些流程?”

    “别人得先去学院里开证明,再填这个借走理由表,找辅导员签字,找分管副院长盖章,我这里才能给你们办。”户籍科老师说了一通后,微微笑道,“不过你们嘛,不用这么复杂,校长亲自表扬过的,大家都认识,走武道社那边吧,填个表,找保卫处的老师盖个章,我这边就没问题了。”

    “好的,谢谢老师!”楼成和严喆珂欣喜地说道。

    武道社蒸蒸日升,和保卫处关系极好,别人去不敢说,楼成自问没一点难处。

    十几分钟后,他就风风火火拿着两份盖过章的表单赶了回来,与等待在外面的严喆珂会合,从户籍管理科借到了象征自家身份的那薄薄纸张。

    这事一办好,后续就简单了,两人对视一眼,默契轻笑,身心愉悦,满怀期待。

    …………

    商场内,楼成拉着严喆珂,往订制情侣钻戒的地方走去。

    “那里的都挺贵的,我们还是去珠宝店挑吧,挑个有特色的~”女孩阻止了他的行动,甜甜笑道,“你得省下钱,多来找我,这比戒指有意义多了!等真正婚礼的时候,再送我贵的~”

    楼成想了想,心情温暖喜乐地点头:“好,就听严教练的!”

    两人找了家知名珠宝店,经过一番挑选,买了两枚共六万多的对戒,钻石摇曳,光彩叠叠,梦幻如同他们此时的感受。

    …………

    拐入小区内,楼成和严喆珂按图索骥,找到了家能拍结婚证照的地方。

    “我们这里有古风、异族风、现代风、学生风等衣服,你们自己挑三套。”负责接待的女孩羡慕地看了眼严喆珂的皮肤。

    “嗯嗯!”严喆珂颇为兴奋地点头,活泼地翻看起各种风格衣服成相的效果,再问过楼成的意见,决定拍汉服、学生风和休闲款。

    略作化妆,换好黑底红纹的宽大汉服,楼成等待了一阵,才看见严喆珂从更衣间出来,穿着与自己同款的,典雅大气端庄秀丽的女装,她的头发已然盘起,与衣裙完美搭配,更显得清美绝伦。

    看着她一步步靠近,美得如诗如画,楼成脑海里莫名就响起了结婚进行曲的调调,情不自禁迎了上去。

    不过他的浪漫情怀未能维持多久,就被摄像师不断的吩咐给打破了。

    “靠近一点!”

    “头挨拢!”

    “别贴着……”

    “好好好,就这样,不要动!”

    这样的拍摄里,楼成注意到严喆珂不断往自己身后缩,疑惑地低声问道:“珂珂,怎么了?”

    严喆珂看了他一眼,嫣然笑道:

    “靠后一点,显脸小。”

    这可是要留一辈子的结婚证照!

    “……”楼成顿时无言,可眉眼间尽是不自觉流露的笑意。

    …………

    照片很快拿到,两人赶紧打车前往了对应的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在四点半出头顺利抵达。

    仔细看了门口贴着的要求,楼成让严喆珂留在大厅,填写表格,自己则拿上所有材料,在周围找店复印。

    四点三十六分,一切搞定,他们赶在工作人员下班前拿到了号。

    今天是6月26日,星期四,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前来进行婚姻登记的情侣并不多,不到十分钟,两人就排到了号,来到了窗口前。

    分别坐下,将材料递交过去,楼成和严喆珂彼此看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眸子里的激动、期待、喜悦和莫名其妙出现的紧张。

    工作人员是年过五十的大妈,她仔细翻看着资料,并对比联网信息,突然“咦”了一声“你们还是学生啊?”

    不等楼成和严喆珂回答,她瞄到了电脑上的“八品丹境”字眼,顿时沉默了下来,没再说什么,开始按照流程处理。

    等了几分钟,她制证完毕,贴上了照片,递给了楼成和严喆珂,并叮嘱了一句:

    “你们记得去警察局办证大厅把户口页上的婚姻状态改过来。”

    改过来……楼成和严喆珂一时有些茫然地看向了对方。

    这是说我们是已婚人士了?

    这是说我们是合法夫妻了?

    过程太简单,两人短暂竟没能适应,等被大妈“赶”离了座位,才一点点品味到身份的变化。

    严喆珂拿过属于楼成的那本结婚证,看了眼两人的汉服照片和下面的6月26日字样,酒窝一点点浮现,接着取出了情侣对戒的男款,几道花纹簇拥着钻石的男款。

    她眸光似有含情,拿过楼成的左手,将那本结婚证塞入掌心,将耀眼的男戒戴在了无名指上。

    看着戒指一寸寸往下滑动,越来越紧,严喆珂眸光流转,忽地生出了难以言喻的感慨:

    那个跑得不断喘气才敢来搭讪的男孩,那个面对自己有些手足无措的少年,那个用尽心思逗自己笑让自己开心的同学,那个为了我冒着冒雨,枯等一夜,只求一面的男生,那个为了我疲惫自身不言苦累的男友,那个将我呵护在掌心的傻乎乎橙子,那个为了我练武,为了我挡住风雨,为了我坚强守护的楼成,是我的丈夫了,是我的丈夫了!

    结发为夫妻,白头求偕老……

    气氛一下变得庄重,楼成从兜里拿出了情侣对戒的女款,花纹更复杂钻石更多的女款。

    他伸出掌,执起女孩白嫩的纤手,将属于严喆珂的那本结婚证塞了过去,将女戒一点点套入了无名指。

    外面阳光返照,一切是如此的灿烂,严喆珂害羞带怯地看着,却只有抿嘴,没做扭头。

    指环一点点向下,看着女孩秀美斯文的容颜,楼成突然百感交集,脑海内似乎闪过了一道又一道属于严喆珂的身影,来自过往的身影。

    每次路过就为了看她一眼的隔壁同学,那学校里偶遇时总是忍不住偷瞄的女神,那穿着红白相间汉服站在武道社门口的美丽女孩,那仿佛也永远追不上的倩影,那比自己预想更活泼更有趣的斯文姑娘,那总是自诩悲伤时候绝不留眼泪的倔强少女,那接受表白,说出让她先高兴五分钟的珂小珂同学,那有着撒娇特长的“小姐姐”,那喜欢沟通不掩饰自身的严喆珂,那取走了我所有对于女孩最美好记忆的小仙女,从今天起,就是我的妻子了!是我的媳妇,我的老婆了!

    身份的改变缓缓袭上心头,严喆珂眉眼一展,看着楼成,嫣然笑道:

    “严先生,你好!”

    楼成心里涌起了巨大的喜悦,低笑回应道:

    “楼女士,你好!”

    喊完之后,他情难自禁,忍不住抱紧了严喆珂,在她耳边不断轻语道:

    “媳妇,媳妇,媳妇,老婆,老婆,老婆……”

    严喆珂听得美眸如醉,羞红了脸庞,低低回应了一声:

    “老公……”

    阳光明媚,莫名隽永。

    过了一阵,两人手拉着手,出了大厅,打了车,甜甜蜜蜜挨着坐到了后排,向着晚餐地点进发,车开了一阵,司机听的电台里,有一首歌响了起来:

    怎样的情深意浓,才会让两个人拿一生当承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